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五章省城拜年 三桃园会所的明天

丁捷 收藏 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出差去省城之前,陈振飞先把老秦老游喊到自己的办公室,吩咐老秦主持他不在的这两天的日常工作,吩咐老游抓紧下乡节目的排练,争取他回来的时候,一台演出完全可以上马了。老秦和老游走了后,陈振飞又把王友民和马天一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交代这几件事。一是办公室要督促下乡演出的排练,做好排练的后勤服务,安排好送戏下乡和调用社会演员报酬的专项经费;办公室还要继续做好年底的慰问和公关工作。

“我们的慰问和公关重点,要不要调整一下?”王友民很焦急地打断陈振飞的话,“我听说兄弟单位,年底主要是走访领导和主管单位的负责人。我们主要在维护专家、客户、老同志、部队和合作单位,这样做会不会使我们在市里很被动?”

马天一插话说:“王主任说的有道理,这样慰问有利于我们台的事业发展,方便我们这些人今后拓展工作,但是对你这个市管的当家人,可没有任何好处啊。”

“事情还是这样做,今后我也未必是当家人了。”陈振飞坚持自己的意见,他补充说:“不过把年底的访问,做一个详细的报告,一一列出,报给市委市政府领导、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和广电局,以及广电改革领导小组。不过,记住,这份报告紧挨着春节送过去,最好是放假前的一天一大早,派人一家一家送出去,让领导们放假前或者假期中能看到这份东西就行。另外,给市委市政府和各个部门送一些戏票,把下乡的这台戏,正月里撤回来后,在台演播室演一场,放在初五初六,大家正好在家,年也拜完了,班还没有上,可以带着全家来我们演播室看戏,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陈振飞一口气说了太多话,感觉有些累了。王友民给他泡了一杯茶,陈振飞接过杯子,就说:“友民你去帮我准备一点礼品,我到省城去拜访一下上级单位。正好我再跟马天一说几个经营上的事情。”

王友民出去后,马天一从随身的提包里掏出一个大纸包,说听说您要到省城出差,我这里带来十万元钱,算是托您代我们维护一些关系,为今后的经营工作做点更好的铺垫。然后开始汇报桃荣公司登记注册的情况和已经启动的项目。马天一介绍:桃园会所的餐饮等项目,年底全部关停。春节一过,施工队伍进驻,开始施工新的项目——桃荣贵宾艺术总会的建设。桃荣公司将把整个小岛全部进行改造,沿着小岛的边缘建设一个大型的半环抱建筑。建筑地上四层,三层是大型餐饮,已经跟浙江来的餐饮航母企业向阳集团签订合作协议,向阳集团将每年提供六百万的租金,同时为我们免费五十万的招待单子;顶层是艺术展览馆,以及演艺培训场馆,展览馆是熊总用来展示和销售自己公司的收藏品的,演艺这一块给东吴大学传媒学院和艺术学院,他们跟我们台文艺中心以及乾洲巨龙广告公司合作,在这里培训学校和社会上的表演艺术人才,定期开展演艺活动,带动人气,同时为来这里吃饭和参观的客人提供演艺服务。

听起来,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陈振飞问为什么只建四层呢,地方不大,可以多建几层,充分利用空间啊。马天一介绍:我们也希望多建几层,但是规划局那边做了许多工作,人家不同意,这是湖中的岛屿,为保护生态和旅游形象,要限高。不过,四层有四层的好处,我们的楼房就全掩映在树丛中,很美。到了晚上,楼内灯光华放,透过树空隙,欲盖弥彰,反映在波光,斑斓五彩,那多神秘多繁缛多奢华啊!

陈振飞听的笑起来,说:“马天一你这家伙,看来这个项目把你的骚情调动出来了,看你说话,文屁哄哄起来了。”

“向台长学习啊,跟您干活,不能没有文化,不能没有激情。”马天一笑呵呵地说,“现在又遇上个熊海东,人家这民营企业家,社会上打滚出来的,就是他妈的厉害,思想新,点子多,动作快。这次,要不是他,好多手续办不了。你像这个湖中间开大型餐饮,这个大兴土木,我们以前也有想法盘活桃园会所的,市里什么规划、环保、园林、城管、卫生、消防、公安、工商、防空等衙门,一个门几道关,怎么弄啊!我们又是国有,没有办法拿出太多公关费用,不敢给人家请客吃饭喝洋酒塞大红包,根本突破不了这些关卡。可人家熊海东,民营企业家,用自己的钱,没有人去举报和审计他,他自己不怕,拿的人也不太怕。”

“有道理,看来我们这次盘活桃园会所的做法,合乎市场规律和游戏规则。”陈振飞接着问,“你刚才说是上面四层,难道还有地下?”

