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五十四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7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017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金属在肌肉组织内搅动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打了麻醉针剂,但我还是能够触感到金属器械在我胳膊内搅动时的感觉。我开始感到头晕目眩起来,甚至我怀疑自己是否真是一个怯弱者。

醒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完成了,弹头被从我的胳膊中取了出来,就丢在一旁的手术盘中,一颗5.56毫米普通弹,弹头上沾满了我的鲜血和组织液。妈的,就这个东西让老子疼得半死。其实我知道,这是现在手术环境相当不错的了,如果要搁在过去,随便哪个军医,甚至是医护兵就可以将我摁倒在地,拿个手术钳在伤口内搅来搅去,将那子弹挖出来,夹出来。管你疼的死去活来,给你撒点磺胺粉之类的抗生素药粉就完了。

在这里我不得不感谢联勤部门的同志们,他们将工作做到这样的无微不至,让我们这些一线拼死拼活,流血流汗的普通作战官兵才不用去太过于担心。难怪说,一个出色的后勤体系是决定走向胜利的根本。

“醒了?”一个冷冷的声音让我骤然想起自己还躺在手术室。是安静,我恍惚了下,总算搞明白是谁了,我觉得自己的意识居然有些迟钝,一定是麻醉的作用。

背后一阵冰凉,我居然淌了一声的冷汗,以至于作战服都被湿透了。奶奶的,这滋味可不好受。

不过这个时候我可不能露怯,虽然我知道自己居然昏过去了,这当然有些丢脸,但作为男子汉,作为军人,我得在这个小丫头面前找回点面子,上尉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不就一军医嘛。于是我决定腆着脸充好汉,鸭子煮熟仍嘴硬。

“还不是你的手术,哼哼,水平不怎么样嘛,居然让我昏过去了。”我一副很不要脸的模样,反正这个时候我得给自己找回点面子。

“嗤,还我的水平,亏你还石家庄陆院首席毕业生呢,什么精英呢,要我不给你打麻醉,恐怕你得哭着鼻子喊妈妈吧。”安静很不给我面子的挖苦到,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找错对象了,居然和她斗嘴。

“嘁,也许是你麻醉剂量用多了,让我昏睡了呢。”我立刻转移了火力,实施反击。毛主席教育我们“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好歹我也是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的高才,和她一个小军医玩战术,哼哼,我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回来我再打你软肋,昏睡嘛,自然是麻醉的原因。

“嗤嗤,不就是昏睡了一会儿嘛,至于给自己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嘛,敢情范排长,你的意思是我说这个第四军医大的毕业生连个麻醉药剂量都掌握不准?”安静一副不屑的冷笑模样。

第四军医大,我愣了下,这丫头居然是第四军医大毕业的。要知道第四军医大学的前身为原第四军医大,而这座学校的前身则是八路军晋西北军区卫生学校,创建于1941年,1948年11月进驻西安后便是一直将把校址设立在这座古城,先后更名为西北军区人民医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学院。1952年10月,奉军委命令,命名为第四军医大学。不过现在意义上的第四军医大则是1954年由原第四军医大学和原第五军医大学合并发展起来的,学校1959年被批准为全国首批重点大学后,又于1997年经国家机关批准成为首批“211工程”重点建设院校。后来白求恩军医学院又被第四军医大学合并为第四军医大学卫生士官系。可以这样说,这是一所具有光荣传统和现代化规模的医科大学,也是我军历史及现阶段最为著名和出色的军医大学之一,其底子之纯正、技术力量只雄厚甚至不比第二军医大薄弱。也难怪这丫头这么年纪轻轻就是上尉了。

多说无益,我觉得挺惭愧的,当然比学历什么的,我更无法跟人比了,还找个借口说什么麻醉剂量,妈的,找错人耍赖了。我讪讪地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

