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帝国Ⅷ 论精英血统

重生帝国Ⅷ 论精英血统

精英如何定义?

精英是在思想界、知识界、政界、经济界等领域出类拔萃的人,在资本主义产生之前,精英实际上就是贵族的代名词,贵 族的本质是血统,贵族的基础是领地和武功,荣誉是贵族的生命,贵族政体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成功和保持时间最长的政体。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萌发和技术的进 步,知识技术和金钱逐渐显示出自身巨大的威力,从而缔造了新式的贵族:学家的领地是智慧,资本家和企业家的领地是经济,尤其是后者,通过掌握财富和经济权 力进而直接或间接的左右了政治权力。

现代精英系指经济金融精英(企业家和金融家)与知识技术精英(科学家和专家),我的思路是应该从宗教改革开始,现代精英走上政治舞台并最终完全取代贵 族精英成为政治上的统治势力,是思想文化领域、科学技术领域、社会生产领域发生的一系列革命性变革的最终结果,而这其中在各领域少数的天才创造性精英所起 的作用,真是无法估量,如古登堡、路德、加尔文、卢梭.......

知识、权力、领地、财富、武功等等,都只不过是精英或贵族得以存在的外部前提,而血统,才是精英贵族的本质,就是在平民化的民主时代,也违背不了这个 规律。举个简单的例子,据说,在中国凡是以前的老革命根据地,经济发展水平都远远落后于所谓解放战争后解放的地区,我给出的解释是:在老根据地,资本家地 主富农等精英早已经被清光了,所以,发展后继乏力。

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说可分大众教育和精英教育,大学实际上就是精英教育的场所,而所谓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实际上即是大众教育。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是相辅相 成的,一个国家永远不可能使自己的国民都成为大学以上的毕业生,但有一个种族接近——犹太人通过精英教育使自己成为了英美的精英阶层,大学就是犹太人的登 天之路,请看看美国名牌大学的犹太学生的比例就能知晓。

注:在欧美,大学/名牌大学毕业,已经成为从政的一个几乎是必备的潜在条 件,完全从贫民中崛起的精英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就是在亚洲地区,包括大陆,受过高等教育,也基本上成为从政的硬指标之一。现在的我国,是一个看重文凭和虚 荣的时代,没有文凭的桂冠,在官场,也不好混啊。

实际上,所谓的选举,只不过把一个人推上了政治前台,他还需要组建自己的班子,来进行施政,之后,才能看到效果。 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高票当选州长,但是呢,其政治领域的成就,实在是比不上他在健美和影视领域的成就,这说明施瓦辛格的政治才能(尤其是用人),是非 常有限的。

真才实学,不见的非有文凭或学位头衔,不拘一格,才是识人、用人的大道。

所以说,以为民主和选举,就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良方秘药,那纯粹是幼稚的幻想。

选举,只不过是政治精英人才/精英班子,进行替 换/更替的一种法定规则罢了,选举之后,如何施政,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选举的优点很多,如避免了社会精英集团之间血腥的权力之 争,实现了政治权力的正常更迭,保证了社会的平稳发展,当然还有最大的优点:那就是极大降低了社会变革的成本。

将国家社会比作股份有限公司、全体公民看作股东的说法,实际上是社会契约论的观点,但正是这种理论,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因为,在股份公司中,各个股东的话语权和表决权并不是均等的,财力最雄厚的股东,享有最大的权力,金钱越多,越有地位和权力,金钱贵族统治社会,这不是民 主社会的本质吗?

