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导演从四大天王到三分天下

世界王牌 收藏 26 15287

谁都不能不承认,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是现今中国大陆电影导演的三剑客。本来应该还有田壮壮,成为四大天王,然而因为一部《蓝风筝》被“禁拍十年”,结果元气大伤,所以四大天王现今成了三剑客三分天下。

如果说,他们这一辈的中国电影导演未来有人成为大师,也就只有在这三四个人中产生了。




张艺谋和陈凯歌、田壮壮三人都是北京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田壮壮是82届导演系毕业的,和陈凯歌是同班同学,而张艺谋则是同届摄影系毕业的学生。他们三个人赶上了文革之后中国电影复兴最灿烂辉煌的一个年代,他们都各自赢得了机会。

张艺谋84年在张军钊导演的影片《一个和八个》中担任摄影师。以其大胆的构图、独特的镜头设计获1984年中国电影优秀摄影奖。同年,在陈凯歌导演的影片《黄土地》中担任摄影师,充分调动摄影手段,以独特的造型表现出黄土高原的拙朴浑厚,于1985年获第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奖,法国第七届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第五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东方人柯达优秀制片技术奖,瑞士卢卡诺国际电影节银豹奖。这无疑奠定了他作为一个电影摄影艺术家的坚实地位和基础。86年他又在陈凯歌导演的《大阅兵》里担任摄影,87年又主演吴天明导演的影片《老井》,表演质朴、准确,同年获第二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成为我国第一位A级国际电影节影帝,1988年获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第十一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该影片获得第二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故事片大奖、美国第七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等多个奖项。

陈凯歌毕业后被分配在刚成立不久的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1984年被借调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同年拍摄了中国电影复兴的经典代表作之一《黄土地》,这部影片拿了国内外无数的奖项,至今口碑依旧。86年他又导演了《大阅兵》,紧随其后是由吴天明担任新厂长的西安电影制片厂投资的《孩子王》搬上银幕,他继续担任导演。不用说,这两部电影又让他拿奖拿到手软。

而田壮壮机会来得更早,1982年他就和张建亚、谢小晶联合导演了《红象》,84年拍了《九月》,同年导演了极其粗犷豪迈又不失细腻的《猎场札撒》,86年又导演了《盗马贼》这样一部个人风格鲜明,同时有颇有商业、艺术气质兼具的作品。87年他有翻拍了老舍先生的《故书艺人》,一时间风头很劲锋芒大盛。

而1987年,张艺谋凭借导演影片《红高粱》正式转型,1988年获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第十一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第三十八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金熊奖,第五届津巴布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故事片真实新颖奖,第三十五届悉尼国际电影节电影评论奖,摩洛哥第一届马拉卡什国际电影电视节导演大阿特拉斯金奖,第十六届布鲁塞尔国际电影节广播电台青年听众评委会最佳影片奖,法国第五届蒙彼利埃国际电影节银熊猫奖,民主德国电影家协会年度奖提名奖,古巴年度发行电影评奖十部最佳故事片之一。那个时期,张艺谋几乎靠着《红高粱》拿奖拿到手臂肘关节发炎。

在文革之后中国电影复兴道路上,如果有公认的三部定海神针,我相信大家都会公推开山作品《一个和八个》,陈凯歌的《黄土地》,和张艺谋的《红高粱》。这三部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披着战争背景主旋律外衣,来精心酿造中国电影的人本主义精神内核,第一次在中山装的包裹下植入西方的人文色彩。这在当时文革之后百业待兴的社会荒原里,是一件非常勇敢也非常伟大的创举,是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无路荒原的头三个脚印。所以才会得到国内外观众和业界的一致认可。




于此同时,冯小刚则在走着相对崎岖的曲线救理想的道路。他没有进北京电影学院,没有成为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的同学或者师弟,只是高中毕业后进入北京军区文工团,担任舞美设计。后参军。转业后,进入北京城市建设开发总公司担任工会文体干事,后来才有幸进了中国戏曲学院充电。1985年,调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成为美工师,先后在《大林莽》、《凯旋在子夜》、《便衣警察》、《好男好女》等电视剧中担任美术设计。曾担任小品等舞台剧的编剧,导演。后由其好友、搭档----葛优介绍参加上海电影节,从此正式开始其电影生涯。

在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三人已经在电影跑道上驰骋将近十年之后,他才能有机会与郑晓龙联合编导第一部作品《遭遇激情》,后被夏刚拍成电影,影片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等四项提名,他与王朔联合编剧的电视系列剧《编辑部的故事》使他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1992年,他再次与郑晓龙合作写了电影剧本《大撒把》,搬上银幕后,又获第十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编剧等五项提名。

一只到了1994年,他又干起导演,拍摄电影处女作《永失我爱》,这也是一部城市题材的影片,冯小刚还兼做美工。1997年他又推出电视剧《月亮背面》。和前三位电影学院科班背景的导演相比,冯小刚的导演之路可谓一直是在电影和电视之间摇摆不定,蜿蜒前行。一直到了1998年之后,他才凭借定位中国大陆贺岁电影导演这一商业噱头站稳了脚跟。




