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党国民革命和俄国共产革命的区别》蒋中正演讲

心能宰物 收藏 3 6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正与湖南人民暌违久了,今日到这个欢迎大会,与湖南人民握手言欢,中心欣悦,不可以言语形容。湖南人民最富有革命性,在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历史中具有无限光荣,这是值得我们佩慰的。今日特就此机会,将中国国民党国民革命和俄国共产革命的区别,向湖南人民说一说。湖南人民受共产党的残杀压迫和剥削,到现在想起来,恐怕还有余怖。回忆十五六年之交,共产党盘据湖南的时候,不仅是到处罢工罢市抗租,而且到处从事没收土地,没收工厂,没收商店,结果使湖南农民,没有田可耕,湖南工人,没有工可作,湖南商人,没有商业可以经营,民生雕敝,社会纷乱,使湖南人民,不仅不能安居乐业,而且单纯的生存,也无时不在危险状态之中。湖南共祸之所以这样蔓延,考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一般青年,没有认清共产革命的性质和方法,也没有认清共产革命,是不是适合于中国的社会经济和民族性,他们误以为适合于俄国的共产革命,也可以适用于中国。他们误认共产革命,可以解除中国人民的痛苦,可以解放中国民族的压迫,思想上既有这种错误,所以行动就不免盲从。为完成国民革命计,为图谋人民利益计,为促进民族独立计,对于这种错误的思想,便不能不加以纠正。


总理曾经告诉我们,解决问题,要以事实做基础,这两句话虽然简单,但是乃是根据许多经验,许多考察,而得的结论,这即是革命的最高原则。一切革命的行动,都要根据这个原则去决定去推行,然后才不会错误,才会成功。因为要解决一个问题,要先把这个问题的性质、内容和背景,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去寻适当的方法,这个问题,才能得到完满的解决。俗语说得好,“对症下药”,在下药之前,先要把病看清楚才行,如果病源病象都没有看清,就随便下药,不仅不能医好,而且反要弄坏;这个道理也可以适于革命。革命要有主义,有方法,然而革命主义,和革命的方法,要根据特殊的环境来决定。一国所采取的革命主义和方法,不能完全适用于别国,因为适合甲国国情的革命主义和方法,不一定适合于乙国。因此,在甲国成功的革命主义和方法,在乙国难免失败。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可知在中国行共产革命,不仅是无益而且有害。根据中国过去的历史和社会的环境,根据中国国际的地位和民族的特性,只有中国国民党的国民革命,是救民族,救人民的唯一出路。我现在先从理论上比较研究共产革命和国民革命的差别,再研究这两种革命,那一种适合于中国国情。


先从革命的动机说,俄国共产革命和中国国民革命的动机根本不同,俄国共产党革命的动机起于阶级争斗,起于恨。中国国民革命的动机是在求民族独立,就是求人类和平,是起于爱。所以民国十二年总理对苏俄代表越飞说:“俄国革命是由于恨人,我之所以从事革命是由于爱人”。这一句话很可以说明苏俄革命和中国革命动机上的差异。中国两百多年来受了满清的专制,人民痛苦已经是水深火热,近八十多年来又加上一重帝国主义的束缚,人民的痛苦,更加利害。总理满眼充满了中国人民受压迫的事实,满耳充满了中国人民求生存的呼声,所以毅然决然担负起拯救民族的责任,领导人民实行革命。所以总理所领导的国民革命,其目的是在拯救全体人民,整个民族,不是在求本身的利益,这是因为他的革命,是由于爱。俄国人民因为受专制帝王的压迫和大地主的剥削,人民对于统治阶级充满了愤怒和怨恨,共产党利用人民的这种心理,遂鼓动所谓无产阶级为本身的利益打例其余各阶级,所以他们的革命是由于恨,以爱人为动机而实行的革命,在革命的过程中,既不许肆行屠杀,在革命的成功后,就可以实现和平。以恨人为动机而实行的革命,不仅在革命的过程中,会发挥残狠的行为,就是在革命成功后,社会也不能消灭仇视嫉恶的现象,革命的动机不同,革命的结果也当然两样,这是中国国民革命和苏俄共产革命不同的第一点。