“那个,谢了。”我僵硬地对安静道了声感谢。真是有些惭愧啊,这次丢人了。

“哼!”安静显得有些愤怒样,以至于都不愿意跟我搭话了。

我自己知道自己很过分,也许是我太要面子了。于是我只能再次说了声谢谢,就准备下车。这时身后一声“回来!”硬生生地拉住了我准备迈下梯阶的腿。

“你的药~”安静从后面走了过来,冲我翻了翻眼睛,将几个塑料药罐递了过来,“里面的药都配好了,这个是一次两粒,这个是一次三粒,每天两次,按时服用,注意保持伤口的清洁,注意炎症,有异常来找我……”

我惶惶然的接过了药,连正视一眼她的勇气都没有。这倒不是我胆怯了,而是我真的认识到自己错了,一个军人嘛,有什么可以胆怯的,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又有什么可怕的。但现在,尽管我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敢正视自己的错误,只是我无法去面对这个还没有原谅我的小军医。说实话,我真的后悔了,为什么我要去给自己找这样那样的理由,这本身就不光明磊落。

我没有再转身,独自静静的离去,我想我该是去好好反思下自己的了。虽然只是开玩笑般,但是我为了推脱,似乎伤及到了一个军医作为根本的准则,那便是他们这些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战场天使们最近赖以自豪的根本-“自信”与“操守”。我有些感到自责,甚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自责。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小女生?拜托,好歹她也是军医,还是上尉。带着满腹的疑问还有深刻的反省自责,我晃晃悠悠地向前线走去。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声并没有让我将注意力转移过去,眼前总是那丫头凶巴巴却不乏可爱的模样,当然了,还有我自己那“自我辩解”的模样。我怎么这么孩子气,我想起我和安静大打口水仗的模样了。

“怎么这样垂头丧气的”开口询问的是林深河班长,在这里碰上他,我没有感到奇怪,毕竟他也负伤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凑巧,居然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会碰上刚刚处理好伤势的林班长。

“没什么,你那伤怎么了。”我问道,不过看这家伙的样子也知道没什么大碍了。单纯性肋骨骨折并没有什么大碍,多可在两到四周内自行愈合,而且治疗原则也就仅仅是是止痛、固定和预防肺部感染,治疗中也不像对四肢骨折那样强调对合断端,因为单纯性肋骨骨折本身并不致命,所以治疗的基本重点也就是在于对连枷胸的处理,对各种合并伤的处理以及防治并发症,尤其是呼吸衰竭和休克。

“没什么,呐,排长,你看看,我这被包的。”林班长苦笑着给我看他身上那缠着的绷带。这种缠绕方式叫做半环式胶布固定,据说具有稳定骨折和缓解疼痛的功效。

我看着他这被裹得跟木乃伊样的架势,笑了起来,因为他这个样子的确是有点滑稽。

“那个谁,谁,谁,你站住”身后的娇咤让我意识到这是“麻烦”来了,除了安静还有谁这样的呢。

我苦笑着回过身来,向着走过来的安静摇摇脑袋,“还有什么事儿吗?安军医!”我问道。这丫头居然也有些忸怩的样子,双手背在身后,慢步走来。

“你的东西”安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班长,然后背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是我随身带的小包囊,里面有我家老太太给我的一块玉佩,还有我自己写给家里的信件,以及一个随身音乐播放器。

“谢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东西丢在手术室内的,现在安静给我送来,我有些拘谨的说了声真诚的谢谢。

“那个,刚刚对不起了。”我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很诚恳,很认真,很严肃,很具有悔过心的对安静说了声谢谢。

“哼~”安静冲着我斜睨了一眼,不过没有搭理我,而是蹲下身来,给林深河稍稍整理了下绷带,又叮嘱到“肋骨骨折得好好养伤下,两到四周内不要有剧烈活动。”说完之后,安静又对我说道“喂,你是他的排长是吧,我告诉你,对他这样的肋骨骨折病人,你可得做好妥善安排,不要让他做剧烈的体能活动,这个你得要有负责任的态度。”

我昏倒,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丫头干嘛针对着我。我看了看坏笑着的林深河,无奈地耸耸肩,“好吧,安军医,保证按照您的命令看好这个家伙。”我说着用力在幸灾乐祸着的林深河的肩头拍了拍,让这小子一阵龇牙咧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