这时候,张艺谋已经拍出了《菊豆》(1990年),《大红灯笼高高挂》(1991年),《秋菊打官司》(1992年),《活着》(1994年)。当然,其间他也拍出了《代号“美洲豹”》(1988年)和《摇啊摇,摇到外婆桥》(1995年)这样的商业试水之作。个人觉得,目前看来,张艺谋在他的导演生涯中的巅峰应该是92年的《秋菊打官司》和94年的《活着》,而《活着》这部作品则让他成为这一代的电影大师候选人。很遗憾的是,《活着》这部电影因为黑色幽默风格和对文革阶段的部分描写,虽然国际上赢得了空前的荣誉,同年获法国第四十七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最佳男演员奖(葛优)、人道精神奖;1994年全美影评人协会、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奖;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英国电影学院奖(相当于英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但至今无缘在国内院线放映,所有热爱《活着》这部作品的观众,只能依靠DVD的烛火之光不断重温《活着》的温度。

陈凯歌此时也同样进入自己个人导演生涯的鼎盛时期,1991年的《边走边唱》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1993年的《霸王别姬》更是和李安导演的《喜宴》双双入围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提名,让华语电影一时风光无限,那年他们双双落马,至今依然让全世界各国电影人都在抱不平。《霸王别姬》之于陈凯歌,有如《活着》之于张艺谋,这也是让陈凯歌作为华语电影大师候选人的经典作品,也是目前他个人的最高巅峰之作。

而田壮壮从87年之后,就开始率先探索商业电影,象88年的《特别手术室》,88年的《摇滚青年》,91年的《大太监李莲英》,都或多或少显露了他的商业企图心。而到了1993年的《蓝风筝》,田壮壮导演又暮然回首,找回了作为电影艺术工作者的艺术企图心。非常遗憾的是,这部《蓝风筝》因为以文革为背景探讨小人物的情感命运,结果和《活着》一样,被国内禁播,更有甚者,听说因为冒然送审国外电影节,虽然影片在1993年的东京国际电影节和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影片,但是田壮壮却自此被封杀整整10年,不得导演电影。呜呼哀哉!中国电影和田壮壮导演各自的损失呀!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中期整整十年时间,由于中国电视业的飞速发展和普及,中国大陆电影经历了和世界电影一度曾经经历过的困境,就是受到电视业免费影像的冲击,导致电影业生存举步维艰。

任何一个行业,生存都是第一位的,艺术可以让你崇高,却不一定能让你生存,更无法让你风光无限、养尊处优。所以最伟大的艺术家,向来都是对自己最残酷的幸福刽子手,却是精明艺术商人的福星。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电影几乎处在冰霜雪雨中,无数电影院纷纷改成录像厅,甚至靠联映式的通宵场勉强吸引人气维系生计。这样的大环境,你又如何能要求电影工作者能够坚守艺术呢?所以,我对任何一个导演的商业化,都抱着理解和支持的态度,只是未免惋惜别走得太远忘了本质。




这时候的张艺谋导演,从95年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开始,96年的《有话好好说》,都尽显商业企图心,不过却没有得到观众和商业的一致认可,98年又回顾了一部《一个都不能少》,99年又用《我的父亲母亲》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找寻平衡点。2000年的《幸福时光》,2002年的《英雄》,2004年的《十面埋伏》,2005年的《千里走单骑》,到2006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直到去年的《三枪》;除了《千里》之外,《英雄》之后的商业片,一部比一部票房盈利大,就一部比一部的骂声高,观众的失落感、绝望感越来越强烈。

陈凯歌1996年的《风月》,1999年的《荆轲刺秦王》,同样徘徊在艺术和商业之中苦苦挣扎,但是陈凯歌的艺术企图心表现得比张艺谋更盛,唯一的遗憾是此时他的盛名成了他的负累。他经历了任何一个领导者的痛苦,那就是因为找不到参照物而迷失了自我的方向。如果说《霸王别姬》是陈凯歌艺术和人性探讨寄存商业外衣的成功典范,那么《荆轲刺秦王》和《风月》则是他个人商业企图心披裹艺术外衣的马失前蹄,虽然《风月》和《荆轲刺秦王》都不时地要咆哮出人性批判和民族主义反思,而且运用了巨大的商业资源和阵容,但是观众却因为它们绕弯弯的叙事和故作写实邋遢的扭捏而不买帐,业界同样又因为看透了商业企图心再怎么掩盖都大过艺术企图心,结果导致艺术成了大旗中的虎皮,最终同样不是很买账。《荆轲刺秦王》还好,而《风月》则是一边倒的黯淡无光。随后,陈凯歌移民美国,拍摄了好莱坞电影《温柔杀死我》(大致译名如此2002年),没什么反响。2002年又应戛纳电影节邀请参加15位导演拍摄15部短片的《十分钟年华老去》,拍出了《百花深处》。2002年的《蝶舞天涯》也不甚了了。直到《和你在一起》,稍有回归。但是到了2005年的《无极》,却成了他个人商业企图心大暴露的最大败笔,这个在观众心目中的污点,就算是十亿票房,也弥补不了。

