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一章加班,小雀雀 四泡澡恳谈

丁捷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市长秘书曲小波在电话的那头,把嗓门压得很低:“陈台,我要透个信息给你,省委组织部考察组来了,秦市长要动了。” “那好啊,早就传他要接书记的。”陈振飞有点兴奋起来。 “那是原来的计划,这次有变动了。”曲秘书说,“根据中组部的要求,干部要多交流,这次市里变化会很大,进进出出的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市长秘书曲小波在电话的那头,把嗓门压得很低:“陈台,我要透个信息给你,省委组织部考察组来了,秦市长要动了。”

“那好啊,早就传他要接书记的。”陈振飞有点兴奋起来。

“那是原来的计划,这次有变动了。”曲秘书说,“根据中组部的要求,干部要多交流,这次市里变化会很大,进进出出的领导不少,秦市长可能要走了。”

陈振飞愣了一下,没有立即吱声。他抬眼看了看台办公室秘书小余,想了一下,说:“小波啊,我现在正开全台大会呢,这样吧,下班后我们见一面,我们找个地方谈谈,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今晚要接待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要陪餐的,出不来。”曲秘书在那头说,“这样吧,反正我们都是夜猫子,晚就晚一点,晚饭之后,找个地方坐坐。”

“好的好的。”陈振飞说,“反正我这几天一直住在台里搞晚会,晚点没关系。我来找地方,八点半之后我到政府大楼后,等你出来。”

陈振飞放下电话,觉得心里有点乱。他没有立即回到会场,而是在台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小余见他习惯性地掏口袋,但又掏不出什么,知道他烟瘾犯了,就赶紧递上来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和烟缸,然后就掩上门走了出去。

陈振飞在休息室连续抽了两支烟,才起身回到会场。

乱哄哄的会场马上安静下来。没有等老游的讲话完全收住,陈振飞就把话筒挪过来,说对不起,我说完刚才的话。然后让话筒更贴近他的嘴唇,用更响亮但是更缓慢的语气说:“可是,同志们啊,我们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啊,不走出乾洲,甚至不出本省,我们都听不到这样的评价啊。我们当然会抱怨体制,抱怨环境,抱怨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不理解不支持,抱怨领导的思想解放不够,重视程度不够,抱怨有些人为制造的约束力,等等,等等。但是,抱怨有什么用,委屈不能当饭吃,牢骚不可当药治,我们要把这些东西变为动力。我们经济台已经而且一直走在乾洲文化改革的前头,我们不能怀疑和懈怠。另外,我们也要善于让领导和上级部门了解我们,我们所做的努力,我们所取得的成效,我们的实力和我们的抱负。这次的新年晚会就是一次演习,一次汇报,一定要出奇制胜!”

接着,陈振飞宣布成立一个由他亲自挂帅,马天一和文艺部主任康中辉担任副帅的临时工作小组。交代两个副组长当天就要拟出节目和经营团队的名单后,他就不再讲话,提前回到办公室。老游接着主持会议,反复强调了这次活动的重要性,以及台长讲话的重要性。陈振飞在自己的办公室,听见老游激昂的声音不断敲打着楼道和墙壁,一个接一个地跌进来。他忍不住呵呵地笑起来,死劲地关紧了门。独自一人,他要好好地筹划一下近期的事,还是晚上与市长秘书的碰头要紧。

晚上,陈振飞自己驾车,停在市政府大楼后边的一个树丛里,熄了火,给市长秘书曲小波发了信息,说你不用急,我在楼后的老地方等你。陈振飞在车子里抽掉大半包烟,才看见市长的车子从旁边开走。过了十分钟,曲小波急匆匆地拿了个大信封下来了,一上车就说,送你个礼物,回去研究一下,有用的。陈振飞心领神会收起信封,也顺手从副驾位上拿了个袋子递给曲秘书。曲小波推却了一下,说这是什么,怎么可以呢。陈振飞轻描淡写地说:“嗨,这是广告产品,一家省城科技公司在我们台做广告,抵部分广告款的笔记本电脑,国产的,不贵,但做的不错,最主要的好处是轻巧方便,国产的东西做成这样,我们用了也自豪。尤其是你,材料多出差多,需要个小的。”

