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一章加班,小雀雀 七回家不回家

丁捷 收藏 0 1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包厢里的人早就*了。 马天一把服务员狠狠一顿臭骂,说我***,活动结束了也不知道喊一声,你们是猪啊。 服务员吓得哭起来,有一个斗胆顶了一句嘴,说,我们也不知道您在哪儿呢。马天一就上去,把刚才那个没有打出去的耳光,加了一把力气,打在那个服务员的脸上。服务员捂着脸跑出去。马天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包厢里的人早就*了。

马天一把服务员狠狠一顿臭骂,说我***,活动结束了也不知道喊一声,你们是猪啊。

服务员吓得哭起来,有一个斗胆顶了一句嘴,说,我们也不知道您在哪儿呢。马天一就上去,把刚才那个没有打出去的耳光,加了一把力气,打在那个服务员的脸上。服务员捂着脸跑出去。马天一找到自己的夹包,准备走人。另一个服务员怯怯地说:“马主任,您还没有签单呢。”

马天一站住,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交给小姑娘说:“今天是熊老板请客,这是他的钱,你们先收下,结账剩下的,留着他下次来消费。帮他做个账。”说完,顺手在小姑娘脸蛋上捏了一把。小姑娘吓得拿起钱和单子,跑了出去。马天一哈哈大笑,出了门,上了浮桥,晃悠晃悠地走了。

等马天一上了湖岸,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马自达六轿车,正开车门,发现停在不远处的陈台的老福特,依然在那里。一定是这老兄喝得爬不起来了,马天一不禁一阵窃喜。他重新锁了自己的马自达,走到老福特身边,透过车玻璃往里一瞧,见他们的台长果然趴在方向盘上。他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又喊又摇又抱又拽,才让陈振飞换了一个位置。

马天一坐到驾驶位,发动汽车,正想起步,腰间的手机咕咕地叫起来。一接,是小美。小美说你不带我走我怎么办啊。马天一说,我有事呢,你自己打的走吧。接完电话,放下手柄,方向一打,踩油门。可这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来,他下意识去抓手机,这方向一偏,就撞到另一辆车上了。马天一赶紧刹住车,心里直骂这狗日的美国车不像日本车好驾驭。拿起手机,他破口大骂,发觉不是自己的手机来电,而是副驾驶位上的陈台的手机,叫得一声比一声急。马天一抓起手机,正犹豫接不接,听见后座上台长的鼾声一声比一声高,就把手机举到耳边,可这时来电挂了。马天一就把手机丢回副驾驶位,打开车门,出去看撞车的情况。这一看,气得差点骂娘,撞的正是自己的那辆马六。好在两辆车都是轻伤。

他靠在车身上,点了一支烟,心想,还是冷静一会儿,醒醒酒。停车场一片死寂。借着香烟光,他看了一下手表,见已经是一点多,脑子里似乎又响起了刚才那个电话铃声。

一点多钟,会不会不是王素琴?这样想时,吴语的一张明媚的有些傲气的脸庞,在马天一的脑海中若隐若现。一种兴奋的感觉又回到马天一身上。马天一拉开老福特,钻进去。见电话依然躺在副驾驶位上。

没有马天一希望的事发生,马天一盯着的那只手机,就是不再响铃了。但是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却在马天一的心里,一阵一阵地来电。他终于没有忍得住,拿起那只手机,想看一看刚才那个未接来电的号码。可是,这只手机竟然正处在关机状态。马天一像被电了一下,把那只手机扔回去。同时,带着难以掩住的惊恐,扭头看看后座。

陈台长依然鼾声如雷。

车子开到陈振飞楼下,陈振飞还是没醒。幸好陈家在一楼,马天一进去敲敲门,小保姆就起来开了门,并帮忙把陈振飞弄进屋子。马天一没有好意思去打扰生病卧床的嫂子,就与保姆一起,把陈振飞安置在客厅的大沙发上。马天一还亲自为陈振飞洗了脚,盖好被子,并吩咐了保姆几句,然后才告辞。上了车,发现陈振飞的手机还留在车座上,就又送回去。走到门口,听到王素琴在屋子里一声高一声低地独自叫骂,听了两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是“喝死才好”,“混蛋王八”之类的。

