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解读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转)

东方时事评论2010年7月16日《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2010年07月16日——星期五

韩美7月底日本海军演 8月中旬韩在黄海单独演习

[综合消息] 据韩联社16日报道,韩国消息人士指,预定在西海(黄海)进行的反潜演习将会在下月的乙支自由卫士(UFG)演习前后进行。

韩国政府消息渠道 16日就此表示:“预定在黄海进行的反潜演习将会在UFG演习(8月16-26日)前后进行。”“暂时考虑在UFG之后进行,但是不排除排在该演习之前。”

而另据韩国《中央日报》16日报道称,美韩东海军演将在7月中旬举行。但韩联社引述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指出,有美军参加的东海军演预定在 7月底进行。

对于“美军是否会参加黄海反潜演习”的提问,该消息表示:“美国第7舰队的航空母舰等将参加预定在月底的日本海演习,考虑他们的行程,恐怕难以参加黄海演习。”

“但是,仍有可能派遣1-2艘核动力潜水艇或驱逐舰,参加黄海演习。目前仍在就此进行协调。”该消息说。

据悉,韩国海军将出动4500吨级的韩国型驱逐舰(KDX-11)、1800吨级和1200吨级的潜水艇、海上巡逻机(P-3C)、直升机等,空军也将派出F-15K和F-16等,一起参加演习。

事实上,报道指出,黄海反潜演习将由韩国军方单独进行。

[时事点评]在正式点评这则消息之前,我们想说明一下,韩国媒体所称的“西海”,就是我们常称的黄海,而韩国媒体嘴巴中所谓的“东海”,其实就是“日本海”。

●如果上述消息没有变化的话,那么“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 也就唱成了一场“闹剧”

这样,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上述消息“再没有什么变化”的话,那么,这场由美国人“用四十多条韩国军人生命”搭台、逼“活着的韩国军人” 继续唱戏的、所谓“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 ,最终也就唱成了“美国航母版美韩日本海联合军演” ,从而唱成了一场“闹剧”。

●在这里,我们提请大家注意一个前提条件

在这里,我们提请大家注意一个前提条件,既:.......如果上述消息“再没有什么变化”的话.........,也就是说,由于此次“美国航母版美韩日本海联合军演”所蕴涵的战略信息非常复杂且重大,因此,随着“其它战略方向”的变幻,不排除这场“闹剧”还有细节上变化的可能性。这一点,我们不妨密切关注。

●根据“剧情需要”,显然又有了“新脚本”

当然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美韩”被迫将这场“闹剧”的表演舞台从 “黄海”搬到“日本海”之“后”,在细节再起变化之“前”,如果顺着我们之前有关“韩剧”的相关讨论去看问题,那么,就这本“闹剧”的整个过程来看,堪称一“经典韩剧”。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原文是:对于“美军是否会参加黄海反潜演习”的提问,该(韩国)消息表示:“美国第7舰队的航空母舰等将参加预定在月底的日本海演习,考虑他们的行程,恐怕难以参加黄海演习。”

●因 “剧情需要”立马“改编”出了“新脚本”

显然,根据这位韩国消息人士的说法,非常清楚,这本已经很难按 “原计划(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拍完的“韩剧”,只因为“剧情需要”、又立马“改编”出了“新脚本”。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新脚本”较之前主要有两处改动:

第一,按这位韩国消息人士的说法,美国第7舰队的航空母舰到时如果果真去不了黄海,就会被解释成了 “行程冲突问题”,而不是“其它”。这里,我们之所以以“其它”代之,在于“有人”既因之而恐惧、却又不想承认这种恐惧。

而在我们的讨论中,这个所谓的“其它”,又分“表面意义”的“其它”与“实质意义“的“其它”。

●“表面意义”的“其它”

在我们的讨论中,“表面意义”的“其它”又有两层内容:

一,是中国通过各个层面,发出的“公开反对”;

二,是已经得到中国“安全背书”的朝鲜,针对“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发出公开警告,称:“.....可能导致朝鲜半岛战争、甚至核战争.....”,也就是我们一再提及的、“只打韩军、不打美军”式“擦枪走火”。

