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三卷 海心之旅 第四百八十章 漩潭深处

古道惊虹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八十章 漩潭深处 楚枫一直向潭底最深处探去,他体内那股潜隐真元开始抗衡不了外面的压力,他强忍要被压裂之痛苦,还是向下探。他呼吸越来越艰难,意识亦开始模糊,手脚慢慢停住,然后整个人笔直向潭底最深处坠去…… 天魔女立在采石矶下那个石室的水潭边,静静地望着眼前一碧潭水,依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八十章 漩潭深处

楚枫一直向潭底最深处探去,他体内那股潜隐真元开始抗衡不了外面的压力,他强忍要被压裂之痛苦,还是向下探。他呼吸越来越艰难,意识亦开始模糊,手脚慢慢停住,然后整个人笔直向潭底最深处坠去……

天魔女立在采石矶下那个石室的水潭边,静静地望着眼前一碧潭水,依旧是那一把长长的头发和那一双孤清的眼神。

她嘴角忽然现出一抹微笑,因为她看到潭水涌起了一圈涟漪,似曾相似的一圈涟漪,然后一个蓝衫少年慢慢从潭面冒出,还是那一抹淡淡指痕,还是背着那把古长剑,脸上还是带着那一丝天真的笑容,是楚枫。

楚枫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旋转的水潭的最深处,竟然是通往数千里外采石矶下那个石室水潭,他更想不到天魔女此刻正站在潭水边,望着自己,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这情形是何等的熟悉。

他踏着水波,一步一步向天魔女走去,带着最天真、最开心的笑容。天魔女没有动,只是望着他,微笑着,仿似一尊石像。

他来到天魔女身前,伸手向前一搂。然而,天魔女的身影却一片片碎裂飘零,消散无形。

“天魔女——”

楚枫大喊一声,霎时清醒,周围依旧黑漆漆一片,自己身子正飞速向水潭最深处坠去,恐怖的水压就要将他心口压开。

“楚公子——”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一声呼喊,是兰亭的呼喊,似是从外面传来,又似是从心底响起。

莫非兰亭并没有掉进这潭水中?他急转身向上浮,不过旋转着的潭水却有一股诡异神秘的吸力,只要落入潭水中,就只能被它吞噬入潭底最深处。楚枫拼命挥划手脚,但身子还是被吞引着下坠,他越是用力,身子下坠越是急速。

他开始头昏目眩,意识再次模糊,但他双手还是下意识拼命挥划。他右手还执着那把玉匕首,迷乱之间刀锋一下划在左手手腕上,霎时一下剧痛,剧痛使他霎时清醒,却更加激烈挣扎挥划,而上面插在潭水边的古长剑突然闪起一圈圈纹光,伴着一声声极度不安的铮鸣。

小精卫绕着潭面飞来飞去,对着水潭中央“唧唧唧唧”叫个不停,几次俯身冲向潭水,又不敢冲入,异常焦躁不安。

楚枫眼看着要被吸入水潭最深处,就在这时,一丝鲜血从他手腕飘出,无声无息注入潭底最深处,潭水霎时一片暗暗血红。潭水旋转开始变慢,吸力突然消失,楚枫一下挣破旋引,仿似箭般直向上冲……

“哗啦!”

他整个人飞出潭面,“卟”跌落在潭水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似刚从地狱逃出一般。

小精卫看到楚枫逃出潭水,兴奋得绕着他“唧唧唧唧”直叫,不住用头、用嘴、用颈、用翅膀磨蹭着楚枫脸庞,惊喜不已。

楚枫喘了一回气,拍了拍她头顶,道:“小精卫,让你担心了一场,不好意思。”

“唧喂!”

精卫对着他耳根一声尖叫,震得楚枫“嗡”的一声,似乎是责怪他不应跃下潭水。楚枫回头看了一下潭水,现在这潭水除了惨绿惨绿外,还透着暗红暗红的血色,更加诡谲。

“楚公子——”

忽又一声呼喊传来。楚枫霍的站起,飞奔出树林,霎时来到岛岸边,却见到两条纤纤身影正立在岸边那块凸出海面的岩石边沿,凝望着眼前茫茫海域,而海浪一下一下拍击着她们脚下的岩石,溅起一片片雪白的浪花。

是公主和上官兰亭。公主那把雪白的秀发正在点点浪花中飘漫飞扬,而兰亭一身白衣长袍则在海风中仙袂飘飘,真是天地造化之美。

楚枫看呆了,竟然顿住当场。这时,本来波澜不惊的海浪突然汹涌澎湃起来,公主和兰亭身前一时惊涛拍岸,只听见“砰”一声巨响,一道巨浪冲天激起,要将两人席卷而去。

“小心!”楚枫失声惊呼,身形已经飞起,落在岩石上,两手一伸,紧紧将两人搂入怀中。

“唰啦!”