“台长问得高明啊!”马天一赞叹道。他接着介绍:“下面的,才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心脏,也是将来我们桃荣贵宾公司要亲自经营的项目,是真正的贵宾项目。准确说,这不是地下,而是水下。我们的环楼是贴着岛边缘造的,除了美观和增加容积率的好处,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借水。什么意思,就是我们下面的两层,外墙是浸泡在湖水中的,然后外墙材料全部是加厚特质玻璃和钢材框架,是透明的。你站在下面,相当于站在鱼缸中。外围我们将加一层拦网,拦网与墙体之间,我们培植水生植物,并且大量放养鱼类。在玻璃墙后,我们将看到一个龙王宫般的水下世界。这两层,我们将办成中国之最甚至世界之最奢华奇幻的生态水疗养所,完全会员制,不接待散客,通过电梯传送客人进入水下的演艺大厅。大厅每天有高雅艺术表演,音乐,美女,咖啡香。四周临水是一些领袖包房,高级会员可以在自己常包或者预定的包房里,棋牌健身唱歌桑拿。每个包房靠水墙的一个套间是水疗房,你进去之后整个就像潜泡在湖心,一个多么美轮美奂的水世界啊。里面的水是热的,外面的水是冷的。你在热水中望鱼,鱼在冷水中望你。我们还有演员,陪贵宾休闲;有美女按摩师,专门为贵宾SPA……”

说实话,这个把陈振飞都听呆了。听起来简直太完美了,但是陈振飞担心问:“哪来这么多钱投入呢,那个六千八百万就投这一个项目也未必宽裕啊;还有,有这么多高端消费客户吗?”

“这个我也担心过。”马天一撇着嘴,学熊海东的语气,说,“马天一,你,老外外!”马天一介绍说:“省城的一个姓贾的娱乐大亨,据说贾府娱乐投资机构上过胡润福布斯中国软财富排名百强的,专门在全国大中城市,搞这种顶级会所,他负责管理和融一部分资金。但是,不绝对控股。至于客户,更不用担心,陈台不要忽视了,我们这里到上海到杭州到省城和到相邻的长三角外商集中区,明年春天高速一个通了,一个加宽了,都是一两个小时上下的路程,这是休闲出行的黄金距离啊!”

说到这里,马天一想起什么来了,说:“陈台,我想起来了,那个贾总,邀请我们去省城考察那里的会所呢,熊海东说过几次,什么时候你有空了,他陪你去。你明天去省城,太好了,顺便去那里看看吧,与贾总熟识一下。”

陈振飞说自己去公干的,时间紧。年底大家又都忙,也不便打扰人家,到时候看方便吧。接着,问马天一,古霞任总经理,熊海东是否认可。马天一说,早就认可了,您的这个手下美才女,她的能耐没说的。陈振飞问,她的报酬你们董事会准备怎么定。马天一回答没有正式议过,但是熊海东要求依照市场规律,合理定年薪,并且与效益挂钩,进行激励。初定年薪是四十万。不过最后,还是要陈台您拍板。马天一还说:“陈台,这么大的公司,我们投入也不小,这个董事长熊海东让我们的人担任,这是对您的信任,您兼任比较合适。”

“还是你担任,我们说好的,台务会议都结论过的。”陈振飞对马天一说:“你定心地搞,你是个能吃苦也能吃亏的人,但是你的工资,我想给你一个自由,可以把工资关系摆在这个股份制公司,桃荣公司和电视台经营中心这两块,你的职权范围不变。这样你可以拿得高一些,比如,高于古霞一二十万,是合理的。拿台里的工资,只能十几万,现在大学老师都能拿这个数了。所以,这也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这么多年,你的贡献很大,没有拿到合理的报酬,咱们给党干,只能按规矩来。现在,有了市场手段,我们先用起来。以后,广电即使合并了,别人当家,也不能把干预之手,插到走市场的合作公司去啊!”