次就革命的性质说,苏俄的共产革命是阶级革命,中国的国民革命是全民革命。所以苏俄的共产革命在以所谓无产阶级的利益为本位。在共产党的眼中,除无产阶级之外,没有别的人民,除无产阶级的利益之外,没有别的社会利益。他们的主张,究竟是否能够真正的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现在姑且不论。然而以一般社会利益供牺牲,只图无产阶级的利益,却是共产革命的特性。中国的国民革命则不然,国民革命是以全社会全民族为本位的,除却军阀官僚以及依附帝国主义者的买办阶级以外,一切被压迫人民的利益,都要同时实现,既不牺牲某一阶级的利益,也不只图某单一阶级的利益;至于无产阶级的利益,当然毫不忽视。不过我们认为只有全民族得到解救,才能完成无产阶级的利益,只有全社会利益得到实现,才能增进全民族的福祉。而且我们认为解救全民族,事实上就是解救无产阶级,实现全社会的利益,事实上便是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总而言之,共产革命是以单一阶级为本位,国民革命是以全民族全社会为本位,这是中国国民革命和苏俄共产革命不同的第二点。




最后就革命的方法来研究。苏俄共产革命不外两个方法:一个是阶级斗争,一个是夺取民众和武装暴动。他们革命的性质,既然是以阶级为本位,他们的革命方法,当然就是阶级斗争,他们把整个社会,画分做许多对立的阶级,他们以为阶级斗争,是社会进化的原动力,所以阶级的意识,如不明显,他们要使之明显,阶级的冲突,如不激烈,他们要使之激烈。他们以为只有无产阶级打倒其余一切阶级,革命才能成功,这便是他们革命的一个方法。此外他们还要夺取民众和武装暴动。他们以为要发展革命势力,非有伟大的民众拥护不可,而要得到民众拥护,非民众服从共产党指挥不可,所以他们常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使得社会混乱,民不聊生,然后可用威迫利诱的方法,夺取民众,来做他们的奴隶,民众而可曰夺取,是其已不当民众为人类了,其居心可知矣。一方徒唱高调,以最远的将来的利益,引诱民众,使之为共产党效力,别方面又以政治力量,强迫民众,听其指挥。这便是共产革命的另一方法。中国的国民革命则不然,国民革命的性质,既然是以全民族全社会为本位,国民革命的方法,当然是联络全社会被压迫的人民,统一全民族革命的力量。详细说,就是只要服膺三民主义参加国民革命的人,不问他是属于那一阶级,都要统一在一个联合战线之下,在革命势力的内部,既不许有任何的对立,更不许有任何的冲突,集中全社会被压迫的人民,以充实革命的势力,便是国民革命的方法。至于国民革命,当然是要民众参加的,然而我们要民众参加,不是采夺取的手段,而是用感化和训练的方法。我们既不以各阶级的特殊利益为饵,而引诱其为我们的工具,更不以甚么势力做威胁,强迫民众服从。我们只在宣传主义,使民众了解实行三民主义,是我们的唯一出路。民众了解了三民主义,自然会自动的参加革命,不须去夺取。总而言之,各有各的革命方法,便是中国国民革命和苏俄共产革命的不同的第三点。


苏俄共产革命和中国国民革命,我们已从动机、性质和方法三方面来比较研究了,究竟那一种革命适合中国的国情,这是我们研究的第二个问题。当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之初,我个人是同情共产党的革命的,我当时以为俄国革命,在近代革命历史上,开辟了一个新纪元,当时如有人攻击俄国革命,我必力与之争,即此一点,就可证明,我对共产党革命的态度,其始并无丝毫成见。所以俄国革命之初,我就决心亲赴苏俄实地考察;因为当时国内革命环境,不许我离开,所以没有实行。十一年陈炯明叛变,我赴难到粤,后来在由粤到港的船中,和我们 总理深谈了一夜。 总理当即准许我照预定计画前往苏俄,切实考察。后来陈逆虽然逃窜,广州虽然克服,而杨希闵刘震寰飞扬跋扈,日益嚣张。当时革命环境,恶劣万分,我更觉得中国革命若不改弦更张,另辟新路,决不容易成功。于是摆脱一切,决心赴俄。那晓得到俄考察的结果,令我以前对于共产党革命的一切希望,全归泡影,就是考察以后觉得共产党所号召的目的,以共产党的方法,决不能达到。所以俄国共产革命,决不能算是成功;即使退一步说,他们的革命,可算成功,然而决不能适用于中国,所以回国以后,对于共产党加入本党的问题,曾对总理表示异议,这是很多同志所知道的。我对于苏俄革命的感想,可分两时期:从苏俄革命时起,到我赴俄之时止,为第一时期;赴俄之后到了现在,为第二时期。第一时期的感想是同情的。第二时期的感想是失望的!是反对的!这种变迁,乃是实地考察的结果。现在许多青年,因为没有实地考察,所以对于共产革命,不少盲从。我现在特本个人经验,再强调说明共产革命不适合于中国的理由如下:


