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父辈的战争 第四百三十一章 将军的感伤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一个星期的时间!”齐楚雄忍不住叫道:“这点时间太短了,根本就不够用!” “您说不够用是什么意思?”罗蒙眯缝着眼睛盯着齐楚雄。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必须对他们充满耐心,慢慢地感化他们……” “我看根本没有这种必要。”罗蒙打断道:“如果他们愿意与我们合作,那么一分钟之内就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一个星期的时间!”齐楚雄忍不住叫道:“这点时间太短了,根本就不够用!”

“您说不够用是什么意思?”罗蒙眯缝着眼睛盯着齐楚雄。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必须对他们充满耐心,慢慢地感化他们……”

“我看根本没有这种必要。”罗蒙打断道:“如果他们愿意与我们合作,那么一分钟之内就可以作出决定,否则你就是和他们在一起呆上十年也没有用!”

“旅队长阁下,请您再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好吗……”

“不用了!”罗蒙把手一抬,“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决定,也是霍夫曼总理和统帅阁下的意思,所以您最好抓紧点时间,否则……”他抛出了一句冷冰冰的话,“您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算是最后通牒吗?”齐楚雄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随您怎么想都行,但是命令必须执行。”罗蒙对着齐楚雄行了一个举手礼,“一个星期之后,我会再次登门拜访,祝您好运,再见。”

齐楚雄在餐厅里愣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他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但是当他在不经意间转过身时,却看到阿金霍夫正呆呆望着罗蒙离去的方向,深陷的眼窝中充满了一种非常复杂的目光,看上去好像是愤怒,但是又加入了一点恐惧,甚至还出现了一丝彷徨与无助。

“您不要紧吧?”齐楚雄急忙走到阿金霍夫身边。

“我不要紧,”阿金霍夫身体一抖,慌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你知道吗,这个人在我们的心里就是死神的象征,如果谁要是被他盯上了,那也就离死不远了。”

“别想那么多了,我一定会尽量保证您的安全。”齐楚雄安慰着阿金霍夫。

“我累了。”阿金霍夫连声晚安都没说就起身离去,而弗兰克和约翰很快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紧接着,爱伯斯塔克、怀特兄弟、路德维希夫妇也离开了餐厅,没过多久,摆满丰盛菜肴的餐桌前就只剩下了齐楚雄一个人。

齐楚雄坐在餐桌旁,把玩着一个空酒杯,可是心里却是一团糟。罗蒙的突然到访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别说是一个星期,就是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也未必能让这三个人理解自己的苦心。更糟糕的是,听罗蒙的口气,这项决定似乎是施特莱纳和霍夫曼商议后所做出的,这是否意味着德国人已经对自己的举动产生了疑心呢?

思前想后,齐楚雄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到艾德斯瓦尔宫去打探一下施特莱纳对此事的看法,也好根据实际情况来制订下一步的计划。

在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后,齐楚雄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赶到艾德斯瓦尔宫,轿车刚一穿过长长的隧道,他就看到施特莱纳背着手站在花园中央仰望着头顶上的黑色岩壁,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而在花园的外围则站着一群随从,从这些人严肃的表情来看,这里似乎是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看来他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一会儿我一定要小心应付。”齐楚雄在心里拿定主意后,便急忙跳下车,朝着花园中央走去。

“早上好,将军。”他走到施特莱纳身后,热情地打着招呼。

“你回来了。”施特莱纳缓缓转过头,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苍白的脸庞上写满了憔悴,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您这是怎么了?”齐楚雄急忙问道。“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

