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民警姬彪

姬彪是徐州市泉山公安分局夹河派出所的一位民警,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之外,他会不时牵挂着一位远方的姑娘——陈燕,尽管这个叫陈燕的女孩和姬彪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在陈燕的心里,姬彪比赋予她生命的父母还要重上千倍、万倍。


陈燕:“刚开始是个陌生人,后来是一个可以帮助我的人,再后来就像父亲。”


1982年一个秋雨迷蒙的早晨,已经67岁的陈老太太出门去买菜,刚出生不久的陈燕,被她的父母遗弃在菜市场门口,善良的老人捡起了这个女婴。至今陈燕也不知道自己确切的生日,不知道她的父母是什么原因遗弃了她。陈老太也是孤苦无依,那时她的老伴和唯一的女儿相继去世没多久,孤单的奶奶收留了同样孤苦无依的陈燕。一个年迈的老太太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孩,祖孙俩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陈老太太年轻时给人家做保姆,一直没有固定的工作,年纪大了做不动了,只能靠老伴生前单位发的几十元钱生活费,艰难渡日。陈燕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冬天吧没有菜,我记得我奶奶会买一袋萝卜一袋白菜带回家,不好的时候,我奶奶就拿个菜篮子,白菜有时候菜叶人家不要的,扔掉的,我奶奶就拣那个菜叶。”


年迈的陈奶奶不仅靠给别人洗衣服带孩子挣钱补贴家用,还让陈燕和别的孩子一样能够上学读书


1995年,陈燕上了初中,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渐渐的什么活也干不动了,每月仅靠那几十元的补助,即要维持祖孙俩的生活,又要供陈燕上学。到了初二那年,陈燕的学费就再也拿不出来了。就在祖孙俩一筹莫展的时候,她们遇到了此后在她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人——姬彪。




1996年徐州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划分巡区,那时候的姬彪任鼓楼大队一个巡区的巡长,而陈燕和奶奶的住所恰好就在这个巡区之内。由于工作的关系,一次偶然的机会,姬彪走进了这祖孙二人的家。


姬彪:“当时的陈燕,她有14岁了,从她脸上你明显能看到和同龄人不一样。我当时想她经历的比同龄人多一些。”




在陈奶奶的家里第一次见到陈燕后,姬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个简陋的家让他感到心痛,尤其是14岁的陈燕那双单纯而多愁的眼睛让他怎么也不能忘记,也就是从那时起,陈燕和她奶奶都会收到这位警察叔叔每月送来的几百元生活费,每次到家里来,姬彪都会给陈燕带来学习资料和新文具,从那以后,陈燕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奶奶之外又多了一个亲人。




陈燕:“小时候,很没有安全感,我小时候会经常躲在大衣柜里,把衣柜关上,我就待在那儿,很长时间我都可以不出来,我觉得那儿安全,我也喜欢很喜欢躲在角落里,我觉得很不安全,生活就觉得很不稳定,很凄凉,然后我叔叔出现以后,慢慢熟悉以后,我就觉得可以信任这个人,觉得你真的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来帮帮你,在你最困难的时候。”


为了让陈燕安心学习,姬彪更多的承担起了照顾陈奶奶的责任,1998年陈燕为了能够少花些学费,考取了徐州师范学校5年制的大专班,姬彪和妻子商量后帮陈燕交了8千多块钱的学费。可是就在陈燕入学后不久,奶奶的病情就恶化了,为了不让刚入学的陈燕分心,姬彪把陈奶奶送进了医院,让自己退休的母亲和妻子帮着照顾。




姬彪:“在医院的时候,老太太就告诉我说她不行了,我说这次出院还要好好过,我说你还要等到陈燕上大学,工作之后,你看到她工作之后你才能安心。她说这样吧让陈燕认你当干爸爸。我说认不认都是一个形式,你心里想什么我也知道,她有担心和牵挂,唯一的牵挂就是燕子,陈燕身上,她所放不下的也就是陈燕。我说你放心,我一定把她培养成人。”


没多久,陈奶奶病逝了。姬彪很清楚,这个打击对陈燕来说分量有多重,而他也清楚,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能让陈燕感受到亲人的温暖。




尽管工作很忙,姬彪也会抽出时间去学校看陈燕,如果时间允许还带她逛街、散心。姬叔叔的细心疼爱,让陈燕感觉到一种仿佛来自父亲的温暖,这种关爱也成了陈燕感情上的唯一寄托。姬彪的妻子对丈夫所做的这一切不仅默默地支持,而且她觉得自己的丈夫他不是高官、也没有厚禄,却能做到这些,非常了不起。




姬彪的妻子武媛媛:“其实平时看他挺粗枝大叶的,这一点做的还是比较细的,他陪那孩子逛街买套衣服什么的,像陪我逛街都是很少的。也挺让人放心的,他自己能做好最好的,一般他的工作,我不愿意去干扰他的事业、工作什么东西,我只能把我的后方做好就行了,带带孩子,不让他操心就行了。”




姬彪:“有时候花在陈燕身上的心思可能比花在我女儿上的心思还要大一些,我女儿在我家来说有我妻子,我母亲我岳父岳母,作为陈燕来说,除了我一个人,她没有别的什么亲人了。”




2003年陈燕从徐州师范学校毕业了,在姬彪的支持和鼓励下,她参加了专升本的考试,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苏州大学小教系本科。




陈燕:“我不能再增加他的负担,加上我的话,他就要养四个人,一个人的工资养四个人,不可以这样做的,我会自己努力的。”




姬彪的家庭也不宽裕,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病退在家,妻子下岗多年,女儿正读小学,一大家子都要靠他的工资养活,为了减轻姬彪的负担,渐渐长大的陈燕不仅靠打工自己完成了大一的学业,大二时她还获得了国家二等奖学金,并减免了八千块钱的学费,还获得了六千块钱的奖学金。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陈燕把这六千块钱拿出来帮班里几个家境困难的同学交了学费。


陈燕:“毕竟我叔叔在我小的时候他可以愿意去帮助我,我干吗不去帮助人家,我从我叔叔那儿学来的东西不可以到我这儿就荒废掉的。”


如今陈燕已经大学毕业,在上海市做一名英语老师,成了一个真正可以自立并且能够奉献于社会的人。


姬彪:“她如果成材,就说明我这十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通过我的努力让她成材,把她扶上马再送一程,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尽到自己的责任。”


因为有一颗爱心,姬彪默默诠释着有困难找人民警察的誓言,如今这责任和爱心在陈燕的身上加以传递。在我们的身边、在普通的人群中,也有不少像姬彪一样不求回报奉献爱心的人,试想一下,如果这种精神、这种爱心传递能够从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中经过,不断地发展、延续,那么我们的世界将会怎样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