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11、胡鑫之死

老海豹 收藏 0 2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胡鑫就不同了,吃饱喝足了不算,早餐的时候,还偷偷从餐厅拿回了几只包子,藏在裤袋里。回到宿舍,他把大头皮鞋擦得光彩夺人,穿上崭新的上白下蓝水兵服,到市内照相去了。在中山路人民照相馆,胡鑫神采奕奕,尽情地微笑着,咔嚓,镁光灯闪烁过后,摄影师将二十一岁的海军战士威武身影,最后一次定格在这个世界上。

悲剧发生之前,没有任何迹象和征兆。胡鑫的心情始终如一地平静,他取出平时训练用的面罩和脚蹼,还有一套黑色橡胶轻潜水服,藏匿在大挎包中,然后向值班员请假,谎称老乡生病住院了,他要去医院看望。得到批准后,他坐公共汽车来到远离潜水楼十七公里的调顺岛。他听老兵说,湛江属于内海,由于污染严重,海石花极少生长,漂亮精致的更少,只有调顺岛附近的海域,才有少部分漂亮的海石花。

海石花是刘艳喜欢的东西。既然她喜欢,他一定要为她弄到。

倒腾了三趟公共汽车,胡鑫到达调顺岛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天气很糟糕,乌云密布,刮着五级以上偏北风,波浪一排排从远处向岸边汹涌而来。他站在海滩上,雄心勃勃,心情甚好,好像自己的人生道路、爱情、前途等等,成功在此一举了。所以,他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胡鑫蹲在海边,望着脚下浪花飞溅的海水。现在,死亡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有报道说,人在临近死亡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复杂离奇的经历,比如,穿越时光隧道、和心爱的人重会,或者和谐安静感觉等等。暗示了人类生活空间以外,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虽然这些只是报道,是传说,但是,没有人能从超越生死的现象中,找出有力的证据。至少说,胡鑫没有这样的信息反馈,否则,他就不会死了。

事实证明,下潜之前的胡鑫,准备工作相当充分,他把带出来的包子吃了,让胃里有了必要的充填物,还从挎包里拿出过去喝剩下来的半瓶白酒,非常小心地呷了几口。潜水员下海之前,都会喝上几口,主要是温暖身子。酒足饭饱之后,胡鑫开始运动身体,比如扭动腰跨,上肢伸展、下蹲等等,等到身体发热了,他穿好潜水服,带上面罩和脚蹼,奋不顾身地跳入了大海……

胡鑫的尸体是两天之后被发现的,当地渔民报告,看到一名装备整齐的潜水员扎入大海,进进出出好几个来回,再也没有上来。魏中队长率领打捞队,紧急赶赴出事现场,一大群技术高超的潜水员排成长队,在方圆三海里的范围内,展开拉网式搜查。终于,在一片低凹黑暗的海沟中,阿彪发现了胡鑫——他被牢牢卡在两块礁石之间,左右动弹不得。

由于海水浸泡,尸体肿胀得像发酵的馒头,胡鑫脸色青紫,表情极度夸张,带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微笑。大腿上的肌肉被鱼类或者其它海底动物啃啮了一大块,露出瘆人的白骨。在他的右手上,紧握着一朵洁白的海石花。

根据魏中队长的指示,红生和陈平负责清点胡鑫的遗物。

蓝、白水兵服各一套,冬军装一套,潜水毛衣两套,其它衣物六套(件)。蓝军被、棉褥各一床,水兵呢大衣一件,大头皮鞋一双,解放鞋三双。饼干罐头九听,糖水桔子罐头三十三听(其中,二十一听过了保质期),各类营养品二十听(袋)。人民币八十九元二角七分,粮票十二市斤。其它零星物品:信件四十一封,政治书籍十一本,业务笔记二本,步枪弹壳八枚,钢笔一支,照片二十一张。

陈平将一听听水果罐头置入空纸箱内,摇着头说,这小子平时吃我们的罐头,他自己的一瓶也没吃,全省下来了。他想干什么呢?红生将胡鑫的物品登记在一张白纸上,沉着脸不说话。陈平又说,当兵的每月只有七块钱津贴费,加上三块钱的潜水补贴,也就十块钱。他竟然省下八九十块,他妈的,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

红生诘问,这种时候,还冷嘲热讽,是人不是人?

我早和你说过,三分帮人真帮人,七分帮人是害人。好人得不到好报。你总不听我的话,现在信了吧?胡鑫这种鸟人,你还这么帮他,值得么?

红生愤怒了,陈平,你妈的!

得了,算我白说了还不行?

红生心胆俱裂,蹲在地上抽泣起来。他觉得胡鑫之死,与他有关。如果当初听从陈平的劝阻,如果不去和刘艳要照片,如果不告诉刘艳喜欢海石花,如果……他会死吗?可世界上没有如果,更没有后悔药。人死了,一了百了,痛苦的十字架只有活着的人永远背着。

陈平拿出胡鑫一封尚未发出的信,一边看,一边摇头,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这是几天前,胡鑫写给家人的,还没来得及寄发。


爸爸、妈妈:

你们好!向奶奶、弟弟、妹妹问好!

报告特大喜术(讯),由于我工作表现出式(色),训练成绩优义(异),中队首长飞(非)常关心我的进步,准备把我送到黄布(浦)军校学习。你们是知道的,黄布(浦)军校最早由孙中山闯(创)造,学员毕业后,都会提生(升)干部。

刘艳知道我要到黄布(浦)军校学习的消息,更加爱我了。她和我说,等我必(毕)业了,就同我结婚。她知道我们家条件不好,一分钱结婚彩礼都不要,你们就放心吧。上次信上,奶奶说她91岁,还没看见过女兵长什么样子,非长(常)想看女兵的照片。刘艳知道后,很懂事,主动寄了四张照片给我,让我寄给奶奶。奶奶好好看吧,孙子的女兵老婆多么漂亮。

这里有两箱过(罐)头,是我平时吃不完,剩下的,等几天寄给你们。奶粉和麦路(乳)精给奶奶吃,她年纪大了,身体有病。其它的给弟弟和妹妹,让他们不要抢,等我从黄布(浦)军校毕业,当上了干部,哥哥会寄更多好吃的给他们。

爸爸、妈妈,我马上就要去黄布(浦)军校学习了,听说那里管得严,不让给家里写信。你们不要想我。儿子决心认真学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各项方针、政策,深揭猛批“四人帮”,刻苦改造世界观,时刻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下转第三版),服从领导听指挥,刻苦训练,不怕流血牺牲,用实际行动报答党和人民对我们的培养,在党中央英明领导下,又红又专,为我国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而努力奋斗!


此致,敬礼!


儿子:胡鑫

1979年10月27日


红生面色蜡黄,半晌没说话。也许,死者是不该遭受责备的。就像一盏灯,熄灭了,只有一缕青烟升腾而上,从此,光明与黑暗与它没有任何关系。红生拿出火柴,将这封还未来得及发出的信,连同刘艳的照片一起点燃。火苗闪闪烁烁,直到烧到了手指,他才扔向墙角处。一阵突发的阴风从门角席卷而来,将地上的灰烬刮得一干二净。

安息吧,胡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