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三章脑子到底转得快 二欲动不动

丁捷 收藏 0 1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星期五下午,陈振飞把手头的事情料理完,就把王主任喊进来,问这个星期六星期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王友民说,有三个活动,东吴大学新闻学院举办的全省电视营销研讨会,在星期六上午。陈振飞说,你了解一下市委市政府和宣传部有没有领导参加,我不一定去了,再说这种活动卫视和广电局少不了人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星期五下午,陈振飞把手头的事情料理完,就把王主任喊进来,问这个星期六星期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王友民说,有三个活动,东吴大学新闻学院举办的全省电视营销研讨会,在星期六上午。陈振飞说,你了解一下市委市政府和宣传部有没有领导参加,我不一定去了,再说这种活动卫视和广电局少不了人去的。王主任接着说,有一个自己台里的活动,住地部队的年底走访慰问,想放在星期天全天进行。陈振飞说你安排一下,叫几个副台长分头带队,把一些要慰问的单位全部走完,今年在慰问支出上,大方点,提高两个标准吧,反正我们账上宽裕得很,以后还不知道是谁的呢。王友民附和说,也是也是。又说,市广电局有一个新年文艺晚会的协调会,通知明天上午九点。

“他们也凑什么热闹嘛,宣传部早就开过了。”陈振飞说,“看来广电局这样的部门是该撤掉了,宣传部和文化局各设置一个科室,就把他们的事情全管了,这还顺。”

“咱们国家人多,有饭大家伙儿一起多几个人吃呗。”王友民笑起来,“又缺少您这样有才有识的领导抓这类事情。”

王友民回办公室打了一圈电话,回来汇报说,东吴大学的研讨会,市委市政府没领导参加,宣传部是新来的关连水副部长参加。“我就多打了几个电话,电台和电视台都是两个一把手参加,看来是冲着新部长去的,要不您还是去一下。关部长以后是我们的领导,增加点让他了解您的机会啊。”

“算了。”陈振飞想了一下,说,“让赵杉和吕良人去跳吧,这是他们的作风,不是我的作风。”然后吩咐王友民这两天看看汪秘书长有没有空,一起出来休闲一下。王友民又折回去打电话。利用这空当,陈振飞给女儿打电话,拨了三四次,女儿才接电话,解释说是打乒乓球呢。陈振飞说你等着,今天晚上我去接你出来吃饭,你先想想想吃什么。

“我才不跟你一起吃饭呢。”清清得意地说,“吴阿姨约了我一起吃饭的。”

“哪个吴阿姨啊?”

“装蒜。”清清说,“你的手下呗。”

“那我就不管你了。不过你应该叫她姐姐才对,吴语比你大不了多少岁。”陈振飞心里有一丝轻松和温暖,他吩咐道,“你们不要跑得太远,找个条件好一点的店,卫生第一。”

“我们吃西餐,你不要操心了。”

陈振飞还在犹豫,要不要吩咐女儿,不要多跟妈妈说这些,可对方没等他作好说话决断,早就挂了电话。

“本来是要腾时间陪女儿的,可人家不要我。”陈振飞对进来的王友民说,“汪秘书长什么时间有空呢?”王主任说,约了明天下午。陈振飞说,好,把曲小波一起喊上,我们到巨龙温泉会所去。

陈振飞又拿出顾东岳给他的推荐材料,交给王友民说:“我同学顾书记的亲戚,马上毕业,你看给她安排一个位置,先实习。如果表现好,就尽快办进来。”

王友民愣了一下,说陈台,你这几年不是把进人关卡死了吗。

“有些人情关难过。”陈振飞解释说,“再说这几年卡死,也造成缺岗严重。你干脆跟马天一秦台他们几个研究一下,今年把一些缺岗补起来,做个方案我看一下。我们也欠东吴大学不少人情,人家传媒系优先招了我们不少职工子弟,可我们几年不进人家毕业生,说不过去。再说,等人家把我们合并掉,想进人恐怕都没有独立人事权啦,到时候跳脚也没用。咱们经济台,多养十个八个,养得起。”

