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张自忠摒弃前嫌救庞炳勋

张自忠上将军 收藏 2 905
导读:[size=10]3月12日下午,五十九军主力全部抵达临沂西郊,并集结完毕。从峄县至临沂,相距90公里,五十九军只用了一昼夜!   正在与日军激战的第三军团官兵,忽闻张自忠大部队赶到,阵地上顿时欢声雷动,军心大振。   薄暮时分,张自忠偕李文田、张克侠、黄维纲等将领前往临沂南关第三乡村师范,第三军团指挥部就设在这里。庞炳勋自得知战区将派张自忠应援临沂后,心中一直担心他是否愿意前来增援。当他远远看到身躯高大的张自忠大步流星地走来,心中高悬了几天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有些吃惊,又感动莫名,急忙迎上前去,久久握

3月12日下午,五十九军主力全部抵达临沂西郊,并集结完毕。从峄县至临沂,相距90公里,五十九军只用了一昼夜!

正在与日军激战的第三军团官兵,忽闻张自忠大部队赶到,阵地上顿时欢声雷动,军心大振。

薄暮时分,张自忠偕李文田、张克侠、黄维纲等将领前往临沂南关第三乡村师范,第三军团指挥部就设在这里。庞炳勋自得知战区将派张自忠应援临沂后,心中一直担心他是否愿意前来增援。当他远远看到身躯高大的张自忠大步流星地走来,心中高悬了几天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有些吃惊,又感动莫名,急忙迎上前去,久久握住张自忠的手。俩人相视,默然良久,数年积怨,顷刻冰释。

当他们进入军部办公室 尚未坐定,突然一颗日军炮弹飞落院中爆炸。庞炳勋神态自若地说:“荩老弟来得正好,你看这里多热闹!”接着又说,“我的部队伤亡很大,连我的警卫连都派到第一线了,再有就是我了。不过,我决心和敌人拼到底!”

张自忠听罢,从容地说:“大哥你放心,我决心尽力帮你打赢这一仗!”

庞炳勋神情为之一振,随即风趣地说:“老弟呀,人家说你要在北平当汉奸,我才不相信呢。我了解你的为人,所以我大为放心。”

张自忠开怀大笑:“今天倒是要他们看看,我张自忠是不是汉奸?!”

当晚,张、庞两军干部召开联席会议,商讨作战计划。庞炳勋要求张自忠接替城防,但张自忠主张与其坐待敌攻,不如主动出击,以攻为守,并表示愿意承担主攻。他对庞炳勋说:“在敌攻势之下,贵军可以徐徐后撤,诱敌深入,把敌人的右侧翼暴露在我军的正面,这样有利于我军的攻击。”徐参谋长深以为是,并与张自忠商定14日拂晓发起攻击。

13日上午,张自忠召集全军营以上干部作战前动员。当他问及各部队还有何困难,一八O师一位军官风趣地说:“军长,临沂这一仗咱们可有四难哪!”

“哪四难?说说看。”

“一难友军是冤家,二难对手太强大,三难师长不在家,四难补给真叫差。”

张自忠一听,笑着说:“你说得不错。这头两难自不必说。你们刘师长闹情绪还留在徐州,赶紧派人去接一下,跟他说清楚,再怠命闹情绪,我就要军法从事!至于补给困难,因为咱们的补给仍由第一集团军转拨,先前领的一点,淮河作战已经用光了,又不便向李长官开口,的确有困难。不过,可以暂时向临 沂的士绅们借一点。不管怎样,友军是冤家也要合作,对手再强大也不怕,没有钱照样打仗,而且要打胜仗!去年我到日本访问,人家笑咱们中国有文德没有武德,女人死节者多男子捐躯者少,这一回咱们该让鬼子瞧瞧啦!”铿锵之言,闻者感奋。

14日凌晨3时许,五十九军强渡沂河,向日军第五师团发动猛烈进攻。一时间,枪炮大作,地动山摇。张自忠率军部推进至朱潘,就近指挥作战。当记者请他预测战役胜负时,他坦率地说:“这次攻击是成功,还是失败,现在没有把握。板垣的部队实力很强。不过我将尽全力去做,以求良心之所安。”

左翼三十八师渡河后,一路冲杀,连克日军坚固阵地四五处。但板垣师团不愧日军精锐,他们迅速停止了对庞炳勋部的攻击,转而全力向三十八师反扑;双方展开混战,往来几个回合,三十八师伤亡400余人,被迫退回沂河西岸。张自忠震怒之下,当即将担任主攻的一二二旅旅长李金镇撤职,命新兵团团长李九思升任旅长,并令其准备再次渡河攻击。右翼一八O师渡河后,分两路向前攻击。日军出动增援部队与我展开激烈争夺,阵地失而复得者数次。经过奋战,一八O师以伤亡800余人的代价将敌击退。15日一早,该师乘胜向前推进,日军阵脚混乱,向东西水湖涯溃退。