而且,任何公司的运作管理,也从来都不是应用选举制,而是应用任命制,推崇能力至上的精英制,而不是人人平等的 民主制。实际上,在民主社会,所谓的候选人/被选举人,从来都是居于少数的,真正操控这个社会运作的,实际上是广大的公务人员和社会各界的精英。

当然,政治家,作为国家/社会这艘大船的舵手,其重要性是不言自明的。说白了,选举,不过是更换舵手的游戏

人类史,实际上即是精英史——人类那个领域的突破不是精英完成的呢?所谓的大众,只不过充当了精英们的有效工具罢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 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大众工具说”是一种高度抽象的概括,虽然每个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生活,但是都会不由自主的随历史的潮流 而前进。中国古代为什么有圣人,《韩非子.五蠹》解释的非常清楚,假如没有精英的出现,人民仍将生活在蒙昧中。

精英是如何产生的,希腊罗马北欧神话给了我们很好的说明,中国的历史也有类似的说明——如中国先古的精英基本上都是黄帝和炎帝的后裔,这也是汉族之所以自 称炎黄子孙的根本原因。

有关精英的产生,有神创说和自然筛选(自然选择)说两种。早期希腊罗马的英雄,都具有半神半人的血统,英 雄之所以成为精英,是由于神的血统的注入——如赫拉克勒斯;而早期中国的英雄,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创造力而自然浮出人群——如遂人氏、神农氏等等,这是自然 筛选的成功范例。

至于乱世精英的涌现,纯粹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即在相对公平的乱世竞争中,精英人才脱颖而出,最典型的例子如刘 邦、刘秀曹操、刘裕等等。

郑重声明:现在公认的所谓精英,在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精英——他们只不过有权有势有钱有名——尸位素餐的伪精英而已,伪精英/小人位高权重、掌控社 会的发展权和话语权的结果是:国家和社会的堕落。

当然,话不能说得太绝对,绝对即是走极端,走极端,是危险的。

现在的我国,应该是精英真假混杂、鱼龙混珠、真伪难辨,真货了 充斥假货,所以说,如何有效的辨别和区分真正的精英,实在是一项很大的难题。

应用劣币驱逐良币的原理,来分析我国的精英阶层,最恰当不过,伪精英过度泛滥的结果,是真精英逐渐淡出核心舞台,伪精英掌控国家社会发展的命脉,对国 家人民来说,是一场前途未卜的灾难。

精英祸国、买办卖国、官僚误国,这些都是伪精英们的杰作,伪精英不除,国无宁日。

任何一项制度,不管当初设想多么完美、设计多么完善,如果不能有效施行,那就没有任何用处。

规划和过程重于结果,过程和规划同等 重要,过程决定规划的成败,即所谓细节决定成败。

所以,对任何一项规划的评价,最要的有两项:是否符合良好预期,和是否具备现实 可行性。

现在的所谓文明政治,玩的是政党政治,即使是一党独大的国家,玩的也是党内派系政治,有政党,就有党魁,有派系,就有头 目。所以,任何政治政治制度设计,都应该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

如同天使有善良和邪恶(也就是堕落天使即魔鬼)之分一样——精英也分为邪恶精英和高贵精英。优秀的国家/社会,是有高贵精英来掌控的;而堕落邪恶的国 家/社会,则是由邪恶精英来掌控,在我看来,马列二人应该划入邪恶精英之列。

精英的划分标准,在下抽提出五种高贵精神——作为精英贵族的判定坐标,这在高贵精神论中已有说明,其中勇敢和牺牲在下已经论述,至于纯洁、真诚和理 性,还远未完工。

一个国家的兴盛,主要取决于高贵精英的存在;而一个国家的衰亡,实在是高贵精英没落的结果——世上无英雄,遂使 竖子成名(邪恶精英脱颖而出)!

