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四章这公平吗 一钱秘书驾到

丁捷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尽管广电的合并要使经济台失去独立的消息,很快传开,大家不免有些人心惶惶,但是高于以往任何一年的年终奖金,还是使全台干部职工情绪高涨。楼道里整天充满了欢声笑语。陈振飞还吩咐王友民和马天一,清点一下仓库里的东西,那些堆积如山的用来抵广告款的商品,数量大的就发放给员工,数量小的当做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尽管广电的合并要使经济台失去独立的消息,很快传开,大家不免有些人心惶惶,但是高于以往任何一年的年终奖金,还是使全台干部职工情绪高涨。楼道里整天充满了欢声笑语。陈振飞还吩咐王友民和马天一,清点一下仓库里的东西,那些堆积如山的用来抵广告款的商品,数量大的就发放给员工,数量小的当做一般礼品,分发给各个部门,让他们年终去送给那些关系客户。这一清点,王友民和马天一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些年,积累了这么多抵款广告产品,比如,衬衫和内衣有两千多件,羽绒服有三百多箱,白酒能装几卡车,好多茶叶都发了霉。电视台在郊区的仓库,被这些东西填得满满的。仓库主任见台里派人来清理,咧着嘴乐,直说这下好了,减负减负,我这里已经疲惫不堪了。

两个人处理了几天,东西大概理出了清单。回到台里向陈振飞汇报处理方案。陈振飞说:“衬衫、内衣,发给员工,包括所有已退休人员,同等待遇。还有宣传部、广电局这些单位福利不是很好,可以给他们的干部职工都带上两套。白酒看看能不能通过关系户,有没有商场给吃进去,可以打个大折扣给他们。”正说着,也是碰巧,许之光部长的秘书小钱打电话进来,说乾洲一百公司商场的老总,非常感谢陈台长退回那笔广告款,说老总想约个时间,请台长年底聚一下,吃个饭。陈振飞顺口就说,“年底很忙,饭就不要吃了,正好我这里有些白酒,能不能请一百公司帮助处理一下,他们资金紧张的话,就兑换成购物券,我拿回来发福利。”小钱在电话那头说,应该没有问题。又说老总有一份答谢的礼品在他那儿,什么时候方便转交。陈振飞说,不要了,要不你留着吧,算我收下啦。钱秘书直说不行,并说要送过来。陈振飞问他是否真的要来,钱秘书说,二十分钟后就到。陈振飞赶紧交代王友民和马天一几句,然后就带着王友民下楼等钱秘书。

人到了后,陈振飞一直迎到大门口。钱秘书哈哈直笑,说陈台你可真会搞笑,听说市里的头头脑脑来,你只站在大厅前的台阶上迎候,今天不是忽悠我,想折杀你老弟我吧。陈振飞认真地说:“领导来公事公办,礼节适度;兄弟来就没有什么大小规矩,凭高兴,你要是给我时间,我还要安排电视台的美女们披上绶带,列队欢迎呢。”把钱秘书逗得哈哈大笑。

进了大楼,陈振飞问钱秘书有没有实地见过电视台的工作流程,看过美女们的“真身”。钱秘书说还真没有,比如那些新闻播音员吧,总是只见上身,见不到下身。大家又笑起来,陈振飞干脆就领着小钱把楼上采编、演播、制作甚至机房,全参观了一遍,弄得全台都知道,台长的小兄弟、许部长的秘书来了。

副台长老游正在文艺中心的审片室,审看一部准备购入的新电视剧。听到风声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回到办公室给赵杉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百思不解地讨论了半天,这小钱莫名其妙跑到经济台去“考察”,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许部长的安排,还是纯粹他个人来玩玩的?赵杉最后给老游打气说:“我看八成是那个小钱,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擅自跑过去玩的。陈振飞自作聪明,借着小钱兴师惑众,无非是想制造一点跟许部长关系不一般的烟幕!”

钱秘书参观完,直说过瘾过瘾,总算见到台花们的“下身”啦。两个人又到陈振飞的办公室喝茶。继续开了一通玩笑,说还是像陈振飞这样实惠,首长级待遇也就是看看她们的“下身”,当个台长,那些花儿草儿,种在自家园子里,随时随地看,随情随意用啊。半杯茶下去,钱秘书准备告辞,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公司老总转交的礼品,一部新出的高像素拍照手机。陈振飞说,我们电视直销中心,什么稀奇的手机都在卖,这个东西算我的,转赠给你,一份心意,何况我还要请你和老总帮忙,帮我们处理掉那些积压的广告费抵用酒呢。

“都是好酒,茅台洋河五粮液什么的,而且是厂家和代理经销商直接拿过来的,绝对没有质量问题。”陈振飞说,“我已经让办公室给你拿了两箱样品,放到你车上了,你回去尝尝就知道货真价实了。”

小钱被弄得不过意了,说本来送东西来的,结果东西没送掉,自己占了,还背一堆东西回去,多贪啊。陈振飞不高兴的样子,说见外见外,兄弟我巴结不上。小钱走到门后,迟疑了一下,回转身对陈振飞说:“兄弟啊,你恐怕要长个心眼了,这次广电重组,好像对你不利啊,赶紧做做工作啊,别光闷着头干活,这是临门一脚的事了,人家可早就带球跑起来了。”

陈振飞没有立即表态,只是说谢谢,谢谢兄弟关心。

小钱又说:“这领导小组成立没几天,已经开了两次会议了。你不是成员,啥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似的,信息也掌握不到,这可太危险了。现在这个架势,恐怕新领导班子都快定下来了。”

“真的?”陈振飞说,“这也太快了吧。你估计都是谁呢?”

