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三章脑子到底转得快 五塌方

丁捷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陈振飞这天没有及时看到这份文件,因为他下了乡,处理一起突发新闻事件。 早上六点多钟,新闻主播古霞把电话打到他家里,说距离市区四十七公里外的小乾山公路,遭遇山体塌方,一辆卡车和一辆尼桑轿车被压,市交通局的通讯员来电话报新闻线索。陈振飞赶紧叫古霞带着采访车来接上他,一起去现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陈振飞这天没有及时看到这份文件,因为他下了乡,处理一起突发新闻事件。

早上六点多钟,新闻主播古霞把电话打到他家里,说距离市区四十七公里外的小乾山公路,遭遇山体塌方,一辆卡车和一辆尼桑轿车被压,市交通局的通讯员来电话报新闻线索。陈振飞赶紧叫古霞带着采访车来接上他,一起去现场。

虽然是经济台的台长,但陈振飞对新闻的敏感,是非常强的。陈振飞有个习惯,只要发生新闻突发事件,他就要亲自上。上去也不是亲自做报道,而是采取许多应急措施,小记者们未必能搞定。比如今天的事,陈振飞直觉,等到采访车赶过去,估计车子至少已经堵了几公里了。这条公路是西出乾洲市直达市属西三县的唯一机动车通道,又逢年底路上车多,这一塌方,不知道要堵成什么样子呢。要是疏导交通不及时,工程车进不来,还不知道堵到猴年马月呢。这采访车也不会长翅膀,飞不过去的。所以陈振飞上了古霞的采访车,就给市交警大队当队长的老同学打手机,请他派两辆警用摩托车来。

赶到四十多公里山口处,就发现已经堵成长龙了。采访的面包车只能停下来。古霞和摄像的记者跳下车,先对这长龙拍摄了几个镜头。古霞又对着镜头,说了一下自己知道的一点事发情况。完了发现车子后面马上堵上了几十辆。陈振飞走下来,跟摄像的小伙子一起抽了半支烟工夫,两辆警用摩托车就从后面的车缝里挤了上来。古霞说,台长就是先知先明,有办法。古霞和摄像记者一人爬上一辆摩托,陈振飞把自己的一个双肩背包,背到古霞身上,在她耳边说:“里面是六条中华烟,完了给两位警察兄弟一人两条。另外两条现场你看着需要处理。”古霞说:“我的大台长,每次跟你出来,都忍不住要爱上你,哈哈。”

摩托车带着记者见缝插针,向前开去。陈振飞倚在面包车上抽完那支烟,手被冻得通红。司机老顾摇下玻璃,叫台长上车,车上有空调,暖和。陈振飞上车后,问司机在台里干了几年了。司机说三年前招聘进来的。接着就说了一通感激陈台和王主任的话。陈振飞弄明白这个司机就是三年前王友民推荐过来的那个出租车司机。据说从前是出租车公司的二驾,夜里跑出租,老婆在身边陪驾,出了一个车祸,把车子全赔进去,老婆还受了重伤,倾家荡产。当年王友民介绍他的情况,陈振飞亲自签字特聘进来的。此人进来后连续三年被评为台优秀职工。陈振飞问问他的家况,又问问他现在的工作和待遇。司机直言,工作自己很珍惜,就是待遇太低,他们聘用工与正式工的待遇相差太大,福利只有一半,工资只有三分之一不到。陈振飞吃了一惊,检讨说自己只是在几年前,顶着压力把编辑记者的正式非正式待遇拉平了,忽视了职工这一块。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发现后面上来了疏导交通的交警,陈振飞赶紧下车跟他们打招呼,并说明了采访情况,让他们帮着疏导一下,让他们的采访车掉头回去。在掉头的过程中,古霞他们的摩托车已经采访下来了。他们挤出车队后,换上了采访车,快速往回开。开下去十几公里,迎面发现卫视和日报的采访车。古霞叫司机减速,与对方打招呼,说:“别去啊,进不去,你看我们不是折回来了吗。”人家摆摆手,没有理会,与他们擦车而过。

几十分钟后,经济台就开始播出了这条新闻,而其他新闻单位还堵在上山的路上。

陈振飞灰头土脸地回到办公室,王友民就跟了进来,说文艺部康主任的老婆到台里来闹事,要我们交出一个女实习生,说那个女实习生当了康主任的二奶。陈振飞气不打一处来,说怎么把家务事闹到单位来啊。王友民说,人被我堵在办公室,没让她到工作区乱窜,也绝不让她惊扰领导。陈振飞沉思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先洗把脸,你去安排,当着她的面,打电话通知老游老秦几个在家的领导,到会议室开会商量老康的事情。我们到齐后,过十五分钟,你把她带到会议室。对了,把老马喊上。”