春秋时期,晋公子重耳流浪在外十九年,足迹环绕华夏一大圈——应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流亡了。由于身边拥有许多高贵精英人才,晋文公能很快整合晋 国,战败楚国,建立霸权。

殷纣无道,残贤害善,群贤尽去,小人(邪恶精英)当道,遂为姬周取代——亡国之庭无人也。

邪恶精英不符合五个条件(不具备五种高贵精神),首先也是最起码的是不符合纯洁的标准,更何况牺牲了——请参考本人的《高贵精神论Ⅲ》。

当然,区分精英,还有血统体貌标准——高贵血统不仅仅在于精神,不过这种标准还需要用科学的方法来制定。

由于暂时缺乏筛选精英 的精确方法,而且精英又是一种动态的概念——因为人是可以上升也是可以堕落的,所以,只能创造一种良好的外部环境,让精英从竞争中脱颖而出,并在竞争中保 持自己的活力。

所以说,我们推崇的是精英,但是我们制定的政策是面对大众的——因为精英就隐藏在大众之中,试想:毛遂如果不自荐,又怎能被发现是精英?

精英和普通民众的关系,就如同植物之于大地、头脑之于身体,二者是紧紧依存密不可分的。缺乏精英贵族,一个社会如同一盘散沙,就象以前的中国那样;缺乏 民众,精英贵族就会如同离地的植物那样枯萎而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罗马贵族对平民的最为关键的妥协是在平民威胁离开罗马时实现的。

精英和大众的关系——犹如森林和大地的关系,大地是森林生存生长的根基和营养来源,大众即是精英存在的根基和源泉,在下的意思是不能像马列主义那样认为 划分社会人群为对立的阶级——这纯粹是割裂群体,精英和大众是某种辨证形式的统一体。

荣誉——是精英贵族的生命

创造—— 是精英贵族的本质

尚武——是精英贵族的性格

进取——是精英贵族的品质

利己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人类也不例外,不过人类作为群居动物,是需要互利才能生存的,过份利己的行为反而是损害了自己的长远生存利益——人们将其冠名为自 私。自私是一种狭隘的爱——那是爱自己,而无私基本上等同于利人——是将爱分享到别人身上。

自利是一种本能,而利人则是一种理 性,生活在社会中的个人,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理性来约束自己的本能,所以才维持了社会的稳定。如果有哪一天个人理性的提防崩溃,那么,所谓犯罪的行为就 会发生——所以,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犯罪行为,那实在是人类的本能在作怪。

为大众同时也是为自己——因为作为统治者的精英必须在精英阶层和大众阶层的利益博弈中寻找某种平衡,和古罗马共和国之贵族和平民之博弈一样。

精英政治不等于选举政治,精英必须在自己和大众的利益之间谋求一种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才能确保国家和社会的稳定。

同时,为了维持精英自身和大众本身正常的“新陈代谢”——这是维护社会生机和活力的必须机制,精英需要有下降通道,大众需要有上升通道。也就是说,上 层没落的精英需要被淘汰为大众,大众中的杰出人才需要上升为精英,这样,在精英和大众之间便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社会以此为基础维持稳定。

如果精英形成特权阶层,堵住平民中的精英的上升之路,不仅是自断源泉、隔绝自己的新陈代谢系统,更为社会的稳定埋下了隐患。历次的起义或革命的起因,都 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下层精英上升无门,所以铤而走险。

而且,精英之于大众,就如同森林之于大地,森林的生存离不开大地,森林的代谢也离不开大地——精英和大众是不能分裂的,如果二者分离,那就是阶级对立 的观点了。

现在的我国社会,不仅是“劣币驱逐良币”(伪精英驱逐 ),而且是劣等精英们形成特权阶层,高踞于大众之上,靠吸食大众的血汗来寄生生存。这一特权阶层,已经日渐蜕变为社会的恶性肿瘤,而不是优秀的大脑。

民主社会确实是公民广泛参与的社会——公民如果不参与,怎么能体现民主呢? 不过,公民的参与仅限于提倡的公共生活,而涉及到自身重大利益的问题——公民参与的程度非常有限,美国宪法的修正案说明了什么呢?公民谋求自己的权利和利 益是如此的不容易(如妇女和黑人的选举权);而所谓的进步:往往是公民经过长时间的抗争,精英阶层略微让步,才得以实现。

然 而,重大的决策权,仍然掌握在精英阶层手里。例如,美国政府救助ATG集团的计划,花了纳税人那么多钱,为什么不举行全民公决——让人民做决定呢?