第一,以恨为动机的革命,决不适于中国的民族性,因为动机既然是恨,行动一定是残酷和卑污,而且要损人利己的,这完全和中国的民族性相反。中国几千年来伦理观念,都是利他的,不是利己的,所以中国民族的固有特性,是和平的、宽厚的、和光明的;不愿受别人的残酷的待遇,也不愿以残酷的手段施诸别人。既不愿以卑污的手段对待别人,也不愿别人以卑污的手段对待自己,所以残酷和卑污手段,在中国决不能行使,至少不会为大多数人所赞许。而且以残酷的手段革命,没有不失败的。法国大革命之所以迭次失败,使帝制复活,就是因为过于残酷,使社会全体,发生反感。这种残酷手段,适用于残酷的民族,都遭失败,那里能适用于和平的中国民族。共产革命,既然采取残酷的卑污手段,当然受中国全国人民,至少亦要被大多数人民所反对。革命的行动,既然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同情,就绝对不能采用,这是苏俄共产革命,决不适于中国的第一点。


再从革命的性质说。共产革命,是阶级的,前面曾经说过;单一阶级的革命,在产业十分发达;阶级对立十分明显的帝国主义的国家,或者可以实行,但是无论如何,决不能实行于中国。第一,中国近代产业,并没有发达,阶级的区别,并不明显,如果勉强要说中国有阶级也不过粗具阶级的雏形,阶级的对立,既不明显,阶级的利害,自然没有甚么冲突,阶级的利害,既没有多大的冲突,就没有为某一阶级的利益,打倒别阶级的必要。而且更没有为单一阶级的利益,打倒许多阶级的可能。所以我们应该以社会全体的利益为前提而消灭阶级的区别,不应该以阶级的利益为前提,促成社会的分化。这是从中国的社会状况,说明共产党的阶级革命不适于中国。第二,在军阀已经打倒的现在,国内实在没有某一阶级十分压迫某一阶级的现象,只有整个民族,受帝国主义者压迫的事实。所以现在应该只有民族的利益,没有阶级的利益。如果以阶级为本位去革命,不仅民族的利益不能实现,阶级的利益也不能实现。因为整个的民族,都不能生存,栖息于民族内部的某一阶级,那里能够得到利益。印度朝鲜的无产阶级状况,就是明证。但是如果以民族为本位去革命,不仅民族的利益可以达到,民族中各阶级的利益,亦可以实现。因为整个民族,能够发荣滋长,民族内部的各阶级生活,当然可以增进。这是从中国民族的国际地位,说明共产党的阶级革命,不适于中国。总而言之,无论就中国的社会状况或国际地位说,阶级革命,都没有在中国实行的余地。这是俄国共产革命,决不适于中国的第二点。




