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备战(5)——日谍上钩

徐建装着有点心动又不信的样子,将乡下混混没见过世面角色的模样表演的淋沥尽至道:“就你们几个就敢说你们是大日本皇军什么军什么站?我听说日本人在关外离这远着呢,怕有几千里路吧,日本人听说是外国人,你们怎么和我们长的一样,还听说日本人个子低,哦,你们就是低。再说让我们跟着你们干,我们能干什么,你们能给我们多少钱?我们可是有六七十号人马要吃要喝的。再说了我们刚才打了你们的人,你不是想现在稳住我们天一亮将我们送官府砍头吧。”刘迪见有戏就马上来劲了,讲:“我们大日本皇军大大的有,我们是先派过来搞情报的,情报的你们懂?”见徐建摇摇头,就又接着:“情报的就是了解情况的,比如这个县城军队有多少人,驻什么地方,都有什么武器等等。你们加入我们以后慢慢的我们教给你们。你说你们有六七十人,大大的好,都向你们一样吗?”徐建点点头说:“是的。”刘迪接着道:“你们效力皇军,每人每月两块大洋的,好吗。今天的给你们700快大洋的不算,怎样?”见徐建不语就又道:“武器的,我们通通的给,弹药的大大的,训练的我们的负责的,大洋每人的四个的。”徐建装着怕被骗的一样道:“这都是真的,还给枪给子弹,帮我们训练,真是太好了。你真的不把我们送官府治罪?那这些东西啥时侯给,起吗先给个定子行吗?那700个大洋要先给。”那刘迪这时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认为这是一群打家劫舍的有奶便是娘的土匪,便道:“你把我的人放开,我马上给你们拿钱,只要你们真跟着我大日本帝国,今天就先给你们几支枪,让你们看一下我帝国的武器的利害,哪呢?”徐建点一下头对队员一使眼色道:“放人,让大掌柜的给我们拿钱我们看看。”又对刘迪道:“我们得有人跟着你去拿钱和枪,你有枪,我们不放心多给我们点子弹行吗?”刘迪道:“大大的行,不用出去,你们看着就在这屋的就行的。”说着对炕上的女人道:“你的,闪开被子的拿掉。”刘迪用手一掀炕席露出一个用木板盖着的洞口,弯腰去揭木盖。这时就见徐建用双手在脖子上飞快一比低声道:“动手。”就见特战队员们几乎同时手中拿出一根细钢丝套在四个日本特务的脖子上一勒,四个特务连挣扎都不能就找他们的天照大神报道去了。这边刘迪听道徐建的话还以为是对他讲的就道:“别慌我自己来。”这时就听见那女的用日语讲道:“八嘎-----”就没了下音慢慢躺了下来,只是脖子中多了一支利箭。刘迪不知身后发生的事,但眼前发生的事使他明白上当了。多年的特务生涯使他不动声色,利用屋子暗的同样有利条件伸手去拿藏在被子中的枪,但他不知同他打交道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不等他将枪拿道手就觉的头一沉就晕了过去。

“下,注意有无埋伏。”徐建命令道。一名特战队员拿出战术手电先仔细将洞口和洞壁检查一下,跳进洞中。稍倾那队员上来报告道:“下面安全无人,有箱子四个不知装的什么,都锁着,一个立柜里面都是文件,38式步枪70支,歪把子机枪1挺,捷克式机枪3挺,王八盒子10支,5毫米掷弹筒3个,各种子弹12箱,手榴弹5箱,掷榴弹5箱。”“好,将前门上好,留两人警戒,将前面那两人弄来和刘迪一道绑好,堵好咀。将这收拾一下,跟我下几个人,别的就地警戒休息。”徐建道

徐建装着有点心动又不信的样子,将乡下混混没见过世面角色的模样表演的淋沥尽至道:“就你们几个就敢说你们是大日本皇军什么军什么站?我听说日本人在关外离这远着呢,怕有几千里路吧,日本人听说是外国人,你们怎么和我们长的一样,还听说日本人个子低,哦,你们就是低。再说让我们跟着你们干,我们能干什么,你们能给我们多少钱?我们可是有六七十号人马要吃要喝的。再说了我们刚才打了你们的人,你不是想现在稳住我们天一亮将我们送官府砍头吧。”刘迪见有戏就马上来劲了,讲:“我们大日本皇军大大的有,我们是先派过来搞情报的,情报的你们懂?”见徐建摇摇头,就又接着:“情报的就是了解情况的,比如这个县城军队有多少人,驻什么地方,都有什么武器等等。你们加入我们以后慢慢的我们教给你们。你说你们有六七十人,大大的好,都向你们一样吗?”徐建点点头说:“是的。”刘迪接着道:“你们效力皇军,每人每月两块大洋的,好吗。今天的给你们700快大洋的不算,怎样?”见徐建不语就又道:“武器的,我们通通的给,弹药的大大的,训练的我们的负责的,大洋每人的四个的。”徐建装着怕被骗的一样道:“这都是真的,还给枪给子弹,帮我们训练,真是太好了。你真的不把我们送官府治罪?那这些东西啥时侯给,起吗先给个定子行吗?那700个大洋要先给。”那刘迪这时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认为这是一群打家劫舍的有奶便是娘的土匪,便道:“你把我的人放开,我马上给你们拿钱,只要你们真跟着我大日本帝国,今天就先给你们几支枪,让你们看一下我帝国的武器的利害,哪呢?”徐建点一下头对队员一使眼色道:“放人,让大掌柜的给我们拿钱我们看看。”又对刘迪道:“我们得有人跟着你去拿钱和枪,你有枪,我们不放心多给我们点子弹行吗?”刘迪道:“大大的行,不用出去,你们看着就在这屋的就行的。”说着对炕上的女人道:“你的,闪开被子的拿掉。”刘迪用手一掀炕席露出一个用木板盖着的洞口,弯腰去揭木盖。这时就见徐建用双手在脖子上飞快一比低声道:“动手。”就见特战队员们几乎同时手中拿出一根细钢丝套在四个日本特务的脖子上一勒,四个特务连挣扎都不能就找他们的天照大神报道去了。这边刘迪听道徐建的话还以为是对他讲的就道:“别慌我自己来。”这时就听见那女的用日语讲道:“八嘎-----”就没了下音慢慢躺了下来,只是脖子中多了一支利箭。刘迪不知身后发生的事,但眼前发生的事使他明白上当了。多年的特务生涯使他不动声色,利用屋子暗的同样有利条件伸手去拿藏在被子中的枪,但他不知同他打交道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不等他将枪拿道手就觉的头一沉就晕了过去。

“下,注意有无埋伏。”徐建命令道。一名特战队员拿出战术手电先仔细将洞口和洞壁检查一下,跳进洞中。稍倾那队员上来报告道:“下面安全无人,有箱子四个不知装的什么,都锁着,一个立柜里面都是文件,38式步枪70支,歪把子机枪1挺,捷克式机枪3挺,王八盒子10支,5毫米掷弹筒3个,各种子弹12箱,手榴弹5箱,掷榴弹5箱。”“好,将前门上好,留两人警戒,将前面那两人弄来和刘迪一道绑好,堵好咀。将这收拾一下,跟我下几个人,别的就地警戒休息。”徐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