所以,民主国家,公民是有限参与,是通过所谓自己的代表(代理人)——如选举出来的公务人员进行参与,不过,这种选出来的代表究竟代表谁,就说不清了。

但是呢,不管这种代理人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只要人民认为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就行了——毕竟,在民主社会里,公民具有投票选择权。因为每个公民手中的 都有一张选票,投给谁全部由来他自主,这样就给他一种虚幻的选择权。实际上,在民主社会,真正有良知且认清政治本质的人,是不投票的(弃权)——因为他知 道,投票对他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所以说,民主社会,是精英应用高级谎言来统治的社会,谎言级别越高,社会认同程度越大,社会结构越稳定,客观公正的说,英美的民主社会,处于的最高级 别——其地位就和安利的最高级皇冠大使是类似的。

就如同安利让所谓的体面人士人趋之若鹜一样,英美的民主社会普世价值,也吸引了 我国无数有普世情怀的文化精英,我国的出国潮绿卡热,已经充分的验证这一点。

不过,说实话,对生活在低级谎言环境下却渴望“精神自由”的文化精英们来说,选择和接受高级谎言,虽然比追求真理稍逊一些,但还是条出路。人们都有这样 的天性:喜欢新的好的,而厌弃坏的旧的。

低级谎言+暴力的统治模式,适用于处于民智不开放精神追求层次不高温饱阶段的国家,如非 洲;而不适合民智开放精神追求层次高讲求生活质量的文明社会。说白了,人的智力水平低,爱玩低级游戏;智力水平高,爱玩高级游戏,应用到玩社会游戏上,道理是完全一样的。

每个人都可以认为自己是精英,但必须用自己的表现和成就来证明!因此,社会就需要建立一种相对公正平等的竞争体制——以利于真正精英的脱颖而出,这是在下 精英文化论的本质!

相对公平且拥有浓厚竞争意识的环境,是环境的平等(“发展机会”的平等);对于智慧的渴望和相信知识与努力能 够给与对等的报偿,是追求的平等;精英权贵与平民百姓同桌而坐相距不过几公分,毫无精英与普通人之说 ,是阅读机会的平等。

在西方的民主社会,上述的平等,相对而言,是有一定的保障的。但是,在我们中国,这种平等现在来说还仅仅是奢望。 不过,透过机会的平等,我们看到了什么结果呢?精英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不就是因为自身天资的优势——能通过平等的环境和公平的竞争,而超越普通大众的吗?

一般而言,我们所说的平等,绝大多数是指起点的平等,终点的平等几乎一定会导致灾难。绝对的平等和平均主义就划等号了——而平均主义实际上是最大的不 平等,因为个人的努力和成就是不同的。

实际上,每个人的起点也是不平等的,因为个人的智商是不同的、个人的家庭乃至社会环境也 不是完全相同的——这也是为什么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原因。

英雄或精英的出现,是由于命运的呼吁——上帝认为一个民族在什么需要什么英雄,就会适时让精英诞生——在下的天地灵气论有相关解释,但不是全部,因为 天地灵气论第二篇还没有完成。

