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四章这公平吗 四拜年

丁捷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进了腊月中旬,大家就开始拜年。这是现在的风潮,拜年在中国也革新了不少。春节前主要是拜领导拜上级拜各种有用的关系,春节开始才拜家人拜亲朋。乾洲的腊月,天气就不太好,不是阴风飕飕,就是雨雪交加。但这样的天气,挡不住勤劳而上进的拜年脚步。 腊月十八晚上九点多钟,外面下着阴冷的雨夹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进了腊月中旬,大家就开始拜年。这是现在的风潮,拜年在中国也革新了不少。春节前主要是拜领导拜上级拜各种有用的关系,春节开始才拜家人拜亲朋。乾洲的腊月,天气就不太好,不是阴风飕飕,就是雨雪交加。但这样的天气,挡不住勤劳而上进的拜年脚步。

腊月十八晚上九点多钟,外面下着阴冷的雨夹雪。吕良人自己开着车,去给黄汉平副书记拜年。此前,他已经去看望了洪书记秦市长,许部长和组织部长,以及市委市政府的两个秘书长。洪书记和组织部长都让他吃了闭门羹。但是他不在意这些,表达不表达心意,是他的事;方便不方便要他表达,是人家的事。管好自己的事,尽好自己的心力,是自己能掌握的,得做;人家怎么看,他不管。

在黄汉平的公寓前按了半天门铃,黄汉平的夫人才出来开了门。见是吕良人,被雨雪打得像个落汤鸡,黄夫人就责怪说:“你这个娃子,也不先打个电话约一下,我们以为是谁呢,看把你淋的。”

吕良人把大包小包往墙根一放,就在客厅中央扑通一声跪下,高声说:“良人给表姐表姐夫磕头拜年了,祝恩人全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大吉大利,大吉大利!”黄夫人赶紧去拉吕良人起来,吕良人不起来,说还没给表姐夫磕头呢。黄夫人就高声喊黄汉平出来。黄汉平穿着睡衣和拖鞋,跑出来一看,被这架势吓坏了,说吕良人你这是干什么!

夫人把黄汉平按在椅子上,说:“老黄你先别慌,让他磕完再说。”

吕良人又连磕了几下,高声说:“兄嫂如母,小辈良人给大恩大德的长辈磕头了,健康长寿,万事如意!”这才爬起来,脱了湿漉漉的外套。黄夫人给他递了一个干毛巾,并给丈夫介绍说,这是北方老家,给长辈拜年最隆重的礼仪。

黄汉平一脸尴尬,说:“我是南方人,还真不适应这个,太那个了呀,太那个了呀。”

吕良人跟黄汉平夫人的娘家,同在豫北的一个县,两家也有百十公里的距离。两家老人八辈子毫无任何沾亲带故。四年前,黄汉平从另外一个市调到乾洲工作,在广电局当办公室副主任的吕良人,就找了过来,正式拜黄夫人为老家亲戚,并按照老家的辈分,“寻根”寻出是“表姐弟”关系。此后,每逢过年过节,吕良人都要来看望表姐表姐夫,回老家也专门跑到黄汉平的老家村子,看望黄汉平的老父亲和在县城工作的胞兄。黄夫人很喜欢吕良人这个老家弟弟,觉得虽然看上去笨手笨脚,但是人憨厚实在。地方党委副书记压缩职数后,黄汉平基本上就是常务副书记,党务、宣传、组织和统战、群团工作,都要协助一把手过问,平时工作相当繁琐。黄汉平是个不太活跃的人。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社科院工作,后来又调到政府研究室当负责人,干的都是写材料写报告的工作,养成了“文职幕僚”的习惯,很少往基层单位跑,大多数时间坐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和杂务,辅助洪流书记的内务。作为副手,这种性格恰恰使他“较好地把握了副手的分寸”。所以基层单位每年要请黄汉平“亲临指导”,那是难上加难。但自从吕良人出现后,刘伯庭就特别有面子,跟小吕同志说一下,一年总能请到黄副书记至少一次,来广电局听取汇报,察看实情,有时候还做两场精彩的报告。甚至广电局主管的乾洲广播电视报和广电宣传内刊这样的地方行业媒体,都能约到黄汉平副书记的稿件。此后两年多的时间,吕良人就从办公室副主任升为主任、局党委委员,后来又调任广播电台台长。连黄汉平都没有想到,自己在乾洲遇到这么一个能干的“亲戚”。他们的“亲戚”关系,黄汉平从来没有在外面提起过,同时也吩咐家人和吕良人本人,绝对不要去对别人说这些事。在黄汉平看来,如果暴露了这种关系,反而会把小吕同志卷进政治派系里去,影响他的前途。黄汉平觉得这吕良人实在倒也有实在的好处,靠老实忠厚,人在外乡,几年也竟然能干成处级干部,不容易啊。吕良人把自己的进步,处处都记在表姐夫关怀栽培的头上,经常上门感恩戴德,让黄汉平都有些不过意了。但今天吕良人用老家礼仪跪拜,这是黄汉平第一次见识,确实是吓了一大跳。