马天一硬着头皮敲门,里面的骂声戛然而止。

小保姆出来开门,马天一问:“陈台长睡得好吗?”保姆做了一个鬼脸,接过手机,说打着呼噜呢。马天一心想,这好,嫂子你白骂。

再回到车上,看看时间,已经快三点了。车子在大街上茫然地开着,像马天一的心一样,一下子清除掉那么多的烦活儿,变得好轻好轻。

后来,他拨了一下小美的电话,居然通了。问在哪儿,那头说:“在你的车旁呢。你车在,人能不来,看你跑到哪儿去,想逃?天亮了还不到的话,我就跳湖。”

“千万不要啊,”马天一说,“最近年关,忙,没时间为你开追悼会。”

“臭嘴啊你,别想逃,我死了你可脱不了干系。”

见了面,小美死劲撒娇,说:“我身上到处是你作案的罪证,真死了,第一个逮你。看你堂堂大主任,不弄个*罪枪毙了才怪!”

“我今夜就枪毙你。”马天一连闯了两个红灯,进了市区。两个人就到香格里拉酒店开了一个房。马天一进卫生间洗澡,反复叫小美一起进来。小美不肯。马天一说你还不好意思吗。小美说不是,怕你咬我。马天一说,咬你?老子还要吃你呢,你不是闹着要罪证吗。说着,就光着身子冲出来拉她。其实小美早就脱光了,马天一拽的动作,还没有把力气发出去,她便赤条条地从被窝里滑出来。

借着卫生间昏黄的灯光,和日本TOTO洁具淋浴喷头洒下的浪漫的雾雨,马天一在这个刚跨过二十岁门槛,被丰富的营养催熟了的城市女孩的美丽臀部,找到了自己几小时前留下的许多完整的牙痕。他把自己的脸贴在上面,竟然有些与久别重逢的亲人相依相拥般的亲切,感动,踏实。

第二天,马天一睡了个懒觉,想到酒店顶层的西餐厅吃早饭,可刚出顶层的电梯,就看见餐厅玻璃墙后面坐着熊海东和一个年轻女子。那女的背朝着墙,但马天一看得分明,就是古霞。马天一立即又退回电梯。

八汇演协调会

老福特开进市委大院,绕过一个巨大的花坛,进入市委宣传部大楼。大楼前的小停车场上已经找不到车位,陈振飞只好把车倒回去,停到隔壁统战部大楼下,然后走过来。

这几年,宣传文化事业蓬勃发展,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随便开个会就找不到车位;要是开一个市直宣传文化口各单位负责人会议,得要一个相当大的会议室;如果开全市宣传文化工作会议,会议对象扩大一下,比如通常开到各县区委宣传部负责人和县主要新闻文化单位负责人,那就要一个不小的礼堂了。好在现在会议场所的建设速度也跟得上,去年落成的市会议中心,大小会议室有二十八个之多,装潢和音效都是一流。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许之光是著名的软刀子嘴,各种社会现象经他一说,有点轻松,有点刻薄,有点解嘲,有点无奈,就能让人笑起来,还能回味一番。比如,市会议中心落成的时候,请他去出席典礼,庆典宴会上,他讲话,说:“政府工作重真抓实干,宣传工作靠文山会海。这么漂亮的会议中心,是宣传工作为市委中心工作服务的中心,是宣传工作大打漂亮仗的漂亮地方,是中心里的中心,漂亮里的漂亮!”负责建设工程的副市长还亲自挂帅,主编了一套“办会”丛书,并轰轰烈烈地开了一个新书首发式。许之光为这套丛书亲自作序,还拨了六十万元市文化发展专项基金,作为印刷补贴。这两年,乾洲市的办会水平,开会环境,在省内外小有名气,不能不归功于领导的重视,特别是宣传部门的重视。

陈振飞看了一下手表,见开会的时间已到。他没有急着去会议室,而是一口气从楼梯爬到了顶楼,许部长就在这层办公。上了楼道,他看到一群工人正忙着在许部长办公室隔壁的一间搬东西,他站在那儿想,这里是半年前就退休的常务副部长的办公室,到现在才整理,难道新人就要到岗?

