亢奋 正文第五章省城拜年 四省城的老厅长

丁捷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来到省城后,陈振飞开列了一个详细的拜年清单,把要拜访的人分成两类。一类是老师、专家和陈振飞夫妇的亲朋,让司机老顾带着东西,代表他一家一家去送到,并转达陈振飞的问候,对自己不能亲自登门,表示歉意,就说因为电视台年底太忙,实在脱不开身出来。一类是陈振飞认识的省里有关部门的几个领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来到省城后,陈振飞开列了一个详细的拜年清单,把要拜访的人分成两类。一类是老师、专家和陈振飞夫妇的亲朋,让司机老顾带着东西,代表他一家一家去送到,并转达陈振飞的问候,对自己不能亲自登门,表示歉意,就说因为电视台年底太忙,实在脱不开身出来。一类是陈振飞认识的省里有关部门的几个领导,陈振飞自己亲自跑。这三五家一跑,天就暗了。

省广电厅老厅长陈桥的拜访,被陈振飞安排在最后一个。晚饭后,好容易打通电话,陈振飞和司机老顾在省城走街串巷,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在一个很旧的小区里,找到陈桥的住宅。陈桥的三室一厅居室里,很是寒酸。客厅里的布沙发,屁股常坐的地方,陷下去几个明显窟窿,有的地方还露出了里面的海绵。陈振飞见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当年的陈桥,是他们这些广电人仰视的大人物。陈振飞记忆里,一直是那个戴着无框眼镜,激情洋溢地在讲台上,描绘广电事业美好明天的领头羊的高大形象。他想象老人家,即便如今不是住着依山傍水的别墅,也应该是城区高尚小区里的一套电梯洋房吧。

陈振飞把拜年的礼品放在墙角,做了自我介绍,给老厅长递了一张名片,和一本自己两年前出版的一本广电市场化运作探索的理论专著。陈桥戴起眼镜,仔细地翻阅了十几分钟,不断地点头,说好,写得好,年轻人就是有创新意识。他放下书后,陈振飞就掏出刘伯庭的信递过去。陈桥看了信后,慨叹说,“唉,广电事业做大了,我们这些人都是过时的人了,刘伯庭也老了,这一眨眼,他也快到退休年龄了。”

陈振飞把那份复印的广电学会的文件拿出来,说感谢会长的厚爱,把我的文章评为二等奖,文章写得不好,平时工作忙,没有做深度思考,惭愧惭愧。陈桥接过复印的文件,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的文章还是我亲自阅评的呢,里面的论据比较实,而且都是自己的实践,我觉得很有意义。本来要评一等奖的,可是学会秘书长说,一等奖名额得留给出钱赞助年度会议和奖金的会员单位领导,否则会议都开不起来,这广电学会还不成了一个空架子啦,可悲呵。”

“我也是为这个事情来的。”陈振飞接过话,“一是给老厅长拜个年,老厅长对我们的事业支持很大,这些年全省广播电视迅猛发展,没有老厅长您的领导,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老厅长还给我们选派了刘局长那么优秀的领导,把我们乾洲的事业也提携上去了。刘局长经常念叨您,说他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您是他的引路人和恩师。”

“刘伯庭这人不错,憨厚,稳重,做事有板有眼,也是个正派的干部。”陈桥慨叹道,“就是这样实心眼的干部,如今不一定吃香啊。”

“他在我们乾洲广电界威望很高。”陈振飞赶紧介绍乾洲广电正在重组的情况。说了一半,陈桥插话说:“小陈啊,你不介绍我也知道,这广电重组,说简单也简单,有线无线专业各台和广播等,合署办公,统一台标,重新划分部门。但这样的组合,意义不大,就是把几艘小船捆绑起来,变成一个大舢板,看起来像个大船而已。复杂就复杂在人事,谁当头,才是关键——组合前一个台的领导,人品高低水平好坏,不过影响他负责的那个台;但是组合后,选错一个领导,撂倒整个广电,很危险。就说这省广电吧,当时我忽略了人事问题,结果组合后的好几年内,一把手独断专横,与其他并过来的各个台长,磨合不成,你争我斗,下面也是分化成卫视帮,有线帮,电台帮,广电学校和影剧公司帮,各自为政,混乱不堪。为什么?总台长威望不高,压不住;人品不好,人不服啊。内耗啊。所以,你们一定要接受教训,不要重蹈省里的覆辙。”

话题果然靠近到陈振飞的题路上来了。陈振飞赶紧抛出乾洲广电目前重组的人事问题。陈桥问现在乾洲确定的人选是谁,陈振飞就介绍赵杉和吕良人的情况。陈桥一拍沙发扶手,激动地站起来说:“那个吕良人我不认识,赵杉那个女人我认识,听说在领导面前像个乖乖女,在同事和下属面前泼辣得像个母老虎,能耐是大,品行听说不怎么样的。”

