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外传 三(1)

殇蠡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URL] 三 绵掌 初次见到陆平的叔爷爷陆老爷子,谁都不敢相信这已经是一位年逾百岁的古稀老人,宽阔的面额上充满红润之色,几捋雪白的长须迎风而舞,宛若神仙. "叔爷爷,这是我们队长陈军."陆平介绍. "老爷子,真不好意思,一点小事,还劳您老人家前来,我代表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三 绵掌

初次见到陆平的叔爷爷陆老爷子,谁都不敢相信这已经是一位年逾百岁的古稀老人,宽阔的面额上充满红润之色,几捋雪白的长须迎风而舞,宛若神仙.

"叔爷爷,这是我们队长陈军."陆平介绍.

"老爷子,真不好意思,一点小事,还劳您老人家前来,我代表我们刑警队向你表示歉意."陈军向老爷鞠了一躬.

陆老爷子连忙摆手:"陈队长,要不得,我虽然差不多快一百一十了,但头不昏,眼不花,腿脚也还利落.昨夜小平对我说了你们的事,我是整整想了一夜,这不,一大早就赶最早的车来了,希望能够帮得上忙,对得起政府."

"那老爷子先休息一下,我代平陆平作为晚辈给您接一下风.下午再看怎样."

"还接什么风,先看看情况,我都等不及了"


慢慢地再一次拉起白布,陈军再一次见到了这不算久违的面容,陆老爷子慢慢地伸出双手,慢慢地抚摸着死者的皮肤.不时用力压触.

"皮肤我已反复的查了三遍,没有红肿青瘀现象,也没有细小的针口,骨胳也没有断碎及中毒迹象,由于考虑到还有可能进一步的检查,所以我没有进行解剖,体内器官的检查,主要是通过X光做CT扫描.各个部位我们做了最少三遍.胃部的取样也没有任何异样.血液正常,血管与细胞均未发现病变异样"陆平一边看一边介绍:"肺部氧气充足.呼吸道貌顺畅,也不会是窒息死亡."

陆老爷子将尸体鄱了个身,仍是慢慢地用手抚摸,脸色越来越凝重.突然间他用手轻轻拍了拍尸体腰部,脸色大变.仿佛见到了不可思义的事物.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陈军与陆平对望了一眼,看到的是迷或与不解.

什么不可能,什么绝不可能.


陆老爷子定了定神,回头对陆平一字一顿地说:"拿我的针来,我要确定一下."陆平一怔,连忙将一盒针递了过去.陆老爷子小心而虔诚接过金针.慢慢地将金针刺入尸体头顶.过了大约一分钟,又再次将一枚金针刺入眉心正中.接着又相继刺入了胸部正中小腹 下阴 尾椎 后腰 后背正中 后脑正中几个位置.

大约半个小时下来.陆老爷子竟是满头的大汗,陆平掏出手巾,慢慢地试出陆老爷子头上的汗珠:"叔爷爷,休息一下."

陆老爷子头也不回,仍是喃喃自语:"白会 印堂 人中 膻中 丹田 会阴 尾闾 大椎 风府."终于慢慢地回头"再等几分钟,我就知道了"话声却是沉重异常.


几分钟很快便流逝而去,令陈军与陆平不敢相信的事发生了,尸体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一条暗红色的线自尸体头顶渐渐显现,慢慢地延伸到达印堂又慢慢地渡过人中到达膻中,接着又经过会阴继续慢慢延伸致尾闾停了下来,过了片刻.暗红色又出现在大椎继续伸展.通过脑后的风府到达头顶百汇,除了尾闾致大椎一截外,暗红色的迹痕几乎绕了尸体一周.

陈军与陆平似乎终于看懂了一点点:"任都二脉"

陆老爷子回头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又转过头去,指向死尸后腰部:"看见没有,他尾闾到大椎之间并没有气线相连,这就是他死亡的原因"

陈军与陆平细细到看了看:"请老爷子指教,晚辈不明白"

陆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声:"整整九十年了,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这种杀人手法.他是被人用极强极阴柔的内力震断了经脉而死."

陈军与陆平二人呆若木鸡.动弹不得!


在人类已凳陆月球,隐形战机四处耀武扬威,DNA人类基因重大突破,各国相继立法禁止克隆人体,超高速交通系统高度发达的今天,有人会死于被人用最古老,最隐秘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手法----用极强的内力震断任都二脉而死.