他敲敲许部长对面办公室的门。许部长的秘书小钱在这里办公,开了门,见是陈振飞,显得特别高兴。问:“大台长来开会?”

“什么大台长,赵杉、吕良人才是大台长。”陈振飞故意谦虚一下,顺便抛出卫视和人民广播电台台长的名字,看看小钱的反应。小钱果然露出了一丝鄙视的神色,说:“那是河马先占了塘,真正的蛟龙近在眼前呢。”

两人哈哈地说笑了一通,陈振飞从文件包里掏出一个小玩意,丢在钱秘书的桌子上。钱秘书打开一看,脸上露出不太自然的笑,说:“你们这台标做得这么精制。”陈振飞说:“这是黄金版的,给领导们玩玩,要是弄个铝合金材料的,大家一看就扔了,起不到纪念效果。”

“倒也是。”钱秘书把小玩意收到抽屉里,起身要给陈振飞泡茶。陈振飞说:“不渴,不喝了,说几句话就走。”接着就说,“我们广告部的马主任跟我说了,你关心一件事,就是市一百商场的那笔广告款,你钱大秘书吩咐的事,我们照办!”

陈振飞一句话就点了题,钱秘书有了一份意外的惊喜,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咳!这是因为你老弟太把我当外人。”陈振飞拍拍小钱的肩,说,“都是小兄弟,我虚长几岁,有什么事情能用得上我,我一定尽力。”说完就要告辞。钱秘书边上前握住陈的手,边悄悄说:“看到隔壁整理办公室了吗?新部长已经来了。”

“什么新部长?”陈振飞装出惊讶的样子。

“新来的常务副部长兼部机关党委书记关连水呀。就是那个贫困县市乾水市的市长关连水啊,那是全市最年轻的县级市领导啊。现在我们宣传部出现的形势,你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吧。”

“许部长要当副书记!”陈振飞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

钱秘书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说,“大家都这么传呢。可我不这么乐观。”

“许部长这样的威望和水平,哪有不当副书记的。”陈振飞索性回头,坐下来跟小钱说话,“再说,黄汉平副书记不是传要到人大当常务副主任,或者政协主席的嘛!”

“这可难说,黄书记比许部长年龄要小几岁,才五十三岁像是到人大政协这些地方去的年龄吗?”小钱给他泡了一杯茶,笑着说,“您不去开会了?”

“无所谓,这种会不开也罢,每年的内容还不都一样。”

“不一定。”钱秘书站起来,贴近陈振飞用神秘兮兮的语调,低声说:“会议内容一样,但形式太不一样了。”

“什么意思?”陈振飞有些警觉。

钱秘书夺过他手中的杯子,说你还是到会场去慢慢喝吧。边说边拉他的胳膊,往外拽。见陈振飞不解,就说:“看在台长一向对小弟关怀的分上,我就违反一次纪律,告诉您吧,新部长坐在会场里呢,他已经来上班了,但没有人知道,他要求听一段时间大大小小的会议,再正式露面,今天发言您可要注意点啊。”

“关连水?”陈振飞这次是真吃惊,“还没有听说过新官这样上任的呢。”

“这还不好理解,改革家的姿态呗!他在几个县市班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您想想看,选关连水同志来接部长的班,什么意思?”

“文化体制要改革?要来大动作?”

“你看你看,陈振飞就是陈振飞,不一样啊!”小钱秘书诡异地笑笑,说,“抓住机遇啊,要重新洗牌了。”

陈振飞感到自己的心律明显快了两拍。他想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说实在的,这两年全市宣传文化战线欣欣向荣,许部长是历届宣传部长中最活跃、思想最解放的了,你想想,钱秘书,没有一个宽松的好环境,没有一个有办法的领导在上面,像我们这样的小台,早就关门大吉了。再说,我们这种人,能被组织信任,当上一台之长,已经很满足了,改革需要的话,把我洗掉,我不会有半句怨言。”

钱秘书听了这话,大笑起来,说:“陈台啊陈台,我的话可不能这样理解,您可以大大地过把谦虚使人进步的瘾。经济台这几年的实绩,是全市人民有目共睹的,您可是我们口子里面最年轻的一把手啊。”

