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二卷 扬帆东渡 第十章 东京(1)

赤色风铃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我从小就知道,人类是地球上最有适应力的物种,他们可以在任何看似不可能的环境中生存繁衍,我也知道,人类在极端困难环境下会失去部分人性——噢,我说的是丧失人的社会属性,并向动物回归——我们的小学教科书上不就讲到了大衰退时代吃人肉的悲惨历史吗(当然,上面强调这是值得的)? 不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我从小就知道,人类是地球上最有适应力的物种,他们可以在任何看似不可能的环境中生存繁衍,我也知道,人类在极端困难环境下会失去部分人性——噢,我说的是丧失人的社会属性,并向动物回归——我们的小学教科书上不就讲到了大衰退时代吃人肉的悲惨历史吗(当然,上面强调这是值得的)?


不过,直到我和“扶桑之子”的战士们来到东京废墟幽暗的地下,我才发现,人类的适应能力和向兽性的退化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说实话,那超过了我的心理接受能力,说是挑战想象力极限那是一点也不为过——如果说这些家伙还算“人”的话。假如这也能解释为“必须付出的代价”,那这代价也实在太大了。


是的,除了威尔斯,恐怕很难有谁能想象出这种“代价”——“为了人类文明的复兴”?不过再仔细想想,其实我们和那些在昏暗的地下苟延残喘的同胞们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姬紫宸的日记,2171年1月21日


公元2171年1月19日,美洲密歇根湖湖畔森林,当地时间下午17:25。


一棵高大的杉树树冠突然“刷刷”地抖动了几下,接着,一个优雅的黑色身影就沿着橡树布满粗糙疖瘤的树干滑落到了地面。它的行动是那么的安静,以至于即使听力最敏锐的生物也无法用耳朵捕捉到它的动静,这异乎寻常的安静让它看上去不像活物,倒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幽灵或是精怪。


当然,这不是什么幽灵,而是一只北美巨猎猫。与它们的祖先北美山猫比起来,巨猎猫的外形和体格更类似于山狮或是美洲豹——当然,它的那两种近亲早在革命之前就被人类的无限制扩张消灭干净了。除了体型更大、耳廓更长之外,巨猎猫还拥有一身带着褐色斑点的暗绿色毛皮——实际上,那就是一些寄生在它表皮上的草本植物和苔藓。这层“活迷彩”的伪装效果甚至比革命前的吉列伪装服还要出色,这也是它呆在树上伏击经过的猎物的最好武器。


不过,这只巨猎猫今天的运气似乎算不上好。整整一天中,它所隐藏的这棵杉树下居然没有一只体长超过10厘米的动物经过,它唯一吃到的东西只是一只倒霉的旅鸽。这只灰蓝色的蠢鸟被巨猎猫的“活迷彩”给骗过了,直接落到了这个杀手的面前,成了一道货真价实的“送上嘴的小菜”。不过,一只90克重的鸟对于这种重达35千克的猫科动物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虽说巨猎猫的活动量远低于它那些在荒野中四处奔走觅食的祖先,不过它好歹也是温血动物,要想在美洲的冬日里保持体温,以免和树枝上挂着的冰凌“融为一体”,那就必须摄入足够的蛋白质,于是,它决定冒险到地面上碰碰运气。虽然这一带的地面潜藏着危险,但也充满了机会。


巨猎猫小心翼翼地在林间盖满了腐朽的枯枝败叶的地面上挪动着四肢。虽然它遗传自祖先的足底肉垫足以让它在行走时做到悄无声息,不过在森林的地面上却是个例外——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去年那些阔叶树落下的枯叶大多没有完全腐化,最近几天也没有下雨,因此除非你的体重和蚂蚁等同,否则无论用再轻的脚步踏上地面,也会发出枯叶被压碎时的清脆“咔嚓”声,并引来潜在危险的注意——虽然这四周看上去平静极了。不过,巨猎猫对此自有办法:它每次轻轻踏出一只脚之后,就会像被按下“静止”键一样保持姿势停顿几秒,然后再踏出下一步。这种走路方法非常类似于变色龙,可以很好地欺骗那些靠听觉来搜索地面上的猎物的家伙,比如说……它脚下的这只。


