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二章多事之秋 二、 见美女就抱,见美元就捞

丁捷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谁都知道,有线台最大的广告代理商,是大名鼎鼎的巨龙国际广告传播公司。巨龙何以能够独占经济台的新闻、电视剧、天气预报等黄金栏目的广告时段?巨龙公司是大是强,但全市与巨龙势均力敌的公司,有好几家,比如,大名鼎鼎的新亁传媒公司,为什么几年来就是挤不进经济台? 调查一下这个公司的背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谁都知道,有线台最大的广告代理商,是大名鼎鼎的巨龙国际广告传播公司。巨龙何以能够独占经济台的新闻、电视剧、天气预报等黄金栏目的广告时段?巨龙公司是大是强,但全市与巨龙势均力敌的公司,有好几家,比如,大名鼎鼎的新亁传媒公司,为什么几年来就是挤不进经济台?

调查一下这个公司的背景,我们发现疑云叠叠,迷雾重重:据说巨龙公司的境外注册资金来自香港,但巨龙公司的员工从未见过港方老板。有人说,港方老板实际上是马天一的老婆——马天一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混过几年,那时他的老婆和孩子一直在国内,等马天一回来了,她们反而出去了。马天一到处宣扬他老婆聪敏过人,是公派的访问学者,女儿也是自己考出去留学的。事实上,我们认为马天一的女儿是自费留学,老婆是投资移民加拿大,然后到香港注册了企业,再与大陆合作,产生了巨龙。马天一与她里应外合,就合情合理地洗起了经济台的钱。巨龙的老板也许只是个傀儡。

与马天一打交道的广告公司老板都知道,马天一不喜欢人民币,要贿赂他,最好用美元。马天一经常对他的狐朋狗友们说,别看人民币现在吃香,前途未卜啊,还是美元坚挺,瞧那绿色的票子,一看就有生命力啊。为什么马天一对美元情有独钟?一是因为马天一其人是“拜美金主义”,二是因为这美元转移到境外方便着呢!据说马天一的老婆每年回国一次,马天一就到那些有求于他的广告公司和电视设备公司老板那儿,让人家想办法帮助“兑换”美元,这实际上就是索贿。一个老板“不懂事”,果真以国际牌价兑美元给他,结果没几个月就因果报应,公司失去了经济台广告经营的优惠权。他哪里知道,其他人给马爷的价都是一元人民币兑一美元,一万元起兑,最多也有兑十万、二十万的……

马天一把老婆送出去,既为了洗钱,也是为了方便自己的拉链门。马天一有一次在天上人间夜总会饮酒作乐,喝多了,对三陪小姐大吹特吹自己的性能力。这个无耻之徒狂笑着说:“小姐们,你们知道为什么我的一条腿不行吗?告诉你们,男人都有三条腿,左右腿和中腿。但一个人的营养供给是有限的,一般只能养壮两条腿,所以男人都要做痛苦的抉择:选择哪两条?我这人爱实惠,就选了中腿和左腿,所以右腿就不行啦;绝大部男人爱面子,要形象,左右好可中间弱得很,从人的角度观察,他们好像比我健康,其实作为男人,他们是真正的残废,不信哪位小姐跟我试试!”真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流氓是流氓者的酷资本。

不过,马天一确实有他吹嘘的资本。马天一在来电视台工作前,办了一个留学中介公司,经常和生意上的朋友在娱乐场所鬼混。有一次在小帝国桑拿中心嫖娼被抓,是他老婆找到在市局治安大队工作的老同学帮忙“捞”出来的,所以,他老婆出国,一半也是被他气走的。应该说,马天一还是有些经营头脑的,听说他最初参加广播电视系统招聘,主要目标是主流媒体的市电视台,可人家卫视是女同志当家,坚决不肯引狼入室。最后,马天一是“委曲求全”,找到陈振飞这个知音的。马天一就这样打入了我们台,从此我们经济台的女人就与狼共室了。第一年,马天一就把人家女实习生肚子搞大了。新闻女主播古霞长得端庄文静,马天一对她百般献媚,古霞不吃这一套,马天一就在外面捏造绯闻,致使人家与男朋友不和,最终导致这对可怜的小恋人分手。广告部有几位女业务员,贪小便宜,很快被马天一搞定,事情败露后,有的干脆与正在谈恋爱的男友分手,一心一意当起马天一的小老婆。马天一居然当着其他人的面,摸女孩子们的屁股,经常肆无忌惮地在办公室调情。每次出差开会,都有小美女跟随左右,祖国的大好河山,到处留下他们的肮脏足迹。还有,广告部、电视商城等单位,小姑娘如云,她们大多数是马天一招聘来的,也可以说是马天一选美选过来的。马天一开会对她们训话,要求她们对电视事业要有“献身”精神,与其说是献身电视,不如说是献身他这个流氓主任!

