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将军为爱苦等三年 终抱得美人归

五星上将oo7 收藏 1 1254

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粟裕大将从来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著名的常胜将军。而在悄无声息的情场上,粟将军却屡屡受挫,好在他情深似海,忠贞不贰,在挫折面前毫不气馁,终于赢得了意中人的芳心。


1938年4月,新四军军长叶挺召见粟裕,让他担任先遣支队司令员,率部先期进入苏南敌后,执行战略侦察任务。粟裕不负众望,很快就在南京韦岗地区打了一个伏击战,取得了骄人战绩。韦岗伏击战的胜利,大大振奋了江南军民的抗日情绪。抗日战士斗志昂扬,人民群众支前也如火如荼。从长期艰难曲折中走过来的粟裕,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与激动。



转眼就是1939年了,32岁的粟裕却连一次恋爱也没谈过。很自然,他的婚事成了新四军上下关注的事。时任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的陈毅有一次和粟裕开玩笑说:“平时我看你讲起战略战术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怎么见了姑娘就不知说什么好呢?”有人还较真地跟粟裕说:“你要是看上谁,我给你去做媒人。”粟裕听了只是笑笑,并不多说什么。在他看来,眼下战事正紧,哪有时间去考虑什么恋爱和婚姻的事情。可就在不经意间,一位姑娘闯进了他的世界。



这天,时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的粟裕到军部开会。会后,他想在教导总队挑选几个优秀的学员,充实二支队机关。梁国斌队长向他介绍了情况后,说道:“教导总队第八队有个名叫詹永珠(楚青当时名叫詹永珠)的队员,长得聪明伶俐,各个方面表现都很好,不久前还入了党。你挑上她,肯定错不了。”“有这么厉害的女兵?”粟裕心里嘀咕了一声,当即表示要找楚青谈谈。梁国斌便让人通知楚青下午来教导总队谈话。



楚青准时来到教导总队队部,只见她大大的眼睛,清秀的面庞,眉宇间透着一股灵气,粟裕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通过交谈,粟裕得知楚青是扬州人,年方20,还听她讲了当初在云岭军部软磨硬泡了10天才获准参加新四军的光荣历史,连连点头称赞。当问及楚青是否愿意到二支队来工作时,姑娘一听说能到一线打仗的部队工作,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谈话结束后,粟裕便回到二支队。可整整过了一个月,梁国斌左等不见消息,右等不见回音,他以为粟裕不想调楚青,也就把楚青安排到速记班继续学习了。



梁国斌哪里晓得粟裕的内心世界,粟裕没给他回信,并不代表粟裕的心里就没有想法。本来,他是把楚青作为自己的下属进行审视的,可谈了一次话后,粟裕又觉得,也许,她不仅仅可以成为部下,而且可以成为爱人。与姑娘分手后的这一个月里,她的音容笑貌时不时地出现在粟裕的脑海里。粟裕突然觉得有一股强烈的冲动,便提笔写了一封信。这天,支队政治部主任王集成前往教导总队办事。临行前,粟裕把信交给王集成说:“请你把我的这封信送到教导总队的詹永珠同志手里。”



老粟给女同志写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难道……王集成越想越高兴,连翻山越岭的辛苦也顾不上了。他来到教导总队驻地,便立即请人去找楚青。楚青来到队部,王集成一边给她信一边高兴地说:“詹永珠同志,你要感谢我呀!我给你带来了粟裕同志的亲笔信!”



“粟副司令说是调我去二支队的,一直都没有消息,难道现在有戏了?”楚青迷惑不解地接过信一看,果然是粟裕副司令员的亲笔签名,便当时拆开,发现信纸里面夹着粟裕的一张近照:“詹永珠同志,我们已经一个多月不见面了。自从上次长谈之后,你在我的心目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从内心讲,我很喜欢你,不是由于别人的强迫,也不是虚荣的动机,而是一个新四军指挥员对一个真正的女战士的忠诚的爱……”



楚青看着看着,脸色倏地就变了,突然,她把信和粟裕的近照撕成了碎片。楚青的举动让王集成尴尬不已,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姑娘会如此对待指挥过千军万马的粟副司令。半晌,他才问道:“詹永珠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呀?”



“我认为作为新四军的高级将领,粟副司令员不应该向一个小姑娘求爱!”说完,她就走出去,并且拿定主意,以后不再见粟裕的面,无论谁来说都不行!



