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关东山 第二部分 枪指太阳旗 第三十三章 死吧,小鬼子

北满墨 收藏 8 5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


一九三一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了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

九月十八日一夜之间,由于当时驻守在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毫无防备,且曾听过张学良东北军不得抵抗的训令,驻守部队并未作出激烈的反击,余万名的东北守军被只有五百人左右的日本关东军击溃,实为国人之奇耻大辱。

由于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遵循了国民中央政府蒋委员长的“不抵抗政策”,导致了关东军很快占领了沈阳城。不到半年的时间,东北三省的大部分锦绣河山和三千万同胞就惨遭日本关东军铁蹄的蹂躏。

一九三一年冬月,沈阳城内。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大雪连日的下,厚厚的积雪覆盖在苍茫的大地上,着了一身漂亮的银装。祥隆当铺里,谭客卿的儿子一身厚厚的棉服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正站在柜台内给一人当东西。谭客卿的儿子叫谭炎,年方三十六岁,生的较瘦弱,面容俊朗,一副儒雅之相。

“闪开闪开,都他妈的不想活了!快给皇军让路!”一阵尖尖刺耳的喊骂声从门口传来,不一会儿只见小孟八带着几个日本兵闯了进来。把正在屋子里当东西的人吓的都慌张逃遁,甚至有的人东西都拉下了。

谭炎一见是日本兵来了,自知是来者不善。笑脸相迎道:“皇军,有啥事儿么?”

为首的日本兵并未言语,小孟八贼眉高挑,撇着耗子嘴说道:“皇军今天是来收税钱的!”

谭炎一怔,微笑道:“税钱已经交过了啊,咋又来收钱呢?”

为首的日本兵没听懂,示意小孟八给其翻译。翻译后,为首的日本兵大怒:“八嘎!”然后对小孟八说了几句,显得很不高兴。

“皇军说了,祥隆当铺是特别关照户,当然要收额外的特别关照钱。哪来那么些废话,皇军能乱收你们钱么?再不交钱皇军不高兴了可就要见血了!”小孟八脖子挺挺着,趾高气昂的说道。

谭炎知道日本兵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但是这税钱也不是说交就交的,交不交还得老掌柜的谭客卿说的算。可现在现在谭客卿不在沈阳城内,这下可难住了谭炎。谭炎急得一头汗,说道:“皇军,掌柜的现在不在家,等回来了说一声再给您,看咋样?”

小孟八和为首的日本兵又是一阵交头接耳,接着小孟八说道:“谭少掌柜的,谭老爷子不在家,你就是掌柜的。咋的,这主都作不了?”

“真是做不了这个主,抱歉啊皇军……”谭炎低头哈腰的说道。

小孟八对为首的日本兵又是一阵连说带比划,那为首的日本兵暴怒:“八嘎!”身后的几个日本兵俱愤怒的举起步枪冲着谭炎。

谭炎吓的身子一歪,差点儿没坐那,说道:“皇军,皇军,息怒息怒……”

躲在柜台后面的二皮和家旺正在下象棋,听闻柜台处有动静,俱把帘子寮开一个缝儿观望。正当日本兵举枪冲着谭炎之际,家旺牙齿“咯咯”作响,二皮也是愤怒难当。

现在的二皮年方十八,正值血气方刚时期。较小时候相比,个头窜了不少,大概在一米七三左右,只是仍是身体干瘦,而且脑袋还是那么大。至于家旺,较二皮小两岁,现年十六,个子比二皮矮点儿,胖乎乎的可爱。二人均在沈阳慧人私人学堂念书,可如今学堂被伪警察署查封,说是该学堂传输学生抗日思想。

二皮冲着家旺说了几句,家旺“嘿嘿”一笑,二人转身从后门溜了出来。在后门的门口,二皮拿着一把大铁锹,家旺在柴火堆拾了根较结实的枣木棍。二人绕到当铺前门,蹑手蹑脚的靠近几个日本兵。

“谭少掌柜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这皇军可不讲情面,区区五十大洋,你交了不就得了么,干啥要找不自在呢?”小孟八捋了捋稀疏的鼠须,“别胡说这五十大洋了,就是一把火把你这破铺子烧了,你敢放个屁么?”

