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传奇:武安君 第一部 军神白起 第十三章 合纵风云(1)

雁翎 收藏 0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URL] 秦国在攻取魏国河内之地后,君臣上下一片喜悦,都认为秦国大出天下的时机已到。为此穰侯魏冉献上一策,由秦王嬴稷首先称帝,并遣使齐国约齐王田地共同称帝,并称为东西二帝,以此缔结两国同盟,共同夹击三晋。齐王田地答应了秦国的要求,这让秦国欣喜万分,因为他们可以不受掣肘地进攻三晋,还可以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


秦国在攻取魏国河内之地后,君臣上下一片喜悦,都认为秦国大出天下的时机已到。为此穰侯魏冉献上一策,由秦王嬴稷首先称帝,并遣使齐国约齐王田地共同称帝,并称为东西二帝,以此缔结两国同盟,共同夹击三晋。齐王田地答应了秦国的要求,这让秦国欣喜万分,因为他们可以不受掣肘地进攻三晋,还可以得到齐国的援助,吞并三晋逐鹿中原已经不是梦想。然而,坏消息很快传来,齐国背信弃义,宣布放弃帝号,转而和三晋及楚国结盟,并约定五国合纵攻秦,天下形势瞬间对秦国险恶起来。秦王嬴稷召集重臣一起商议应对之策。

魏冉在大殿上首先请罪道:“大王,联齐结盟之议是由我提出,因此让秦国陷入此等处境,都是臣的过失,请大王降罪于臣。”

嬴稷大度道:“联齐结盟最终是寡人决定的,国君决断的过失不该由臣子来承担责任,穰侯不必自责,要说过失也是我嬴稷的过失,与你等无关。既然情势已经如此,就请众位卿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哪怕说错了也没关系。”

魏冉感慨道:“大王对臣子如此气度,臣下我真是汗颜。如今我也不怕再出一回丑,我先来说。齐国不仅言而无信而且见利忘义,此番五国合纵攻我秦国,齐国精锐暗藏国内,等其他国家大军兵至成皋之地,齐国便出动精锐之师乘他国无暇东顾之机出兵攻打宋国,欲独吞宋国。其他四国定对齐国此等行径暗中不满,无奈大军已经开始进攻我秦国,一时间收不了手,故而怒而不言。可见这次合纵他们已经貌合神离,我们应该有取胜的机会,当然最终还是要和五国议和,但要先立足于打,打胜了才好和五国谈议和之事,不然韩魏两国一定会提出归还我们所占之地的要求,到时候我们如要缔结和议将非常不利。”

白起此时也站出来道:“穰侯所言极是,当年齐、韩、魏三国一起攻打我秦国,我们正是以此法以最小代价缔结和议,如今因齐国暗中使伎俩独吞宋国,五国之间的分歧一定更大,首战胜之白起有十分把握。”

嬴稷听到两人之言,信心已经增添了不少,喜道:“两位所言甚合寡人心意,我秦国岂能不经一战而去乞求议和,如此胆怯便不是我秦国之风了,把五国打怕了再和他们谈,寡人心意已决……”就在嬴稷下决心之时,他发现一旁的司马错一脸阴沉,似乎有所担忧,便问司马错道:“司马老将军,看你似乎有话要说,你尽可直言,不必有所保留。”

“老臣只是不知该如何来说,我怕自己会背上怯战误国之名。”

“哎,老将军多虑了,你尽管说来,不管你说了什么,寡人都恕你无罪。”

“那老臣便直说了。老臣以为此战不可打,打输了就不必说了,问题是即使打胜了对我秦国也是有害。”

司马错此话一出,朝堂上下一片哗然,都不理解司马错为何会如此认为。

嬴稷追问道:“老将军,你说打胜了对我们秦国也是有害。此话怎讲?”

司马错回道:“大王,这几日老臣一直在思虑,为何五国会再次合纵攻秦,就算齐国独吞宋国,其他四国也不得不忍着。后来老臣想了想这些年来我们秦国的对外征战,终于有所感悟。近数年来我们秦国兵锋太盛,屡败韩魏两国,歼灭了两国大量的兵力,夺占了大片领土,但这些胜利对天下其他诸侯而言却是另一回事,他们会以此认为我们秦国是他们的最大威胁,必须联合起来方可遏制秦国。就因为有了如此相同心思,天下诸侯一直把矛头都对准我们秦国,他们之间存在的不和也因我们秦国这个最大的敌人而暂时化解。这样下去对我们秦国是相当不利的,因为日后我们每向东面的三晋发兵一次便有可能引起天下诸侯群而攻之,以我秦国一国之力要敌整个天下之力,我秦国将会被拖累拖垮,得不偿失啊!如果这次我们还能以一国之军胜五国之军,如此强悍战力反而会促成其他诸侯联合地更加紧密,铁了心认定我们秦国才是所有天下诸侯的死敌,如果真的那样,我们秦国今后将举步维艰。故老臣认为此战不可打,只可示弱于天下,尽可能放低姿态与五国媾和。”