这么高的年薪,说出来确实让马天一的心跳快了两个节拍。马天一又强调了几句推诿董事长职务的客套话,都被陈振飞坚决挡回去。马天一有些感动,说:“陈台,我马天一一定誓死为您效命,不管天怎么变。”

“我们之间,是兄弟关系,不存在贵贱。”陈振飞语重心长地说,“某种意义上说,我也在为你们效命啊,我这个身份,要做一些突破性的动作,像桃荣公司这样的动作,我也要承受压力和担当责任的。不过,我一直有我的价值观,我们不要把这个什么官啊,位置啊,这些虚名看的太重,我们这些人,不会钻营,只会经营,没有后台,只有平台,领导和群众,能看重我们的,还不就是我们这一点务实的操守和本领嘛。”

马天一直点头。

马天一兴高采烈地颠簸着离开后,陈振飞打王友民的手机,问东西办好了没有。王友民说,早就办好了,这就过来。王友民一进陈振飞办公室,就告诉他,二十份礼品,乾洲一百公司商场送来的羊绒衫和马天一他们电视直销中心提供的新款手写手机,全包装好了,放在汽车后备箱。他还建议陈振飞不要亲自开车,年底路况太复杂,人多车杂,您又这么辛苦,连续干工作,这段时间事多又烦,脑子里万一走个小神什么的,太危险。

“乌鸦嘴你。”陈振飞骂王友民。王友民还是坚持派司机开。陈振飞想想,就答应了。王友民说:“这次换开采访车的老顾给你开,那人朴实嘴巴紧,您又是他的恩人,这次解决了他们几个聘用工人的同酬问题,老顾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说遇到您这样的正派善良领导,是最大的幸运。”

“那是应该的。”陈振飞说,“人家干的是一样的活儿,我们不能因为人为的因素,落后的管理制度,就欺负人家。”

王友民就着这个话题,告诉陈振飞,市里的文化单位,这两年都十分向往经济台的这种人才制度和激励分配机制。尤其是那些有才干却又没有所谓正式编制的,要不是马上要重组,都想跳槽到我们这里来呢。现在,赵杉和吕良人他们两个单位,人心浮动,大家都盼望新的广电有你这样的掌门人,才会起到真正的改革促发展作用啊。

“我个人无所谓,只是我担心经济台这块热腾腾的事业,弄不好会给他们这帮人糟蹋冷掉。”陈振飞说,“更担忧我的这帮兄弟姐妹,以后怎么办。所以,我现在自己的所谓前途,反正任人家拿捏,不如不瞎操心,为台里再办几件大事,为兄弟们留点后发的空隙。还有……”

陈振飞喝了一口茶,把半截子话丢在空中,好一会儿才说:“还有,我正争取拉你们几个一把,为你们职务的事情,我给上级部门,都磨破嘴皮了,恨不得要给刘伯庭这个老家伙下跪,他们才答应给解决一个,前提是老秦到年龄了,必须退。唉,老秦也是个老黄牛,帮我分担不少担子,而且制约了老游他们这帮人。我还真舍不得他啊。”

王友民不知说什么好,还没有来得及接口,就听见陈振飞说,“这一次就力保你了,友民你要好好干。”王友民一听,流着眼泪说:“我知道台长一直为我们这些下属奔波。台长的恩情我心领了,可是马天一主任怎么办,他的贡献比我大,我只是个打杂的,我怎么能抢在马主任前面呢。”

“马天一的工作,我来做吧。”陈振飞站起来,手按着王友民的肩膀说:“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谁上我就为谁高兴,为另一个难受。本来一直坚持两个都解决的,但是,现在我的处境你们清楚,以后弄不好就是个经济频道负责人而已。人家不看好我,说出的话,别人敷衍你,你跳也没人理你。他们都把我当病猫了!你看,这刘伯庭,答应我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但立马要我去省城,为他的老领导办事,还要去帮他打点,维护一大帮他的老关系。”

说完,抽了两张面巾纸,交给王友民说:“大老爷们儿,别掉泪水。对老秦好一点,我出差期间,你帮我想个办法,看看怎么补偿他一下,人家最后一个在位的春节了。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配合我的工作,我心里有愧于他啊!”

“请台长放心,”王友民抹掉眼泪说,“我一定好好向秦台长学做人,一定会把您交代的事情办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