电视台好色的男人当然不止一个,但像马天一这样明目张胆的,绝对只有一个。问题的症结还在台长身上。陈振飞是电视界出了名的狠人,整起下属来从不眨眼。去年有一个记者跟女实习生谈恋爱,被好事者发现,打小报告给台长,第二天,实习生就被赶走,那位记者也被待了岗,至今没有能“再就业”。可陈振飞就是不管管马天一,人们的心中充满了愤慨和疑虑。

三、 对上则为奴,对下是恶狗

在陈振飞的面前,马天一竭尽奴颜媚骨。马天一三句话不离“我们的陈台”,好像哪一天他不奉承几句陈振飞,这一天太阳就落不了山。陈每天下班,马天一只要在楼里,一定要送到下面,亲自帮陈拉车门。陈有专车和专职驾驶员,但陈喜欢自己开车,他的车本来可以自己洗刷,或者让驾驶员洗,可是,马天一却要揽着这个活儿,经常一瘸一拐地为陈洗车。陈中午要午休,本来在台食堂和大家一起吃饭,马天一偏偏要叫食堂每天中午专配盒饭,送到陈的办公室。就是陈的屁股也比大家金贵:陈的办公室有卫生间,原先手纸由服务中心与楼里所有厕所用纸一起配送,马天一不同意,专门让广告部买高级抽拉盒纸,送到陈的卫生间。那纸高级的,一般人擦嘴也舍不得的。马天一还亲自以电视台用工的名义,录用了一个有文化有气质的电大女毕业生,做陈家的保姆,上岗前又是笔试又是面试又是体检,听说是不是处女,都要盘问一遍,比古代皇帝选妃子还严呢,比林彪那个大坏蛋当年选儿媳妇还猖狂呢,比北大清华招生还苛刻呢,比东方航空招空姐还高标呢。当然,陈的老婆身体不好,常年在家养病,台里派一个工勤员去照顾,我们觉得无可厚非。但选用一个保姆,用得着那样大动作吗?……我们不再一一列举了,否则就这一点,也能写过万儿八千字的。

有这种细致入微的精神,如若用到工作中,用到所有与之有关的同志身上,那他马天一也算是个好干部了。可他怎么对待同志,尤其是那些比他级别低的同志的呢?广告员小陆因为一笔款子没有及时追回,他克扣了人家全年的广告提成。小陆家在安徽农村,父亲患了癌症,年底等儿子的钱回去还医疗费,还要过年开销。穿金戴银、一顿饭吃上万元眼都不眨的马天一,一个子儿也不发给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说什么严格执行规章制度,不开这个口子。小陆在办公室号啕大哭,那情景再惨不过了。电视商城有个清洁工,拖地板不小心将洗涤剂泼了,没有来得及处理干净,恰好那天马天一去那儿办公,被滑了一个跟头,气得破口大骂这名妇女。人家顶了他一下,马天一劈脸就是一个大耳光,打得那个清洁工半边脸肿。妇女的老公一直把马天一告到劳动保护委,并到妇联等单位投诉。要不是陈振飞的包庇,这种侵犯妇女劳动者的暴力行径,一定受到了严惩!可马天一并未知道自己的罪恶,还振振有词地说他是替上帝打的,如果跌的是一个消费者,那是什么后果?这分明是假公报私仇!

秦市长黄副书记,我们从小读过很多控诉地主资本家狠毒的文艺作品,但在生活中活生生的“拿摩温”,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没有见过。今天,“拿摩温”在乾洲市有线电视台复活了。试问,陈振飞之流是不是要把电视台办成“黑社会”、把员工变成“包身工”呢!