在那只巨大的地鼹从隐蔽的地道口探出脑袋攻击之前,巨猎猫已经敏捷地爬上了附近的一棵树,速度之快,甚至让人无法捕捉到它的身影,仿佛这个绿色的大家伙在空气中凭空失踪了似的。地鼹在用镰刀般锋利的巨爪四处挥舞了一阵之后,终于沮丧地确认了猎物已经逃走这一事实,扭动着鼻子上的触须躲回了地底,同时将一团杂草和树枝的混合物堵在了洞口,森林的地表再度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只足有一头野猪大小的生物是一只星鼻地鼹。虽然除了长满粉色触须、如同海星般的鼻子之外,它们看上去和营群居生活的普通地鼹相差无几,但这种生物其实和地鼹有着两个不同的祖先——顾名思义,它们的祖先是一种名叫“星鼻鼹”的美洲本地鼹鼠,与普通地鼹的祖先裸鼹鼠算是远房表亲,而且同样与“正常”鼹鼠长相大相径庭:裸鼹鼠浑身无毛、营社会性生活,而星鼻鼹则有一个名副其实的星型鼻子。在大战之后,这两种鼹鼠都发生了突变,但仍然保留了过去的习性,星鼻地鼹并不群居,而是独自在森林或草原的地下掘洞,并沿途布下一个个酷似坎儿井的猎杀陷阱,用来捕捉行动不够快的过往动物。它们为此也获得了“陷阱专家”的“美称”。


当然,星鼻地鼹与巨猎猫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因为它很少有机会向后者发动攻击。而这次小小的失手也并没有破坏它的兴致——它敏锐的感官已经探知到了另外几个猎物正在接近。根据这些家伙在地面上行走产生的振动来看,它们显然是中小型的四足动物,而且行动速度并不算快——这可是最好的猎捕目标!


在一旁树上蜷伏着的、惊魂未定的巨猎猫自然也发现了这些冒失的闯入者:这是两个高度不到1.5米的直立生物,浑身包裹在类似于犰狳的甲壳的皮肤——或者是盔甲——里面,上半身很像是偶尔会来到这里的那些人类,但却有四只“胳膊”,头部则被罩在一层透明的面甲下面。它们的下身伸出四条蛇一样的行动肢,将瘦弱的身体撑起,并迈着类似爬行动物的步伐前进着。虽然这两个家伙看上去很柔弱,但巨猎猫却不认为他们是可以攻击的目标:这些生物前肢上端着类似于人类枪械的长条状物体,而巨猎猫早就见识过那种会喷出火焰和金属块的长棍的厉害,自然不打算再去惹麻烦。


不过,那只星鼻地鼹可不知道这一点——当然,这个眼睛退化成感光点的家伙也压根不可能知道。它仍然踌躇满志地伏在洞穴中,感知着逐渐接近的地表振动,等待出击的最佳时机。


“好了,吾神在上,终于到了最后一个标记点了,”艾耶格从动力服背上取下了最后一支拒止信号发射器,将它插进了覆盖着一层落叶、蕨类植物和腐殖质的森林地面,“杜兹姆,我要开启发射器了,帮我观察一下四周。等这活儿干完,我们就可以回去享用那些味道奇差无比的食物球了。”


“教友,你这话就不对了,先知早就说过,不得为口腹之欲而抱怨,一切要以伟大的事业为根本基准,”比艾耶格矮上一头的杜兹姆是个现年79岁(地球年)的古板中年技术员兼武装卫兵,是一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安贞琳娜人、“杜林”信徒。没有任何特点就是他的最大特点,虽然艾耶格并不喜欢他,但他却是个办事可靠的人,因此带上他出外布设拒止信号发射器是个很好的选择——哪怕要因此忍受他的唠叨,“无论是合成食物球还是天然蔬菜,本质上都不过是水和碳、羟基、氮以及一些矿物质和金属元素的混合物,实际上没什么不同,个人感受是虚幻而无意义的,只有正义与善良是永恒的。”


“但我就是喜欢从垂直岩壁农场种出来的藤蔓菜。”艾耶格一边用个人电脑为这个信标设定关键参数,一边顶了一句。那个死板的大叔只好将注意力转到了四周,不再搭理这个年轻的登陆艇艇长。拒止信号发射器是每一支传道团先遣队的必备用品,属于“非杀伤性防御武器”。在早期的传道史上,那些传道团先遣队登陆时往往会遭到当地猛兽、不明真相的土著或是别的什么家伙的袭击,其结果往往是双方混战一场、死伤惨重,这自然是违背善神“生命至上”的教义的。后来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第11任转世先知下令给先遣队配发这种外形酷似长柄手榴弹的防御装备。拒止信号发射器可以被插在登陆场四周,并以当地生物的脑电波频率发射信号,对那些无意中接近登陆场附近的生物潜意识产生影响,这样它们就会本能地选择避开登陆场一带。据统计,这种发射器装备后,传道团与土著和猛兽发生冲突的概率降低了97%——不过它也有个缺点,就是必须单独输入作用范围和脑波发射频率,在安装时得费上不少工夫。


