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已悄悄挂上天空 第六章 春节 七 剑行

秋一帆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size][/URL] 辛诺初三就到了。我去火车站接的她。一路上,我们讨论着如何告诉妈妈实际情况。最终,也没个能自圆其说的结果。辛诺最后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到时候只我说,你甭管,挨批是我一个人的事。”她一副敢作敢为的样子。 我想着辛诺就要见到曲剑行的父亲,就笑说:“你怎么能说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79.html


辛诺初三就到了。我去火车站接的她。一路上,我们讨论着如何告诉妈妈实际情况。最终,也没个能自圆其说的结果。辛诺最后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到时候只我说,你甭管,挨批是我一个人的事。”她一副敢作敢为的样子。

我想着辛诺就要见到曲剑行的父亲,就笑说:“你怎么能说自己丑呢?”

辛诺没明白过来:“我什么时候说我丑了?”

我笑道:“你刚说过,就忘了?”

她愣了一会儿,想起了刚才说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话,一下满脸通红。道:“姐,你也太坏了吧。这哪跟哪呀?”

我们一路说笑,直接来到总院,找到妈妈。辛诺只好告诉妈妈是曲剑行的父亲有病。最后,嘻皮笑脸地说:“同学嘛。我们给他帮个忙。”妈妈严肃地说:“同学之间,当然应该相互帮助。但可不能帮出点什么事来。”辛诺有些尴尬地说:“一定不会的。”妈妈告诉我们,已经给内科说好了,来了就给他做检查。我们这才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我们是晚上接到曲剑行的长途电话的。他告诉了我们,他们坐船过来,初六到。我把这事告诉了哥哥,请他帮忙找个车接一下。他说没问题,这事让陈强办。

初六早晨,辛诺早早起床,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起来。她来这几天,就一直和我住在一起。她今天特意穿了件大红的毛衣外套,围了条同样大红的长围巾,把她红红的脸旦映的更是光彩照人。看着她挂在嘴角的笑容,就知道她心里一定在想着曲剑行。“行了,小姐。你再打扮,有人见了会晕的。”我笑着说。

陈强不知从哪里弄了个挂着军牌的212吉普车,接着我们风驰电掣般的驶往汉口码头。我和辛诺等了一个多小时,客轮才到。等人都下的差不多了,才看见曲剑行一手提着个大包,一手搀扶着一个老者走下船来。

老人披着一件军大衣,内穿半旧的蓝绦卡中山装上衣,一条军裤,一双黑布棉鞋,干净利落。只是消瘦的脸庞和紧锁的眉头,显示着已被病痛折磨的不轻。

曲剑行走过来,给我们做了介绍。我们礼貌地道了声“曲叔叔好”。他看着我们,脸上挂上了笑容,用浓重的四川话夸道:“这俩女娃儿,好漂亮噢。”

我看了一眼曲剑行,他显着有些消瘦和疲惫。辛诺上前接过曲剑行手中的提包,关切的看着他,问:“这才几天呀,你怎么就成这样了。”曲剑行说:“放假回到家,正赶父亲犯病,这段时间一直在东奔西跑地看病。”

来到总院,妈妈热情地安排曲剑行的父亲住了院。下午,几个内科的医生就开始给他做各种检查。我们也插不上手,只能跟着瞎跑。

期间,曲剑行断断续续地讲了他们家的情况。曲剑行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母亲在他上小学时就去世了。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扶养着兄妹三人。哥哥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帮父亲下田种地,上山砍柴。剑行每天在上学的路上要拾粪,放学回家后要喂猪种菜。妹妹很小时就担负起打理家务的重任,为父亲和哥哥们缝缝补补,洗衣做饭。为了供他和妹妹上学,父亲在农闲时,就进城捡破烂。妹妹聪明勤奋,学习成绩很好。为了能让妹妹将来能考上大学,有个好的前程,也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剑行放弃了高考,选择了当兵。这两年,政策好了,分田到户了,粮食也打的多了,家境渐好。今年,妹妹就要参加高考了,家里也正准备建新房,给哥哥张罗婚事。没想到父亲却病了。

晚饭后,妈妈把我们三个叫到了内科闫主任办公室。看着闫主任和妈妈严肃的神情,我心里直发紧,我祈求着,千万不要有什么不幸的事,再次降临这个刚刚曙光初现的家庭。曲剑行和辛诺也是无比紧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