“这不明摆着的事吗。电视台长赵杉,广播台长吕良人,一个是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一个是总台长呗。”

“我没有什么想法,我们毕竟是小台。”陈振飞说,“可我真的想不通,这样弄还有什么改革的意义呢,还是这帮人还是这摊子事,不就是个物理组合,硬捏成一块嘛。”

“我也想不通过。但是这些年我见多了,什么机构改革精简了,什么大学合并了,出发点都是为了增强效率效益,从利于事业考虑的,可一进入操作,大家一股脑全在人事上较劲,说到底就是洗位子的牌,有利不有利于事业,关谁的事啊?权力再分配可不同了,谁的事都关!你不在乎,跟着你干了多少年的兄弟姐妹,你的下属员工大家都盯着呢,怎么体面下台啊?”

“我这里乱得很,我没想法,可如你说的,兄弟姐妹不希望经济台因为改革而走下坡。”陈振飞一屁股坐在门后沙发上,并拉钱秘书也坐下,说,“可现在这个样子,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是人微言轻,说不上话。反正我觉得大家都在积极运球,你傻站着,球不会撞到你脚上,就是撞到也不会自己反弹进门吧。”钱秘书压低声音说:“我只能做瞎提醒。我觉得第一步你应该争取总台长的位子,既然是改革,总有可能弄个改革派上台,不然启用关连水干什么?你应该争取让关连水了解你。如果关连水因为刚上任说不上这么大的话,那也为今后埋一个伏笔。退而求其次,你要先争取一个常务副总之类的位置,并且最好有一个资格更老的人取代赵杉或者吕良人,这个人干两年就到退休年龄,给你和关连水腾一个喘息的机会……”

陈振飞的心思飞快地转起来。他问,哪有这样的人呢。小钱站起来,边拉门边说:“你老兄还不清楚吗,这个人有,就是他没动念头,没想到新广电一把手的好处有多么大,得把他弄醒,让他上场。”

说完小钱就走了,还冲陈振飞坏笑了一下。

陈振飞没有把小钱送到楼下,而是被小钱挡在电梯外。正转回自己的办公室,在走廊里遇到巫蕾。巫蕾穿了一件连衣的新羊绒衫,脖子外绕了一条水晶链子,头发刚烫过,身上散发着一股熟香。她拦住陈振飞,低声说:“宝贝,看看我今天漂亮不?”陈振飞慌忙躲闪,说:“别开玩笑,被人看见不好。”巫蕾呵呵笑起来,说下班了,我的大台长。陈振飞又拿拇指示意楼道的监控摄像头。巫蕾更乐了,说那早给王主任关了,台领导办公室附近的摄像监控,早就全部撤了。陈振飞上前捏了一把巫蕾的脸,说,那也不行,公共场所,得衣冠整齐,行为端正。巫蕾说,是衣冠不撩人,行为不正经。哈哈。

王友民刚走到电梯拐角,听到他们俩的声音,就在拐角站了一会儿,听到陈振飞的关门声和巫蕾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这才走出拐角,差点与巫蕾正面撞个满怀。王友民赶紧解嘲,问她看到台长下班没有,有个很紧急的事情要汇报。巫蕾说,没看到台长。又叫王友民看她的新衣服如何。王友民说,你应该去当主持人,这么靓可惜了。巫蕾说,还不是你迫害的,要不是我愿意待在档案室清静,我早就叫我舅舅骂死你。

两个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电梯突然一响,老游从里面走出来。老游从他们身边绕过,结结巴巴说我找台长,我找台长,不打扰你们,不打扰你们。王友民气得鼻子都冒烟了,咬牙切齿低声对巫蕾说:“王八蛋,怪不得谁写信告我跟你有生活作风问题,谣言就是这样产生的!”

巫蕾白了他一眼,吃吃笑着钻进了电梯。

等老游出来,王友民才敲门进陈振飞的办公室。陈振飞正铁青脸,站在桌子前。见到王友民就说:“我知道了,老游跟我说过了,那个狗屁领导小组突然决定,年终的文艺汇演改为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四界联欢会,我们连参加的份都没有,老游想推荐吴语作为联欢会女主持人,人家也不让上,看来要把我们的声音从地球上抹掉。”

“他妈的,我们轰轰烈烈准备了老久,这就把我们甩了。”王友民气愤地说,“那我们的节目,白练了吗。”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沉默了好久。陈振飞忽然问:“我老同学顾书记推荐的那个学生,来实习没有?”

“就那个姜容吧,来了。”王友民说,“好几天了,据吴语介绍,素质还不错,可惜体型有些偏胖,出镜头稍稍弱了些。但是生活中人长得很漂亮,就是不怎么上镜。”

“好,他们不让我们干,我们自己干。我要把这台戏继续做好,响应中宣部号召,送戏下乡,送到我老同学的县里去,免费给老百姓过节看。”陈振飞前言不搭后语地说,“明天一上班,就叫吴语带着姜容到我的办公室来。”

王友民陪着陈振飞下班,下楼,看到雨棚前停着一辆新别克车,还没有上牌照。王友民拉开车门,把钥匙交到陈振飞手中,说:“通用汽车乾洲4S店的老总预定了我们明年的《潇洒车一族》栏目广告,这算是预付的一笔宣传费,你那个老福特太破了,被我送到汽修厂了。正好,我们就把这个车提回来,你开开,换个心情。”

“行啊你。”陈振飞坐进驾驶室,说:“我开一下,明天还是交给车队,做工作用车吧,给我调辆旧车,美国车就行。”

“有车用就行了,新车旧车都是车。”王友民说,“别人也不会因为我们台长开破车,就说我们经济台好吧!”

“那倒是。”陈振飞发动车子说,“那我就先开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