王集成回去之后,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粟裕。粟裕生平第一次情海泛舟,就在楚青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面前触礁了,心里自然很难受,但这并没有扑灭他心中熊熊燃烧的爱情之火。他对王集成说:“爱情,首先是情感,它对一些人是宽容的,对另一些人是严厉的。我是属于后一种人呀!即便是她不愿与我谈恋爱,我也无法去责怪她,因为她有选择的自由呀!”

情场上的失意并没有影响到粟裕战场上的指挥,他率领二支队与陈毅领导的一支队密切配合,相继取得了官陡门、秣陵关、麒麟门、雨花台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威震江南,被人们誉为“天兵天将”。1939年11月,新四军第一、第二支队奉命合并,成立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任指挥,粟裕任副指挥兼参谋长。而似乎是上天的有意安排,詹永珠从速记班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江南指挥部司令部机要科担任速记员,此时的她为避免家人不被自己牵连已改名为楚青。



楚青到了机要科后,十分害怕与粟裕见面,她怕粟裕再次向自己求爱,更怕他报复自己上次撕信之事。当然,不见面是不可能的,粟裕毕竟是她们机要员的顶头上司。他天天带领机关的干部、战士出早操,怎么能不见面呢!可见面越多,楚青的担心就越少,粟裕对待她就像对待其他同志一样和蔼可亲。



眼见粟裕的意中人就在自己的部队,可粟裕却若无其事,陈毅有些着急了,说:“粟裕同志,你要有所动作才行啊!”



粟裕只是看着作战地图,一声不吭。



陈毅突然一拍巴掌,大声说道:“要是这时候日本鬼子突然进村就好了,粟裕你背起她就跑,这事不就一锤定音了?”



粟裕耸了耸肩,依然没有作声。其实,粟裕并没有灰心,他一直谋划着如何温柔地“进攻”,去赢得楚青的爱。他现在只不过是在等待恰当的时机。



一天,粟裕把楚青叫到他的办公室,亲切地询问了她的工作近况。接着,粟裕再次表明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



楚青则沉着而冷静地把心中早就盘算好的话说了出来:“首长,我对您的为人和指挥才能,内心是尊重的。可是由于我的年龄小,对谈恋爱没有兴趣。我经常想,自从抗日战争爆发以后,许许多多父老兄弟姐妹死在日本鬼子的刀枪下,我们活着的人要牢牢记住他们的痛苦,绝不能考虑自己的生活小事,要为他们报仇!”虽然这一席话是楚青事先准备好的,但话一出口,她那与众不同的性格和潇洒气质却也显示了出来。



粟裕被感动了,想了一下,说道:“楚青同志,我们应该记住烈士的遗愿,像他们那样奋斗下去,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不过,生活总是发展的,我们抗战的目的是让全国人民大众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认为凡是有男女的地方,总会产生爱情的,爱情之中高尚的成分不亚于温柔的成分,使人向上的力量不亚于使人萎靡的力量,有时还能激发人的美德。作为一个革命者,关键是应该摆正革命与恋爱的位置。我请你再考虑一下,最好我俩能交个朋友,以后互相体谅,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为我们党的事业奋斗一生!”



楚青不知道粟裕的这番话是否也和自己一样是事先准备好了的,但姑娘被粟裕真挚的表白深深地打动了。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头回答:“首长,虽然你是一番好意,可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以后再回答你……”



“好呀!你慎重考虑吧,我可以耐心地等你,一年,两年,三年都行!”粟裕坚定地说道。



楚青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她站起来敬了个军礼,说:“首长,那我走了。”



不久,江南指挥部的机关干部便议论开了这件事。这个说:“楚青太清高了,连我们的粟副司令也看不上,不知她想挑选一个什么样的爱人!”那个说:“这个女孩子看起来秀气,但也挺倔强的。如果我具备粟裕将军那些条件,一定要挑选比楚青更漂亮的姑娘结婚,让她难受几天!”



这些议论传到陈毅的耳朵里,他更加为老战友的婚事着急了。一次研究完作战方案后,陈毅问粟裕:“你最近谈得怎么样了?我总觉得那个女孩子年龄太小了,不懂什么叫爱情!”



“是啊,你说对了,最近毫无进展。”



“那就干脆另换一个吧!我等着喝喜酒哩!”



