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 正文第一章加班,小雀雀 二有请

丁捷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size][/URL] 偷腥不是第一次,是好多次了,断断续续有一年多了。今天上午,陈振飞就准备约巫蕾,搞搞。他感到自己太累了,近一个月来好像忘掉了那事。看到台历上标着星期一,想起下午是电视台例休,就想弄一个放松或者叫放纵自己的休息方式。于是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顺手捞起手提电话,给巫蕾发了信息。可那个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4.html


偷腥不是第一次,是好多次了,断断续续有一年多了。今天上午,陈振飞就准备约巫蕾,搞搞。他感到自己太累了,近一个月来好像忘掉了那事。看到台历上标着星期一,想起下午是电视台例休,就想弄一个放松或者叫放纵自己的休息方式。于是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顺手捞起手提电话,给巫蕾发了信息。可那个信息还在机屏上闪动没完,就有一个来电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让我猜一下,台长大人此时在干什么呢。”

一个怪声怪气的家伙,用老朋友一样的语气自顾嚷嚷着,可声音明明比较陌生。声音继续在那头说:“在为党的新闻事业工作,忘了吃饭,埋头工作?在为党的新闻事业,大吃大喝,搞好接待,当好三陪?当然不是,不是!这哪是朝气蓬勃的老同学陈振飞呢?陈振飞应该是,为了党的新闻工作,在女主持人的身上大写春秋呢!”

“老同学”三个字,加上这搞怪的腔调,终于使陈振飞想起他东吴大学的老同学顾东岳。陈振飞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也学对方的语调说:“我哪敢跟地方父母官比呢,人家可才叫忙呢,走了一乡又一乡,乡乡有二娘;过了一村又一村,村村有情人。日理万‘鸡’,日理万‘鸡’啊!”

这顾东岳在大学时,是班上的副班长,专门负责做些考勤点名的活儿。这些活儿往往得罪人,又烦琐得很,而且自己是一年到头逃不成课。这样的“官”,是那些自认为目光远大前程似锦的,只想当学生会主席、班长和团支部书记的人,怎么也不愿干的。辅导员就让他顾东岳干了。顾东岳却干得很认真。顾东岳一认真,从早操到晚自修,班上就没人敢轻易旷课,男生睡不成懒觉,女生约不成会,他还讨人喜欢吗!可顾东岳不管这些。其人五短身材,相貌平平,智商中等,功课一般,他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拿考勤当专长。不仅如此,这老兄还爱事无巨细,向系辅导员做日报,向总支书记做周报。这可省了辅导员和书记不少心,他们足不出户,就知道班级之“天下”。毕业的时候,系里获得市委组织部一个调干生的名额,系总支书记和辅导员心照不宣,把这机会给了顾东岳。有人不服气,总支书记语重心长地劝导他们说:“你想一想,有什么人能像顾东岳这样‘勤政’,四年如一日,甘于做平凡小事?有谁能像顾东岳这样‘公正’,敢于坚持原则,不怕得罪人?谁敢说这不是一个好干部的苗子!”书记一席话,说得大家口服心服。顾东岳被组织部选走了,临走前满眼噙泪,在毕业纪念册上留言,感谢系领导、老师和广大同学的培养和支持。

陈振飞还记得自己当时也在他的纪念册上说:“……尤其不要忘记同学们对你的培养——同学们四年来孜孜不倦、此起彼伏的迟到旷课,为你的革命政治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革命尚未成功,同学仍需努力。希望你一如既往勤政为民、廉正为公,避重就近、不断进步,做官,做人民的官,做人民的大官!”

据说这顾东岳先是去了老家县级市——乾水市的一个小镇,当团委书记。后来到县里当了领导。不过他自毕业就没有跟同学们联系过。此时突然冒出来,还真让陈振飞感到些许意外。

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笑完了,顾东岳请陈振飞出来一起吃个饭。陈振飞说:“哪能呢,应该我请你,我是地主啊。”

顾东岳说:“别客气了,我们县里的到市里来,见到的都是领导,哪能让领导破费。”陈振飞想找忙的借口,话未出口,就觉得不合适,赶紧咽了进去。这顾东岳却像听到他的心里话似的,说你老兄架子大了,当了台座,老同学都请你不动了?别犹豫了,你出来一趟,我这儿可有重要情报要告诉你,你不向我磕头才怪呢。

陈振飞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驾驶着他那辆旧福特轿车,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坐落在乾湖畔的市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湖滨饭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