最后从革命方法的研究。以阶级为本位的革命,不能适用于中国,前面也已经说过。那末,中国革命不能以阶级斗争为方法,乃是当然的结论。中国目前的唯一目标,在打倒帝国主义。然而要打倒帝国主义,一定要国家具有统一的实力,因此必使社会秩序安定,生产事业发达,则国家的实力,才能形成。阶级斗争,和武装暴动,足以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建设事业,乃是很明显的事。我们即使把杀人放火的暴动,暂置不论,只就罢工、怠工和抗租等举动而言,也会使社会秩序和生产事业发生莫大的影响,受莫大的障碍。所以为充实国家实力,以打倒帝国主义者计,不仅武装暴动的阶级斗争,绝对不能实行,就是罢工、怠工,和抗租等阶级斗争的行为也不能轻举妄动。如果我们一方面打倒帝国主义,别方面又用暴动、罢工、抗租等方法,破坏社会秩序和生产事业,不仅是帝国主义不能打倒,而且使帝国主义者,有益加侵略之机会,这不是明白的矛盾行动吗?不待说,罢工是工人谋利益的武器,抗租是农人谋利益的手段。但是工人要知道,工人的利益,非到产业发达以后,不能实现。如果没有工厂收容工人,工人的单纯生活,都不能得到保障,那里能够改良。所以工人如果罢工、怠工,致妨碍产业的发展,乃是自杀。农民也要知道,如果地租过高,国民政府当然能以政治力量,加以制裁来减轻,不待农民的要求,更不须农民的运动。如果因抗租而扰乱社会秩序,致生产事业不能发展,也是自取灭亡。总而言之,无论就打倒帝国主义说,或解放农工说,中国都不能采取阶级斗争。至于夺取民众,乃是以民众做工具,不是以民众做本位。以民众为工具,实在是残酷和卑污的行为,不适于宽厚和平的中国民族,前面都曾经说过了。综上所说,就是阶级斗争武装暴动和夺取民众等方法,在中国都不能实行,这便是苏俄共产革命不适于中国的第三点。

共产革命不适于中国,根据上述,大概可以明了了,只要知道共产革命和中国国情的人,大约不会再被共产党的欺骗。所以我希望已经加入共产党的青年,立即退出皈依三民主义,没有加入的,要随时留意,不要为他们所引诱,如果是执迷不悟,那本党为保障革命计,对于反革命的人,自当予以最严厉的处分。


五月各种国耻纪念日,不久将到了,共产党难免假借这个机会,又来实行煽动。所以一般青年,也不能不注意。总之,打倒帝国主义,是目前革命唯一目的,是本党的根本政策。所以本党必定领导全国人民,向着这个目标前进。不过我们要知道打倒帝国主义,不是徒呼口号所能成功,更非一纸标语所能济事,一定要有计画、有步骤,才有成功的可能。如果为一时的感情所激发,为一时的冲动所驱使,而出于轻躁的行动,以取快一时,不仅不能打倒帝国主义,而且徒然引起革命的障碍,或反增加了帝国主义许多压迫的力量。我们今后唯一的出路,就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八个字。勾践灭吴,也要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何况要打倒二十世纪科学时代的帝国主义,那里是浮躁的举动所能成功?所以各种国耻纪念的时候,我们应该沉默志哀,痛定思痛,切实作实力的准备,以图最后的决战。游行示威,呼号叫跳,一方面足以引起民众的厌恶,同时也足以使敌人窥探我们的底蕴,这实在是最幼稚的行动。一切青年,要明白国民政府是革命的畋府,是负取消不平等条约的责任的政府,要打倒帝国主义,只有全国一致拥护中国国民党国民政府,使他能够完成其使命,如果为共产党所欺骗和诱惑,而反对本党和破坏国民政府,便即是反对革命。反对革命的,自当予以严重的制裁。


最后我要说的就是现在已开始了训政时期。训政时期的工作,就在培养社会的元气,训练人民政治的能力。在这过渡时期内,本党一面以保姆的资格,培养社会的元气;一面以导师的资格,训练人民政治的能力。中央受全党的重托,执行保姆和导师的职权,所以我们要以全力尽保姆和导师的责任,以全力行保姆和导师的职权。凡有消耗社会元气的行为,中央必以保姆资格,加以抑制,有不受训练的举动,中央必以导师的资格,加以约束。我们只知尽应尽的天职,为革命来努力奋斗。共产党是我们国民革命的敌人之一,自然要来破坏我们革命战线,欺骗我们革命青年。因此我要敬告我们亲爱的革命青年,要时时刻刻提防共产党的诱惑,使大家迷入歧途,重蹈永劫不复的惨境。并望大家毅然的加入国民党,在三民主义旗帜之下,共同努力,而走向为民族努力,为民权奋斗,为民生牺牲的光明大道。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