“扯远了扯远了,人家也不老啊。”陈振飞在心里骂了一句“王八蛋”,也不知自己骂的是谁。他下意识看看表,这次真的起身走。出门的一刹那,他忽然瞥见门后面的墙脚,堆放着好几个纸质的礼品袋,有卫视台台标的,有电台台庆纪念袋,还有印着“乾洲市新华书店跨越半世纪辉煌”字样的大书包,鼓鼓囊囊,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不是书。陈振飞心里很想大笑,但他的目光抽得极快,而且脸上本来就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所以这一“发现”并没有被钱秘书发现。

走到门后,陈振飞又回头对送到门口的钱秘书说:“老弟,这个周末没什么安排的话,我们聚一下,咱们顺便把一百公司的老总也请上。”

钱秘书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会议室已经是烟雾缭绕,陈振飞悄悄进去,又猫着腰,好容易在后排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看看长椭圆会议桌上都是哪些人,见从许部长向两边分开去,依然是宣传文化界那些熟悉的脸。隔着市委市政府两个协调文化工作的副秘书长,宣传部管文艺的副部长海小红,文化局长董力孚,广电局长刘伯庭,日报总编江见远。往边上就出现了卫视台长赵杉和电台台长吕良人。赵杉正在发言,声音特别高亢,卫视的记者在桌子边忙来忙去,镁光灯把自己的台长照得刷亮,那张骨感十足的女强人的脸,在灯光里很有几分咄咄逼人的冷艳气质。她用一个排比句结束了发言:“我们卫视人相信,在许部长和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的领导下,在宣传部的精心策划下,新年文艺晚会在总结过去的经验基础上,一定能办成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大颂歌,文化宣传工作的大检阅,兄弟单位和全市人民的大团结!”

许部长带头鼓掌,会场上掌声响成一片。镁光灯光从许部长脸上画了一个优雅的弧线,娴熟地随着摄像机的镜头,扫描了一下全场的鼓掌秀。在掌声中,陈振飞忽然想起“七张脸”的说法,乾洲市人民最熟悉的“七张脸”依次是:市委书记洪流

市长秦卫民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许之光

乾洲经济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吴语

乾洲电视台卫视全市新闻联播男、女播音员

乾洲电视台台长赵杉赵杉怎么能排到第七张脸呢?除非你不看乾洲电视新闻。乾洲一市四区五县(市),每天在发生大大小小的事,开大大小小的会,搞大大小小的活动。它们都想上电视新闻,可新闻联播也就半小时啊,要上就要排一排重要性啊。怎么判断重要性,那就是看领导出场情况了,书记、市长、宣传部长是上新闻最多的。有的单位搞活动,就摸出一个窍门,请不动书记市长部长们,就请电视台长,那就照样起到上电视的效果,区别不过是播出的时段稍稍偏后一点而已。

有个笑话说,乾洲的乾北县有个老百姓找到赵杉,说家里的鸭被当乡干部的邻居毒死了,给市长县长写了很多举报信,连个回音都没有,于是跑到市里来找电视台台长。赵杉派了记者采访这件事,还没播出来呢,大小干部来了一群,很快做了处理赔偿。老百姓“恍然大悟”,说:“哎呀,原来我没找到最大的干部,这赵台长一出,什么人都摆得平,书记市长都听她的!”有群众就编顺口溜:“这个长,那个长,不如电视台的女台长!”

这个故事传到许之光耳朵里,许之光就在一个会议上表扬了赵杉。许部长说:“我们要认真研究台长官大的现象,依我看,至少可以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人民群众充分信任和依赖我们新闻媒体,特别是党的主流媒体;第二,媒体官员在百姓心目中的分量加重,说明我党执政的进步,因为说到底,媒体作为党的喉舌,反映的是人民群众的声音,人民群众的声音大于官员的声音,就是历史的进步;第三,赵杉办台体恤民情,为民办事,这也是新闻工作者守土有责的体现;第四,老百姓不找市长找台长,这也是人民群众政治觉悟不断提高的表现,通过舆论来监督政府工作和官员作风,比写信上访有力量得多,渠道也畅通得多,既解决了问题,又维护了稳定……”

台长到底官多大?论级别,在这个正厅级大市里,新闻单位中的卫视,日报和电台三家,跟市委市政府的委、局、办一样,是个正处级,可这个正处级的分量不一般。比如,市委书记洪流亲自挂帅,成立了一个转变作风工作领导小组,赵杉赫然与许部长一起名列副组长之中,这是全市所有正厅挂帅的各种领导小组中,唯一的一个正处级的副组长。当时在宣传系统引起新闻效应,人们甚至传赵杉要接许部长的班。据说日报总编和电台台长都不服气,说,广播听少了,报纸看小(报)了,领导要亮(相)了,电视吃香了,赵杉跟着沾光了!

