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有之!中外史上最不畏强权势力的六大“钉子户

00魔神00 收藏 0 2324
导读:古来有之!中外史上最不畏强权势力的六大“钉子户

什么叫“钉子户”?《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在城市建设征用土地时,讨价还价,不肯迁走的住户。其实,在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拒不搬迁的主儿,其中有六个不畏强权实力的牛气冲天的“钉子户”,便令要求其迁走者无可奈何。


抗旨不遵的少林寺


大唐武德五年五月,皇帝李渊下了诏,责令拆毁少林寺,解散众僧。少林寺在十三立功僧的率领下,以少林寺虽居伪郑之地,却曾助大唐攻下轘州并曾劫救秦王为由,硬是抗旨不遵。


因为,就在一年前,也就是武德四年的四月底,少林寺刚刚为大唐平定夏国和郑国立下大功,并被秦王李世民亲书嘉奖并赐寺田四千亩,少林寺惠场、昙宗、志坚等十三立功僧被晋封为将军僧。


而当时的秦王李世民正被太子一党挤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在1500年前的帝王时代,也就是绝对专制的年代,大唐皇帝亲自下诏,寺院和众僧竟敢不听从,不拆迁,不离寺,堪称史上最牛的钉子户。


唐高祖李渊当时颁布的减寺疏僧诏(节选)是这样的:“释迦阐教,清净为先,远离尘垢,断除贪欲。所以弘宣胜业,修植善根,开导愚迷,津梁品庶……自觉王迁谢,像法流行,末代陵迟,渐以亏滥。乃有猥贱之侣,规自尊高;浮惰之人,苟避徭役。妄为剃度,托号出家,嗜欲无厌,营求不息。出入闾里,周旋阛阓,驱策田产,聚积货物。耕织为生,估贩成业,事同编户,迹等齐人。进违戒律之文,退无礼典之训。至乃亲行劫掠,躬自穿窬,造作妖讹,交通豪猾。每罹宪网,自陷重刑,黩乱真如,倾毁妙法……徒长轻慢之心,有亏崇敬之义……


欲使玉石区分,薰莸有辨,长存妙道,永固福田,正本澄源,宜从沙汰。诸僧、尼、道士、女寇等,有精勤练行、守戒律者,并令大寺观居住,给衣食,勿令乏短。其不能精进、戒行有阙、不堪供养者,并令罢遣,各还桑梓……


另附:据伪郑之地所有寺观着其尽令废除。”


这里面当然包括少林寺,而少林寺的下院十三立功僧人修行的地方,仅距伪郑的帝京洛阳只有十几公里。


接到诏书后,全寺上下数百僧人俱不肯服从。上座善护把少林寺僧劫救秦王并助唐军擒拿郑王、攻克轘州之事拟表后,命慧玚昙宗二人前往觐见秦王,并请代为诣阙进表,恳乞留置少林寺。


少林寺的努力,终于使唐高祖李渊不得不默认了少林寺助唐之功,也终于默许“留置”,但是秦王赐予少林寺的四千亩寺田却被收走了。这样,就使得数百修行的和尚们断了炊,没有了最基本的生活来源。


尽管如此,当年以十三棍僧为首的少林寺僧人仍旧团结一心,坚持不懈,不肯妥协。直到拖延到四年以后,发生了玄武门之变,太子李建成被秦王射死,李渊禅位,少林寺的后台大老板——秦王李世民终于当上了大唐国的第一把手之后,少林寺才又被重新赐地四千亩。李世民登基后还封昙宗和尚为大将军,并特别允许少林寺和尚练僧兵,开杀戒,吃酒肉。寺内有一块《唐太宗赐少林寺主教碑》,记述了这一段历史。


胡雪岩奈何不了剃头铺


杭州城的东南角有座占地亩的豪宅,这座豪宅的最早主人,就是清朝的全国首富胡雪岩胡雪岩当年因为协助左宗棠兴办洋务受到嘉奖,朝廷封其布政使衔,赐红顶戴,紫禁城骑马,赏穿黄马褂。胡雪岩在建造这栋豪宅府第时,大宅西北角有一家剃头铺,怎么也不肯迁移,成了钉子户。胡首富愿意给剃头铺老板比市价多几倍的银子作为搬迁的赔偿,但是剃头铺就是不肯搬走。结果,胡雪岩一直到临终都没有动得了剃头铺。