真正的精英,遵从上苍的意志、服从法律和规则、尊重生命和人权、维护正义和秩序。

任何人类的社会,都是精英领导的社会,只不 过形式和寿命不同罢了。完全封闭的社会,有助于精英阶层的稳定——不为外来势力破坏。

在贵族时代,比如,华夏中国的先秦时代和欧 洲的 中世纪,贵族和大众是有明显分野的——而二者又是互相依存、和睦相处。

商鞅虽主张“以弱去强”,但是军功授爵制度却是培育精英的肥沃土壤 ——白起即从一名小兵崛起为一代名将。

尊重个体的价值—— 即是为了精英的涌现和凸出而设立的原则,秦国的军功受爵制——即遵照这一原则。

从某种意义上说,重大的社会变化、历史创造活动,均是精英领导下的公众行为——如英国的清教革命、法国的大革命等等。

一般公 众的行为,可以逐步演化为大众的行为,之后精英即从中崛起,引导公众运动以引发变革。如果缺乏精英的统帅,一般公众的行为一般是无效的。

而缺乏领袖的公众行为,一般都会无果而终——如战后西方国家的左翼运动。

社会的兴衰,不是完全取决于精英偶然出现,而是社会本来就有精英 ——却埋没无闻!一个社会,即是最差劲的社会,都有精英的存在,关键是能不能发现和任 用精英的问题——商纣王、秦二世的朝廷里没有精英?非也,精英都被二者排斥了。

培养、发现、选拔和任用精英的机制,实在仅比拥有 精英更重要。就好比,一块土地,不去管理、也不施肥,也许能长出几棵好苗,而假如精心管理、肥沃土壤,则好苗肯定会很多。同样道理适用于一个国家或社会。

至于这些发现和任用精英的机制,该具备什么特征?这些机制该如何(或实际是如何)形成?

相关的理论在下的《智力空间论——一 个国家之实力真正来源》、《论论民主精神和创造性的渊源》与《国家的责任和义务》中已有表述。不过,涉及到具体的操作方法,在下推崇黄老管墨的学说。

人体尤其是男人有两个最耗费精力和能量的器官--一上一下,下边的负责后代的创造,上边的负责知识的创造。任何原创都是十分消耗心力的过程,精力用在此, 则不能用在彼,四肢的劳累往往造成大脑的迟钝,本人是深有体会;忙于生计和为生存而奔忙,则常常不能进行更高层次的思考,本人也是感受颇深。

只有在最基本层次的需求得到满足后,人类才能转到更高层次的需求上去--说得一点没错。对下层大众来说,衣食住行、养儿育女、教育医疗养老永远都是最 重要也是投入精力最多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一生为金钱而奔忙;而对中上层人士来讲,对智慧、知识和精神自由的渴求往往在其内心中压倒一切,可是,他们却总 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支持他们体面生活和解放四肢、留给大脑更多时间的是什么?是金钱和地位。

当我听到许多崇尚西方的所谓体面人士高谈只有自由民主,才是我国的唯一出路时,我感到有些惊讶,看来这些人是从来没有为吃饭而发愁过。如果他们没有体 验过农民工的生活,他们是永远不能理解什么是下层劳苦大众的真正需求的。

所以,我一直强调:生存也就是吃饭,对人来说,永远处于 第一位;第二是对公平正义的需求,其中的公平就包括了自由民主;至于华夏本位主义,那只能占到第三位了。

我国的知识分子有一种自命清高和爱搞圈子的习惯,自命清高使之总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拯救苍生大众”;爱搞圈子,使之排斥非主流自学成才的下层 崛起的知识分子。正是这两种致命的缺陷,不仅使我国的知识分子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更造就了自己的悲剧。

黄巢的诗作《不第后 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表明了对士大夫阶层形成全资对垄断官位的怨气。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则表明了士大夫的清高。

而朱温,这个黄巢手下的叛将,最后帮助黄巢完成了夙愿——白马清流事件,将唐朝士大夫斩杀殆尽,““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这是 对士大夫的最佳讽刺。千年之后,有东洋鹦鹉名Folishpig者,亦有白马清流之意。

毛•Z•D作为从下层崛起的天才人物,实在是个 “伟人”,他曾经改变中国社会的整体结构--用翻天覆地形容 也不为过,推背图的上土下日的预言简直是恰如其分,他曾让脑力劳动者--包括地主、资本家和知识分子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经济地位和赖以生存工作的条件,而像 下层劳动者那样依靠体力为自己谋生存之路,从此中国大陆的精神和文化创造力进入荒漠化状态,可见,贫穷与嫉妒永远是智慧的敌人。

有谁在睡马路的情况下仍在为国家的复兴而思考?有谁忍饥挨饿也要花费仅有的有限金钱去欣赏高雅的艺术?有谁就是宁可吃糠咽菜宁可花费车费也要去书店读 书--只因为不花钱.........