这个时期的田壮壮正在服他“十年之禁”的有期徒刑,这给了冯小刚导演一个机会。

冯小刚导演从98年开始,正式以贺岁电影导演的姿态出现,一年一部拍摄了《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三部曲,奠定了其商业电影导演的地位;2000年,他又把一部97年被电审毙掉的《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修改成那部《一声叹息》,随后《大腕》《手机》《天下无贼》,一部比一部票房高,一部比一部制作大。而当票房大到足够垫出冯小刚导演的底气时,他也开始渐渐显露出了艺术企图心来。在《甲方乙方》的年代里,冯小刚导演坦言自己的商业和电视化,这个人人都看得出,又何必不认呢?但是到了《手机》和《天下无贼》,他基本上已经把原有冯氏电影的电视化DNA去得差不多了,而艺术企图心和社会责任心也渐渐水落石出。只是到了《夜宴》,艺术企图心大盛之下,让形式主义吞噬了人本血肉,虽然过失稍微小点,但是和《无极》犯了同样的错误,结果第一次遭遇到比较普遍的反对。而随后的《集结号》,冯小刚导演把《夜宴》的负面效应一举洗净,除了赢得票房,同样赢得口碑,双丰收。随后的《非诚勿扰》又是大获全胜,虽然商业,却也不被诟病,而且作为票房导演率先挤进10亿导演俱乐部,成绩甚至超过了商业企图心满满的张艺谋和陈凯歌。




田壮壮导演历经“十年禁拍”刑满释放之后,2001年拍摄了《小城知春》,无奈小情小调式情感大于思想和故事,结果商业和口碑都只能算是小有收获,2003年的《茶马古道》却回归了艺术和人文自然的本质,2004年《吴清源》因为市场环境和文化环境的变迁也收益不如预期,到了2009年的《狼灾记》,让原本沉浮不定的田壮壮导演彻底失了先机,丢掉了和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这三剑客再争天下的机会。从此中国电影第五代导演,从四大天王的格局变为三剑客三分天下的局面。

今年,冯小刚用这部《唐山大地震》为自己在中国大陆电影业挣到了一席稳固的地位。看完《唐山大地震》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十年来,在张艺谋、陈凯歌等人一步步由艺术家变成商人的同时,冯小刚导演却一步步由商人变成艺术家。如果说《集结号》是种子,那么《唐山大地震》将是他变成艺术家的里程碑式标志作品!

如果说,张艺谋的《红高粱》奠定了他艺术家的基础,而《活着》让他成为中国电影的大师候选人,但是没想到后面的《满城尽戴黄金甲》之类的电影一步步把他拉下神坛,而《三枪》则是他彻底变成商人的标志性作品。《黄土地》奠定了陈凯歌的艺术家基础,《霸王别姬》让他成为大师候选人,而《无极》把他彻底沦为商人。

而冯小刚,从一开始都承认自己是个商业导演,也就是认可自己的商人本质,从不避讳。《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大腕》,这个电影商人慢慢地把电视剧气质褪尽,装入电影的灵魂,直到《集结号》,这个商人显露出了艺术家的气质和企图心,终于在《唐山大地震》彻底爆发出来了!




我个人觉得,商人和艺术家的根本区分,是你的真正企图心在哪里。当然电影没有票房就没有血液没有生命力,但是如果电影只剩票房作为生命力,那就是四肢发达没有头脑的躯壳,《三枪》是,《无极》是!所以,艺术家也要吃饭,但是他们不会为了饭碗里的米粒多少而丢掉自己的精神企图心。这就是区别!把商业企图藏在艺术外衣包装下,也许是高明的手法,但是把艺术的精神内核用商业的糖衣巧妙贩卖给更多的人们让他们爽快吸收尽情分享,则是更高明的境界!

现在,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我依然会看好,因为一个大师候选人要让人彻底失望和放弃,和让人彻底敬畏一样有漫长的过程,何况七十年代的爱情绝对是张艺谋导演的长项。但是,衷心地祝愿这部电影里还能看到张老师在《红高粱》《活着》里的艺术家企图心,只把商业当味精,绝不多放!

而陈凯歌通过《梅兰芳》的拨乱反正,多少让观众和市场都找回了信心,所以,今年底的这部《赵氏孤儿》,又给了很多人满满的期待。衷心祝愿他这部电影能找到商业和艺术之间最恰如其分的衔接点,这比其他都重要。




写完这篇文字,我相信有不少人看了又会大骂。

其实,把同样的事实整理出来思考,每个人都会得出各自不同的判断,意见不同这很正常,没有碰撞,哪来号声响亮?

我也承认,我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能望到这四个人的颈背,但是并非不当专业电影导演,就没有任何权利对他们做评价。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那么中国目前确实无人能对他们四个人进行任何评论,他们四个人又不会互相评论,只会互相抬轿互夸,那中国电影就根本没必要存在任何评论了。

我认为,他们的电影我买票了,我消费了,作为一个消费者,我就有权利思考并发表我个人的感受。当然对个人的恶意人身攻击则另当别论,那是法律审定的范畴。哈哈……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