退回沂河之三十八师15日晨再次渡河攻击,正激战中,忽闻日军偷渡沂河向该师后方迂回。张自忠被迫将三十八师一部调回,打击偷渡之敌。

由于日军将主力用于对付五十九军,庞炳勋部正面日军兵力大减。庞炳勋抓住有利战机,率部猛袭日军侧背,有力地配合了五十九军的正面攻击。

由于日军河东部队不断经大小苗庄增援河西,对三十八师威胁很大。张自忠决定将作战重点转向河西,以主力确保钓鱼台、茶叶山、石家屯之线;同时令一八O师拿下大小苗庄,堵截日军渡河点。这样,沂河两岸分别以茶叶山、大小苗庄为重点展开争夺战。茶叶山阵地被日军攻克后,三十八师力战夺回,但在日军猛烈反扑下,又得而复失。一八O师经过肉搏战,克复大苗庄,将敌压缩于小苗庄。

经过三天的浴血鏖战,五十九军伤亡3000多人。徐祖诒参谋长鉴于五十九军伤亡过重,建议张自忠撤出战斗,转往都城休整。但张自忠杀得性起,不肯撤退。他说:“我军伤亡很大,敌人伤亡也大。敌我双方都在苦撑,战争的胜利,决定于谁能坚持最后五分钟。既然同敌人干上了,我们就要用精神和血肉拼命干一场,不打败敌人誓不罢休!”众将领非常赞同军长的意见,纷纷求战。张自忠当即下达命令:除李文田副军长留军部主持工作外,其余各级部队主官一律到前线督战指挥;军总预备队一一四旅投入战斗;全军所有山炮、野炮和重迫击炮全部推进至第一线,带上所有炮弹,在黄昏前,将全部炮弹倾向敌阵;攻击重点为茶时山、刘家湖、小苗家庄。

显然,张自忠决心倾尽全力,与板垣征四郎一决雌雄。他斩钉截铁地对几位旅长说:“这次攻击,只许胜,不许败,否则军法无情!”

16日夜10时,五十九军向敌发起空前猛烈的攻击,雷霆万钧,大地震颤。

拼杀至17日凌晨4时,五十九军胜利攻克日军全部主阵地。

在茶叶山战斗中,二二八团的三位营长一死两伤。第二营营长冉德明在率部向高地突击时连中数弹,被随身护兵抬下火线。冉营长自知不救,对护兵嘱咐说:“我这伤是救不了啦,我有三个愿望:一是希望张军长能亲自看一看我的尸体;二是给我立一块小碑;三是不要将我的死信告诉老婆孩子,战事平定,希望能把他们送回河北完县老家。”

张自忠得到报告,立即赶来看望。此时,冉营长已停止了呼吸。冉德明是跟随张自忠多年的老兵,曾任张之卫队连连长,彼此亲如手足。张自忠抱起冉营长浑身是血的遗体,连声呼喊着冉德明的名字,泪流满面。按冉德明的遗愿,张自忠派人将他的遗体运往河南郑州,埋在西北军专门安葬死难官兵的“义地”里,为他立了高2米、宽1米的墓碑,碑铭由张自忠亲自题写。此后,张自忠还以冉德明的名义定期给他的家属邮寄生活费。

就在我军准备向敌发起追击之时,不料日军于17日凌晨5时向我发起疯狂反扑,我军阵地多处告急。但官兵们咬牙与敌死拼,刘家湖失而复得者四次,崖头失而复得者三次,茶叶山也一度失守,旋复夺回。素来顽强的日军,在五十九军痛击之下,终于丧失了继续战斗的意志,狼狈撤回河东,然后掉头向北逃窜。临沂大捷至此告成。张克侠参谋长兴奋地在日记中写道:“昔日所向披靡不可一世的皇军之板垣师团,为我中华好男儿已打得威风扫地,‘铁军’碰到了打铁汉!”

17日上午11时,蒋介石致电李宗仁、张自忠、庞炳勋,嘉勉临济之捷,电报说:临沂捷报频传,殊堪嘉慰。仍希督率所部,确切协同,包围敌人于战场附近而歼灭之。如敌脱逸须跟踪猛追,开作战以来歼敌之新纪录,借报国军之气势,有厚望焉。

随后,来自各方面的祝捷电报如雪片似飞来,但张自忠并未陶醉在胜利之中,当天他就下令发起追击作战。

各部遵命而动,迅速向北追击。18日,五十九军在第三军团协同下,将日军第五师团圾本支队包围于汤头一带。正要发起围歼之时,张自忠却突然接到战区命令:“五十九军着留一旅归庞军团长指挥,拒止临沂以北之敌。其余即开赴费县待命。”张自忠只好放弃眼前有利战机,将一一二旅留归庞炳勋指挥,自己则率其余部队于21日下午冒雨向费县开进。

第一次临沂战役至此结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