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武汉会战 撤出战斗

华夏龙城 收藏 0 1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size][/URL] 我和近卫军来到富金山阵地已经4天了,我们击溃日军无数次的攻击,我们炮团携带的重磅弹药几乎耗尽,一线部队的子弹消耗量,也已经接近极限了,后方的补给迟迟没有送到,眼看着我军士兵就要和日军进行肉搏战了,我天天向后方要求送弹药上来,但是后方好像很难实现。日军也和我作对,他们可能已经确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我和近卫军来到富金山阵地已经4天了,我们击溃日军无数次的攻击,我们炮团携带的重磅弹药几乎耗尽,一线部队的子弹消耗量,也已经接近极限了,后方的补给迟迟没有送到,眼看着我军士兵就要和日军进行肉搏战了,我天天向后方要求送弹药上来,但是后方好像很难实现。日军也和我作对,他们可能已经确认了我军的番号,他们开始大规模的调动迂回,我设在侧翼的警卫旅一团已经和日军第十师团交火了。

侯静如从武汉又发来电报,说日军新增加到北线的一个混成旅已经开始向我军侧翼迂回了,日军司令部确认我军番号后,命令第二军务必将我军全歼在富金山附近,他们要报在华北战场的两剑之仇,日军的攻击从此时开始更加疯狂了,飞机几乎是平均25分钟光临我阵地一次,我们的伤亡与日俱增,我的心情糟糕到了顶点。

再次经过几日接近肉搏式的作战,好消息终于来了。李宗仁将军回到了战区,现在江北战场全面由他负责,经过分析后,他命令我军退出富金山阵地,向商城一线集结。我开始对日军进行了一次反击后,马上命令部队撤出阵地,经过交替掩护,我军与第二天到达第二道防线商城地区,这里已经有71军修筑的工事,我知道近卫军可以达到短暂的休息了。

在我们后方张治中军团已经在横川地区扎下来根,胡宗南的17军团的三个精锐中央军已经进入罗山地区。在江南薛岳正在万家岭附近围歼日军突进的106师团,可以说日军的进攻得到了有力的遏制。

经过一天的休整我军再次与日军在商城地区进行了交火,日军攻击异常猛烈,为了照顾被打残的宋希濂部36师和我的近卫军空降师,我命令一线部队主动放弃了一些难以防御的地区,同时我命令被阻隔在日军后方的冯治安部在日军后方袭扰,减少日军对我一线部队的压力。

经过两天战斗,我军再次被日军疯狂的攻击突破了。这是我第一次指挥部队被迫撤退,商城被日军占领。

我军撤至沙窝地区防守,71军的钟彬、钟松两个师已经得到了补充,全部回到了一线战场,日军的进攻得到了短暂的遏制。由于我带来的预备二师重炮团已经没有弹药了,李宗仁将军命令重炮团向罗山方向转进,然后暂时划归胡宗南指挥,在哪里他们可以得到充足的补充,对于这样的安排我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我们这里已经不需要重炮团这样的飞机活靶子了,在胡宗南哪里估计他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毕竟胡宗南手里还有两个炮兵团,怎样他们的可以利用强大的炮兵对日军发起攻击来稳定战线。

送走了炮团后,宋希濂来到指挥部见我,他提出让他的预备队沈发藻师和近卫军一直没有投入战斗的警卫旅二团在日军侧后方发起攻击,围歼日军13师团。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中央军的指挥官计划对日军围歼,所以我强烈的支持了他的想法,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后果是我军手里就再也没有可以调动的预备队了。

第二天,宋希濂亲自指挥的穿插部队,在日军后方发起了攻击,日军转攻为守。可能是害怕在华北的情况再次上演,日军第二军疯狂的向宋希濂指挥的穿插部队发起攻击,刚刚到达的日军112师团也已经投入了战斗,现在沙窝地区的日军从原先的两个师团,猛增至三个师团,几乎是三天三夜的大血战,日军以伤亡近万人的代价,击溃了我穿插的部队,但是日军同时陷入了休整期,我军得到了短暂的休息。

10月12日,噩耗再次传来,日军攻占信阳,胡宗南不战退至鄂西三关,我军在江北的近15万部队被日军和长江阻隔了。同时重炮团也发来电报,炮兵部队在公路两旁集结,胡宗南指挥不力,炮兵部队遭到日军飞机空袭,我重炮团由于转移及时只损失了几门小口径火炮,但是中央军的两个炮兵团全部被炸毁。

“胡宗南这个王八蛋,他是怎么指挥的,三个军守不住罗山,连信阳也丢了!”田忠宇看到电报就开始了谩骂。

“行了,我的田师长快去把孙军团长和宋军长请来,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吧!”我面对这样的危局,希望听一听另外两位合作者的意见。

一个小时后,两位将军来到了我的临时指挥部,他们看完电报都陷入了困惑中,尤其是宋希濂,他应该对胡宗南最了解,他们毕竟曾经是同学。

“我们还是请示一下李总指挥吧!”孙连仲将军首先说道

“是啊!凌司令,我看还是听听李总指挥的意见吧!”宋希濂随时附和着

我拿起电话接通了李宗仁将军,通过短暂的谈话我看到出他也没有好办法,现在只有让我们暂时原地固守。我放下电话,将我和李宗仁的谈话复述了一遍,指挥部里陷入了沉寂。一个下午的商谈没有什么结果,我们各自返回自己的部队等待命令。

10月16日,李宗仁将军向我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命令我军向河口镇驻防,保障我江北十几万部队向西转进。我看来看地图,由于信阳失守,我军的唯一生路就在旧街与河口镇直接短短的几十公里的防线上了,李宗仁将军毕竟是前辈,观察相当仔细,但是他让我们这支已经减员40%的部队扼守唯一的生路,也是无奈之举。

虽然任务艰巨为了挽救十几万有可能被围歼的友军,我选择了接受任务。下午我近卫军退出阵地,向河口镇转进,71军殿后。宋希濂出色的完成了殿后的任务后向西撤退了,下面只有我自己和我的近卫军独立完成扼守任务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