在这里,我想到了德国的元首,他虽然被他的敌人变为恶魔,但是基于“越是被敌人憎恶和痛恨的东西,越是我们最为珍贵和最值得学习的东西”的原理,从另 一种角度来说,他永远让人敬佩,不仅因为他的意志,更因为他的精神、思想和洞察力!

这也许是为什么当代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 NAZI迷的原因吧。

当时代需要一个伟人出现时,上帝就会适时给我们创造一个,所以任何一个历史上的大人物的诞生都是历史和时势发展的必然结果,我们不能以伦理道德的标准 对他们进行主观的评价。孙中山蒋介石、毛•Z•D、邓@xiao@平都是伟人,因为他们都开启了一个时代!

当然,事后评判一个领袖,谁都能办,因为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了,说白了,这纯粹属于马后炮,不过,就是放马后炮,历史学家们也是百炮齐发啊,呵呵。如果 要事先看一个领袖是否有所成就,换言之,要放马前炮,怎么办呢?要这样办:要看他的理想、思想、见识和性格,因为这四者决定他日后的行为!

由于人是肉体和灵魂的二合一的统一体,所以人具有动物的本性(兽性)和神的特性(神性),这也是二合一的统一体。人的性格是基于兽性,而理性则是基于 神性。

一个人的兽性,可体现在他的相貌中,从其相貌中,可以看出他的性格。客观地说,一个人的性格,并不总是体现在一种兽性上, 而往往是二种或多种兽性的结合体。

生存是生命的第一要义,这是索罗斯《金融炼金术》中的格言,犹太人正是秉承这一要义,才顽强地在异族中生存了下来,并练就了惊人的金融本领和掌控了惊人的 金融实力。

我呢,为了生存,不得不暂时步入犹太人的后尘,去进行有理性的投机活动,这实在是被迫不得已,而这也不是我本身的追 求,只是暂时的手段而已。

金融资本,形象的说,就如同吸血的“水蛭”,靠吸食辛勤工作的劳苦大众血汗来生存发展;金融衍生品,更 是把“水蛭”体积放大若干倍,令其吸血能力也放大若干倍,金融衍生品的发达,对一国实体经济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无限繁殖的恶性肿瘤。金融资本没有国界,金 融资本只认利润,不认其他,为了攫取超级利润,金融资本无所不用其极。

为了实现度过暂时的难关,我不得不加入“吸血队伍”的行 列,因为只有如此,我才能挣到钱,不过,我保证,以后我一定加倍回报给劳苦大众,这份“血汗”——即使我不吸,也会被别人吸走,与其放给白眼狼,还不如给 我,起码以后还有希望还回来。

陶朱公长子吝金害弟的故事,很多人听说过,他对自己的长子的评价是““吾固知必杀其弟也。彼非不爱其弟,顾有所不能忍者也。是少与我俱,见苦为生难, 故重弃财”。

言外之意是,一般家庭的长子,从小与父母在一起,什么都干,知道家庭挣钱辛苦和不容易,所以,对钱财比较看重,不愿 意轻易舍弃。

从性格来分析,家庭长子,性格都偏向保守,稳重,不愿意冒险,所以,一般成不了大事,拿破仑,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过,作为家庭长子的我,却完全相反,我冒失敢干,而且,以前是“屡战屡败”,基本上从来没有成功过,只有失败,或许,是瓦釜已久,大器晚 成吧,命运要求时间来历练我。

我敢冒险,只要我认为胜算几率大于80%,我就敢把全部身价都加上,有理性的冒险,是我推崇的原 则,人生能有几回搏,多冒几次险,又能如何?

