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游牧VS农耕 之 匈奴兴衰[蓝剑军团]

张岩11 收藏 37 10336
导读:[原创]游牧VS农耕 之 匈奴兴衰[蓝剑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2000年前中国古代的历史的版块上,曾经存在着两种无论生活方式还是宗教信仰都截然不同的两个文明——长城以南农耕和长城以北游牧。

游牧民族以匈奴人为主,他们自翔为草原的主人。匈奴单于冒顿曾说过一句名言:“太阳在那里落下,那里就是我牛羊的草场”。他们拥有无与伦比的适应性。据《史记。匈奴传》记载:“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以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如果你问他们人生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说:“将他人财物、女人、牛羊据为己有,此乃人生之一大乐事矣(冒顿语)”。这种不同的生活和认知方式导致了以草原为中心的匈奴和以长安为中心的农耕民族长达数百年的冲突和鏖战,我们今天的中国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两个文明长期冲突与融合的结果。

秦时明月


农耕和游牧早在夏商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在西周时期戎狄崛起,每当秋收马肥之时他们的骑兵不时南下掠夺严重威胁西周政权。宣王时期,西周派遣尹吉甫、南仲等出军征伐,大败猃狁与漠北。但是到了周幽王时期,西周内政腐败,国力衰弱。周幽王为博得褒姒最美的一笑遂烽火戏诸侯,褒姒笑了,诸侯怒了,犬戎乐了。周幽王十一年 (公元前 771年),犬戎来犯,诸侯皆不救。犬戎大军杀入城内斩杀幽王掠走褒姒焚毁镐京,诸侯皆惊。待各路诸侯的勤王大军匆匆赶到时犬戎早已远遁,但是镐京以西土地全部为戎狄所得,自此实力大增。周王室被迫东迁洛邑,周王虽然还是名义上的统治者,但是东周政权已是名存实亡,这是历史上第一个被游牧民族灭亡的政权。东周衰落后的诸侯经过一段时间的兼并和攻伐后中国的历史迅速进入战国时代

战国末期,北方匈奴崛起,占领河套地区这块最肥美的草场作为他们南下的前进基地,严重威胁着秦帝国的首都咸阳。秦为了根治匈奴之患,派大将蒙恬为帅,统领30万铁甲北击匈奴。就军事实力上来讲,双方相差无几。秦朝拥有当时最强的步兵军团,以战车为主体铺以强弩。并且占有人力优势。而匈奴人当时则拥有当时 最强悍的骑兵部队,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军团。速度快冲击力强,机动性高。秦将蒙恬根据匈奴秋掠春走作战的特点,并不急于和匈奴决战,而是高筑城坚守,并且池囤积粮草,坚壁清野。经过一年的对峙匈奴人想战无战,掠无所得只得无奈退走。蒙恬乘机反击,双方大战于黄河之滨,匈奴大溃。至此一战匈奴主力遭受重创,从此远遁再不敢 南下而牧马。


白马山之围


尽管匈奴北走,但实力犹存。蒙恬死后,秦朝内乱,赵高专权。诸侯并起叛秦,被强征戍边的士卒纷纷逃走。头曼单于乘机南下,重新夺取“河南地”公元前209年冒顿杀头曼单于代之,冒顿成为单于后首先灭掉东胡,尔后尽服从北夷,统一了草原。此后冒顿又相继率兵向北征服了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等国,成为了真正的草原雄主。

汉平定中原不久,为加强边防调韩王信去代郡,都马邑(今山西朔县)。匈奴大举围攻马邑,迫韩王信投降了匈奴。于是匈奴以此为基,大举向南。越过句注山,直攻太原,兵锋直逼晋阳城(今山西太原西南),长安震动。

公元前200年,汉帝刘邦率军50万御驾亲征 。冒顿以诱兵之计详装败退,置精锐骑兵于后方诱使汉军前来。刘邦初战小胜果然中计,亲自引汉军精锐32万前去追击。等追到高平的平坦地形时败退的匈奴突然杀了回来,刘邦的步兵军团顿时被冲的七零八落,刘邦收敛败兵退向白马山。七天七夜,被包围的汉军得不到军粮接济,情势十分危急。高祖用陈平计,暗中派使者厚赠礼物给冒顿的阏氏,阏氏对冒顿说:“两主不应相困。现在即使得到了汉朝土地,单于您也终究不能住在那里。况且汉王自有神灵保佑,请单于您仔细考虑。”冒顿原与韩王信的大将王黄、赵利相约共灭汉王,可王黄、赵利的军队未到,冒顿怀疑可能和汉军有密谋,再说了,在匈奴人眼里汉人就是一群羊,万里长城就是羊圈,与其跳到羊圈里抓羊还不如让羊自己送上门来。就听取了阏氏的话,放开包围圈的一角。高祖刘邦下令所有士兵都拉满弓外向,从匈奴解开的一角直冲而出,终于和大军会合。冒顿这时已引兵离去,汉朝也领兵撤退。

自此汉朝和匈奴开始了和亲政策,尽管和亲无法阻止匈奴的贪婪,但是毕竟为汉朝 赢得了近百年的发展,为汉武帝反击匈奴打下了物质基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汉朝的反击 战