一听陈毅这么说,粟裕有点着急了,他连忙说道:“陈司令,不行啊!我已经把她挂在自己的心上了,很可能短时间内不能被她理解,甚至产生误会,但这不要紧,只要出于真的爱就是有价值的,坚持下去,终究是会被理解的。”



陈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看你的恋爱观和你指挥打仗一样,认准了目标是不会改变的。”



“你过奖了,我还是缺少男子汉谈情说爱的魅力呀!”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到了1941年春天,粟裕已改任新四军一师师长。他是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他真的等了楚青整整三年。由于部队频繁行军以及生活供应困难,楚青病倒了,不得不躺到了医疗队的病床上。身为师长的粟裕一直忙于作战指挥,起先并没有听说这件事。当一天晚上他回到司令部听人说楚青病得很严重时,立刻对警卫员说:“提上马灯,和我一块去医疗队!”“师长,你一连几天都没休息了,天黑又在下雨,不是要紧事,明天去吧。”警卫员好心地劝阻说。



“不行!明天一早还要去前线!”粟裕口气很坚决,警卫员拗不过他,只好提着马灯,同粟裕一道走出了司令部。雨越下越大,粟裕在翻越一座山坡时不小心被树藤绊了一跤,骨碌碌地朝着山沟滚了下去,所幸没伤到骨头,但脸和手都被划出了长长的口子。粟裕顾不得这些,依然带着警卫员往医疗队赶。



一跨进医疗队大门,粟裕就向医护人员打探:“楚青在哪里?”医护人员一看是粟裕,忙把他领进了楚青的病房。此时的楚青正高烧不退,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冷啊冷啊”。粟裕心疼地看了看楚青,便回过头去对警卫员说:“你快回司令部去,把我那床军毯拿来给她盖上。”楚青朦胧之中听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使劲睁开眼一看,发现粟裕全身透湿地站在自己的床前。姑娘正欲强打精神爬起身来,却被粟裕用手按住了:“楚青,不要起来,我们从前线回来,听说你病了,特来看看你。”楚青不禁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谢谢粟师长,我不碍事。”半个小时后,警卫员带着军毯出现在了病房。粟裕亲手为楚青盖好毯子,又叮嘱了医护人员一番后,才带着警卫员匆匆赶回了司令部。



一周之后,楚青病愈归队。姑娘想把军毯还给粟裕,并当面道谢,可当她走到粟裕宿舍门口时,却又犹豫了起来,她的脸像火烤似的发烫,心扑通扑通地直跳。就在这时,粟裕刚好从屋里走出来,看见抱着毯子的楚青,连忙热情地招呼她进屋。楚青憋得脸通红,低着头说:“毯子我已经洗好了,还给师长。”“你身子单薄,留着盖吧,就当我送给你了。我还有个紧急会议,就不留你再坐坐了,请原谅。”还没等姑娘回答,粟裕就匆匆地走了。



望着粟裕远去的背影,楚青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三年来,自己先后听到关于粟裕的许多故事,尤其是目睹了粟裕在黄桥决战中表现出的山崩于前不惊、地裂于后不乱的大将风度,内心大为钦佩。更让人感动的是,自己两次拒绝他的求爱,他不仅丝毫不记恨,还如此照顾自己……慢慢地,粟裕在楚青心中的印记越来越深,她决定接受这位个子不高的将军的求爱。



1941年底一个静谧的黄昏,楚青主动约粟裕到驻地附近的小河边散步。聊着聊着,二人谈到了婚姻问题。粟裕诚恳地说:“楚青同志,我会尊重你的人格的,你放心好了。”



楚青羞赧地低下头去,没有答话。



“但是,”粟裕接着说道,“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爱着你的。你如果暂时不接受,我可以等,再等你三年!”



“如果三年后我还不接受呢?”楚青问。



“那我就继续等,再等一个三年,两个三年,三个三年,直到你答应。”



楚青感动极了,说道:“那……我要是现在就答应你呢?”



粟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里闪动着激动的光彩,他无法抑制心里的激情,紧紧握着楚青的手,近似呢喃地说道:“好姑娘,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终于被你理解了。元旦就要到了,等过了节,我们找个机会向同志们宣布,请大家吃一顿。”



楚青什么也没说,深情地看了粟裕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1941年12月26日,34岁的粟裕与22岁的楚青在如东县石庄一师的司令部里举行了简朴而热烈的婚礼。三年的“持久战”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婚后,粟裕与楚青的感情更是与日俱增。他们彼此不仅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家属”,而且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同志和战友,相互帮助,相互支持,心心相印,一同走过40余年的风风雨雨。1984年2月,粟裕大将因病与世长辞之后,楚青悲痛欲绝。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几十年的相濡以沫,同舟共济,几十年的酸甜苦辣,两心相知,楚青怎能忘却?!悲痛之中,楚青洒泪挥笔写下了感人至深的《长相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