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官场腐败十大新“变种”

俗话说:“你有你的关门计,我有我的跳墙法”。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尽管反腐败斗争与时俱进,但腐败分子也在不断变换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们反腐败的难度。以笔者观察,当下官场腐败主要有十大新变种:



一是“情妇腐败”。细数当下落马贪官,绝大多数都涉嫌权色交易,故有“十贪九色”之说。据有关统计表明,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而这些情人、二奶,与官员们勾结在一起,成为了贪官大肆贪腐的导火索、加速器、催化剂、中转站、安全通道、洗钱机器。贪官和情人表面上是通过“情”字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权色交易和金钱关系。不少贪官因情妇闹事告发落马的现象时有发生,于是民间有“反贪靠情妇”的笑谈流传。


二是“秘书腐败”。在一些领导干部腐败案件的背后,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有的“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秘书不少肮脏的活动。秘书利用领导干部“身边人”的身份进行腐败,已逐步成为一种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的腐败新形态。如安徽省淮南市原市委书记陈世礼的秘书王传东,受贿50多万元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的秘书秦裕,受贿682万终审被判无期。


三是“家族腐败”。腐败最大的特点是权力的腐败,而“权力的家族化”则为权力的腐败提供了最好的“制度保障”。一般来说,凡腐败泛滥、猖獗的部门或地区,终是或隐或现、或明或暗地烙上了“权力家族化”的印记。如安徽省原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堪称权力家族腐败的典型,他利用自己的影响,把妻子、儿子和两个妻舅都提拔为正县级以上干部,可谓夫贵妻荣,父功子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四是“借用腐败”。 在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入的形势下,一些人挖空心思,以“借用”之名来掩盖腐败活动,规避惩处。如山东省发改委能源交通处原副处长陈学伟,齐星公司有两个项目需要审批,陈学伟向该公司总经理赵某提出借辆车开开。赵某随后将一切手续办好后,将一辆价值178100元的桑塔纳轿车送到陈学伟手中。陈学伟到肥城市挂职后,肥城市政府给其配了一辆车,陈学伟就把桑塔纳给其内弟开。他名为借车,实为要车,名为借用,实为索贿。


五是“雅致腐败”。现在有不少领导干部喜欢古玩字画,多数是为了增长知识,陶冶情操。也有不少领导干部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瞄准古玩字画的升值趋势,在工作之余,千方百计搜集古玩字画。一些行贿者看中这一点,不惜斥巨资购买古玩字画,以馈赠交友为名送上领导的家门。领导同志虽然看到这些字画价值不菲,不花大价钱买不来,但是送的人理由冠冕堂皇,因此收的时候也就不需要像收钱那样羞羞答答。

六是“娱乐腐败”。在当下,豪华的娱乐消费,让你挡不住、推不掉。一些领导干部隔三差五便被请到高级娱乐场所“潇洒”一番。一些领导热衷于高尔夫球,下属花数千元或上万元买一张会员卡,送上门来。因为是娱乐项目,行贿者以此和领导者套近乎、拉关系理也直、气也壮,比送钱要方便得多。一些领导的嗓子虽然不怎么样,但就是嗜好唱歌,有求于他的下属马上心领神会,隔三差五请领导到星级宾馆先吃饭、洗桑拿,后由小姐陪侍左右。



七是“题字腐败”。有的领导喜欢舞文弄墨,其“墨宝”即使毫无章法,也被捧为笔走龙蛇、气象万千、不同凡响。大贪官胡长清自诩为书法家,特别爱好到处题字留名。胡长清在江西工作的几年时间,为南昌街头店铺题写招牌近千幅,不少街头的公共厕所都留下了他的“墨宝”,仅以3000元一幅计算,大致就是近300万元。一些企业甚至党政机关的头头脑脑,明知其字也就一般化,却乐意请他题字。


八是“精神腐败”。信风水,奉菩萨,信仰迷失,精神堕落。如原山东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相信风水先生的一派胡言,不惜耗巨资在湖上架桥;原福建省政和县县委书记丁仰宁,在县里专门成立了“建塔办”,向老百姓募款集资修庙建塔;自称“五品官”的原重庆烟草公司副总经理冯乃超则为自己修建了豪华的“活墓”;原黑龙江省高官韩桂芝,一边受贿敛财,一边烧香拜佛。


九是 “出场腐败”。在某些地方,领导开会有出场费,讲话发言给稿费,此外还有什么剪彩费、授课费、形象费等。在某些官员的眼里,这笔费用理所当然是他应得的酬金,是名正言顺的收入。一些领导之所以逢请必至,乐此不疲,一个心照不宣的原因,也正是因为“红包”的诱惑。剪彩与“红包”的关系,其实已成为一个通行于官场和市场的潜规则,成为一些官员“灰色收入”的来源。


十是 “司机腐败”。近几年,一些专车司机凭借其为领导服务的特殊身份,逐渐分享部分权力资源,开始参与甚至主导某些腐败犯罪,一种新的腐败群体正在滋生。如2009年9月,浙江省丽水市中院对吕伟强案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吕伟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吕伟强曾担任丽水市某领导司机多年,拉大旗作虎皮,搞非法集资。一些司机,在行贿人和受贿人之间牵线搭桥,为官场腐败推波助澜,此类例子不胜枚举。


腐败的新变种还有一些,如温和腐败、期权腐败、学术腐败、造假腐败等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万变不离其宗”,从根本上说都是滥用权力、以权谋私,都多躲不过老百姓的眼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