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三章脑子到底转得快 四封神榜

丁捷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王友民约了好几次,市政府的汪秘书长才肯出来。他的酒量不行,喝之前几乎不吭声,喝完几杯后,就话多起来,情绪也高涨起来。他是个性情中人,手把着陈振飞的手不放,说:“陈台长,你这个人不错,对秦市长和我们这些市长身边的小人物,都很关照,我和小曲经常在一起谈到这些。”

陈振飞说:“谢谢首长和秘书长、曲秘书的关心。只是平时太忙,也知道首长和你们更忙,不好意思打扰太多。所以,拖到这年底才请你们。”

曲小波插话说:“我们不好意思,前一阵子事情多,省委组织部在这里考察班子,所以也没有心情出来活动。”汪秘书长打断他的话,说:“小波,陈台也不是外人,干脆告诉他们吧,有些人事变动的信息,早点知道对他们有好处。”两个人就把话说了。一是洪流书记到人大任主任,要从外地调一个新的书记或者市长来;二是秦市长是直接接任书记还是交流出去,目前还不明朗;三是副书记黄汉平到政协当主席,许之光接任副书记,分管宣传意识形态工作;关连水接任常委宣传部长。另外,市政府的两个副市长也有调整。

“我们也应该敬一下汪秘书长。”曲小波站起来说,“我们的汪秘书长也要履新了!”

大家很惊喜,纷纷站起来敬酒,并追问是什么新职务。秘书长直摆手,说新的岗位,没有发文都不算数的。他的老同学王友民就说,“领导啊,把陈台和你的老同学都看成什么了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早就应该向咱们透风,好让我们早点做服务。”

正这样推说着,陈振飞的移动电话铃声大作。他一看是顾东岳,说,嗨,我这老同学也凑热闹来了。说完就走出去接电话。顾东岳劈头就问:“老同学啊,是不是在跟我的新领导一起吃饭啊。”陈振飞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情,心里想,他妈的这种新闻,新闻单位抢死了也抢不过官场内部的消息。但还是装糊涂,问什么新领导啊。

“又来了,装糊涂。”顾东岳在电话那头嘿嘿笑起来,说:“你不是正跟汪秘书长一起吃饭吗!那可是马上成我的顶头上司了!”

“上司?到你们乾水吗?书记还是市长?”

“当然是书记。”顾东岳在电话里得意地说,“我们的书记,就是接关连水的那位,刚来就出事了,是原先任职的单位审他老人家的计,审出了一屁股的问题,市委保了他一下,内部处分,另做他用了!据说要保留级别调到乾洲市统计局任调研员,哈哈。”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官场,真是变幻风云啊!”陈振飞故作惊讶地说:“我真是领教了,那这样老兄你日子应该好过了啊。”

顾东岳叫陈振飞代敬一杯酒,然后又说年底要过来一趟,好好聚聚。接着追问他托的姜容那个学生的事情怎么样了。陈振飞说,现在急不起来,因为搞改革重组,人事上的事情敏感,动不得。顾东岳说:“扯淡吧,赶紧得动,就是要在启动重组前,把这类的事情办了,否则,难说啊!”陈振飞权衡了一下,说:“这样吧,先让她找我,我安排她先在一个好的岗位上实习。”

“光实习不行,一拖机会就没有了,春节前后这用人单位,跟应届毕业生都会落实了关系的,老同学你可别砸了我的好事。”顾东岳电话里确实很焦急,陈振飞说,那你再来一趟,我们当面商量,行吗?

回到座位上,陈振飞就说:“对不起秘书长,我刚才接电话耽误事情了,您说您是到哪里高升?像您这样的专家型领导,应该到一个重要的地方当父母官,造福一方!”曲小波惊呼:“陈台长果然好眼光,跟我们秦市长想一块了!”

“哪里是什么高升啊。”汪秘书长轻描淡写地说,“到一个穷市,那个乾水当家啊。”

“那可不是穷市。”他的老同学王友民说,“那地方多重要啊,我们新来的关部长,不就是那里出来的吗。”

大家一齐站起来,给汪秘书长祝贺。陈振飞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领导的人事变化,虽然莫测,但还是有规律可循,而且说来就来。汪秘书长是秦市长的御用秘书长,没有大的变动,秦市长怎么可能把他急着外放任职呢。看来,秦市长走的可能性很大啊。

饭后,他把曲小波拉到边上说:“我们不管市长到哪里去任职,市长永远是我们的好首长。上次跟你说过的与市长一家子聚会休闲一下,小老弟你帮我尽快安排一下时间啊。”

曲小波直点头,说一定近期安排上,早就跟市长说过,要不是组织部来考察,早就聚过两次了。说完,就去喊汪秘书长,说他也有话说。汪秘书长过来,悄悄对陈振飞说:“市长安排我们,肯定要有变动,我的事情就这样了。还有一个曲秘书,跟市长干了好几年,如今是正科级的秘书,他想到电视界来干,这可是个好青年。”

“我这个台太小了,最高岗位才是个副处级,我是兼了一个广电局党组成员,才挂了一个正处待遇的。这里没法子解决他的级别啊!”陈振飞说:“小波也是我的好兄弟,我当然欢迎他来一起干。但是不是说要改革重组广播电视集团么?不知到那时我能否说上话。”

“依你的能力和年龄,应该你来干。”汪秘书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会尽快敦促市长过问一下广电重组的事,首先要让你进总台筹建班子。如果秦市长不交流出去,就不存在这些顾虑了,市长他是了解你的能力的。你老弟不要说当广电的一把手,给个市长位置,你唱着干啊。”