今天的人们,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恐怕连穴道是什么都不会知道,更别提经脉.

这不仅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陆老爷子冷冷地看着天空,阳光洒落在三人身上,但几人都只感觉到凉意袭人,陆老爷子慢慢地抽起了自制烤烟,慢慢地开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虽然已过了九十年但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恍如昨日,历历在目,不能忘记"

"那年我二十岁.在天津百味堂做工,师父是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别人不知,但我知道,师父年轻时是武当山的道士,一身的绝技,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武当山,隐姓埋名,当起了中医,当时小鬼子已占领了华北,四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当时日军中有一个大佐,叫做什么山田纠夫的,是日本水月门的高手,精通剑术以及忍术,被小鬼子称做华北占领军第一剑客,他到中国以后,更是疯狂的找中国武术界的高手比武,他剑术通神,手段毒辣,一时之间,竟没人能够在他手下走过十招,两个月下来竟有六十七人死在他的剑下,天津武术界的各门各派死的死,散的散.山田纠夫更是扬言,要踏平少林,血洗武当.但再也无人敢应战.

后来他在天津南门立了一块无敌战旗,宣称如果一天没人应战,他就在旗下杀一人,一星期下来,他又杀了七名无辜的老百姓,第八天的时候,师父叫我带上金针与他出去,我知道,师父是再也忍不住了,他要为民除害,当我与他走到南城城门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已经有人应战了.

更令人惊奇的是,应战的是天津城中有名的富翁张大富,他家大业大,妻妾成群,年已近七旬却没有子嗣,当人们看着他略显肥胖的身子颤抖不定的走向山田纠夫的时候,谁的眼睛都睁得圆圆的,

他上去后只说了一句:'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再伤害其他人了'"

陈军陆平二人恍如在听一个关于精武门电影的故事,但二人知道,这不是电影.这是那段不堪回首的真实故事,那个海外的小国,千余年来,一直对它的领居野心勃勃.直到现在它仍是贼心不死.

陆老爷子顿了一下,又继续讲下去:"当时山田纠夫狂暴地大吼了一声:'八格牙路,支那人死了死了的',拔剑刺出.在下面的人群中不泛各大门派的高手,谁都见过山田纠夫出剑的迅速.而极少有人有把握能够避开他这一剑,大家都暗赞张大富是条汉子,但谁也不忍看这一悲惨的一幕

"但就是那一瞬息之间,张大富身形一晃,双手极慢地划了两个圆圈.只听得山田纠夫大叫了一声,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山田纠夫已跌倒在丈余外.手中那柄明晃晃的长剑,竟被震成了碎片,张大富还是颤抖着身体,但他的目光却已变得烔烔有神,无比锐利,他慢慢地下台,慢慢地说:'中华武术,博大精深,你是怎么跌倒的,恐怕你看也没看清楚,我一个即将入土的老朽你尚不能胜,更何况中国四万万同胞.'

"张大富剧烈的咳嗽着,他一个年已七旬的老人,与一个年轻的高手过招,纵然获胜,怕身体也承受不了.几名年轻人扶着他慢慢离去,那些死去亲人的跪成一片:'多谢张老爷'山田纠夫跪在台上大声痛哭,边哭边用力捶打台面."

"师父脸色沉重,什么也没说.只是当夜他去了一敞张家,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谁知三天过后,山田纠夫却莫名其妙地死了,日军军医用尽了一切方法也查不出死因.又专门请了几个英国医生来看,也看不出原因.后来又请了天津城中有名的老中医,也包括我师父,所以,我才有幸见到了这种绝难遇见的杀人手法,师父自是不会对小鬼说明真相,但从他老人家的神情中我看出,师父对于绵掌惊人而诡异的杀伤力也惊骇不己,后来小鬼子认为是张老爷做的.便大举去抓,但张老爷全家已于二天前离开了天津,不知所终.小鬼子又想拿张老爷的朋友邻居问罪,但又没有证据,小鬼子只好自认倒霉,不了了之"

"两年过后,师父跟我说,张老爷那一招是太极门的绵掌,阴柔无比,杀人于无形.而且不会留下任何伤痕.但这门武功极难修炼.需纯阴童子功作为基础,张老爷难怪没有子嗣,那一大堆的妻妾,自是掩人耳目.并教了我查验的方法,以后随着我的修为不断的提高,也懂了一些武当派的粗浅功夫,但师父说我习武的资质有限,而学医却是颇有悟性.所以并没有让我成为他老人家真正的弟子,这也成为我一生的憾事."