陈振飞洗完脸,慢吞吞地来到会议室。前脚到,后脚王友民就把康主任的老婆带了进来。女人一张白胖的圆脸,浓眉大眼。因为哭泣,脸上的化妆已糊涂不成样子。陈振飞站起来,上去很关切地请她坐下,又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说:“嫂子啊,别伤心,我们刚刚商量了,一定帮助你出这口气。”说完,坐下,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说:“刚才台领导班子临时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专门研究了康中辉同志的家属举报其生活作风问题。经研究,即日起对康中辉进行停职调查,就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对,顺便说明一下,作风问题往往跟经济问题关联,康中辉如果包二奶,不可能不贪污,文艺中心的那些演出赞助和支出什么的,每一笔账都要细查到实处,如果属实,上报市委市政府市纪委市委宣传部市广电局和文艺家协会,并移交给检察机关。同时通知东吴大学领导,建议处分他们的学生。但是嫂子啊,一个是学生,一个是成年人,而且是有影响的艺术家,有家室的人,老康只能是施害人,实习生充其量是个道德低俗的受害者啊。我们要感谢嫂子大义灭亲,主持公道……”

陈振飞话还没有说完,康中辉的老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领导们误会了,我只是要领导提醒老康注意影响,我找那个小贱货,也不是要怎么样她,就是想劝劝她,年轻人自重啊。”

王友民赶紧把女人拉起来。陈振飞焦急地看着大家,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这么严肃的事情,会议都开了,想改就改,太随便了吧。接着使眼色给王友民。王友民赶紧检讨说:“可能我听错了,误解了嫂子的意思,我们先走,我们先走。”就拉着女人离开了会议室。

老游和老秦还是一头雾水呢,陈振飞的戏已经演完了。陈振飞把事情说了说,大家哄堂大笑。等王友民回到会议室,报告老康的老婆已经千恩万谢地走了,正好马天一也到了,陈振飞就宣布台务会议正式开始。会议讨论了几个问题:

1. 制定详细的实习管理条例,营造广阔的电视人才培养空间;

2. 加强与东吴大学传媒院的合作,选进八至十个优秀毕业生,充实到电视台各业务岗位,但行政岗位不进人。经营岗位完全面向市场招聘;

3. 职工的管理向采编看齐,正式工非正式工,只要同岗就同酬;

4. 做好年终慰问,加大对地方军警单位和其他友好协作单位慰问的力度;

5. 创新召开年终大客户答谢会的形式;

6. 退还市百货公司剩余广告预付款;

7. 改革和盘活桃园会所等资产;

8. 年终的考核奖励问题……

等到这些问题都研究完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王友民给大家一人准备了一份盒饭,大家就散会,拿着盒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陈振飞吃完饭,想休息一下,王友民就把那份市委发的成立广电改革小组的文件送了进来,嘴里骂道:“这些狗日的,简直不像是吃党饭干国家事的。”陈振飞只浏览了一下标题,不用看文件内容,也就明白了。他说:“算了,老王,我们干工作也不是为了这些。只是对不起你和马天一等兄弟,本来我正在报你们两个,上一个台阶的。但愿这件事不要影响你们就行了,我自己清楚自己的未来,干好干坏,都当不了总台的家。谁让我们不是主流媒体呢!”

王友民说:“我们不要升官什么的,只要能跟着你干就行,不要沦落到赵杉吕良人手下。”王友民还说,卫视和电台年年亏损,年年要财政补助,节目办得死板一块。但是他们的花销,大手大脚,据他们办公室的人透露,年底电视台给领导们准备的礼金开支,都好几十万。电台还专门给许多领导准备了高级音响,说是送“收音机”,方便领导听广播。王友民还建议,咱们是不是也想点办法,给方方面面打点一下,我们的银子,比他们充裕多了,而且我们是自己挣的钱,用得光明正大。

“挣的是光明正大,但用起来别人就不会说你光明正大了。”陈振飞说,“哎,你还不清楚现在的游戏规则吗,为公家挣钱怎么也不犯法,怎么为公家花钱犯法的说法可多了。我们犯不着去学这些歪门邪道。”

正说着,马天一进来,也骂骂咧咧地说“领导小组”的文件。陈振飞说,你们两个,全市人民都知道是我的人,千万要低调对待这件事情,你们骂出去,人家全当是我的意思。再说,我还在为你们争取上一个台阶呢。

他吩咐王友民回办公室,安排请广电局刘局长来台里指导一下工作,其实就是请他来吃顿饭,算是一年对分管领导的敬意吧。同时让他在下午上班后,通知老游跟康中辉警示谈话,并劝那个女实习生先离开电视台,小姑娘要把持住自己,想要工作,凭本事来考,我们给平等的机会。

王友民一离开,马天一反锁了门,神秘兮兮地从包里掏出一个光盘。陈振飞问什么东西,马天一说,你先看。两个人就趴在电脑前,播放光盘。陈振飞看得汗都出来了,脸色刷白,吓得不轻。荧屏上显示的内容,是电视台组织画家笔会那天,赵杉走过宾馆寂静的走廊,去许之光房间的情景。

“老马你要死啊,这可是犯罪,这也敢弄,哪来的啊?”陈振飞慌忙从电脑里取出光盘,抓在手上,不知如何是好。

“陈台,我要为你拼一下。你知道我三教九流的兄弟多的是,这种事,我会处理,出不了一丝一毫的毛糙。”马天一咬牙切齿地说,“把这个寄给省纪委,他们两个人甚至连吕良人都完蛋。我看他们还做什么构筑大广电家天下的梦!”

