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层高楼无报批手续 "最牛农民大厦"将竣工

五星上将oo7 收藏 3 266
导读:  [img]http://img1.gtimg.com/xian/pics/hv1/227/248/575/37452842.jpg[/img]   23层的高楼,再有20多天就要完工了。陈团结 摄   在西安市南郊电子城一个被称作“北山门村”的城中村里,一座赭红色的23层高楼煞是耀眼。它修建3年来如今眼看就要竣工了,当地的相关部门对此仍视而不见,无人过问,没有任何报批手续,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管真空”。该楼被当地媒体爆炒为“史上最牛的农民大厦”,也有人称它为“史上最高的违章建筑”。  

23层高楼无报批手续


23层的高楼,再有20多天就要完工了。陈团结 摄


在西安市南郊电子城一个被称作“北山门村”的城中村里,一座赭红色的23层高楼煞是耀眼。它修建3年来如今眼看就要竣工了,当地的相关部门对此仍视而不见,无人过问,没有任何报批手续,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管真空”。该楼被当地媒体爆炒为“史上最牛的农民大厦”,也有人称它为“史上最高的违章建筑”。


· ·


“鹤立鸡群”的大厦


今天(7月15日)下午,记者沿着该村的围墙正街西行不到两分钟,就见一幢赭红色高楼“金鸡独立”在一片低矮的民房中。高楼施工工地临近围墙一侧,还堆放着一堆没有用完的沙子。


即将竣工投入使用的这座高楼外表已被贴上了赭红色的瓷砖,只是窗框上还没有安装玻璃,高楼最下面的四五层显得阴暗狭窄。虽然已是傍晚,但楼内隐隐约约传来电钻声和敲击声。


记者从当地村民处了解到,这幢楼8层以下为两梯四户,8层以上房型很齐全,有一室一厅、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等,最大面积170平米,小者也有八九十平米。最顶层是复式,由该村5组组长胡梦如买下。


这幢23层的高楼前后修了3年时间,边修建边向村民们集资,目前共有100多户农民交了集资款,也有村中部分外地租户集资。至于工程造价,有的说是五六百万元,也有的说2000多万元。建它的目的有的说是为了出租,有的说是等着拆迁领取高额补偿款,而领头筹建高楼的村干部则对外称,那是为了让村民们住得起房,因为西安南郊的房价太高。村干部们形成共识:只卖村里人不卖给外人。据了解,其售价每平方米为2600元—3000元。


这幢“史上最牛农民大厦”的缔造者、北山门村五组组长胡梦如称,盖这座大楼的地是集体的,一些是“5·12”地震后村里六七户危房的宅基地。现在城中村的土地很稀缺,如果只盖10层楼就赔了,只能盖高些,还能为村民们谋福利。


给村民盖楼不需审批?


令人奇怪的是,这座高楼修建3年来始终没人干涉,没有报批手续,也没有产权证。村民们甚至认为,“只要在自己的宅基地上建楼,不管有多高,政府都不会管。”村干部说:“我们是为了解决村民的住房问题,给自己村的村民盖楼,不需要规划局审批。”


而2006年出台的《西安市城中村村民房屋建设管理办法(试行)》规定,西安市城中村村民因房屋质量安全确需翻建,必须经所在区城中村改造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后,才可以翻建,但翻建房屋不得超过二层,并不得超过原房屋面积。


这栋“农民大厦”究竟归谁管?雁塔区城市改造办公室说,这肯定违法,该村没有办理手续,该村今年也没有列入城市拆迁规划。而城改办监察科说,该村没有列入城改规划,不好处理,而且现在也没有具体的法律去规范农民的这些行为。


一位当地政府知情人士说,目前西安市不少城中村出现了监管真空,北山门村5组的位置更为复杂,处于西安市雁塔区与高新区的两区交界处。两个区的规划、建设、国土等相关部门互相推诿,都认为不归自己管。


明知违章就是不怕拆


据悉,这栋哪个政府部门都不管的高楼,用不了一个月就将竣工。


“楼将来拆迁了,怎么办?”对媒体的这个追问,看来胡梦如早有准备。他说,村子拆迁是早晚的事,如果拆迁了,这楼无非是两种结局,一是保留、二是被拆。如果保留了,政府可能会通过用户出钱等方式,让楼逐渐过渡为有产权的商品房。如果被拆了,那也应该按照村民自建房屋给予赔偿,不可能把住户扫地出门,一分钱不给赔。


有网友在网上发帖担心,几年之内,这栋23层超高层“农民大厦”的主人会不会成为一个千万级别甚至亿元级别的“钉子户”?(记者 韩宏/西安7月15日专电)


“最牛大厦”折射监管真空


当人们试图为西安市城中村“最牛农民大厦”的出现寻找管理责任方时,却遭遇到各个管理部门的推诿、扯皮,这折射出我国行政执法中的监管“真空”。有关专家昨天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此事件中,地方政府的国土、规划、建设等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是不容推诿的。而此类问题近年来的频繁出现告诉我们,政府原有的行政组织体制的设计,已渐渐无法应对越来越多的跨区域、跨部门的管理问题。


“这栋大厦位于西安市雁塔区与高新区之间,所以我认为,这首先是一个跨界问题。”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朱德米告诉记者,“最牛农民大厦”涉及两个跨界问题:一个是部门与部门之间,一个是地区与地区之间。如果是部门的跨界,应由部门之间进行部际协商解决;如果是地区的跨界,则应该先由地区之间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再由上一级政府部门解决。


就本起事件而言,如果两个区的相关部门都认为自己对该栋大楼的监管无责任,那么西安市的国土、规划、建设等相关部门就应该出面监管,而非坐视大楼堂而皇之地一天天建起来。


朱德米认为,我国的行政组织体制是按照区域和职能设计的。但最近与“最牛农民大厦”相类似的跨界问题频频出现,且大多遭遇监管“扯皮”,是一个让人担忧的现象。“行政管理不应存在空白地带,这表明相应的管理组织架构需要适时作出调整。”朱徳米说。(记者 袁祺 实习生 赵征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