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巴马看人类基因优势 远缘“杂交”可获高端智商

奥巴马当选美国独立232年以来的第一任黑人总统,首先有美国经济动荡之因,也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诸多因素,而从遗传基因来看,还可以有独特的解读。毫无疑问,奥巴马发挥了他的基因优势,由此我们可以尝试探讨:当今人类拥有怎样的基因优势。


拥有基因的多样性


融合黑人与白人遥远血缘


几乎涵盖了欧洲主要民族


奥巴马的父亲出生在肯尼亚西部一个小村庄;母亲安·邓纳姆是来自美国肯萨斯州的白人,黑人父亲与白人母亲的结合,让奥巴马获得了基因的多样性。


奥巴马的母系家族从英国移民到美国时,就已经不仅有英格兰民族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的血缘,还有其他种族的基因:从公元前到公元1066年,先后有多个民族到不列颠岛上定居,分别是伊伯利亚人(属地中海种族)、凯尔特人(是苏格兰、爱尔兰人的祖先)、罗马人、丹麦人、日耳曼人(今天多在德国、奥地利)和诺曼人(今天多在法国)等。


上述所有民族在不列颠岛上不断通婚,出现了基因的融合与交流。奥巴马的母系祖先在英国,就已经拥有了广泛的基因的多样性,几乎涵盖了欧洲主要民族。


正是父亲和母亲的身世,让奥巴马拥有了肯尼亚、英格兰、德意志、法兰西、爱尔兰等民族的血缘。美国是移民国家,奥巴马和美国总统布什也有亲缘关系,这可以上溯到17世纪,他们往上数10代,就能找到同一个祖先。而奥巴马和美国副总统切尼共同的祖先,是一个名叫马里·德沃尔的男子,后者在17世纪时从法国移民到美国。


新英格兰历史家谱研究会还指出,好莱坞男星布莱德·皮特与奥巴马是远房表兄弟。皮特和奥巴马的肤色一白一黑,但在18世纪,他们曾共有一名祖先——第8代祖父埃德温·西克曼。


远缘杂交优势突出


体格相貌仪态优异


基因多样性的益处十分明显,人的性格、相貌、体态、动作等都来自基因的遗传,而且还有许多来自前辈的品质和特征,诸如智力、情感、寿命等也可以遗传。拥有基因的多样性,上述种种特质中的优秀部分,就可能得到充分选择和遗传。


远缘杂交优势是十分突显的,可造成基因重组,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成因。基因的多样性至少造成了两种益处:一是有许多来自不同血缘的优势基因可相互交换和融合,以形成后代在体格、外貌和智商上的优异之处。二是避免后代陷于遗传疾病之中。例如,在每个人的10万个功能基因上,都会有5至10个或更多的遗传致病基因,血缘远的男女结婚,就有可能减少男女双方的致病基因相遇几率,防止遗传病的产生。


在奥巴马身上,远缘基因让其明显获益。奥巴马身材匀称,是运动健将,长相英俊,仪态优雅。很显然,他吸收了其白人母亲的容貌和黑人父亲的身材等遗传特点。


基因多样性最珍贵处:


远缘基因可获高端智商


奥巴马从基因多样性所获得的更大的益处,是其智商显然很高。有人估计奥巴马的智商高达130。从他拥有哈佛法学博士学位,能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下先战胜党内对手希拉里,然后赢得黑人和白人选民的共同支持,战胜共和党对手麦凯恩等,都毫无疑问地展示着其不同寻常的智商。


人类的智商一般是在90-100之间,而犹太人的平均智商要高出20-30,纳粹德国甚至因此而禁止智商测验。犹太人高智商的一个因素,是犹太人近3000年来游走在世界各地,和当地人通婚,形成了远血缘杂交的优势,其基因获得了充分的多样性,因而他们的智商比一般人高。犹太人的肤色也逐渐呈多样性,今天,犹太人中有白种犹太人、黄种犹太人、黑种犹太人、以及印度和拉美的杂色犹太人。


远血缘导致高智商的另一项统计,来自中国。有心理学家测试,父母均是本地人的孩子平均智商为102.45,父母是省内异地者平均智商是106.17,而隔省婚配所生子女的智商则高达109.35。


生物学和遗传学鼻祖的婚姻,则反证了拥有基因多样性的珍贵。进化论的创始人之一达尔文,是与其表妹爱玛结婚的,他们的6个孩子中3人夭折,其余3人终身不育。创立基因学说的美国遗传学家摩尔根,也是与表妹玛丽结婚的,他们的两个女儿都是痴呆,并过早离世,他们唯一的男孩也有明显的智力缺陷。


奥巴马的智商呈现高端现象,也主要归功于其遗传基因,白人母亲和黑人父亲的远血缘,给予了奥巴马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智商。