浪花一卷而过,打在楚枫脸上,楚枫纹丝不动。公主和兰亭惊魂未定,骤眼见护住自己的正是楚枫,又惊又喜,一个喊“楚大哥”,一个呼“楚公子”,激动不已。

“你们怎站在这处,不怕被卷了去!”楚枫不无责备说了一句,跟着身子向后一翻,带着兰亭和公主飞离岩石,落回岸上。

公主惊喜道:“楚大哥,你怎会找到我们的?”

楚枫把手一张,手心正握着一根雪白的头发。

“是精卫衔给我的。”

“精卫?”

“就是这雀儿。”楚枫一招手,精卫乃飞落在他手掌心上。

公主抚着精卫羽毛道:“原来楚大哥给她取了名字。”

兰亭道:“‘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这雀儿灵性堪比精卫,叫声也一如精卫。”

楚枫问:“公主,你如何晓得用头发来告知我的?”

公主道:“还是兰姐姐聪明,她见精卫忽然飞来,一个劲啄我的头发,就猜得一二,让我断下一根让精卫衔走,楚大哥果然来了。”

兰亭笑道:“这也亏公主舍得呢。”

看来兰亭已经知道公主身份,而且两人关系相当不错。

楚枫问:“我刚才明明已经绕这岛走了几圈,怎不见你们?”

公主道:“之前有一艘大船经过,却是那艘东瀛战船,我们怕被发现,就躲进了树林中……”

“原来你们躲入了树林。哎呀!”楚枫忽然一拍脑袋,“真笨!我如果大喊两声,你们不就出来么,瞎跑了几圈,真笨!”

兰亭笑道:“楚公子不笨也把自己拍笨了!”

楚枫道:“对了,我们是怎样失散的?”

“你不记得了?”

楚枫拍拍脑袋,道:“我只记得我们在断大当家船上,有炮弹飞来,听得‘轰’一声,往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公主道:“当时有一发炮弹就落在我们身边,你一手将我和兰姐姐搂住,用身体护住我们,然后我们一同被震落水中。我和兰姐姐没事,不过你当时就被震晕过去,不省人事。刚好旁边落下一块大木板,我和公主就扶着你爬在木板上。那些炮弹一发发落在我们身边,炸起一道道巨浪,我和兰姐姐害怕极了,以为必死无疑,就在这时,海面突然刮起狂风大浪,夹着暴雨雷鸣。我和兰姐姐抓住你,挣扎了好一会,还是被冲散了,我和兰姐姐漂落至这岛上,却不见你,真怕你会……”

楚枫哈哈笑道:“不用怕!只要在水里,我就淹不死。可惜当时我晕了,否则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踏浪飞花的本事,管叫你们大开眼界!”

公主笑道:“还笑呢。当时你给震晕了,还死劲搂住我和兰姐姐,害得我们费尽力气才掰开你的手,被呛了不知多少海水。”

楚枫一点她鼻尖,道:“怪不得我醒来后动弹不得,浑身疼痛,原来是给你们扯的!”

兰亭问:“楚公子,你被震得不轻,现在怎样?”

楚枫随即伸出右手,捋起衣袖,道:“医子姑娘,快给我把把脉,看有没有事?”

兰亭果然伸出玉指搭在他手腕上,细细把了一会,惊讶道:“你不但没事,体内还充满生机,有一股极灵动的气韵,真让人惊奇。”

楚枫道:“莫非是那果子和草?”

于是将自己醒来后精卫来回为自己衔果子及草的事说了。

公子惊奇道:“这果子和草有这般奇效?”

楚枫道:“别提那草,难吃得要命,比医子姑娘的药还难吃百倍,若非被她盯住,我一口吐了!”精卫即时“唧”在他耳边尖叫一声,震得他脑袋一晃,公主和兰亭“哧”笑了出来。

兰亭道:“按公子所言,那三株草极可能是紫乌三株草!”

“紫乌三株草?”

“紫乌三株草分紫红、紫乌、及尽乌之色,一种比一种味苦百倍。要是单吃一种,并无特别,要是三种服下,则有神奇功效。”

楚枫忙问:“有什么神奇功效?”

兰亭道:“这就不太清楚,因为能同时得到这三种草的,世间罕见,不过古籍确实这样记载。我看那些赤朱果子也必非寻常。”

楚枫笑道:“那些果子倒是好吃得很。早知我留几个给你们,都怪我这嘴太贪吃。”边说着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兰亭笑道:“我看就算公子有心留几个,公子那肚子也不太肯呢。”

公主抿嘴道:“兰姐姐说的极是。”

楚枫问兰亭:“医子姑娘,刚才你是不是在呼喊我?”

兰亭摇了摇头。

楚枫疑惑道:“没有么?我怎好像听到你在呼我?”

公主笑道:“兰姐姐没有呼喊出声,不过心中可是呼喊楚大哥不下千百遍了。”

兰亭没有作声,楚枫想起树林水潭边那个小药箱,笑问:“你们刚才是不是躲在那个水潭处了?”

“什么水潭?”

“那个旋转的水潭!”

“哪个旋转的水潭?”

“就是那个潭水会自己旋转的水潭?”

公主和兰亭对望一眼,一脸疑惑,显然根本不知道那个水潭。

“跟我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