曲小波呵呵乐了,说:“什么都是小的好,大的都要换小的。”

两个人在车里乐成一团,接着商量到哪儿去消遣。陈振飞说,“今天我们跑远点,郊县有个好地方,巨龙温泉会所,百分百的天然温泉会所,我一个朋友开的,干净,安全,咱们先去泡一下,泡的好,下次可以推荐给秦市长,让他全家老小去泡一下。水里含硫磺等矿物质,绝对对皮肤有好处,所里还有一个土菜馆一个海鲜馆,菜也不错。”

曲秘书说,“这个好,秦市长这人朴实,就爱个土菜了。阿姨对泡温泉,太有兴趣了,好好,陈哥想得周到,要是我们政府的秘书长有这么活儿细,就好了,可惜是个书呆子,光知道用那些臭八股文哄领导。”

汽车一溜烟出了政府大门。

巨龙公司的吴老板已经等候在会所前,专门为他们两个人开了一个独立的贵宾池,不大,但非常豪华,还有一面玻璃墙,对着山林。

曲小波说,这他妈的咱们裸浴,外面林子里有人不全看见了?

陈振飞哈哈笑起来,叫服务生把老板喊过来,消除一下曲小波的疑虑。巨龙的老板进来说,后面的林子是国家保护森林,四周有网,没有特殊情况人进不来,会所这一块又特意加了一圈网中网,人是肯定进不去的,白天看就更漂亮了,可以躺在池子里看风景。吴老板还说,最近他们在林子里养了几头家鹿,好几头母的,还是黄花闺女呢,只有它们可以看见领导的裸体啊。

大家哈哈乐了。

服务生进来问,是不是可以上吃的了。陈振飞说,可以。

过了一会儿,浴池另一侧的一个通道里,缓缓漂出来一个桌面大的小木船,咕噜咕噜地自己跑着。跑到跟前,就停了下来,然后还自己从下面打开了支架,小船里有个小桌子,被支架撑高,稍稍高出水面,上面放满了吃的,还有一瓶打开的洋酒。曲小波好奇得不行,问这什么西洋镜啊,还像个机器人似的,自己跑,自己站,嗨!怎么没有听到马达声。陈振飞说,这不是西洋的,是日本的,只有日本鬼子才想得出这么绝妙而变态的东西来。

两个人泡在水里边吃边聊,话题很快切到这次考察市领导班子的事。

曲小波分析说,这次省委来考察班子,肯定是要有大动作。洪书记这次肯定不会再当书记了,年龄也不容许了,据说是省人大当副主任或者市人大主任。陈振飞插话说,考察秦市长肯定是提拔当书记的。曲秘书说,但在哪儿当书记就说不准了。

陈振飞赶紧说:“我看不会出乾洲,市长升书记理所当然,熟悉情况啊。”

“我可不看好,”曲小波说,“其实把洪书记往哪儿摆,决定了秦市长的去留。”

“为什么?”

曲小波压低声音说:“因为两个人很不协调,省里也清楚情况,再不调开就会激化矛盾,对乾洲的发展没有好处,现在下面的人也很为难。特别是碰到用人问题,一个看好另外一个就否定,这几年要在一些重要岗位上换个领导,难得很。意见不一致啊,组织部也难堪啊。”

“那秦市长就更有可能留下来。”陈振飞说,“洪书记当然会争取省人大副主任的位置,这可是副省级了。”

“这个啊老哥你就不懂了。”曲小波说,“谁也不愿意为了这么个虚的级别,离开自己的地盘。如果他当市人大主任,虽然不像党委政府那么有权,但他的余威会发挥相当长一段时间。一是有不少人是他提的,不可能不听他的,至少会听一段时间,有个惯性吧;二是人大主任对各部门各地方的正副职,也很重要,毕竟每动一步要有人大通过,那可是成不了你但败你没问题的;三是人大对政法口子有相当的监管权啊。洪书记很聪明,年龄没到呢,一旦领会了上面有让他退二线的意思,据说马上自己主动提出提前退到市人大去,支持年轻人来当乾洲的班长。”