“教友,设定完了没有?这一带有大型掠食生物出没,我想你行动最好快点。”杜兹姆一边用生命探测仪四下搜索,一边催促道。虽然从肉眼可见光波段看来,这一带森林完全可以用“静谧安宁”来形容,但一旦打开动力服附带的生命探测仪,那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从面甲内部投射出的投影来看,这一带地面上明显有过掠食动物行动的迹象:大量脱落的动物细胞和毛发在地上显现出了一道足迹,应该是一只猫科动物。那只大猫现在正躲在附近的树上,不过它并不是威胁——在那串脚印附近,似乎还有一圈爪痕,那应该是更大的动物留下的……不,些痕迹下面似乎有什么在动!


“艾耶格,注意你的正前方!”杜兹姆的提醒恰到好处,让先遣队队长兼登陆艇艇长逃过了一次可能致命的攻击:那只蓄势待发很长时间的星鼻地鼹像一只跃出水面捕捉昆虫的大鱼一样突然从被枯枝败叶遮盖的隧道口蹿出,张嘴咬向面前的猎物,但它咬到的只有充满了腐败树叶味道的寒冷空气——这个看似柔弱缓慢的猎物居然以不亚于巨猎猫的身手躲过了它的攻击,瞬间退到了五六米外。


星鼻地鼹扭动着鼻子上的触须,很快再度捕捉到了对方的位置。它浑圆的身体在地面上行动并不敏捷,只适合突然袭击,不过它从地面振动状况发现对方似乎也没有移动——也许这种生物短时间内只能躲避一次攻击,那样的话,冒险在地面追击也是值得一试的!


“啊哈,吾神在上!刚到地球就有枪靶自动送上门来,有趣!我正想试试在环境模拟训练间里练习的枪法在地球上好不好使呢。”艾耶格端起了四管气动射钉枪,但杜兹姆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被中微子通讯传送到了脑海中:“艇长,且慢开火!”


“为什么?我不记得先知禁止我们在传道时武装自卫。”


“也许这是智慧生物也说不定,让我先扫描一下它的脑部活跃程度,”杜兹姆伸出一只上肢,指了指那头正在拼命划拉着四肢朝他们接近的星鼻地鼹。这种肥胖的地下生物根本不适合在地面移动,行动的样子笨拙之极,活像是一只长了四只巨爪的巨型毛虫正在蠕动。很快,动力服的智能电脑就把脑部活动扫描图投射到了两人的面甲上——这个生物的大脑虽然不小,但活跃程度明显很低,只有脑干和负责嗅觉、听觉的小部分脑部皮层表现活跃,很明显,它是不会有什么智能的。


“扫描结束,脑部活跃程度很低,鉴定为无智能生物——”智能电脑做出的报告成为了这只可怜的变异生物的死刑判决书,一秒钟后,艾耶格就朝着它尖尖的脑袋按下了四管气动枪的发射钮。


一发锥刺霰弹无声无息地被高压空气从枪膛中压出,在星鼻地鼹的面前爆裂成了数以百计的2毫米直径的小型刺钉。虽然这些刺钉不比蜂针粗上多少,但极高的初速度赋予它们的动能——以及动能命中物体后产生的杀伤力非常可观,星鼻地鼹的头部在一瞬间就被炸成了细碎的组织碎屑,只剩下了没有脑袋的肥胖躯体趴在原地,仿佛它的脑袋不是被击碎,倒是被什么法术变没了似的。


相对于发达的物理学、天文学和数学(当然,还有宗教哲学),安贞琳娜人的军事技术水平委实不算很高——这是由于安贞琳娜人是由社会性生物进化而来,每个成员先天的社会性远超过动物本能,因此自从产生智慧后,他们就从来没有在自己的母星上进行过战争,武器仅仅是他们用于自卫的用品,“足以自保”就是它们唯一的设计标准。四管气动枪就是其中的代表——相对于其他复杂的装备,这种气枪的结构可以称得上“简陋”,仅仅是在一个带有电动压气机的压缩气瓶前面装上了四根单晶硅枪管,的小型锥刺霰弹在以2500米\秒速度射出后,会在接近目标时自动解体,变成一篷高速硅晶体锥刺,将目标彻底粉碎。不过,先遣队员们更多时候将这玩意用来摧毁障碍而不是消灭威胁。