谭炎性子比较懦弱,被日本兵吓的已经双腿乱颤了。想交这五十大洋,又惧怕老爷子回来训斥,左右为难。可是如今几把枪正指着自己,性命难保啊。一急,身子剧烈的晃了一下,日本兵以为他要跑,于是“当”的一枪打到了柜台前的护栏上。

谭炎登时下的魂飞魄散,一动不敢动了。

二皮给家旺使了个眼色,家旺点点头。二人猛冲上去,二皮抡起铁锹“当”的一声,一个日本兵脑袋被开了瓢,鲜血喷了二皮一脸。家旺扬起大枣木棍用力一扫,立马就放倒了一个准备转身的日本兵。剩下几个日本兵缓过神来,枪口朝向二皮和家旺。说时迟,那时快,好一个虎胆少年!二皮别看干瘦,但是身子甚是灵活,快速的转到两个日本兵身后,狠狠的猛拍了两下,“当当”两声又有两名日本兵脑袋开花。现在仅剩下为首的日本兵和小孟八了,都被这一瞬间吓的惊慌失措。那为首的日本兵大骂“八嘎”,而小孟八忙掏出王八盒子瞄向二皮。

“当当当”几发子弹全部打到了铁锹头上,把挂在上面的尘土纷纷震落下来。

二皮也是心中一凉,适才好险,差点没了性命。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管你“八嘎”还是“九嘎”的,放倒你个狗日的!家旺也不逊色,上前一阵猛抡,把为首的日本兵帽子都打掉了,正好落到家旺脚下,家旺朝帽子狠跺了几脚。

谭炎被这一幕吓呆了,已经忘记叫喊儿子家旺和二皮了。身子窝在柜台下面,双手抱头,浑身瑟缩。

“啊!二皮一个大铁锹砍到了为首的日本兵的腿上,一声惨叫,瘫倒在地,枪也因为吃痛散手落到了地上,口中仍始终大骂“八嘎!八嘎!”

小孟八见日本兵受伤,忙扶起日本兵朝门外奔去。二皮和家旺追到门口,二皮猛扔大铁锹,但是没打到小孟八和那名日本兵。家旺见二皮扔了,自己也使劲的把枣木棍朝不远处的小孟八和日本兵甩去。

“哎呦!”正正好好,大枣木棍结结实实的落到了小孟八的脑袋瓜上,登时一个打包隆起。小孟八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扶着腿受伤的日本兵,样子狼狈之极。沿街的商贩和行人在小孟八和日本兵走远后,均纷纷鼓掌叫好。

二皮和家旺见小孟八和日本兵狼狈的逃远,开心的相视一笑。二人忽想起柜台内的谭炎,转身来到柜台内。家旺扶起父亲,谭炎面色惨白,似乎还没有从适才的惊吓中缓过来,口中有气无力的说道:“完了,完了……你们两个真是小阎王啊!杀,杀了日本兵麻烦大了……”

二皮用手抹了抹脸上尚未干的血迹,道:“那几个日本兵就是该杀!”

“哎呀,我说玉来啊,是该杀,可该杀也不能杀啊!”谭炎道,“日本人惹不得的……”

家旺满不在乎的道:“爹,怕啥?杀的就是他日本人,杀一个就少一个!”

“我说傻孩子啊,你杀几个日本兵顶个啥用啊?日本兵那么多,你能杀的完么?!”谭炎被二皮与家旺的举动吓怕了,担心日本兵找上门来,倒是就不好办了,说不上要被处死或关大牢的,“快走吧!等一会儿日本兵来了就不好办了!”

二皮看了看家旺,家旺看了我看谭炎,说:“爹,我俩走了你咋办?我们不能扔下你不管!”

“别磨叽了,快走!你是咱们老谭家独苗儿,你要是有事儿了,爹都没法向列祖列宗交代!”谭炎用力的向外推着家旺,“千万别回家!你俩去海城叫宋家桥的一个村子,找一个叫宋连的人,说你是谭炎的儿子,他就会收留你俩的!等风声过后,我再去接你俩!”

家旺迟疑了一会儿,二皮拽着家旺的衣角,说:“家旺,走吧……”

二皮和家旺拿了些盘缠,偷偷的混出城区,向辽南方向行去。

就在二皮和家旺走的不一会儿,随后一帮日本兵闯进了祥隆当铺,抓走了谭炎。同时,谭家的宅子也被日本兵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

在外地的谭客卿很快就就知道了这个坏消息,夜里悄悄的赶回了家,在暗处,发现宅子已经警备了日本兵,趁着夜色来到了好朋友薛丙一的家中再稳商对策。

————————————————————————————————————————

PS:第二部分抗战开始了,欢迎大家收藏,从这一部分起,情节会更加精彩!收藏,鲜花,还等什么?呵呵。北满感谢大家的支持了,感谢点击此书的所有读者,你们打麻将个个点炮和牌!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