不难看出,按这位韩国消息人士的说法,美国第7舰队的航空母舰到时如果果真去不了黄海,并不是因为“上述的其它”,也不在于韩国害怕“擦枪走火”,而实在是因为“美国航母行程冲突、无法分身两处”。

●“实质意义”的“其它”

而在我们的讨论中,“实质意义” 的“其它”也有两层内容:

一,是中国武装力量“有心跨境反恐(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方向,详细内容见之前的讨论纪要)”;

二,是人民币“有心向外‘加速’扩张”。

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曾经明确强调:由于战略利益上的巨大差异,对“美国航母版的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的直接相关方“美韩”而言,针对中国的“坚决反对”,韩国李明博政府更加在意的是“表面意义”的“其它”,而美国奥巴马政府更加看重的是“实质意义”的“其它”。

因此,在我们看来,美国第7舰队的航空母舰“到时如果果真去不了黄海”,那就说明:由于“实质意义”的“其它”,既对美国核心利益构成“现实威胁(对美国全球安全战略而言)”、且对其造成“既时损害(对支持美国全球安全战略的美元本位制而言)”,围绕“天安舰”事件而进行的这轮博弈,美国决策层最终选择了“退缩”。

而这种“退缩”所带来的负面效果、是用四十几条韩国军人的性命“搭台”、且“逼”活着的韩国人继续“唱戏”的美国人所必须面对的、但也是美国不愿意面对的。

也正因如此,我们也就可以阅读到下面这样的“奇闻”。

韩媒:美军抗议韩方泄密 令计划更改造成屈服于中国印象

[综合消息]据韩国《朝鲜日报》7月16日报道称,15日韩美两国几乎同时发表了联合军演计划,该计划可以看作是考虑中国对西海(中国称黄海)军演的反对而迫不得已拿出的方案。根据此方案,军演首先在东海进行,然后在中国反应敏感的西海,美航母舰队不参加军演。

报道称,该计划在 21日汉城举行韩美外交、国防部长“2+2会谈”约一周前发表,被认为是为了打消一些人对韩美两国是否考虑中国的反对而延期或缩小军演的疑虑。

然而,韩美提前发表军演计划缘于部分媒体报道了美航母的东海训练计划等,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韩美两国屈服于中国压力”的印象。

韩国军方消息灵通人士说:“美军航母在东海训练的消息见诸报端后,美国政府通过外交渠道对韩国国防部泄密一事进行了抗议。”美国方面对“航母在东海军演是受中国抗议影响”的提法尤其敏感。

[时事点评]如何理解这则新闻?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韩国军方消息灵通人士说:“美军航母在东海(注:日本海)训练的消息见诸报端后,美国政府通过外交渠道对韩国国防部泄密一事进行了抗议。”美国方面对 “航母在东海(注:日本海)军演是受中国抗议影响”的提法尤其敏感。

●“欲盖弥彰”

中国有个词语、谓之为“欲盖弥彰”,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词用来“定性”美国人的上述“抗议”与“敏感”,那是相当地准确。如果这些所谓的“美国抗议”是真实的话,不是“编韩剧”编出来的话。

●如果这些“美国抗议”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就有这样几个疑问

然而,如果这些“美国抗议”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就有这样几个疑问,即:

第一,在中国的 “坚决反对”之下,在国际社会(包括美国社会、韩国社会)的眼中,在“美韩”对“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演习时间的任何延迟、演习规模的任何缩小、都将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屈服于中国压力”的情况下,“韩美”两国为何要在15日几乎同时发表了这份“可以看作是考虑中国对西海(中国称黄海)军演的反对而迫不得已拿出的方案”?

第二,在满足了朝鲜的“基本要求”后,在联合国,中国也放手让一份“根本无损朝鲜”的 “主席声明”通过了,也就是说,在朝鲜“必将”高呼该“主席声明”的通过是朝鲜取得了“重大外交胜利”的情况下,“美韩”又何以同意该“主席声明”?又何以不继续将“天安号”事件的“处理程序”继续拖延下去呢?