王主任心领神会,说我会尽快拿出方案。陈振飞想了想,又吩咐说,还是先不要跟老秦说,保密,这进人的口子一开,消息走漏,还不是洪水决堤,挡不住。

所有的事情都推掉后,陈振飞忽然有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周末。他独自在办公室把最近没来得及看的报纸都看了一遍。看到一篇文章,列举红斑狼疮的辅助治疗食物,说长期坚持食用地黄枣仁粥,可以有效缓解甚至治愈。就锁了门,开车去市中心的中药店,买地黄,又找到一个南北货市场,买了枣子。顺便又买了一些干货,到邮局去寄给老家的老母亲。回到车上,发现丢在座位上的手机有九个未接电话显示,一查,一个是马天一的,打了三次,一个是巫蕾的手机号,打了六次。就回马天一的电话。马天一在那头问,台长你在哪里,急死人了,我有重要事情要汇报,能不能到桃园会所来。陈振飞说好,就发动汽车往湖边开。路上再拨巫蕾的电话。

“我想见你。”巫蕾说:“老公出国了,无聊死了。”

“我可不方便见你。”陈振飞说。

“什么不方便,你来例假了吗!”巫蕾哈哈大笑。陈振飞说,“我揍你,臭嘴巴,我们又不能去宾馆,你总不会是要带我到你家床上去吧。”

“就是啊,就是要到我家床上啊!”巫蕾说,“我买了一套新房子,四个月前就装修完了,怕甲醛,没急着搬进去。新楼搬进去的邻居很少,新邻居碰到也不认识。里面什么都有,就等你入新房呢。”

“诱惑太大了,巫蕾你真是个妖精。”陈振飞说,“我今天晚上有事呢,会很迟。”

“我等你,完了打电话我教你怎么走。”

进了桃园会所,马天一早在那里等着。两个人到餐厅的一个包间,让餐厅煮了一大盆鱼翅粥吃。两个人喝得满头大汗,直喊舒服。马天一边喝边告诉陈振飞,他的“内线”最近弄到一些情况,赵杉吕良人和许部长三天两头在一起,私下讨论将要组建的广播电视集团“封神榜”计划,许之光想把集团弄定了再离开宣传部长的位子。陈振飞说,不大可能吧,如果洪书记和秦市长放手让他弄这事,还临时插一个关连水进来干什么!

“这种事情说不准,打预备仗太重要了,人家可在积极活动。”马天一说,“我的大台长啊,你光埋头工作,再能干也不行,可不是人民群众呼声高,就选出领导来的!现在形势对我们台很不利。而且最近听说人民来信满天飞,我们在这里坐而待毙吗?就算是关连水马上上台,更不会无缘无故亲近我们,他一点不了解您和咱们台呀。等我们合并到赵杉吕良人那些人手下,不全死定了。”

陈振飞不吭声,听马天一一个劲说。一口气喝掉三碗粥后,他才说:“现在这种形势确实对我们不公,现在领导不了解我们,我们的好事没人知道,坏事传遍天下。最近上面的朋友给我复印了几封人民来信,把你们几个说得一塌糊涂,细枝末节都有,你看是谁这么了解我们内部的事情。”接着就把信件中关于马天一的那些细节说了一遍。马天一气得直跳,陈振飞说你不要急躁,目的还是搞我,多长个心眼,把事情弄清楚,对症下药才行。出拳不在多,而在准。不要像他们一样,弄得满城风雨。他们频繁活动,声音越大越好,我们弱者就弱者嘛,弱者干脆就以弱者居。

“**他妈的,一定是老游这个老家伙当内奸。”马天一还在生气。陈振飞说:“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乱打靶,如果是老游倒不是坏事,总归是一条线索吧。”接着就问马天一小常工作有没有调好,马天一说,正要汇报这件事呢,已经弄好了,常老头要请你吃饭呢。陈振飞说:“马天一你代表我请常老吃顿饭,再以新年的名义,给他捎点礼品。”

“没有必要吧。”马天一不解。

“那是卫视的老台长,与现任赵杉的关系很僵。老同志跟原来单位千丝万缕,总是能够了解一些情况的。老同志不在位子,讲话可以不顾忌,又喜欢讲,所以是传声筒啊!”