陈在有线台的一些爪牙,以及社会上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甚至宣传文化部门的一些领导(比如市广播电视局局长刘伯庭),都错误地认为陈是个能人,是个书生,是个低调的干部,是个正派的党员。可是,一个正派人怎么会全用一些流氓恶棍把持党的事业呢?陈到底是隐藏得深,还是脑子糊涂,用人失察?为什么小人在陈那儿总能得志呢?小人的头目难道会是一个正人君子?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我们希望秦市长黄副书记彻底扫清有线台的小人,为迎接宣传文化事业改革的春天铺平道路。给我们这些尚有正义和良心的基层党员一点勇气和希望吧。


乾洲经济(有线)电视台部分有良知的老党员于多事之秋

二新角色

宣传部毕竟是宣传部,它跟其他的部门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儿?关于这个,新凳子还没有坐暖、新桌子还散发着浓烈油漆味儿的关连水,有突出的感觉。感觉是感觉,还谈不上什么具体的感受,他到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岗位上,才十几天。

当然,抓上一两个“有感觉”事例,却是容易事。比如吧,关连水第一次参加的部务扩大会议,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许之光就说了一句话,令他大吃一惊。这叫少听多怪。全市宣传战线上的广大干群,都知道这句话是许部长的老调,不塞耳。人家许部长是大侃家,有人说,他就是靠这句话搞到今天这个重要位置的,也是吃透了这句话,才把这个位子坐稳的。

在会议桌的正中位置上,许之光捏起拳头,翘起大拇指,深沉地环顾了大家一下,语重心长地说:“有一句话我要反复说,同志们,宣传工作是什么?宣传工作就是文山会海!你没有文山,你没有会海,你不写烂笔头,你不磨破舌头,广播里没声音,电视里没图像,文件短秃秃,报告干巴巴,你怎么做宣传工作?想一想,我们跟政府工作不一样啊,人家要干出楼盘,人家要修出罗马大道,人家要GDP数字,这要像老干部的血压,每次一量,清清楚楚往上涨了。我们呢?我们没有文山会海,工作就成了看不见、摸不着,就成了来无影、去无踪。有一阵子,我们死搬硬套上头的精神,刻意精简会议文件报告,结果呢?我到基层去,遇到一个做生意的中学老同学,他一见面就哇哇说,许之光啊许之光,前一阵子我可为你担心呢。我说啥事。他说,我好久不大听到宣传的声音了,不大看到您出图像了,以为国家改革,把宣传部门撤了呢,这好容易摊上个当官的老同学,怎么这么不巧就给改了呢。后来天气凉了,镇派出所的所长屁股上挂着枪,陪宣传部的同志下来搞报刊发行,我才松了口气,知道我们的宣传部还在,还在!……别笑,同志们,我这是亲身经历,我这是认真的,想一想,别给广大人民群众造成一种错觉,好像宣传工作是候鸟,不到报刊发行季节不起飞……我这些话你们觉得有道理就听进去,但不正规,别往报刊电视上弄;没道理,就一笑了之吧。”

想来想去,关连水觉得许部长的话生动,但要说的道理他内心没码准,在会议上就简单地表了个态:“我是从基层来的,以前没干过意识形态工作,许部长的话是多年工作的经验积累,我要认真消化,争取少走弯路。”

关连水这些话,其他人听起来是一番新官惯用的谦虚。关连水自己确实是发自内心。大学毕业到基层,十四年来,他干的是镇水利委员,副镇长,镇长,乾洲市乾水县管工业的副县长,后来乾水撤县改市,他是第一批市委常委,后来常务副市长,只常务了三个月,而后市长出事,被“双规”了,他顺理成章就接了市长。也是乾洲历史上最年轻的市县正职。这次,他被破常规调到今天这个岗位。翻遍简历,就没有搞过“软”的。要说有关联的经历,除非说到学生时代去,大学干过学生会副主席,“分管”宣传部、文体部,但这只能当笑话,过家家的。现在他自认为是粗人一头扎进“文人堆”,听他们的话,就是觉得不一样。他得学着点,别一落笔一发话一登台就破裤子露腚。大家容易关注新人,这个,关连水懂。