下面,我们就先来讨论第二个问题。

●“主席声明”通过的那一瞬间,其“本质”已经向“方方面面”传送了如下战略信息

我们知道,自5月份韩国一口咬定是朝鲜攻击了“天安舰”之后,这场军演“闹剧”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而就在一个星期前,根据韩国的的说法“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将在联合国处理了“天安号”事件之后进行。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韩”之所以同意这份被朝鲜形容为“取得重大外交胜利”的“主席声明”,除了“无可奈何(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中国不会同意任何可以损害朝鲜的联合国决议案)”之外,一个重要意图,在于拿一份 “无损朝鲜”的“主席声明”,配合“美韩联合军演”的时间条件,去“最后测试”中国是否敢于在东北亚方向进行战略摊牌的决心,也就是说,在中国放手让一份 “美韩”事前同意的、“根本无损朝鲜”的“主席声明”通过的那一瞬间,其“本质”已经向“方方面面”传送了如下战略信息:

其一,既然韩国人“夸”下了“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将在联合国“处理”“天安号”事件之后进行的“海口”,而中国也在各个层面将“坚决反对”的最后态度送达韩国,且明示“....局势一旦失控....韩国将是最大受害者”,因此,既然“美韩”于无奈之中、想拿那份“根本无损朝鲜”的“主席声明”,在“国际社会”面前,去“最后测试”中国是否敢于在东北亚方向进行战略摊牌的决心,那么,中国也就只能向“美韩”给出一份明确的态度,既:“条件”将不是问题,我还就想看看你们敢不敢将“传说中”的“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给“做实”了。

●是否引起“擦枪走火”的事儿,中国既管不了、也不保证!

其二,在联合国“处理”了“天安号”事件之后(注,这可满足了韩国人抛出的军演条件),如果“美韩”执意举行据说是“只威慑朝鲜”的“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那么,中国就将放手让朝鲜“单独”处理“该演习”、根据自己需要去应对“该威慑”,至于在朝鲜单独处理、单独应付的过程中,是否引起“擦枪走火”的事儿,中国既管不了、也不保证!

●极端情况下,“中韩经济利益”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只是一个局部,牺牲得起

其三,在“其二”的基础上,由于朝鲜国家安全对于中国至关重要,因此,如果朝鲜的“单独处理、单独应付”引起“擦枪走火”,“韩国”最好在“擦枪走火”的层面去“单独、冷静地处理(就如韩国一口咬定朝鲜击沉了天安舰,但却始终不敢以此为由展开军事报复一样)”,否则,极可能导致“擦枪走火”迅速升级为一场“朝鲜半岛军事冲突”、甚至第二次“朝鲜半岛统一战争”,而一旦如此,在“天安号”事件之后,不理睬韩国李明博政府的反对,“高调”接待金正日访华、从而将“中朝安全利益”明确置于的“中韩经济利益”之上的北京,必然在政治、经济政策上对“综合军事力量上占优(对韩国)”的朝鲜提供“最充分的理解”,即便牺牲“中韩经济利益”也在所不惜。

显然,一旦情况如此,那么,这种“牺牲”可能会含有“主动牺牲”的成分,着眼点在于顺势打击对中国产品最具市场竞争力的韩国行业。

事实上,此次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这份“主席声明”,就是中国在政治、军事层面对朝鲜提供的一份“最充分理解”。

值得强调的是,在极端情况下,“中韩经济利益”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只是一个局部,牺牲得起,但对于韩国经济而言,却是重头,恐怕就牺牲不起了!

●极端情况下,日本为“美韩军事同盟”提供“实质性后勤支援”的情况“将绝不允许”出现,更不要说“实质性军事支援”了

其四,在“其二”与”其三“的基础上,如果韩国有本事拉美国人下水,在“美韩军事同盟”的层面上去“共同处理”一场由“擦枪走火”引起的“朝鲜半岛军事冲突”、或者第二次“朝鲜半岛统一战争”,那么,这势必导致中国的军事介入,甚至导致第二次“抗美援朝”。

其四,在“其三”的情况下,我们相信:日本为“美韩军事同盟”提供“实质性后勤支援”的情况“将绝不允许”出现,更不要说“实质性军事支援”了。在这个问题上,日本人将没有选择。