陈振飞赶紧问年轻人是谁,曲小波坏笑着说:“这就是我今天急着找你的原因。他推荐的是黄汉平副书记。那是你们意识形态口的书记啊,他跟洪紧得很,这人文人气量,有点小家子气,又特有城府,不像我们老板那样大大咧咧。如果他上来,你我都完了。你回去看看那信封里的东西,你们系统复杂呢,文化体制要改革,他跟许之光又是一个阵营的,他们有他们的人。如果像广东上海那样,把所有的台合了,弄个广电集团,他们两个能让你当头?何况你是二级台,虽然你年纪轻能力强是公认,但这对那一撮人来说,怎么可能从事业着手呢,还不是搞山头弄他们自己的人。”

陈振飞心里一沉,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不会吧,我跟他们没啥过节啊,我一直拼命工作,把经济台搞上去,他们应该明白我对他们很尊重啊。”

“别装傻了。”曲秘书敬了一杯酒说,“你知道宣传部新调了一个副部长关连水吧。这可是他们走棋的高招。”陈振飞回敬了一杯说:“讨教讨教,这里头有什么诀窍?”曲秘书说:“洪书记的如意算盘是许之光接黄,常委宣传部长的位置还没出来,先选一个人到位,所以关连水拣了个便宜,他是唯一一个不靠攀洪的势力被重用的,也是唯一一个市长书记们几派都没有反对的。关这个人口碑太好,确实是个好干部,这样的人提拔是迟早的事。洪书记就利用这一点,既赢得重视贤才的口碑,又封大家的嘴,同时还把他抵在许之光的位置上但却没有到位,造成许部长非提不可的局面,真是一箭三雕啊。”

“这个人很关键啊,他来就是接班的,而且一来就抓即将开始的文化改革。”曲秘书说。

陈振飞说:“这对我不公平啊。”

“是啊,要不人家怎么在这个时候,连抛出几封人民来信搞你。”曲小波说,“毒的很呢,两封信同时寄给市长和副书记,搞这信的人上下都通啊,你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秦市长两封信都干脆一转了事。”陈振飞又问秦市长每天收一大堆这种信件,为什么偏偏批转这两封信。曲小波说,这是因为他爱护你,你在他的视线里,所以他要转,因为他不转,黄、许他们就怀疑你投靠了市长,就会当你是政敌了,这比你现在不得他们宠要糟得多。再说,他不转,也中了策划这封信的人的奸计,他为什么只寄黄书记和我们老板呢?因为通过这封信,他们一可测试你跟秦市长到底有没有交情,二可以霰子枪打你,他们两个,反正是有一个会当书记的,在一把手那儿,先把你定了性,哈哈。

陈振飞在热腾腾的水里,顿感浑身有些发凉。

曲小波又跟他说了一些上头的事情。两人穿衣服出来的时候,陈振飞感激地说,老弟啊,你这么帮我,我怎么答谢你啊。曲小波哈哈一笑说:“如果老板真的被挤走,你那儿接受我,赏我个去处。”陈振飞说,没问题,我们缺副台长呢,你肯到我的小庙,会帮我旺很多香火的。最后,陈振飞又反复叮嘱,帮助安排请秦市长一家到这里来洗澡吃土菜。曲小波开玩笑说,都要走的人了,还在他身上下那么多工夫干什么,多想点法子巴结上黄书记,还要研究研究关连水,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软肋。

陈振飞拍拍小波的屁股,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才不去弄这些事呢,他黄书记明天就当一把手,他关连水明天就当常委宣传部长,管我什么事,影响不了我对秦市长的尊敬,这是我的个人感情,与他妈的什么工作什么位置,鸟关系没有。

曲小波也拍打了一下陈振飞,说,老兄好样的,市长没错看你。

送回曲秘书,陈振飞在车里用手机赶紧给巨龙的老总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几句:“一是不要向任何员工介绍我和我带来的人员的身份;二要严格管理员工不外传接待客人的情况和客人的谈话;三是在主楼后面的林子里弄个小停车场,够停两三辆车就可以了。”

电话那头请陈振飞一千个一万个放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