“愿无所不在的神原谅我们摧毁这个独一无二的珍贵但没有灵魂的生命,我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让那些有着不灭灵魂的、更为珍贵的生命获得善良与正义的感召。”杜兹姆走到这个不幸成为第一个与外星文明冲突中的牺牲品的大家伙面前,开启了动力服上的扬声器,例行公事地祷告了一番,而站在一旁的艾耶格则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他正忙着和其他几支先遣小队进行联系。


“好了,杜兹姆教友,我想无所不能的吾神会原谅我的行为的。”艾耶格踢了踢星鼻地鼹的死尸,“我已经联系上了所有分队,登陆场和临时营地附近的勘探工作已经结束,防御措施也已经布置完毕——当然,接下来的活儿恐怕够我们受的:微生物采样显示,地球的致病微生物含量很高,智能电脑至少需要十个地球日才能配置出气溶胶疫苗来,这一带的地质条件也不是很好,地下水和断层普遍存在,简易基地与空降场的施工至少需要三十个地球日,让这一切运转起来则需要三十五个地球日——也就是说,我们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让‘神赋人权’号降落下来。”


“时间不是问题,”杜兹姆答道,“如果能利用这段时间进一步了解这里,对我们的事业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与此同时,日本共和国,东京市区废墟,当地时间上午8:45。


从市郊的丘陵上向东望去,东京废墟就像是一幅达利笔下的超现实主义抽象画一样。无数坍塌崩解的高层建筑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相互叠压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棱角分明的怪诞灰色几何形,将地平线变成了毫无规律的锯齿状。曾经的街巷已经被瓦砾掩埋得荡然无存,倒塌的高架桥桥面垂直插在地面上,就像是一排排诡异的水泥围墙,将曾经的宽阔马路阻隔成了一个个狭窄的区域。还有一些高层建筑垮塌得只剩下了一侧墙面,黯淡的阳光从已经只剩下金属框架的玻璃幕墙后透过,让这些残存的墙体看上去倒有几分像是革命前唐人街街口的牌坊。毋庸置疑,这里曾经是地球上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这座有近千年历史的巨城在其扩张的巅峰时期甚至将横滨和横须贺也吞并进了它的市中心,不过,在百年前那场惨烈的激战后,这里剩下的只有死寂和绝望的阴影,来自千岛方向的寒风从东方吹来,在只剩下骸骨和废墟的街巷中徘徊徜徉,发出诡异的、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凄凉呜咽声,仿佛百年前的亡灵仍在这座革命前最繁华的城市废墟中踟蹰,一直不肯离去。


姬紫宸站在一栋倒塌的写字楼的瓦砾堆上,用力地呼吸着迎面吹来的寒风,试图从里面辨别出海风的咸湿气味,但事实证明,她的努力是徒劳的——这个时候的日本列岛实在是太冷了,就连东方升起的朝阳也显得软弱无力,根本不能带来丝毫暖意。空气中的水分早就被低温结成了细碎的冰晶,就连呼出的热气中的水分在被风吹到脸上时也已经凝固了,在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她感到自己的呼吸道里似乎都塞进了一根冰条,于是连忙用麻布围巾捂住口鼻低下头,以躲开几乎能凝固一切的寒风。


在不远处一块曾经是过去绿化带的地方,那几名随她一同横穿日本列岛的“扶桑之子”民兵们正在用从安全部队巡逻兵那儿缴获的多功能工兵锹在泥地上挖掘着。虽然这种联盟兵工厂出产的工兵锹质量一流,无论用来劈人、砸人还是挖掘土方都相当方便,但对于被冻得如同水泥般坚韧的泥地仍然显得困难重重——这些人从东方泛白就开始挖掘,直到现在才在地上刨出了一个一米深的坑。


“喂,我说啊,虽然这玩意出了点故障,但也用不着埋起来吧?毕竟这挺机枪还能打出子弹来,。”姬紫宸用力拉紧了层层叠叠包裹在身上的斗篷和毛毯,慢慢踱到了那些因为寒冷而行动变得仿佛“慢动作”般的“扶桑之子”民兵身边,“不就是水冷系统坏掉了吗?要是嫌携带麻烦,我可以帮你们扛枪管。”