至于“不允许”的方式有很多种,总体上,在东方评论员,既有“外交层面”的“绝不允许”、更有“非外交层面”的“绝不允许”。

●着眼于全球战略全局、致力于美元本位制“维稳”的美国决策层明白

前面说了,由于战略利益上的巨大差异,对“美国航母版的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的直接相关方“美韩”而言,针对中国的“坚决反对”,韩国李明博政府更加在意的是“表面意义”的“其它”,而美国奥巴马政府更加看重的是“实质意义”的“其它”。而在我们的讨论中,“实质意义”的“其它”有两层内容:

一,是中国武装力量“有心跨境反恐(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方向,详细内容见之前的讨论纪要)”;

二,是人民币“有心向外‘加速’扩张”。

显然,着眼于全球战略全局、致力于美元本位制“维稳”的美国决策层明白,一旦朝鲜在“单独处理”“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时、在朝鲜半岛方向玩出了“擦枪走火”,极可能产生四种局面:

第一,一旦韩国无力“单独制止”这种“擦枪走火”,那么,“韩国经济”将在“习惯性”的“擦枪走火”受到重创,如果中国再“主动牺牲”一点儿“中韩经济利益”的话,韩国李明博政府就极可能在“韩国经济”要求“再查天安号事件”的“口号”中下台。

●“美韩军事同盟”基本没有胜算可言

第二,“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本质上是“朝鲜民族”内部的事务,原则上,在中国、或者俄罗斯看来,这当然应该由南北双方去自行解决问题。

因此,在“第一”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军事介入,那么,就必将导致中国(甚至俄罗斯)的军事介入,视美国军事介入的程度,甚至有可能演变成第二次“朝鲜半岛统一战争”、甚至是第二次“抗美援朝”,而在朝鲜半岛这个地方,由于靠近“中俄”两个军事大国(中俄都与日本有主权争端问题没有解决),且朝鲜本身已经跨进了核门槛,再加上日本将被“各种手段”“绝不充许”用来支援“美韩军事同盟”(撇去外部力量的绝不充许之外,日本人内心中其实也希望如此、因为,一旦美军军事介入失败被迫撤出韩国,日本要么顺势摆脱美国控制、要么就让自己的角色在美国全球战略中极度吃重),因此,在朝鲜半岛附近,并没有掌握海、陆、空、甚至电磁、信息优势,且还有巨大后勤补给困难(将主要信赖海运。仅仅是朝鲜自己,就可通过布雷这种低成本手段,对其构成巨大威胁。当然了,届时朝鲜的水雷、及布雷手段绝不会是低水平的)的“美韩军事同盟”,基本没有胜算可言。

●美国对朝鲜的率先核打击,都将反过来对美国造成不可想象的核后果

第三,值得强调的是,由于朝鲜紧靠“中俄”两个核大国,因此,美国任何“旨在解除朝鲜武装、武者核武装、以速战速决、从而对朝鲜的率先核打击”,都将反过来对美国造成不可想象的核后果:因为由此产生的核污染将等同于对“中俄”进行了核袭击,也必将导致“中俄”对“靠近美国本土”的、支持美国的“美国核心战略节点”进行核打击(大家可以在地图上找一找,我们就不说了),或者驻有美军的,对“中俄”全球战略形成威胁的海外盟国(大家也可以在地图上找一找,我们也不说),比如驻有美军的韩国。如果日本决心支援美韩同援的话,驻有美军的日本也得做好这种心理准备。

因此,我们认为,一旦“受冤枉”的朝鲜玩出“擦枪走火”、即便“擦枪走火”升级为第二次“朝鲜半岛统一战争”,极大的可能,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常规战争。而这,将彻底拖垮韩国经济,这已经足以得出“……最大的受损方……将是韩国与韩国人民……”的结论了。

●日本国家正常化,是美国所绝不容忍的

第四,对美国人而言,如果“完全不介入”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这当然不会导致“中俄”的军事介入,那么,即便是在经济的压力下,再加上“天安舰”事情可能出现“真相”,亲美的韩国李明博政府下台将是不可避免的,而重新出现一个“抗美的韩国政府(比如卢武铉政府)”,绝不是美国制造“天安舰”事情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美国在“中俄容忍的范围内”“部分介入”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除了“中俄”也将部分介入之外,美国还要面对的难题是:日本的角色会迅速吃重、必将顺势对美国重提将“美日军事同盟”升级为“日美全球同盟”的战略要求,甚至核武器的要求。

