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77.久违的浪漫。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1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URL] 楼上包间里传出的嘈杂只让斯密特惊讶了一下,其他客人都没当回事,谁也听得出来,又是那个客人喝高了,不是欺负服务员就是找一起喝酒中间的人麻烦,这样的事在喝酒的场合天天都会有。 戚向军坐着没动,余秀敏开饭馆这么多年,应付这种事经验足以开个培训班。用不着他着急。 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楼上包间里传出的嘈杂只让斯密特惊讶了一下,其他客人都没当回事,谁也听得出来,又是那个客人喝高了,不是欺负服务员就是找一起喝酒中间的人麻烦,这样的事在喝酒的场合天天都会有。


戚向军坐着没动,余秀敏开饭馆这么多年,应付这种事经验足以开个培训班。用不着他着急。


孔庆福也没动,他听出来是陈卫红那个包间里闹起来,仔细听听好像是谁在欺负服务员。这些农村来的小姑娘都经过余秀敏培训,能应付这种情况,孔庆福现在最关心的是不能让斯密特注意这件事,在洋鬼子面前丢人可不好。


孔庆福说:“这杯是第十六杯了,斯密特先生是不是继续?”


斯密特捂着嘴打了个饱嗝,强撑着说:“继续,我们为这美好的夜晚干杯!”


孔庆福一边小口喝着一边用余光瞟着斯密特,他见斯密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大口大口喝了,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好!继续!”


十几分钟后,斯密特摇了摇手:“哦,我不行了,我认输了,刚才我说错了,孔!虽然你的腰没我粗,可是你很能喝酒,中国男人很能喝!”说完他身子开始往下出溜。


戚向军一把拉住斯密特:“好了,今晚很美好,斯密特先生,我送你回酒店。”


戚向军和孔庆福架着斯密特向外走,等把斯密特塞上车,戚向军指着孔庆福说:“你这家伙,回头我再和你算账。”说完钻进驾驶座把车开走了。


孔庆福看着远去的车笑了笑,转身回到院子里,刚才喝酒的时候斯密特不去厕所,他也不好去方便,现在再不去放水,膀胱就要裂了。


孔庆福刚走进一楼,陈卫红那伙人从楼上下来了,中间的一个胖子脑袋顶都秃了,脸都了猪肝色,若不是两个年青力壮的男服务员架着,站都站不稳了。


这胖子一边晃一边叫嚷着:“不就是叫她喝杯酒么?老子是局长,比她家那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的县长都大,问问她,在家时见过县长么?现在好了,到了琴岛,本局长给她杯酒喝还不喝,真是给脸不要。”


孔庆福站在墙边瞧着着家伙撒酒疯,膀胱不觉得难受,胃里开始翻腾了,等这伙人走过他身边时,他捂着嘴沉默着。


陈卫红看见他捂嘴,眼睛闪了一下,对身后跟着的服务员说:“你去看看这位客人是不是难受了。”


孔庆福捂着嘴冲过人群向厕所跑去。


等他从厕所出来,陈卫红那伙人早走了,余秀敏站在走廊里等他,见他出来,余秀敏说:“吐了?”


孔庆福说:“本来没事,看见那秃子的熊样恶心了。”


“你媳妇在车里等你哪,快去吧。”


孔庆福坐进车里,司机发动了车,陈卫红悄悄递给丈夫纸巾,孔庆福摇了摇头,他看着车窗外的街道,发觉车不是向自己的方向开,本想问问老婆这是要去那里,却没张嘴。


车开到一片海滩前停下了,陈卫红示意丈夫下车,俩人并肩走在沙滩上,孔庆福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沙子,陈卫红推推他:“你看天上,今晚的月亮多么好。”


孔庆福抬头看了看月亮:“是不错,今晚天气真好。”


“咱俩最后一次在海边散步是什么时候来着?”


孔庆福歪着站住脚向海上眺望着,想了一会转身一把抱住妻子:“四是啊,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散步了。”


孔庆福凝视着月光下妻子的眼睛,妻子的眼睛闪闪发光,孔庆福心里泛起一阵波澜,他闭着嘴没说话,他自己也感到了自己嘴里熏人的酒气。


陈卫红掏出手机拨了号:“给俺拿个坐垫来。”


司机很快拿着坐垫跑来了,小伙子利索地把坐垫铺在海滩上,而后回车里去了。


两口子肩并肩坐在沙滩上,海水就在他们的前面一次次地涌上,快到他们脚边时又退走了,只是发出些快乐的声音。月光如水,海水湛蓝。


陈卫红靠着丈夫的肩膀闭着眼睛,孔庆福望着海水轻声吟道:“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这是谁的诗啊?”


“杜牧的秋夕。”


“真好,啥意思?”


“说一个失意宫女的,在一个秋天的晚上,白色的蜡烛发出的微光,给屏风上的图画添了几分暗冷色彩。一个孤单的宫女用小扇扑打打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这时夜深天寒,宫女还是坐在石阶上看天河两旁的牵牛星和织女星。”


陈卫红听着听着伸手抱紧了丈夫的胳膊,孔庆福不说话了。陈卫红低声说:“俺怎么觉得我就像那个宫女,皇上不搭理俺,俺只能在寒风中坐在冷石头上看天。”


孔庆福说:“你才不是哪,你知道大副在船上的另一个绰号是啥?”


“是啥?”


“弃妇。大副的英文是Chief,发音就是弃妇,我才是被抛弃的。”


“去你的吧,弃妇应该是说抛弃老婆的,你就是心狠,总是让俺收空房。”


孔庆福说:“你知道在海上时,什么时候最迷人?”


陈卫红说:“不知道也不想猜,你说吧。”


“是看星星的时候。”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