陈军听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在那段充满屈辱的岁月里,国家饱受欺凌.甚致连武林高手都只能用这种诡异的手段来为民除害,不由得让人一阵嗟叹,但张老爷那颤抖的身影,在他脑海中,不由高大起来.

他是位真正的大侠.


陈军沉默片刻,若有所思:"那死者有可能是几天前遭到的暗算,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数天后才发作,所以现场没有发现别人的痕迹."陆老爷子点头:"有可能,绵掌之所以历害,便在于它的隐蔽性,可控性,以及毁灭性,一名绝顶的绵掌高手,不仅可以绝对的摧毁目标,而且,还可以随意的控制死亡的时间,看上去就与突然猝死一样, 但仔细检查,却又查不出任何痕迹."

"那老爷子,据你所知,什么门派有这样的绝技"

陆老爷子想了一下:"武当派武功属内家武学,绵掌便是其中之一,但武当绵掌注重的是消耗对手的力量而不是杀敌,中了武当绵掌而死的,往往都是全身力歇而死.但具体迹象,我也没有见过,而且武当绵掌太过高深,据我所知,便是在武当派中,精于此道的也不过一两人而已,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有道之士,绝不会轻动杀机.另外还有河南陈家村的太极拳.陈氏太极拳至阴至柔,全凭内力伤人.现在陈氏太极拳掌门人陈小玉便是精于此道的高手.二十年前他应邀访问日本表演,八名空手道高手,在他一招之间,被震出一丈有余,而没有任何人受伤,现在过了二十年,他的功力怕更是深不可测,其他门派,我还没有听说过绵掌这门功夫,但到底有没有,我不敢确定."

"陈小玉.多年前我看过他的有关报道,他的弟子有没有精于此道的?"陈军问.

陆老爷子摇摇头:"老汉与他近二十年没有见面喽,二十年前,他有两名入室弟子,但修为都有限,太极拳这种内家功夫不同于少林派的外家功夫,俗话说:拳怕少壮,但在太极拳这种内家拳法来说,刚刚相反,年龄越大,修练的时日越多,内力就越深厚.一名太极拳高手,往往都需要三十年时间,如果说他们现在对绵掌入门的话,还说得过去,但说来伤人,怕还功力不够,象这种历害的绵掌,致少有三十年功力,我实在想不出除了这几人外,还有谁有此功力"

陆平突然开口:"那就从这几个人查起"陈军一摇头:"这几位前辈德高望重,又都是一派宗师,或许,他们的弟子,或许,这种武功以前曾流传出去."

陆老爷子取下烟袋,小心冀冀地装上烟丝.慢慢地说:"三十年前,我与陈小玉有过数面之缘.我好歹也算半个武当弟子,太极门与武当极有渊源,所有他对我也算客气,如果你们打算找他,可以说是我的朋友"

陈军一笑:"能与老爷结为忘年之交,晚辈求之不得."


回到刑警队.便见到雷小光脸色有异.

"发生什么事了"陈军问

雷小光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刚才调令下来了,可可要去上海了."陈军心中一沉:"可可呢""她今天没来上班,大家还说今天晚上大家聚一聚,给可可钱行呢"陈军勉强一笑:"是要送送她""怎么送,她去那里了都没人知道,打她电话也是关机,陈队,不是兄弟说你,你要是积急点,至于到现在这一步吗,煮熟的鸭子都让她飞了."

陈军一瞪眼:"小子,胡说什么呢?"

雷小光一缩头.连忙离开.嘴里喃喃有声"谁看不出呢."


楚可终于也要走了,陈军感到心中隐隐作痛,这两年来,可可的聪慧,温柔,娟秀已不知不觉地在陈军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尽管他平日忙于工作,没有对楚可透露过一丝的情意,但只要他见到可可,心中便会油然升起一股暧意.

这股暧意,陪他走过了两个严冬.

而现在,她就要远去了.

而冬天,却又要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