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 正文 备战(4)——抓获日谍头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备战(4)——抓获日谍头目

肖春中尉带着11名队员翻墙进入院内,一名狙击手马上在一个隐蔽的墙角支起狙击枪进行掩护,别的人用手语一分工马上各自扑向目标。两名队员用匕首慢慢拨开临街房的后门插关推开门,通过远红外夜视镜向内观察,发现有两名伙计打扮的人一个在柜台上一个在地上正睡觉,不时有憨声传出。两名特战队员进去分别用手掩住他们的口,一个手刀将他们分别打晕捆了起来。打开临街的门。徐建中校进来后让人将街门虚掩警戒哨放好后就走了进去,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共将院内6男1女全部擒获。在中屋徐建问其中一个年龄有40多岁的人:“掌柜的,你别怕,我们不把你们咋样,但你必需将你们的金银拿出来赎命,告诉我在哪藏着也行。”掌柜道:“好汉,我们都是老实守法的买卖人,没有金银,柜上就有500多大洋你们都拿走吧。”“是嘛?”徐建看了他一眼,发现那人虽说面目敦厚但双眼露着凶光就道;“你叫什么?在这干什么差事?”那人答:“我叫刘迪。是这家小店的掌柜。”边心想,八嘎这些土匪不知是哪个山头的,看个个都是身强力大,回头能想办法为我所用就好了。不好他们不向是土匪,是军人,看他们一个个身穿花哩狐哨的,满脸黑乎狐的还真看不清,难猜。(也难怪,那时易县还没有电灯,点的是煤油罩子灯。)徐建向肖春中尉一递眼色道;“二掌柜的。”不曾想一个蹲在地上的有30多岁的人马上向上一挺“哈依。”一声站了起来。将大家吓一跳,旁边一名特战队员一把将其揪住用脚一踢其腿弯将其按下同时喝道:“妈的,别动,老实点。”徐建一笑道:“妈的,还哈爷呢,什么哈爷。二掌柜对二掌柜,还真他妈省事了。你问一下他吧,别麼承。”“好嘞。”肖春中尉将那名自动亮相的二掌柜带一旁屋子。这个大掌柜刘迪干忙道:“各位大爷有话好说,要不这样我在给你们加200大洋咋样?”徐建道;“妈的,抢劫还兴搞价,你他妈是不是作生意作疯了。真是要钱不要命。”这时在旁边搜查的对员过来对徐建道:“大掌柜,你过来一下。”刘迪脸马上露出惊恐的样子,就要站起,旁边队员用手一按道:“座下别动,动就杀了你。”并将匕首在他脖子一划,吓的刘迪身子一哆嗦不敢乱动。徐建到东边屋一看,见一部电台摆在桌上,略一沉思,道;“搬过去。”到中屋将电台往刘掌柜身边桌上一放道:“刘掌柜,这是嘛玩意,?还带个铁便子,这个又是嘛玩意两个圆家伙还用铁丝连一块。”徐建装着不懂的样子问。还用东西乱通鼓那电台。刘迪一看徐建不懂电台的样子,心道:“看来他们不是当兵的,也不是冲着情报来的,不知是哪来的土匪,就为钱来的。”想到这就对徐建道;“大爷,这是戏匣子,那辫子是天线,这个叫耳机。”边说边放到自己的耳朵上示范。这时肖中尉过来道:“大掌柜,那二掌柜都招了,他讲他们是什么大日本皇军什么军驻易县情报战,我看我们是惹麻烦了,怎么办?”刘迪一听一改刚才的模样道:“要西,我们是大日本皇军满洲派遣军特高课驻易县情报站的,我的站长的干活,你们良心的不好,抢劫的干活,被抓住要死啦死啦的干活。你们不如跟着我们大日本皇军,发财大大的,刚才的不愉快统统的过去的干活,怎么样?”一幅高傲和求贤的模样。


肖春中尉带着11名队员翻墙进入院内,一名狙击手马上在一个隐蔽的墙角支起狙击枪进行掩护,别的人用手语一分工马上各自扑向目标。两名队员用匕首慢慢拨开临街房的后门插关推开门,通过远红外夜视镜向内观察,发现有两名伙计打扮的人一个在柜台上一个在地上正睡觉,不时有憨声传出。两名特战队员进去分别用手掩住他们的口,一个手刀将他们分别打晕捆了起来。打开临街的门。徐建中校进来后让人将街门虚掩警戒哨放好后就走了进去,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共将院内6男1女全部擒获。在中屋徐建问其中一个年龄有40多岁的人:“掌柜的,你别怕,我们不把你们咋样,但你必需将你们的金银拿出来赎命,告诉我在哪藏着也行。”掌柜道:“好汉,我们都是老实守法的买卖人,没有金银,柜上就有500多大洋你们都拿走吧。”“是嘛?”徐建看了他一眼,发现那人虽说面目敦厚但双眼露着凶光就道;“你叫什么?在这干什么差事?”那人答:“我叫刘迪。是这家小店的掌柜。”边心想,八嘎这些土匪不知是哪个山头的,看个个都是身强力大,回头能想办法为我所用就好了。不好他们不向是土匪,是军人,看他们一个个身穿花哩狐哨的,满脸黑乎狐的还真看不清,难猜。(也难怪,那时易县还没有电灯,点的是煤油罩子灯。)徐建向肖春中尉一递眼色道;“二掌柜的。”不曾想一个蹲在地上的有30多岁的人马上向上一挺“哈依。”一声站了起来。将大家吓一跳,旁边一名特战队员一把将其揪住用脚一踢其腿弯将其按下同时喝道:“妈的,别动,老实点。”徐建一笑道:“妈的,还哈爷呢,什么哈爷。二掌柜对二掌柜,还真他妈省事了。你问一下他吧,别麼承。”“好嘞。”肖春中尉将那名自动亮相的二掌柜带一旁屋子。这个大掌柜刘迪干忙道:“各位大爷有话好说,要不这样我在给你们加200大洋咋样?”徐建道;“妈的,抢劫还兴搞价,你他妈是不是作生意作疯了。真是要钱不要命。”这时在旁边搜查的对员过来对徐建道:“大掌柜,你过来一下。”刘迪脸马上露出惊恐的样子,就要站起,旁边队员用手一按道:“座下别动,动就杀了你。”并将匕首在他脖子一划,吓的刘迪身子一哆嗦不敢乱动。徐建到东边屋一看,见一部电台摆在桌上,略一沉思,道;“搬过去。”到中屋将电台往刘掌柜身边桌上一放道:“刘掌柜,这是嘛玩意,?还带个铁便子,这个又是嘛玩意两个圆家伙还用铁丝连一块。”徐建装着不懂的样子问。还用东西乱通鼓那电台。刘迪一看徐建不懂电台的样子,心道:“看来他们不是当兵的,也不是冲着情报来的,不知是哪来的土匪,就为钱来的。”想到这就对徐建道;“大爷,这是戏匣子,那辫子是天线,这个叫耳机。”边说边放到自己的耳朵上示范。这时肖中尉过来道:“大掌柜,那二掌柜都招了,他讲他们是什么大日本皇军什么军驻易县情报战,我看我们是惹麻烦了,怎么办?”刘迪一听一改刚才的模样道:“要西,我们是大日本皇军满洲派遣军特高课驻易县情报站的,我的站长的干活,你们良心的不好,抢劫的干活,被抓住要死啦死啦的干活。你们不如跟着我们大日本皇军,发财大大的,刚才的不愉快统统的过去的干活,怎么样?”一幅高傲和求贤的模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