坐下来聊了几句,黄汉平就批评吕良人,不要弄大包小包的过来,这样不好。吕良人说,这都是自己媳妇,按照老家的做法,做的一些年货,土得掉渣,主要是让表姐解解乡情的。吕良人还从随身的提包里,掏出了一个大信封。黄汉平严肃地制止。吕良人就说:“表姐夫您听我汇报好吗?”接着吕良人就列举这些钱的由来:黄汉平四年零两个月内,参加广播电视新闻专家月评,每个月应该有月评费,第一第二年是每月每次三百元,第三年到现在是每月每次五百元,合计为两万两百元;在乾洲广播通讯内刊发表的讲话和理论文章,共计七篇,其中有两篇被评为年度优秀新闻理论稿件,稿费与奖金合计一万两千五百元;前年在广电局,去年、今年在电台,前不久在市行政学院,共为本系统记者和干部职工开讲座五次,按照时下专家开设讲座的较低报酬计算,每次三千元共计一万五千元;两次率领广播电视系统的访问团出国,外办和广电局为每位出访团员发放的出国补助五百五十美元和七百美元,折合人民币共九千六百三十元;去年编撰《乾洲广播事业的回顾与展望》大型画册,您的顾问费三千元。总计是六万三百三十元。这些钱都是您合法收入,您这些年不肯要,可难死我们了,不能总放在我这里,时间长了不成了我贪污别人劳动所得吗!要是您一定要退回,那就更难办了,这些合法收入不是您一个领导一个专家,这么多年发出去那么多钱,都成了违法的话,不但所有的规矩要更改,而且所有有了这些收入的领导专家和同志,全都犯了严重错误了,难道我们政府和新闻单位在为领导和专家设计陷阱?

黄汉平哑住了,还真找不出反驳老家舅子的理由,只是嘴里重复念叨,这样也不可以,这样也不可以。吕良人干脆装没有听到他的念叨,站起来去跟表姐聊天,又去帮表姐到黄汉平的书房调试广播。说是广播,其实是一套最新的BOSE音响设备。不久前,吕良人给一些领导每家准备了一套。这种新型音响运用了全新的技术和设计理念,通过一种压缩气流进行传送和扩充声音,使得音箱的体积极大地缩小,六只喇叭加起来体积也不及传统音响的一只大,但音响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吕良人精心选择了这套东西,是考虑到领导们的“承受力”的,因为这种音响,不了解的人都以为跟街上铺天盖地出售的小音响没有什么区别。而那种小音响也就是最好的SONY、JVC一类的进口品牌,不过一两千块钱。同时,为了消除领导的顾虑,吕良人还给每个领导配置了一个专用的定制电台频道播放器,内设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省人民广播电台和乾洲电台的综合、经济、音乐文艺和交通四个调频段,并附送了一份加盖公章的报告,“强烈要求”广大领导干部,从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收听“上级党委和乾洲人民的声音”。领导打内心里也不能拒绝“弱势媒体”的这种正当请求。“不知道不为过”,即使什么时候“知道”这套东西昂贵,但这个只是工作配置而已,何况谁知道这小玩意价格能上万,有责任也是电台的,他们不说清楚,采购办公用品不够节俭。再说,不过一个广播而已,给领导甚至给老百姓千家万户免费装广播,是解放后我党几十年的传统做法,甚至可以说是曾经形成的必要的工作规矩。总不能说,现在传媒发达了,沿袭个老传统,接受和关心一下广播,就上纲上线扯到不正之风上去,无聊不无聊啊,呵呵。所以,吕良人的这项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得到了许多领导的肯定。

书房里流淌出乾洲广播电台文艺频道播送的晚间音乐,十分舒缓、优美。黄汉平刚才严肃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对回到客厅的吕良人说,这个音乐好听。吕良人介绍说,这是爱尔兰的一个乐队,用现代管弦,演奏改编的爱尔兰民族音乐,传播甚广。黄汉平感慨地说,还是纯音乐经得起听啊,现在我们这些人太浮躁了,就知道看电视上网传播八卦。接着吩咐吕良人:“也要把广播变成传播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的主阵地,中国民族音乐也很好听啊,中国民歌也很有魅力啊,你看,那个宋祖英、谭晶,把民族歌曲都唱到维也纳金色大厅了,还有那个齐·宝力高,内蒙古的马头琴演奏家,马头琴啊,你看,那么地道的土乐器,不照样进了维也纳,登上世界音乐圣殿,为中国文化争光啊。你们媒体要有点使命感啊,别一味迎合社会低俗文化啊!”