当年的胡雪岩也算牛了吧,但穷当当的剃头铺更牛!全国的首富又怎样?照样奈何不了小小的剃头铺。


“周顺房”嵌在蒋家大院


蒋介石当上“中华民国”的总统以后,想把位于浙江奉化武陵镇上老家的旧房子拆掉扩建一下,于是要让周围的邻居拆迁,好给蒋家腾出地盘。邻居们得知蒋家扩建房子的事后,都纷纷让出自己的宅基地,可是隔壁卖千层饼的周顺房的主人却不愿意腾出自己家的地盘。


原来,周顺房的主人与蒋介石都是儿时的小伙伴,并且和蒋介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并不把他看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大人物。周顺房的主人接到拆迁通知后,曾放出风凉话说:“瑞元(瑞元是蒋介石的小名)当皇帝了,他让我搬,我不得不搬……”并执意要让蒋介石亲自来说。蒋介石听后叹曰:“迁不迁由他去吧。”这个周顺房,因而被戏称为民国最大的拆迁钉子户。


今天我们到蒋氏故居,会看到蒋家面临剡溪的大院右侧,有一个“周顺房千层饼店”,嵌在蒋家大院的一角,显得有些“另类”。



大军阀拿张姓人家没办法


民国年间的大军阀徐源泉利用军事之暇,致力于创办实业,在经商活动中动用军队牟取高利。在汉口、沙市、湖南沿江一带设置码头,经营10余艘轮船;在汉口开设泰丰花号、裕泰盐号、悫意人力车公司;在汉阳创办砖厂、恒源银行;在渝开办义华化工厂。在徐源泉的老家仓埠,至今在百姓的口中有这样的顺口溜:“嘟嘟嘟,洋船到了仓子埠”——只要听见了汽笛声,就知道徐源泉的商船来了。


这么一个八面威风、有权有钱的军阀人物,功成名就之时,在老家建幢豪宅供亲人或自己居住,显示人生得意、飞黄腾达,全在情理之中。1931年,徐源泉就在老家建成了一幢融中西建筑艺术风格于一体、在当地堪称最富丽的建筑物——徐家公馆,专给他在家乡的母亲和发妻居住,据说耗资十万大洋。


时至今日,造访这幢徽派特征的老建筑,仍见保存完好的精美木雕,仍能感受其气派与精致。美中不足的是,公馆的一角斜切了一块。据说,斜切的原因在于这不足一平方米的地盘当时属于邻居张姓人家,这个普通人家不同意把自己的土地卖给徐源泉。没有达成协议,徐源泉只好改变设计,把房子的直角变成了斜角,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看上去多少有点缺憾。


建这幢公馆时的徐源泉正炙手可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整个鄂湘都是说话算数的人,更不要说在他老家那个小镇子。然而,人家张家不肯让出那不足一平方米的土地,徐源泉也拿他没有办法。尽管他手里有枪有炮,却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造了这么一幢不规则的房子。


繁华中的“孤岛”


美国华盛顿的马塞诸塞大街上,有一幢与周围环境极不协调的孤独陈旧小楼,主人叫斯普瑞格思。原来,斯普瑞格思先生买这幢楼时花了13万美元,开发商欲重新开发,和其议价时,他却向开发商要出了三千万美元的天价。几经周折,开发商最终放弃了与斯普瑞格思先生交涉,重新规划了设计,斯普瑞格思的房子也成了繁华中的“孤岛”。


“恢复原状”的磨坊


上述美国这个“钉子户”还不算最牛的。西方历史上最牛的“钉子户”,大概非德国的那位磨坊主莫属。号称“军人国王”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在他的行宫登高远眺,发现他的视线竟被紧挨着宫殿的一座磨坊挡住了。如此不合时宜的“违章建筑”,让这位领袖非常扫兴,在与磨坊主商谈买下这座磨房未果的情况下,“龙颜”震怒,于是派人把磨坊给拆了。结果那位磨坊主告到法院,法院判决国王必须“恢复原状”,赔偿损失,一国之君弗里德里希拿到判决书后也只好遵照执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