众所周知,在朝鲜第一次核爆之后,美国新保守主义仍然最强盛的时期,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赖斯小姐,可是一趟趟地往北京、莫斯科飞,最后借助“中俄”的力量,才好不容易将“日本的核冲动”给摁了回去的。

显然,不论是将“美日军事同盟”升级为“日美全球同盟”、还是“日本核武装”,其“本质”在于“日本国家正常化”,也在于“不平等”的美日关系“正常化、平等化”。

而这,却是通过控制日本赚取巨额政治利润(控制日本,是美国维护其东亚政治事务话语权的支点)、军事利润(控制日本,是美国维护其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稳定的支点)、特别是经济利润(控制日本,是美国经济继续榨取日本经济,美元本位制继续主导东亚经济结算的支点)的美国,所绝不容忍的。

●在这种情况下,“美元本位制”还能指望全球资金向美国回流吗?

不仅如此,中国在巴基斯坦、阿富汗方向的“跨境反恐”(切断驻阿美军的巴基斯坦通道),俄罗斯在格鲁吉亚方向的顺势挤压(切断驻阿美军的里海通道),欧盟在地中海(科索沃)方向的趁火打劫(冲击美元本位制的根基),势必导致中东政治地图的提前重绘,如果再加上欧元、人民币对美元的“技术性攻击”,都将立刻置“美元本位制”、及依赖美元本位制的“美国全球战略”于死地。

还有,东亚经济的不稳定,美国介入朝鲜战争,必然导致东亚输美产品成本的上升,必然导致东亚经济“在中国经济的引导下”、将“输美为主”因安全或成本因素,提前调整为“输欧为主”,从而极大影响美国经济运行成本,继而极大影响美国市场化率,激化美国暂时被“新会计准则”所掩盖的金融危机。

在这里,我们再次强调,美国、包括欧洲金融危机的本质是场“债务危机”,其缓解也好、激化也罢,其“本质”与汇率无关,却与“利率”极其相关。

在这种情况下,“美元本位制”还能指望全球资金因“朝鲜战争”向美国回流吗?在我们看来,美国资金、人才、技术能维持不流出就不错了。

●美国衰落也好、瓦解也罢,并不意味着华尔街资本不能回流欧洲

第五,再这里,我们再次强调,对源于欧洲的华尔街资本而言,是没有祖国可言的,美国衰落也好、瓦解也罢,并不意味着华尔街资本不能回流欧洲,更不意味着华尔街资本将为美国殡葬。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想说的是:不论是在朝鲜半岛,还是在整个太平洋西岸,更或者是阿富汗,由于中国综合性实力的实质性提高,再加上俄罗斯国力的恢复并武力肢解了格鲁吉亚、部分收回了“乌克兰影响”,欧洲也已经正式走上了政治整合进程,且欧元也并没有被美国精心设计的“希腊危机”所彻底击溃,甚至美日关系也遭遇了“丰田事件”,美国与“中欧俄,甚至日本”之间的战略关系已经产生了难以愈合的裂缝,而在这些裂缝下面,是美国全球战略其实已经在政治、经济、军事各个层面,受到全方位的战略挤压,因此,美国根本就没有可能打赢一场区域性战争的资源,也没有能力从全球调集、向区域内集中这一资源。[笑月:http://www.xoyue.com]

而没有资源支撑的军事目标和外交战略,是不可能被落实的。这一点,在联合国处理“天安号”事件“主席声明”通过前后,可以表现得“一清二楚”。

讨论进行到这里,都是讨论的“第二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再来讨论第一个问题,即:在中国的“坚决反对”之下,在国际社会(包括美国社会、韩国社会)的眼中,在“美韩”对“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事演习”演习时间的任何延迟、演习规模的任何缩小,都将理所当然的被视为“屈服于中国的压力”下,“韩美”两国为何要在15日几乎同时发表了这份“可以看作是考虑中国对西海(中国称黄海)军演的反对而迫不得已拿出的方案”了?[笑月:http://www.xoyue.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