马天一说,我懂了,我会把老人家哄开心,保持热线联系。

饭没有吃完,巫蕾已经几个信息进来。陈振飞又交代另外一件事,他说:“很多人捣我们的蛋,拿桃园会所这个地方说事。”陈振飞想交代给马天一的事都交代完了,就没有心思再吃饭了,起身说,“女儿今天回来,我得先回去。”

陈振飞把车子停回自己家的小区,然后直接在小区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找到巫蕾的新小区。巫蕾在屋子里把空调温度打得很高,加上暖色调的装潢,使得人一进来就被什么包容住似的。巫蕾把客厅的灯关掉,直接把陈振飞引到卧室。陈振飞捏着巫蕾牵引他的那只绵绵之手,身上的温度开始升高。他打趣说:“你这是引狼入室呵。”

“我就是引狼入室。”巫蕾没有把他直接拉上床,而是把他按在床边的沙发上,为他脱衣服。脱衣服的时候,巫蕾已经喘息喘得不行。陈振飞说,还是我来帮你吧。就把自己脱得剩下裤衩。然后去脱巫蕾。巫蕾一激动就把持不住身体的毛病又犯了,整个人躺倒在地板上。陈振飞以前都是在档案室偷偷摸摸跟她约会,几乎没有机会欣赏和享受到巫蕾完全的裸体,今夜是上帝给这个辛苦的男人,这样完全的良宵。要充分拥有这个良宵的诀窍,跟走所有的重要人生道路一样,就是要用意志的力量,控制行动的鲁莽。要让身体充分起跑,并且带着充足的想象和情趣,去进入、奔突和加速,直至纵横驰骋的癫狂状态。

跟脱自己一样,陈振飞把巫蕾脱得剩下一件小裤衩后,就不再脱了。而是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去。巫蕾浑身软软,温暖,绵绸,散发着艳香。陈振飞在橘黄的灯光中,抚摩了这个身体好一会儿,然后跪在沙发前的地板上,一只胳膊绕住巫蕾的脖子,一只手在她的柔软的身子上慢慢的抚摸,把手掌紧贴在她的泉源正汹涌处。陈振飞保持这种拥抱姿势的同时,嘴唇选择怀中宝贝的身体每一个动人之处,吻,甚至轻轻地用牙齿磕、咬。每逢一个触点,巫蕾的身体就会激烈地颤动,发出细细的呻吟。

这样戏弄了好一会儿,巫蕾已经因为克制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臀部也抬得很高,呈现一种疯狂接纳的姿势。陈振飞这才站起来,把自己和巫蕾的最后一件衣服都脱了。

这一次前戏虽然精彩,正式进入的程序并没有什么高潮,因为巫蕾让他太过兴奋了。巫蕾缓过神来后,爬到陈振飞身体上撒娇,说:“我就知道,你长期不吃饭,第一顿饭量不会大。可我没饱,你赔我。”

“俺老孙的金箍棒今儿不行也,怎么唤都不肯顶天立地变,俺斗不过你这妖精。”陈振飞尖声尖气地叫嚷。

巫蕾拨弄着陈振飞说:“孙悟空同志,那么厉害的金箍棒都没打得过妖精,最后还不得不请观音老娘来帮忙,何况你这点小牙签,休想镇压本妖精!”

“哈哈,挺机智啊,这方面你挺才女啊!”陈振飞哈哈笑了,“看来你要是肯出镜头,没准会成为我们台的新柱子,我也要学央视一把,开一个百姓讲坛栏目,让你深更半夜里给那些失眠的中老年男人,讲一档男女之事,叫做《戏游记》。”

“要是我讲啊,肯定超过央视里那几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说书人。”巫蕾说,“我们做一次,我就讲一次,专门讲我心爱的流氓台长,如何耍拳弄腿的。”

陈振飞忍不住又哈哈笑起来。巫蕾在他胸脯上连吧唧了十几下,才住嘴,说:“你笑起来真太可爱了,不像台长,不像孙悟空,像一个真正可爱的小猪八戒。”陈振飞说自己挺喜欢笑的,但不能在档案室开怀大笑吧,所以在妖精身上,总是一副严肃的嘴脸。

“本妖精早有准备。”巫蕾把陈振飞从沙发上拽起来,拉到卧室的另一侧,推开一堵门,原来卧室里面还套了一个盥洗间。里面奶色的圆形浴盆里,早就放满了热水,热水上还漂了一层玫瑰花。巫蕾把陈振飞像哄小孩一样弄进浴盆,然后再倒进去一些熏衣草精油,完了自己也爬进去,帮陈振飞洗澡。

两个人在浴室里闹腾了好一阵子,互相调侃,或者叫互相调戏更准确些。巫蕾又为陈振飞做些小动作。闹了个把小时,轮到陈振飞主动要了。这回移师大床。陈振飞一进入亢奋,就赖到巫蕾身上不肯动,让自己平息,以延迟溃军。为了分散兴奋点,陈振飞就找些话跟巫蕾说。

“我现在身体很舒服,可心里别扭着呢。”陈振飞说,巫蕾故意惊惊乍乍地问:“为什么呀?”