市委书记洪流同志在关连水上任谈话的时候,反复对他说:“连水同志,宣传工作要虚功实做,你好好体会,为什么我向组织上提名一个基层领导来当宣传部长。改革将至,大任在前,宣传文化系统矛盾重重,你要有思想准备,智慧准备,方法准备。为什么年前让你仓促上任,而且不搞宣布仪式,一是让你先悄悄熟悉情况,二是一旦你正式露面,就必须讲话,必须就很多问题表态,不要打无准备之仗。”洪书记还说,“现在分管宣传的黄汉平同志和宣传部长许之光同志,都是党的意识形态领域的老同志,他们经验很丰富,你作为年轻干部,既要注意虚心学习,承上启下,又要继往开来,有所创新。”

洪书记的谈话和许部长的讲话,一个强调宣传工作的“实”,一个强调宣传工作的“虚”;全市的工作,当然是洪书记领导,但许部长是宣传文化工作的直接领导,这中间还有一个黄汉平,既直接又间接,关连水不得不提点神儿,他要踩的是独木桥。虽说工作到底怎么搞,终究还是要围绕市委中心和大局,但在方法上还要变通着点,不能光看前面,不顾左右。否则,即使能站住,后路上不能不说有危险。这险情,也就在人际之间。你如果处在一个人际关系里,你就必须先研究你周边每个人,研究他们的习性,研究他们的好恶,研究他们的人际。在弄懂这一切之前,你其实是一个冒冒失失闯进陌生丛林的游客,赤裸裸地暴露在明处。你如果轻易表达自己,很容易被不知哪儿来的冷枪射中。关连水想想洪书记对自己说的“三个准备”,确实是中肯的。其中的隐意,是不言而喻的。

有了几个“准备”,关连水静悄悄地上班来了,凡事不动声色,不急于表态,不拿方案。他基本上在做两件事,一是听会,二是阅文件材料。会议上捕捉的,基本上是老生常谈;材料里,确实能得到不少信息,尤其是一种特殊的材料——人民来信。

关连水做过不少年的领导,这人民来信,收的也是家常便饭了。他当市长的三个月,曾专门设过一个市长信箱,听听老百姓的建议,帮助解决一点实际困难,同时监督一下各部门的风气。每个月收到不少信,可这个量满打满算也比不了到宣传部两个星期收到的人民来信多。最不一样的是,在宣传部收的信,特别是检举信,真是洋洋千万言,读罢不忍废,件件好文采。全市宣传文化系统的大部分领导干部,关连水还没来得及去认识和了解,但这些信几乎涉及全了。如果你全信,在脑子里画一张图,来写生这个系统,那只能画一盆屎,上面站满了千姿百态的大苍蝇。有时候午休,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躺在沙发上的关连水,根据人民来信的内容,在脑子里下意识这样一画,竟忍不住笑出来。

闲着的时候,关连水想起一件事:

他有一位师兄叫李东平,在省内另一个市当市长。七八年前,省委组织部到基层选拔干部,在东吴大学当科研处处长的李东平,作为最有才华、最有政治潜力的后备干部,选调到该市当市长助理。你可以想象这个三十几岁的年轻知识分子,一旦迈出校门,为一方父母官,那种读书济世的热情沸腾起来,随时会喷薄而出。但是上班几个月,发现当官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而是早上埋在电话里,中午埋在文件里,下午埋在会议里,晚上埋在饭局里,天天埋在琐碎的杂务里。市长助理感觉有些窝囊,有些憋得慌,有些烧得渴。就在他快被死气沉沉的生活弄得撑不住时,机会来了。