施特莱纳没有直接回答齐楚雄的问题,在沉默了好长一段之后,他突然开口说:“齐,你还记得我下令让罗森巴赫自杀后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齐楚雄说,“那天夜里当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我又回到了艾德斯瓦尔宫,结果却发现您正坐在自己的卧室里,望着一张施蒂尔的照片发呆,我走到您的身边,把我的计划告诉了您,当时您吃惊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您一声,我说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您一定不会同意我的计划,所以我只能采取这种方式,听完了我的回答,您沉默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深藏在您心中的痛苦,但是为了一对饱受苦难的恋人能够迎来幸福的生活,我也只有坚持自己的计划,万幸的是,您用一颗仁慈宽容的心接受了这一切,而那些小人们的阴谋也在那一刻被打上了失败的烙印。”

“每当我想起这些事情时,就好像是刚刚发生过一样。”施特莱纳凝视着眼前那些盛开的花朵,用一种感伤的语气说:“其实从你告诉我发生在契尔斯卡娅身上的悲惨遭遇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是我不愿意去揭穿它,因为我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谎言,但是后来当我问起汉斯应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时,他竟然建议我对施蒂尔从轻处置,那一刻,我的心彻底凉了,因为我知道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后来,我做出了让施蒂尔自杀的决定,而且我还指定由汉斯来监督,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尤其是你知道即将死去的那个人其实根本够不上死罪时更是如此,但是我还是这样做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齐楚雄摇了摇头,他实在无法猜出施特莱纳这样做的原因。

“因为我想给汉斯一个机会,”施特莱纳低声说,“如果施蒂尔死了,那么长时间压在他胸口的一股怨气也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一来,也许他以后就会听从我的劝告,再也不去干那些为非作歹的事情。”

“将军!”齐楚雄忍不住喊道:“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您难道不知道纵容和包庇只能使一个人滑向难以自拔的深渊吗!”

“你可以说我很天真,也可以说我很愚蠢,但是当时我真的就是这样想的。”施特莱纳说,“我答应过汉斯的母亲要照顾好她的儿子,可是事实上我在他身上犯了很多错误,他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和我一直没有严格约束他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所以……”

“所以您就对他犯下的罪行视而不见!”原本齐楚雄为了保证起义计划顺利进行,已经不打算就弗莱舍尔的事情再发表看法,但是施特莱纳适才的那番言论却再一次激起了他心头的怒火,“您其实很清楚所谓莱曼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的结论完全是谎言,但是为了让弗莱舍尔逃脱惩罚,您还是接受了这种虚伪的论断,我真不明白,让一个犯了罪的人接受惩罚对您来说难道很困难吗?”

“我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过错,所以在得知了你的计划之后,我立刻改变了主意,决定让施蒂尔活下来。”施特莱纳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犹豫的望着齐楚雄,好长时间之后才吞吞吐吐的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做法感到很不满,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事情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你就把它当成我们之间的一桩交易好了。”

“交易!”齐楚雄心中顿时泛起一股苦涩的味道,“这就是您让施蒂尔和契尔斯卡娅活下来的原因吗?”

“齐,并不是所有的事情我都有义务做出解释,但是对你,我的朋友,我却不想有任何保留!”施特莱纳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如果不是你的坚持和那两个年轻人真挚的爱情打动了我的心,那么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坟墓下的亡灵,但是我能做到这一切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你也不要再对我施加任何压力了!”

齐楚雄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施特莱纳确实没有欺骗自己,在一个奉行种族主义至上的地下世界里,罗森巴赫与契尔斯卡娅能够生活在一起这已经是一个奇迹,所以自己确实不能再去苛求什么了。

看到齐楚雄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要求,施特莱纳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些,“你知道吗,马克西米利安已经做出了对汉斯的惩罚决定,他将把汉斯和玛格达赶到遥远的罗森滕堡去服役,那是整个地下世界中仅次于斯特伦霍芬的荒凉之地,不通电话,没有公路,缺乏最起码的医疗卫生条件,粮食和饮水全部要靠人工运送,马克西米利安这是要让汉斯在那里自生自灭,或许过不了几年,他就会在那里……”

施特莱纳没有把话说完,但是齐楚雄也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不过这一次齐楚雄的心里倒是非常高兴,因为在他看来,像弗莱舍尔夫妇这样的恶人就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