陈振飞的神没走完,掌声还在七零八落的时候,吕良人已经从赵杉前面,一把抓过花筒,开始发言。陈振飞的神又开始走到他身上,耳朵里想起人们对这位快五十岁的电台台长的描绘:头发稀稀拉拉

肚皮松松垮垮

讲话就是夸夸

做事就是拍马陈振飞想到这里,忍不住呵呵地笑出声来。这笑声在他的心里像爆发出的,很急很响,当然,这声音真正发出来的时候,只是轻轻的,不易察觉的。可这声音被同样坐在后排角落里另一个清瘦男人捕捉到了。隔着好几个位置,陈振飞感到有一束目光投射了过来,他偏过头,沿着这道光找过去,他进入了一个沉静而深远的、意味无穷的、陌生的目光隧道。

关连水!悄悄地藏在会议上的关连水!一声不吭上班了的关连水!肯定是的。

他的心又一次一紧,跳快了几个节拍。

正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赶**出来一看,见是台办公室主任王友民发来的一条短信息:

“陈台,您在开会吧?有件事情汇报一下:刚刚接到一个文件,市里成立了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洪书记亲自挂的帅,副组长是关连水,据说是新调来接宣传部长班的,他要搞大动作。据我的老同学说,文化单位要实行政事、政企的分开,组建广播电视集团是第一步。看来,我们台要失去独立建制了。”

陈振飞想了一会儿,回了一个短信:

“友民,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在宣传部,遇见那个关连水了。先别想那么远。有两件事,一是与马天一商量一下,请‘荣中贵’的熊总尽快到台里视察一下,事关明年的广告收入;二是安排本周末,请你的老同学吃个饭。”

王友民说的老同学姓汪,是市政府的秘书长,是个经济学教授。市政府的秦卫民市长两年前,把他从市社科联调进的,从普通学者,一夜变成正处级领导,大家都知道市长“爱才及汪”。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以为王友民很快回信,打开一看,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陈振飞翻开内容,见是女儿清清的:

“爸爸你好,我用同学的电话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我的一篇作文《爸爸是个硬汉子》获得了全国中学生新萌芽读写一等奖和新浪网评最佳亲情美文奖;另外,我终于能把三千米长跑坚持下来了,而且得了一个中上的成绩。我很想您和妈妈。对了,吴语阿姨,马天一叔叔,王友民叔叔最近都来看过我。吴语阿姨来的时候,同学们都轰动了,一定要我请她下次再来,最好能帮助我们学校搞一次文艺活动。”

陈振飞看完女儿的手机短信,眼角一热。

正在走神,突然会场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伴随着许之光部长洪亮的声音:“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我有必要宣布市委的一项重大改革决定:我市根据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会议精神,在省委宣传部等上级领导部门的指导下,将大力推进文化体制的改革,全面实施文化单位政事、政企分开,激发文化活力,发展文化产业,增强文化效益。这项工作将从广播电视行业开始,相继进入报业、演艺、图书出版发行等,现在给在座的各位领导吹个风,让大家早点把脑子动起来,把思想换过来,把准备做起来。”

许之光喝了一口茶水,提高嗓门又说:

“现在,我还要为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新领导,新上任的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机关党委书记关连水同志,有请关部长,坐到我身边来,跟部下们认识一下!”

看上去,关连水有些措手不及,脸上竟有了一瞬间的害羞红。他站起来,走到许之光身边,给全场抱抱拳,行了一个地道的中国礼,说:“我是关连水,来自乾水基层,市委市政府领导的信任,特别是许部长的厚爱,使我跟大家坐到一起来。今后请大家多帮助。现在报到了,向各位报到了。谢谢。”

说完这番话,才坐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