年底,他收到一封声泪俱下的人民来信,是市里的老国有企业肉联总厂部分职工,控诉厂方克扣政府规定的每月二百元的职工最低生活保障费。来信说:“对我们厂里那些官僚们来说,这些钱不过是他们随意多加的一道菜,而对我们这些曾经为企业流了几十年汗的普通工人来说,二百元,可以让老伴在辛酸的年夜饭桌上少掉一掬泪,可以让年迈多病的老父亲多买几瓶止痛药,可以帮小孩凑一笔开学的费用啊!尊敬的市长,我们知道您是青天,快来替我们做主,让我们过上一个太平年吧!”市长助理读完信,满眼含泪,痛心愤慨,当天就来到厂里,对工人们慷慨陈词:“二百元钱不算多,但它是政府的一点心意,也是广大工人多年奉献,现在应该得到的基本回报,是一份阶级感情。谁也无权克扣,谁不让工人过年,我就撤谁的职,让谁也尝一下下岗的滋味!有问题继续向我举报。”在工人一片掌声中,市长助理坐车离开了。他前脚刚进市政府大楼,人家厂长后脚就跟进来了。干吗呢?找一把手市长辞职呢。说这小年轻不懂基层的复杂情况,不明真相,到企业去乱说一通,工人们都被他煽动起来了,打闹不止,一部分工人就要到市政府来要说法了!厂长说:“市长啊,您最了解我们企业,知道我们有多不容易,这样传统落后的困难企业,市里不做投入,不补贴,又不肯改制,几千号人我们怎么养!”

市长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对厂长赔笑脸,同时迅速交代分管工业的副市长、政府秘书长和经贸委主任、财政局长等组成一个紧急工作小组,采取措施,安抚工人,稳定情绪,制止事态恶化。事后,这位冒冒失失的李东平,主动要求市委给了他一个处分。这件事的后果是,他比同一批考察锻炼的市长助理们,整整晚了两年,才把“助理”换成“副”字。

想想,人民来信这东西,你不能不信点儿,但你不能全信,更不能迷信。这个,关连水更懂。但内容真实的信和虚假的信,都是有用的。真实的信反映了被写者的真实问题,虚假的信至少也反映了写信者的真实心态。反正,这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关键要会看。

有些信,你不能不重视,比如,领导批转过来的,那么多信,领导为什么就批这一封、这几封?你要认真研究研究,不要在抽屉里一塞了之。

关连水的黑文件夹里,就夹着上文抄录的这封信。信是写给秦市长并分管宣传的市委副书记黄汉平的。秦市长就批了几个字“转汉平同志”。落款是几个月前的九月三日。黄书记则在页首上批示:

“送之光同志一阅。当前正在酝酿文化系统的改革,请关心一下基层的反映,注意维护稳定,做好工作。黄九月五日。”

十二月四日,这封信又经许部长阅批,转到关连水手中。

“连水同志:最近反映市经济电视台问题的信件较多,如反映内容属实,涉及用人失察问题,我是有责任的。你分管新闻单位,此信转你阅研,可从一个侧面了解经济台及其负责人,并为即将开始的文化体制改革提供参考。许之光。”

有几个领导的批示,关连水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不由得认真地把这封信读了好几遍。好在,信的内容决不枯燥。再研究一下信的落款,发现这是一封几个月前的老信。既然是老信,为什么要这么郑重其事地在几个月之后,又是批示,又是转阅呢。还有,既然宣传文化系统的干部这么喜欢写人民来信,许部长手中的信,这么多年,也不会不堆成小山了,为什么偏偏转这封信?

“十二月五日,关已阅。”

关连水的一个下午,除了签发了新闻出版局送来的一个读书活动报告,几乎没干成其他事,一头扎在这封长信里就没出得来。这封信虽说不枯燥,但几十页纸的打印稿,还是读得他天昏地暗的。他记得在县政府工作的时候,能收到一封超过三页的信就要很重视。但他现在是宣传部长,得提醒自己,吃文字饭不能过于被文字牵制。文化人能编场戏让你大掉眼泪,怎么就不能写封信让你坐立不安,让你激动,让你光火,让你拍案而起?

这是关连水思考再三,落在信页上的文字。

从基层干上来的人,就不会犯这类书生气。天再昏,地再暗,关连水的脑子不会灌糨糊。不灌糨糊是不糊涂,但不等于没有发热啊。

关连水打开窗户,放掉屋子里聚集了半天的暖气。西天正好在落日,穿过城市上空灰色的空气望去,这个有点陌生的城市晚景,像一幅时下流行的磨砂的怀旧题材画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