多元文化环境造就高情商


文化素养更彰显人性之美


把奥巴马的成功全归功于其多样化的生物基因,显然是片面的;他的成功还有强大的文化因素,这种文化也是多元化的。如果说奥巴马的多样性生物基因造就了他的高智商,那么多元化的文化环境则造就了他的高情商。


奥巴马有非洲文化之根,同时又拥有美国文化优势。他少年时随母亲生活漂流,能接触到更多种的文化,比如在印尼、夏威夷等地成长了一段时间,对不同文化有超过一般人的接触和吸收。


在家庭生活中,奥巴马父母的多次婚姻,给奥巴马带来了7个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这让奥巴马有了接触不同人群、理解不同的人的机会,培养了他善于与人交往和协调的能力,奥巴马能公开和认同自己的身世,并以此为骄傲。2004年7月,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做“基调演讲”时,奥巴马就说:“我站在这里,清楚地意识到,我的故事只是大量美国故事中的一个部分,我感激所有赋予我生命的人。我的故事兴许也发生在全球的各个地方。”这样的文化修养,让白人、黑人、黄种人、棕种人,都会与奥巴马在感情上共鸣。


奥巴马同样从父亲及其黑人文化中获得营养。奥巴马赞同竞争,认为竞争可以“追求卓越”;同时又认为:“强者不是把别人击倒,而是把别人扶起来”。这种观念显然来自于非洲草原文化。而希拉里在竞选中表现出来的理念是争强好斗,多次把自己比成拳击手,只要能把对方击倒,使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显然,在金融危机中竞选,奥巴马的文化理念,更彰显人类人性之美,更能为各类人群所接受。


对于单亲家庭这些不利的“文化因素”,奥巴马也没有忽视。他在2008年6月15日父亲节的演讲中,就坦承单亲家庭环境曾对自己造成伤害,呼吁那些“缺席”的黑人男子履行父亲义务、给孩子更多关爱。奥巴马说,“我了解我母亲作为一个单亲所要付出的艰辛:有时候她吃力挣扎着清还账单;挣扎着给我们那些别的孩子有的东西;挣扎着扮演应该由双亲扮演的角色。所以我多年前已下定决心,如果我一生中有什么成就的话,我就是要做我女儿的好父亲;如果我能给予她们任何东西的话,我就是要给她们建立生活的基石──家庭。”


生活经历和生活方式


也对基因产生影响


生活经历和生活方式,同样对人的基因产生着影响。


加利福尼亚大学临床医学教授迪恩·奥尼希(Dean Ornish)博士等人曾追踪调查了30名确诊为有低度前列腺癌危险的病人,这些人经历了3个月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包括多吃水果、蔬菜、全谷物食品、豆科类食物,同时进行中等强度的锻炼,如一天步行半小时,以及每天做一个小时的沉思瑜伽。3个月后,这些人的500多个基因发生了改变,其中有48个防止疾病的基因开启,而有453个与疾病有关的基因关闭。


这项研究证明,人生经历和行为方式,可以开启和改变人的一些基因。目前我们没有研究奥巴马的个人经历会对他优势基因的开启和表达有多大影响,但是在基因影响个人的智慧、能力、性格、价值观、同情心、包容心、协调能力和组织能力等方面,奥巴马的经历和生活方式,肯定会有影响和贡献。


奥巴马的母亲从小就教导奥巴马做人要诚恳、坦率、有主见。她也经常带民权运动的书籍、美国着名女黑人福音歌手马哈利娅·杰克逊的录音、以及马丁·路德·金的讲稿回家,让奥巴马耳濡目染。两岁以后,奥巴马很少见到生父,但是母亲仍鼓励他追寻自己黑人血统的根。


与奥巴马母亲熟悉的人都说,奥巴马的自信、魄力和拉近不同社群的能力,以及面对强势女性能处之泰然,大多来自母亲的影响力。奥巴马也认为,他有今天的成就,母亲居功至伟。


10岁时,奥巴马的母亲与继父离婚,奥巴马回到了夏威夷,和外祖父生活在一起,一家人挤在一个很小的公寓里面。奥巴马的外祖父换过多份工作,做过家具推销员,当保险经纪人很失败,而外祖母在一家银行工作。复杂坎坷的成长经历,让奥巴马特别关注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


奥巴马是所有美国议员中最穷的。2004年,为了获得竞选国会议员的经费,奥巴马一家甚至把公寓拿出去抵押。这样的经历使他能自然的表达社会大众的呼声,成为“穷人的代理人”,同时又使得奥巴马成功地树立起清廉、为百姓着想的形象。加上他雄辩的口才,灿烂的笑容,终于俘获了众多不分种族、年龄、性别和社会地位的美国人的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