“嗨,秘书长抬爱我,我的资历浅,都是首长和您关照我。说实在的,你们才是一言九鼎,我们办电视的,观众每天骂的骂,夸的夸,怎么取舍,全是领导们的判断啊。”陈振飞说,“当然,不管谁来弄这一摊子,不管秦市长是不是在乾洲当领导,市长身边的人,水平,学识,人品,都是公认的好,到哪个单位工作,就是哪个单位的福分。小波要是肯来,您和市长发话,我这里求之不得啊。”

“唉!”汪秘书长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让我们和全市人民一起祈祷,秦市长继续在乾洲领导我们的事业吧。”

告别的时候,王友民按照陈振飞事前的吩咐,给秘书长和曲秘书每人送了一个手写PDA功能的手机,还有一大包进口零食。陈振飞对秘书长做检讨说:“我实在不知道您的岗位变动,所以毫无准备,就拿了这些广告产品来给你们,真是罪过。不过这次不算,等秘书长的任命文件公布,我和友民专门为您送行。”汪秘书长说:“怪不得大家都说你人好,又能干,我们平时忙东忙西,这文化界的事情,很少关注到,忽略你了。市里的工作面太宽,不是文化不重要,文化工作在政府工作里毕竟只是一个小的方面。现在,你看,能有什么任务交给我们,你尽管吩咐,最后几天了,我们也许还能说上话。”

“我真的是每天昏头昏脑忙工作,没有去想这些事情。”陈振飞说,“给我们这些人有饭吃就行了。我主要就是可惜我们经济台,这么好的效益和势头,要是合并后,换了其他新闻文化单位的做法,肯定会下坡啊!”

汪秘书长沉思地点点头。王友民说:“听说市里头最近就要定下来,哪些人参加这次广播电视行业合并工作的领导小组,如果经济台连小组成员都不是,谁能够保证我们经济台率先改革取得的成果,还有这样良好的方向?老同学你可要跟秦市长反映一下。如果为个人,我和陈台都不会开这个后门,可是大变当前,牵涉到我们全台的利益和命运啊。”

车子开出去好久,汪秘书长还在思考他们刚才的话。他对坐在前排的曲小波说:“小曲啊,明天赶紧看看,能不能找个合适机会,跟市长把这件事情吹个风。如果将来的广播电视集团全部由吕良人赵杉他们掌控,这个陈振飞恐怕就永远别想出头了!”

“是的,他们跟经济台矛盾很大,老说经济台不承担主流政治任务和文化宣传,没有负担,可以办得活些,甚至乱七八糟都可以上,所以经济台才有那么好的效益。”曲小波分析道,“其实全国各地,像央视、湖南、海南、东方这样的台,都是主流媒体,讲政治,也活泼,效益很好。我看陈台的方向才是我们集团化之后的发展方向。以前他们不在一个锅吃饭,只能互相说说风凉话。现在弄到一起的话,情况就复杂多了。”

“可是,没有用,屁股指挥脑袋。”汪秘书长说,“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看法,文化事业,市委那头是主要指挥棒,我们能使的劲有限。找秦市长说说吧。他重视,也许会好一点。”

第二天一上班,汪秘书长就来到秘书的办公室,想跟曲小波一起,找机会跟市长去说。曲小波做了一个很沮丧的表情,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说:“他们可真快,油墨还没干呢,估计是加了一夜班。”

汪秘书长拿起文件一看,顿时傻了眼。以市委办市府办联合发的这份《关于成立乾洲市广播电视改革领导小组的通知》,已经明确了小组成员。小组由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关连水任组长,市委市政府两个分管宣传文化协调工作的副秘书长任副组长,广电局长刘伯庭、电视台长赵杉、电台台长吕良人以及市委组织部、市发改委、市编办、市财政局等部门的负责人担任成员。文件同时说明,由市委分管意识形态的副书记、市政府分管文化工作的副市长主抓广电改革和总台建立工作。老汪一看就知道,这份名单至少透露了三项人事内容:一是市委分管副书记在不确定中,黄汉平可能走定了;二是许之光马上就要另用,关连水已经行使常委宣传部长职责了;三是对下一步广电总台集团的人事安排,是一个最权威的预示了。很显然,将来总台的负责人在赵杉和吕良人之间产生,或者董事长、党委书记和总台长分设,他们各半江山,只是一个为主一个为辅的问题了。汪秘书长不无担忧地对曲小波说:“这下麻烦了,弄不好陈振飞连个常务副总台长也弄不上。”

曲小波气愤地说:“这也太离谱了,经济台明摆着是我市传媒业的标兵,陈振飞把一个不起眼的小台办成这样,最后竟然沾不上改革的边,还要被革掉,这什么导向啊!”汪秘书长压压嘴唇,示意他说话注意点,不要那么大声。曲小波问,能不能再去跟秦市长说说,有个什么变通的办法,把陈振飞结合进来。汪秘书长摇头叹息,吩咐小波不要再过问这件事,说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秦市长不知道,秦市长知道了却没有提名陈振飞,说明秦市长不在意陈振飞的命运,我们去说,市长会怎么想啊?我们只能在心里为这位老兄祈祷了。

曲小波有些沮丧。汪秘书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小波啊,我知道你的心思。你的事情我可以大张旗鼓地跟秦市长提。再说,市长和我对下属单位,关系都是很好的,经济台马上就要并到大广电去,赵杉、吕良人都很尊敬秦市长,我也是他们的朋友,到时候我去跟他们推荐,他们不会不买账,老领导的身边人嘛。”

“我只是觉得陈振飞,太可惜。”曲小波说,“真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小九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