吕良人赶紧从提包里,掏出笔记本,一边听一边记录。黄汉平一口气,说了半个多小时对电台传播民族文化的建议。吕良人都记录下来了,一边保证回去落实,同时兴高采烈地说,我记的这些,打印出来就是一篇论文,太受启发了,一定要回去在全台认真传达。接着就黄汉平的话,苦着脸说:“姐夫啊,我有一肚子想法,可是没有办法实施出来。电台其实很重要,正如您说的,可是现在有些人太不重视电台,连中央领导也多次批评有些地方领导,热衷于在电视上出图像,在报纸上出图片。我们国家解放后,电台一直处于很高的宣传地位,为党的宣传事业立下汗马功劳。一直到现在,电台在市直单位的行政排名,还是在电视台前面的。可是,现在不正常的现象是,大家都觉得电视吃香,电视台就有地位了,电视台长好像可以成电台台长的领导啦。”

黄汉平听出了吕良人话中有话,就批评说:“你说自己就说自己,帮自己的事业呼吁是应该的,但千万不要去跟人家比,各有各的重要性啊。”话一转,就问:“那个赵杉台长怎么样?”

“这个人很有本事,但我觉得她的本事没用到正路上。”吕良人脱口说,“跟其他领导我不敢说,您是我自家长辈,我斗胆说。这个女人问题太多,胆子太大,现在已经把电视台弄得一塌糊涂,如果将来统领整个广电,后果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没有那么严重吧。”黄汉平说,“洪书记秦市长和许部长,不都挺满意她那块的工作吗?你可要跟她搞好团结,你们是搭档啊。”接着又问,“陈振飞这个人怎么样?”

“系统里的人对他评价不高。”吕良人说,“他把经济台搞成了家天下,弄了一帮坏人在社会上到处搞钱,乌烟瘴气的,败坏了新闻单位的形象。”

“这个不能这样说。”黄汉平打断了他的话,“新闻单位不搞钱,怎么养活自己?都像你们和电视台这样,规矩是规矩了,但是每年要财政拿那么多钱供养,也不行。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会议,开了好几年了,我看乾洲落实得不快。组建广电总台集团的目的,就是要改脑筋改体制,企业化运作。你和赵杉,你们都要改改。陈振飞那里是小台,但是效益是你们的几倍,一定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要不然,你们那么大一摊子,恐怕连饭都吃不上,成为财政的包袱和乾洲人民的负担,那形象一样也不光彩!”

吕良人感觉到今天没把话说到点子上,一边记录一边头上直冒汗。出门的时候,黄汉平把那个信封塞回吕良人的怀里,并吩咐他,今天的话是家里人的话,记了就记了,记到自己脑子里就行了,不要去传达,也不方便传达。吕良人点着头,哈着腰出去。黄夫人送他出门,在楼下,吕良人又把那个信封塞回黄夫人的怀里,并哭丧着脸解释说:“姐姐啊,我没办法了,这个钱都是姐夫的稿费,他退回来,我既不能自己吞了,更不能还到单位账上,那样不是害了其他许多领导和专家么,人家会怎么看姐夫呢,这是正当劳动所得啊。”

黄夫人僵持在楼下,吕良人又压低嗓门说:“我这也是听说姐夫年后就要退到政协了,才把这些账目给他结清了。如果姐夫继续在党委身居要位,我也不跟他结这个账。”

“娃子啊,你也听说了。”黄夫人有些感动,“你是这个好人品,可有些人不一样,自从上个月传闻你姐夫要退到政协当主席,上门看我们的人明显少了,今年就要过个清静年了。”

“我跟那些人不一样。”吕良人表态,“再说,我是您的小弟,我们是亲戚,姐夫是什么官不官的,对我来说,都一样,到哪一天都是姐夫!”

“汉平这人是个死脑筋,这么多年也没帮上你什么忙。”黄夫人一感动,就拉着“表弟”吕良人的手说,“娃子,你说,有什么需要的,你不方便说,老姐我跟他说去,这不是还没到政协吗,在一天位总能使一天职啊。”

“我没有任何出格的野心。”吕良人说,“我就是不服气,大家都是媒体负责人,我的排名在赵杉前,这是党给我的位置,凭什么许之光他们布局时,把赵杉弄成书记董事长人选,我弄成总台长总经理?万一中途再杀出一两个人来,您弟弟恐怕连总台长都做不上,先锋元帅变末将,姐姐啊您说这公平吗?”

一番话,使黄夫人心里,为这小弟很鸣不平。

黄夫人回去,没有敢把信封拿给黄汉平,而是直接收起来了。然后就跟黄汉平说吕良人的事。黄汉平叹口气说,“小吕,人挺老实,但是本事不如那个赵杉,甚至还不如那个陈振飞,我看,我不干涉一下,恐怕总台长还不一定能干上呢。”夫人有些着急,说:“老头子,这个事情你不能迷糊,这些年小吕对我们很仁义,你总得管一次吧,他过了这村就没那店儿了。再说,人家不过是争取应得的一份差事,又不是要当市长书记什么的,合情合理。他被欺负了,你这个脸上有什么光,乾洲的那些势利鬼,还不高兴死了,庆幸没有跟着你混呢。做人总要有点爱憎分明,活得明白一点。我不知道你这一辈子,都快退休了,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好好好。”黄汉平烦得直摆手,说,“你别唠叨,我要睡觉了,明天一早还要开常委会,讨论几万字的报告。你让我的耳朵歇歇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