“这样做太拙劣太卑鄙了吧。”陈振飞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形似困兽。但在恐惧、慌乱的同时,还是有一股兴奋的潜流,在向上翻涌。

“卑鄙的是他们,最多我们是手段下作了一点。”马天一说,“其实想开了,也没有什么,这不就是地下革命最简单的招式吗,这些事情拿到007那些伟大的特工那里,都是小学生的作为啦。”

那张光盘在陈振飞手里,都快捏出汗了。陈振飞又在电脑上放了一遍,然后说:“不过如此,不过如此,这有什么呢?这能说明什么呢,在宾馆搞活动开会,组织方的负责人到领导休息的房间去请示汇报工作,没有什么不正常,人家是异性,就去不得了?纯粹瞎捣鼓。你弄这东西,没意思吧。”

马天一有些沮丧,还是犟着说,那么长时间,这正常么?

“别折腾了!”陈振飞把光盘从电脑里扒拉出来,扔在桌上,说,“这种事,弄不好人家连犯错误都定不上,咱们犯罪倒完全够格了!”

马天一嘴巴里还在絮絮叨叨说什么光盘先锁起来,我只复制了一份,自己留着。我等你发话,随时可以捅出去。陈振飞打断他的话,千叮万嘱,让他切切不可轻举妄动。两个人锁了光盘,接着讨论其他事情。重点说了桃园会所转让的事。马天一说熊海东铁心要桃园会所,在我们自己手中,确实放不开手脚经营,那么好的地方,就办成那样一个小饭店,既赚不了钱,又不能称为大的公关场所。最后,陈振飞被马天一说动了心。说可以交给他经营,我们就转交个经营权,可以跟他签长期合同,也可以寻找一个合作经营路子。马天一又说了发现熊海东和古霞的事。并开玩笑说,当个电视台长,头上的绿帽子,垒起来恐怕能通天。

“你提古霞,我倒有个想法。”陈振飞说,“古霞在新闻主播岗位上干的时间不短了,而且挺能干,我觉得她的才干还可以发挥更大一些。能不能让她到你那里当个副主任,专门负责桃园会所经营的事务。这样新闻部的新人也有出来的机会。”

马天一说:“当副主任我没意见,可是我刚刚不是说了她跟熊海东的关系,万一他们勾结……”陈振飞打断他的话:“桃园会所在我们手上没赚什么钱,我们还指望桃园会所今后再去为那个新总台赚钱么!关键是我们这样安排,熊海东那家伙爽吗?”

“当然爽了!”马天一的脑子到底转得快,很快明白了台长的意思。

临走,陈振飞又吩咐光盘的事,千万不能走漏半点风声。马天一拍着胸脯,向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保证了。马天一走后,陈振飞便找古霞谈话,先表扬了早上的采访,接着告诉她马天一来要人,桃园会所要改革经营,差一个负责人。陈振飞说:“古霞你多大了?有对象没有?”古霞说自己三十二了。陈振飞假装发了一通火,责怪自己的部下们那么清高,眼睛眶太大,只知道把命卖给电视事业,不知道把自己的大事处理好。古霞就流下眼泪,说自己整整干了十年的新闻记者和主播,搭进去几乎全部的青春,一把虚名在外,社会上对她们这些“名女人”还有成见,认为她们不安分,架子大,脾气大,做不了贤妻良母。

陈振飞安慰说:“这样说来,我就心安了不少。本来我舍不得把你从新闻岗位放出去,看来转个岗也未必全是坏事。至少收入要翻个跟头,可以拿到二十多万的年薪。”陈振飞又说:“再说桃园会所要跟熊海东合作经营,你可能听说了,我得放自己的人去才安心,毕竟那么好的地方,今后,要是合并成总台,再安排这些事情,就不一定是我能说了算的。你如果同意过去,我尽快为你办理任命。”

古霞又流了一通眼泪,这回是感激的泪水,为台长的爱护和培养流的。陈振飞还交代她,代表台方跟对方合作,不要过于跟人家斤斤计较。我们看重的是熊海东的广告投放之恩,桃园会所就算是一份回报吧,人家开的条件,说得过去就行了。

古霞一离开,陈振飞就给马天一打了一个电话,说桃园会所的事,大方向就这么定了。古霞明天就交班,到经营中心去报到,你们可以尽快与熊海东谈判,草拟一个合同,没有大的出入,我们争取在春节前就敲定这件事。电话刚打完,王友民就进来了,说刘局长今天下午在参加广电改革领导小组的第一次协调会,答应下周找个时间来我们台指导工作。陈振飞意识到,这些人的动作也真快,看来,市里的领导班子大换血,就是眼前的事了。第四章这公平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