从性格来分析,家庭长子,性格都偏向保守,稳重,不愿意冒险,所以,一般成不了大事,拿破仑,就是典型的例子。

拿破仑是家庭老二,不是老大,所以,他的成就远远大于其大哥约瑟夫。

如何才能高效率挣钱呢?上班工作,肯定不能。用人来挣钱,用犹太人的说法,是两条腿走路,而用钱来挣钱,是用两条轮子走路。如果钱的周转速率加快,那 么就是四条乃至更多轮子走路。

只要资金能实现快速周转,其增值的效率就会大大增加,**正好能实现我这个愿望,而且,作为有理性 的投机市场,**对人的理性、性格,是一个很好的检验和锻炼,尤其是理性分析、冒险精神和抗挫能力。

只要把握了宏观经济层面的趋 向,掌握了**走势、只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只要有精湛的分析技术、只要有机器式的理性和无情,只要你具备高智商,**就是你的自动提款机。不过,**只 能作为一时的淘金机器,而长远的淘金机器,是成立属于自己的公司,之后再上市,提前收取未来的预期收益。拥有自己的企业,那才是长流水、常进财,你才属于 财富贵族。

中国在近期的未来整合东南亚以经济文化为主,而领土整合将仅限于一个国家——缅甸。如果说南海的石油资源是块大蛋糕的话,中国必须掌握切蛋糕的那把 刀,金兰湾海军基地和航母,是需要的。但是,为了最起码的公平起见,南海蛋糕,我国不能独吞,也需要给周边各小国分一点,以取得小国的尊重和拥护,不过, 南海石油共同开发,我国占大头,石油资源必须为我国所用,是最基本前提。

既然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启动,我国更需要维护 南洋华人生命财产的安全和利益,因此,国内启动血统法,国外与东南亚各国签订双重国籍条约,势在必行。签署双重国籍条约的最大动力和理由是:为了避免印尼 大屠杀事件的重演!

这个世界上由两个国家实行的血统法,那就是德国和以色列,血统法的要义是凡具有母国血统即为母国的公民--这就把种族和国家整合成为了一体。美国和以 色列早已达成协议,美国的犹太人具有美国和以色列双重国籍。

中国的地位类似以色列,在下的观点是,以血统定国籍--凡是具有汉人 血统的华人都是中国公民,为此中国需要和世界各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签署相关协定。

这里需要重点指出的是:

德国和以色列,是以母系认血统,母系的X染色体容易在遗传中稀释和丢失;而我国,是以父系认血统,父系的 Y染色体在遗传中永远保持不变,所以,我国的血统才是最纯正的。

海外华人的血不会白流的,他们的生命也不是草芥,中国一定要让对华人犯罪的国家及其人民付出代价的--对他们的宽容和大度只能起到纵容的效果,因为犯罪得不 到惩罚只会使罪犯更加猖獗,说不定以后还有更残酷的暴行发生。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以色列,以色列为什么非要对对仇人斩尽杀绝而不是大度宽容呢?

因为以色列人非常清楚:对仇人的大度,就 是对自己的残忍;大度就是纵容;纵容的结果,就是自己以后受到更大的伤害!

要让敌视你的人恐惧和害怕——就如同动物界总羚羊等食 草动物害怕食肉动物狮子那样,你才是最安全的!

你要变成食肉动物,把你的对手变成食草动物,你才能占据食物链的顶端。美国和以色 列,在拉美地/世界其他地区和中东地区的所有行为,都参照这个原则。

这里又不能不提到《凡尔赛合约》,这个条约的本质,就是把德国变成食草动物,任由食肉动物西方国家宰割,德国当然不愿意接受这种地位,所以,有了第三 帝国的兴起。

二战后对战败国德日的处理,也是依照这个原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