“你搞这么一个安乐窝,以后还不都是你老公享受这些花样。”

巫蕾咬了一口陈振飞的鼻头,说:“这是我自己的房间,不是卧室。卧室在另外一个房间,不信等好了我带你参观。”又说:“你应该感谢我老公厚道,他跟你相反,是个清净寡情趣的好男人,很少碰我啊。”

陈振飞开始与巫蕾拼命接吻,因为他们已经攀上了性爱的两万米癫狂高峰。陈振飞觉得自己全部的身体都嵌进了巫蕾的身体。平息下来后,他依然紧紧搂着她,对她说:“遇到你这样的女人,是男人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价值。”

巫蕾很惊讶,觉得这样的评价,对自己的期望值来说,太过意外和奢侈了。陈振飞说:“你不要以为我哄你开心,我说的是真心话。你从来对我无所图,我们在一起时,都是为了轻松、简单、快乐,这些我跟你在一起全都得到。”

巫蕾的脸上泛起羞涩的红晕。陈振飞忍不住又去亲亲那两片腮红。巫蕾有些不自在起来,说:“可我心里有时会有愧疚感。”

“什么愧疚啊,你愧疚老公么。”

“当然不是,他不要我们这样强烈的东西,所以我不愧疚。”巫蕾说,“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的王老师,她长期躺在病床,要是知道我们这样,该多痛苦啊。”

陈振飞一听到这里,赶紧看时间,已经是半夜,就跳下床穿衣服,准备走人。巫蕾直说对不起,悔不该放纵忘了时辰。她光着身子送陈振飞到客厅,陈振飞在门后面捏捏她的两个小宝贝尖尖,就出了门。

回到家里,见王素琴房间里还亮着灯,推门看见女儿正帮妈妈擦洗身子,就说,你快点回自己房间休息,我来。清清冲爸爸笑了一下,就回自己房间了。陈振飞发现妻子身上的斑点越来越密,脖子上也起了一圈斑疮,就惊觉地说:“素琴你必须住院疗养,不能老在家吃药。”

王素琴不吭声,好像刚才跟女儿说话说得累了,闭目养神,对自己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干完活,把毛巾盆子等一大堆东西送出去。回到卧室后,陈振飞就告诉王素琴,自己买了一些地黄和枣子,还有那个下午报纸上的食疗说法。王素琴闭着的双眼,慢慢流出了眼泪。她轻声说:“陈振飞,我认真地告诉你,我盼望自己早点死掉。所以,你别黄鼠狼给鸡拜年,提这提那地回来。”

陈振飞急了,说你怎么又说起了这样的话。王素琴独自流了一会儿眼泪,说:“你明天让司机去买个小床,加在边上,你自己睡,我这样的身子,对你不好。”

“别瞎说了。”陈振飞上去抱住妻子瘦弱的肩膀。王素琴扭开,说:“今天吴语送清清回家的。”

陈振飞心里吃了一惊,但还是平静地说:“这有什么呢,你在为这事闹心?”

王素琴擦掉眼泪,忽然看了陈振飞一眼,嘴角上挑起一丝冷笑:“以前,我是为她闹心,因为我觉得她跟你之间有事,尽管我几乎是一个没有资格吃醋的妻子。今天见了她之后,我就开始为她跟你之间没事而闹心了。”

“我实在听不懂,怎么这么绕啊。”

“陈振飞,我们是同学,我从来都看得懂你。”王素琴说,“每个女人身体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味,我是我的味道,吴语是吴语的味道。我的味道我熟悉,吴语的味道我今天也知道了。你身上不是我的味道,现在也可以肯定不是吴语的味道。但你身上附带着的那个女人味道,能把我呛死过去。”

“你瞎编排什么啊,弄什么玄啊。”陈振飞努力反驳道,“一个人整天在外面工作,应酬,扎在各种各样的人堆里,又不是装在真空袋子里,怎么能没有什么味道!”

“你倒是进步不慢,越来越厉害了。”王素琴轻蔑地说,“你这个人,心地越来越黑暗,看来不用我提醒你什么了。你当个事业单位的小台长,太屈才了,应该去当市长,当省长,真他妈的陈振飞,你这个高级流氓!”

陈振飞被骂得接不上话,后背嗖嗖地蹿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