经过百年的发展,汉朝已经趋于强盛。西汉王朝在经过汉文帝汉景帝两代的“文景之治”后,经济上积累了巨额财富。汉景帝时平定吴楚七国之乱, 消除了国内的隐患,政治上形成了强有力的中央集权,使汉匈双国的力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然而匈奴的胃口却越来越大,匈奴的老婆死了,去找汉朝的皇帝要不说还要陪送上嫁妆,不给,不给遍抢。面对匈奴的贪婪,汉武帝已经无法容忍,他决心居全国之力,反击匈奴。

为了反击匈奴,汉武帝军事上积极从事于反击匈奴的战争准备。在军事上健全军制,加强骑兵部队的建设,选拔适应 指挥骑兵作战的年青将领,修筑军事要道,政治上加强皇帝集权,把凡是反对和匈奴开战的大臣全部抹掉,营经济征收商 人车船税,实行盐铁官营政策,以增加战争物资储备等等。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派遣间谍前往匈奴大帐,向匈奴军臣单于说,他有手下数百人,能斩杀马邑县令,举城而降,牲畜财物可尽归匈奴,但匈奴一定要派大军前来接应,以防汉兵。军臣单于贪图马邑城的财物,亲率10万大军进入武州塞(今山西省左云县),并派使者随聂壹先入马邑,等斩杀马邑县令后进兵。聂壹随后返至马邑与县令密谋,杀死一名囚犯,割下首级悬挂在城门之上,伪装为县令头颅,欺骗匈奴使者。

匈奴单于果然上当,率领10铁骑直奔马邑而去。大军来到距马邑百余里的地方,发现沿途有牲畜,却无人放牧,引起了军臣单于的怀疑。匈奴在此时攻下一边防小亭,俘获了汉雁门尉史。在威胁下,尉史将汉军的计谋全部说出。原来汉朝皇帝早已遣精兵30万,命护军将军韩安国、骁骑将军李广、轻车将军公孙贺率主力部队埋伏在马邑附近的山谷中待匈奴人入瓮。军臣单于听后大惊之后继而大喜,说道:“我得到尉史不上汉天子的当,真是上天所赐”。于是封尉史为“天王”,下令立即撤军。 汉军发现匈奴退却,立即组织追击, 此时匈奴轻骑兵的优势展露无疑,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和汉军主力脱离接触远远将其抛在后面,汉军步兵望尘兴叹。

马邑之围”虽未成功,但却使汉朝结束了自西汉初年以来奉行的屈辱的“和亲”政策,同时也拉开了汉匈大规模战争的序幕,同时也暴露了汉军步兵为主,缺乏骑兵作战经验的弱点。

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年),匈奴骑兵进犯上谷(今河北怀来东 南)、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等地。 汉武帝避实就虚,实施反击,派遣年青将领卫青率大军进攻为匈奴所盘踞的河南地。

卫青引兵北上,出云中,沿黄河西进,对占据河套及其以南地区的匈奴楼烦王、白羊王所部进行突袭,全部收复了河南地。汉武帝采纳主父偃的建议,在河南地设置朔方、五 原两郡,并筑朔方城,移内地民众十多万在朔方屯田戍边。汉军收复河南地,具有重要 的战略意义: 抽掉了匈奴进犯中原的跳板,解除了其对长安的威胁,并为汉军建立了一个战略进 攻的基地。 匈奴贵族不甘心失去河南这一战略要地,数次出兵袭扰朔方,企图夺回河南地区,均未成功。两年后卫青再次引军出塞,大破匈奴右贤王,迫使匈奴再次远遁大漠。后来汉将霍去病率精骑数万出北地郡,绕道河西走廊之北,迂回纵深达1000多公里,远出敌后,由西北向东南出击,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大破匈奴各部,在祁连山与合黎山 之间的黑河(今弱水上游)流域与河西匈奴主力展开决战,杀敌3万余人,取得决定性胜利。霍去病共俘获匈奴名王5人及王母、王子、相国、将军等百余人,收降匈 奴浑邪王部众4万,全部占领河西走廊地区,给予河西地区的匈奴人以歼灭性打击。


匈奴时代的终结


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卫青和霍去病各领数十万大军,分别 出定襄和代郡。当时匈奴各地草场均为汉军所占,前有汉军后有无法生存大漠隔壁荒滩,战也是死不战便会饿死。为了生存,匈奴决心和汉军一战。匈奴王赵信根据汉军的作战特点将辎重全部北移置精兵于后方以逸待劳。

卫青从定襄出塞不久,从俘虏口中得知匈奴单于驻牧的地点,立刻令前将军李广与右将军赵食其合兵一处由东路前进,以掩护自己的侧翼并攻击单于军的左侧背,自己则率主力直奔单于军的主力,准备从正面迎敌。他率部向北行进干余里,穿越浩翰的大沙漠。抵达漠北后匈奴单于陈兵以待,卫青以战车环营配置强弩,在车兵,骑兵步兵的配合下对匈奴发起进攻。双方激战数日,最终汉军获胜。与此同时东出的霍去病军也在河西走廊重创匈奴,斩杀数十万。当时匈奴全国人口不过200余万可用之兵不过40余万,经过连年的征战消耗到漠北之战结束时匈奴人口锐减四分之三,可用之兵不过十之一二。

天汉四年,汉军派大军18万陈兵塞北,约匈奴来战,匈奴单于闻风丧胆,未战而率部远遁。自此增经称雄欧亚大陆北方的匈奴帝国彻底衰落了,匈奴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最终融入中国历史的长河中。而向西逃亡的匈奴被汉军追杀一段距离后越过了阿尔卑斯山进入欧洲,造成了极大地恐慌,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18 23:46:41 被战犯201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