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一章加班,小雀雀 四忙中偷

丁捷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在开办公室的门锁时,陈振飞就听见,里边的两部电话轮流地响个不停。他没有来得及放下包,就冲进去,拿起听筒。 市委宣传部文艺处长老郭在那头说:“陈台长啊,好难找啊,是不是又出去吃饭了?” “没有没有,今天是我们的休息日,所以来迟了一会儿。”陈振飞赶紧表示抱歉,并说:“老郭啊,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在开办公室的门锁时,陈振飞就听见,里边的两部电话轮流地响个不停。他没有来得及放下包,就冲进去,拿起听筒。

市委宣传部文艺处长老郭在那头说:“陈台长啊,好难找啊,是不是又出去吃饭了?”

“没有没有,今天是我们的休息日,所以来迟了一会儿。”陈振飞赶紧表示抱歉,并说:“老郭啊,我也在找您呢,我手头有一个画家朋友送的一幅画,我不收藏这东西,你拿去,这人与物有缘,也许到你那儿,它就找着主了。”

“哪里哪里啊。”郭处长在电话里谦虚了一番,说:“我们是小公务员,你应该把它送给许部长鉴赏,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可不是一样的性质。”陈振飞说,“我给你画,是小弟与老哥您之间的玩玩儿,可拿它送给许部长这样身份的人,人家是市委领导,大干部,这就有拍马行贿之嫌。这不看低了咱们许部长了吗。”

“哎呀,看低看高都是最后一站的人啦。”郭处长的话里明显有意思。两个人都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还是郭处长接着转换话题说,“通知你一个事情,明天到部里来开会,协调今年的元旦文艺晚会,下午两点半,部机关四楼中会议室。”

“哎呀,又是老一套吧,大家七凑八凑,你唱罢来我登场,弄一台大杂烩。”

“我的大台长啊,可不能这么说。”郭处长提高声音说,“今年的晚会跟以往不一样,你看那架势,许部长亲自抓,分管文艺的海小红部长几乎天天在找我,预案做了好几遍了,还不满意。”

“有什么特殊考虑吗?”

“不知道,反正不一样。”

这个电话刚挂下,另一部电话和手机几乎同时响起来。陈振飞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掐了手机,并关了机,然后再去接桌上的电话。

电话是广告经营中心主任马天一打来的。马天一在电话里先关心了一下陈振飞的身体,然后说有几件事,方便的话,他过来汇报一下。陈振飞想了一下,说:“马天一啊,你在哪儿?”

“我在市中心,我们那个电视广告产品第二直销店,刚谈下来店面,我得紧锣密鼓尽快装潢出来。”

“那你别过来了,有紧要事电话里先说说。另外,晚上我们要在一起的。”陈振飞说,“你尽快安排一个晚上的活动,乾水市委副书记顾东岳是我的大学同学,特意来看我,我们台在乾水的业务,他很关心,我想请他吃顿饭。”

“哎呀大好事。”马天一说,“这些地方上的大老爷,我们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太好了。您看安排在哪家饭店合适呢?”

“找个幽静的地方,另外……”陈振飞说,“有一个叫熊海东的企业家,说要参加,要见我,他们还提出来要见我们的主持人,你看看能不能叫吴语她们作个陪。”

“主持人好说,但吴语不好说话,她架子大,几乎从来不肯出来陪吃饭。”马天一在电话那头飞快地转着脑子,有些为难的语气。

“这也是为工作啊。顾东岳是一方大员,熊海东是大企业家,说要给我们台投一大笔广告的。”陈振飞说,“你要想办法,我要你把晚上的活动安排漂亮点。”

“台长请放心,除了吴语,其他人没问题,请放心。”

陈振飞似乎可以感觉到马天一在那头擂胸脯的声音:“熊海东也是我的上帝啊,我正要想办法巴结他呢。我这就去安排,待会儿给你电话。”

接着,马天一就在电话里说了两件事。一是他告诉陈振飞,上午他去了一趟郊区,顺路去陈清清的寄宿学校看望陈清清,陈清清的班主任说,陈清清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班上稳居前列,可是性格越来越内向,不大跟同学来往,经常想家,偷偷哭过好几回。“台长啊,不是我斗胆说您,您这几年在工作上付出太多,忽视了孩子,还有嫂子,常年生病在家,光靠保姆照顾不行的。”

“谢谢你,马天一老兄,我知道了。”陈振飞不想让他说下去,赶紧追问还有什么事。马天一说:“市第一百货商场去年投放的五十万元广告费,做了一半多,现在企业困难,他们要求终止,剩余的二十来万广告费,他们希望能退款。”