此时白起却出来反对道:“老将军之言有其道理,但如此做法将使我秦国失去大片夺占的国土,这些国土都是将士们用命换来的,我们如此轻易交由敌国,恐怕会寒了将士们的心。秦国若无战心难保日后秦国的将士不会有怯战之意。”

司马错见是白起在反驳自己,反而来了劲头,继续道:“大良造,老夫并非对你有成见,但今日我有话要对你说。依老夫看,大良造之前确实为我大秦打了不少胜仗,其中战法之奇连老夫也望尘莫及,恐怕如今天下无人能出你之右。但我们为将者不仅要有在战场上捕捉战机、果敢定策的能力,心中还要有每战对我秦国乃至天下大势影响的判断,此之为战略,说到底我们军人为战都是为国争利,在决定开战之前便应该要想明白此战到底是对国家有利还是有害,或者国家所得之利是眼前之利还是长远之利,这都要做到心中有数,不然战事一开想要终结便难了,为将者有慎战之心方可使国家免遭战祸反噬。如果为将之人只有嗜战之心那便与屠夫无异,战能伤人亦能伤己。何况大良造之前也曾言尽敌为上之道,一国首要之重为军力,失去军力,有再多土地也是守不住的。那如今韩魏两国不正是如此情况吗,两国战力已经大损,我们就算还给他们土地,日后等时机成熟还可以轻易夺回来的,何必计较如今暂时的得失而使秦国处于同天下为敌的险境之中!”

司马错这番话给白起当面泼了一盆冷水,让他顿时清醒了很多。自白起连战连胜以来,举国上下给他的都是褒奖溢美之词,还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如此的良苦之言。虽说这些话让他在众人面前有些难堪,但白起深知司马错的苦心,司马错是真心疼惜他这个兄弟,甚至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谆谆教导他为将之道。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不经磨练又怎能成为一代名将。

白起感激道:“谢老将军教诲,白起拜服。”

“刚才老夫言语中如有冒犯大良造之处还请见谅。”

“哪里的话,还是请老将军继续说下去。”

司马错道:“大王,本来老臣还苦思我秦国示弱之后,其他诸侯是否会暂时放弃敌视我秦国之心。如今,我可以说齐国帮了我们大忙,我们暂时的付出一定会有所收获。因为齐国乘五国合纵伐我秦国之机吞并宋国,秦国却要还地与韩魏,表面上看似乎一得一失,齐国得利而秦国失利,实则不然。齐国联合其他各国合纵攻秦的目的无非是借他国之力削弱我们秦国这个争雄天下的最大对手,我们还地韩魏,但军力并未受损,齐国并未能真正实现其目的。反而是齐王贪图小利给他自己埋下祸根。齐国富裕天下皆知,如今又得宋国沃土,国力可谓空前,之后的齐国其实对三晋及燕国都有极大威胁。而此时我们秦国看准时机示弱于天下,便能让天下诸侯的目光都转移到齐国身上,其他诸侯和齐国的不和很有可能会爆发出来,到时候或许便是齐国大难之时。只要三晋或者燕国和齐国战事一起,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结成针对我们秦国的合纵联盟,我们秦国便没有巨大的忧患。甚至天下诸侯都对齐国心怀不满时,组成针对齐国的合纵也未尝不可能。”

秦王嬴稷听后大悦道:“精彩!我早听人说过老将军的纵横之术甚至比当年我秦国名相张仪还要更胜一筹,今日所见非虚啊。”

“大王过奖了,老朽此等伎俩怎能和张仪玲珑八面之才相提并论。”

嬴稷此时已经下了决心,下令道:“白起听令!”

“臣在。”

“命你领军进驻函谷关,记住一定要大展军威,并向各国传话,你白起在镇守函谷关,五国联军要来便来。先宣示武力,镇一下来犯之敌。”

“臣领旨。”

“穰侯听令。”

“臣在。”

“命你为我秦国全权代表主持对五国的议和事宜,不要太急,看准时机分别和五国谈,只要我们与其中任何一国先达成默契,之后便好办了。”

“大王,罪臣定竭尽全力办好此事。”

嬴稷又问司马错道:“司马老将军,如此安排你看可以吗?”

“大王思虑的很是周全,老臣没什么说的。”

“那好,就按此议行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