“还是老领导清楚、直率。”陈振飞说,“我们广电系统服从市委市政府的安排,赵杉和吕良人是主流台的台长,领导指定他们,我们基层小单位没有意见。但是,我们内心里希望乾洲的广电事业,越改越好。所以,大家最盼望的领头人是你的老部下刘局长。可惜他好像不愿意出来,我们着急他老人家却超然其外呢。”

陈桥急了,在屋子里踱着步说,“这个傻子,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我当年也是这样,组建广电集团的时候,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不去争,结果怎么样呢,害人害己。广电集团一组建,从广电局的体制中完全剥离出去,与广电局平起平坐,块头比广电局大,事业也全在集团,广电局成了一个很滑稽的部门,人家根本不理你,你就成了一个几十人规模,下面空荡荡的小单位,无权无钱,谁也不买账。我这个局长更惨,最后叫广电局长但管不了广电,享受不到广电的任何待遇,我的收入还不及他们的一个记者,你看,现在退休成这个样子,无房无车。兼个什么广电学会会长,可是没有钱,要搞活动,赖着老脸到处去跟以前的下属化缘,遇到没良心的,还给我冷屁股。远的不说,就你们那个赵杉,前不久我给她打电话,告诉她,能否承办这次广电学会的年会,因为乾洲这么多年来,没有承办过学会的活动,全省推磨子也该转到她那儿了。结果她说,老首长啊,我很想承办您的活动啊,可是我们在重组,您可能知道的,这个时候钱出不来呀,能不能等我们总台成立之后再办啊。呵,跟我打起官腔来啦!”

老人家越说越激动,干脆到书房,给刘伯庭写了一封信,足足写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说,“我一定要提醒这个糊涂蛋!”陈振飞接过信,不无担忧地说:“老厅长啊,万一刘局长在您指导下,醒悟过来……可赵杉那个人心气很高,自认为非她莫属。”

“那没用!”陈桥一挥手,说,“全国都是这个规矩,广电集团从广电局剥离,出版集团从新闻出版局剥离,人事的问题上,只要局长想到集团去,就一定得安排局长当书记兼董事长,而不是什么社长台长之类的人。”

“老领导啊,我们那里复杂得很啊。”陈振飞说,“常委宣传部长许之光,特别欣赏赵台长,他钦点的人选是赵杉。而且传言许部长年后就要接黄书记,成为乾洲的常务副书记。”

“没事,不用担心。”陈桥满有把握地说,“我会给你们的洪流书记打电话,认真说这件事。除非刘伯庭那个死脑筋不开窍,否则,没有什么悬念。刘伯庭还有三年才退休,不但可以把乾洲的广电事业扶上一程,他本人怎么着也可以多出百把万的合法收入啊,他不退休不知道养老的艰难哪!”

告辞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陈振飞故意把那个复印的文件,拿在手上晃了晃,放回茶几,说:“老领导,您放心,这次的年会应该是乾洲办,这是给乾洲的好机会,赵台长那里困难,我那里可以承担一切费用。我出来的时候,刘局长反复指示,一定让我问问老领导有没有什么困难,有没有什么交办的事项。您看我领了命却领不到活儿的话,还真回去难以交代。这下太好了,我们既能够承办到全省性的会议,我个人又有了交差,真是太感谢老领导了。”

陈桥呵呵笑了,握着陈振飞的手,一定要送下楼。陈振飞坚决不让,说楼道这么暗,太不安全。还慨叹说:“我们广电行业的老首长,住这么旧的楼,我心里真是难受。听说省广电集团的领导班子成员,全住上几百万元的别墅了……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寒心了。”

老人坚持送下楼,送到陈振飞的车子旁。陈振飞有点不放心,又叫司机老顾把陈桥再送上楼。陈振飞上了车后,发现自己放在后座上的手机,有十七个未接号码。一看,有女儿清清的一个,马天一拨了三次,王友民拨了七次,老游拨了一次,老秦拨了三次,还有一个陌生号码,拨了三次。陈振飞见时间太晚了,就只给王友民回了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沟通了台里当天的工作。打完电话,发现有一条信息刚刚进来:

“小雀雀,听说你飞省城了,我多想跟你一起去啊。什么时候带着我私奔一下,我们躲到哪个无人认识的城市,大大方方度一个蜜月,哪怕一个蜜周,甚至一天也好呵。亲爱的,你太累了,别累坏了自己,也不要在省城艳遇哦,那里美女如云呵。早点休息吧。想你想得睡不着,你的,亲亲,浪。”

看完信息,陈振飞打了一个哈欠,是的,快回宾馆休息。这一天,特别是这个晚上,可把他累坏了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