“如果你想常常傀儡军枪榴弹的滋味,那就尽管带上这玩意好了。”回答她的是这支小分队的二把手、原“扶桑之子”能登支队的无线电技师及川勇夫,他也是这支队伍中除了井上秋水之外唯一能听懂英语的人,“你以为我们舍得丢掉一挺水冷机枪吗?要不是蒸汽导气管开裂了,我们才不会这么做——水冷机枪如果没有蒸汽导管,开枪后套筒中产生的水蒸气就会暴露位置,待会我们要想到达东京湾岸边,恐怕免不了和废墟里的傀儡军干上几场,一旦暴露位置就肯定会引来枪榴弹。而在这种除了废墟就是废墟的鬼地方,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可以替换的导气管,带上它又不方便行动,只好把它暂时埋藏起来。”


姬紫宸耸了耸肩膀,默默地站到一边,看着这些用层层叠叠的棉衣和毯子将自己裹得臃肿不堪的“扶桑之子”民兵们一脸悲怆地“安葬”这挺陪着他们走了几百公里路的水冷重机枪——在之前的几天里,这挺重机枪作为他们唯一的“重武器”,在他们冒险穿过辐射区边缘时多次让这支队伍免于在数目庞大的变异生物围攻下全军覆没。最险的一回是在前天的半夜里,当时他们正在富士山南麓的一处长满灌木的山丘下扎营,结果被一支数量超过400只的毛鬼群落包围了——其中至少有20只“猛士”级以上的、身高超过两米的大家伙。幸好当时值夜的人及时发现了这群图谋不轨的家伙,并立即跑到了宿营地中央的机枪后面。结果当两条300发的11毫米机枪弹被全部打光之后,那座小山丘的山坡上留下了至少200具毛鬼的尸体,而他们这边只有一个人被毛鬼丢过来的石头击伤,伤亡比例简直可以和皮萨罗在卡哈马尔干的那一仗相媲美了。不过不幸的是,也正是在那次遭遇战中,重机枪的蒸汽导管被一片锋利的石质飞镖切断了,而且再也没法修好,这直接导致了它不得不“缺席”横穿横须贺地区的行动。


当然,他们能够走到这里,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要知道,作为伟大的革命中双方投入兵力兵器(特别是核生化武器)密度最大的地区,日本列岛的大多数地区甚至不比火星表面更适宜人类居住。日本共和国在22世纪的各个政治实体中有三个“世界第一”:辐射区(特别是红区和橙区)占领土比例世界第一、毛鬼群落密集程度(自然,还有毛鬼袭击人事件的发生频率)占世界第一、变异生物物种多样性世界第一,220万日本居民中,除了“扶桑之子”的两万来人,其余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战战兢兢地躲在安全部队严密防护的基地内依靠着自动武器和装甲车辆的保护生活,活像是2世纪时中国北方的“坞壁”。仅仅16个人就能够成功横穿日本内陆,而且只有两个人踏上征途,死亡率不过12.5%,这已经不是“难得”可以形容的了。


唉,不知道苏离忧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他们能安全穿越这片危机四伏的贫瘠土地吗?姬紫宸回想着前些日子的悲惨遭遇,突然想起了自从离开“时宗丸”后就与她失散的苏离忧一行人。按理说她的这种担心并没有必要——苏离忧他们有不下二十人,大多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部落民和远东方面军军官,手里有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刚刚购置的新家伙——外加那支从斯拉夫人手里缴来的AK-74U突击步枪,要论战斗力和生存能力,可比她的这队“扶桑之子”民兵强多了。不过,在危机四伏的本州岛上,一切都不能轻易下结论。与险恶的环境相比,他们这种小队人马不过是试图冲过暴风雨的蛾子,块头大点或是小点并不是关键因素,相比之下运气才是更加重要的。


算了,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应该能在东京湾的海面上见到那艘“亚历山德拉”号——它会在今天晚上来这里接我们,而苏离忧和其他人应该已经在上面了。当然,要是运气不好的话,我们也许二者都看不到,到时候……


“喂,侦察队回来了!”及川冷不防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从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中拉回了寒冷沉闷的现实,“祖宗显灵,他们一个人都没少!”


姬紫宸闻言将视线转往东京废墟——或者说东京市横须贺大区废墟——的方向。果然,三个披着灰色的毛鬼皮、裹得像是纺锤一样的人影出现在了瓦砾遍布、弹坑密集的街道上,就像是三个从过去走出的幽灵。确实,那是井上秋水亲自带领的侦查小队:“看样子,我们该开始走最后一程路了?”


“我可不希望这是我们的‘最后’一程路。”及川勇夫嘴角勾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