“这怎么可以呢,他以为我们是什么呀,想做就做,想退就退,站着放屁腰不疼?”陈振飞说,“我听说这一百刚换的老总,没亲自过手的钱,就找茬儿呗,这些他妈的国有企业老总,全这个德行,别理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马天一补充说,“这一百商场的老总找到宣传部许部长的秘书小钱,给我打电话说情。小钱说本来是要给你打电话的,但是这是小事,就叫我给你汇报一声,帮忙办了。”

“谁打电话也不能开这个先例。”陈振飞说,“现在许多单位欠着我们的广告款不给,全是国企,有钱吃喝,老总们一年跑几个国家,飞来飞去游玩,就是赖着钱不给,认为是公对公,肉烂在共产党自家锅里,可以扯平。我陈振飞可不想纵容他们,我这小台,折腾不起。老马你可千万把好这道关。”

“知道了,台长请放心。”马天一说,“那钱秘书那儿,怎么交代呢?”

“你推到我身上,等他找我,我来跟他解释。”陈振飞又问了一句,“那小钱跟一百商场老总是什么关系?”

“据说小钱的小姨子在一百当营业员,最近刚调到商场的宣传科。”

陈振飞点点头,嘀咕道:“这倒是个、是个他妈的关系。”

跟马天一刚通完电话,陈振飞发现自己桌子上的传真机一直在向外吐纸张,就抽下来,翻了翻,见有一份是省广播电视学校杨校长发来的,向他推荐明年的毕业生。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就是这广播电视学校有一批实习生在台里实习。前天晚上加班,陈振飞中途去新闻中心,在楼梯口的黑暗中,发现文艺总监兼部主任康中辉正搂着一个小实习女生猛啃,他的秃顶在黑暗中晃动着,随着吧唧吧唧的口舌声,秃顶散发着幽幽的贼光。

陈振飞想了一下,拨通了副台长老秦的手机,说:“老秦啊,我听到广告中心有人反映,老康不检点啊,对女实习生动手动脚,人家都是些孩子,到这里来实习,一看咱们电视界怎么这么流氓。冯小刚拍部《手机》,电视人个个玩女人;这学生一到电视台,遇到的果然是流氓,还什么领导什么文艺家什么省突出贡献专家,这么不厚道!”陈振飞说得激动,忍不住发了一通火,说:“这老康倚老卖老,越来越不像话了,别以为留个大胡子又是搞文艺的,就可以像种猪一样,到处撒欢!”

老秦在手机里忍不住哈哈大笑。

陈振飞自己也笑起来,说:“老秦啊,你得提醒提醒他,不能在实习生里搞出事件。卫视台和人民广播电台也有广播电视学校的实习生,哪家有这种事哪家出丑,遭人家耻笑。”

“这是文艺界的老瘤子,冒新脓,普遍普遍。不过您要求得对,我一定教育,一定教育。”老秦仍然在嘻嘻直乐。

电话一搁下,电话铃就又响起来。马天一打来的,告诉他一切都安排妥当,就是吴语不肯去,恐怕得台长亲自打电话。

“这事不能勉强。”陈振飞说,“我会再打电话给她。但你还是要多准备几个,文艺部的,还有你们广告部,不是有几个很会闹酒的小姑娘嘛,都带上。”放下电话,墙上的挂钟当敲了一声,陈振飞一看,四点半。赶紧打开手机。机屏一亮,便闯进一条短信息:

“大姑娘,守空房。左等等,右盼盼。泪涟涟,水汪汪。晕!”

他恍然大悟,赶紧轻轻关上门,溜到隔壁的档案室去。

巫蕾的门掩着,未锁。陈振飞进去,见她已经睡着在沙发上,两条雪白的腿圆润娇嫩,他反锁了门,走过去,跪下身子,轻轻地掀起她的裙子,将他疲惫不堪的脑和脸,深深地埋进这人间温柔里,贪婪地呼吸着她的体香……巫蕾被他弄醒了,把两只香腿抬起来,夹住陈振飞整个脸,并伸出一只手,插进他柔软的头发。陈振飞忍不住唤了她无数声宝贝宝贝儿。

巫蕾回应着他,“宝贝我在呢,宝贝儿我在呢”,眼泪就从眼眶里滚出来许多。

真正的尤物,激情深处就是这样啊。

两个人做完一次,默不作声坐一块儿。后来感觉又上来了,巫蕾怕陈振飞累坏,就主动爬到他身上,轻轻地动作。这次,陈振飞觉得很放松,很惬意,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广电要合并的事。巫蕾不知道是在听还是没听,一会儿就嗯嗯几声,似乎作回应。

“你不关心男人的屁事,也好。”陈振飞伸出手,去摸巫蕾那张娇媚的脸,说,“男人,累啊。可一到你这儿,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就剩下乐字。”

巫蕾做了一个娇嗔的鬼脸,用她的嘴巴边去堵陈振飞的嘴,边呻吟似的说:“你才不会无所谓呢,就会忽悠我这个呆丫头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