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才是苏俄的真正朋友

美国才是苏俄的真正朋友


据俄罗斯《绝密》杂志报道,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苏维埃俄国立即与各种敌对势力展开激战,史书称这一时期为“俄国内战与外国军事干涉时期”。人们对俄国内战的通常认识是西方帮助白卫军对付布尔什维克,但现在通过档案分析发现,西方列强恰恰对布尔什维克帮助不小。



五国军队险些颠覆苏维埃


在人们的印象中,内战时期,装备简陋的苏俄红军不仅要与白卫军作战,还要对付外国武装干涉军,列强不仅给白卫军出枪出炮,还派遣本国军队进驻苏俄。苏联历史学家甚至做过统计,认为对苏俄作战的国家多达14个(其中包括中国北洋政府)。但实际情是只有5个国家派重兵参加干预行动,即英、法、德、美、日。



1917-1918年,苏维埃政权的实力还比较脆弱。更可怕的是,苏俄红军只有2.5-3万机动部队,连保卫莫斯科、彼得格勒这样的大城市都不够,兵强马壮的列强军队则咄咄逼人。当时苏维埃政权可谓腹背受敌:在西部和西南部,德国军队占领了波罗的海沿岸和乌克兰,1918年底德国在一战中战败后,法国两个师在敖德萨和尼古拉耶夫登陆,取代德军在乌克兰的地位;在北部,1.3万人的英美联军夺取了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在高加索,英军仅用几个营就控制了石油重镇巴库;在远东,7500名美军、1500名英军、1000名法军和7万日军占领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和西伯利亚,这还没算上在苏俄远东地区发动暴乱的5万捷克斯洛伐克军团。总之双方的实力对比如此悬殊,外国想武力推翻苏维埃政权可谓易如反掌。



白卫军被牵着鼻子走


但这些外国武装干涉者却没有大动干戈地去推翻苏维埃政权。他们尽管厌恶苏俄,但对苏俄的死敌白卫军却帮助不多。在内战爆发前夕,俄国白卫分子曾向协约国做出承诺:一旦推翻苏维埃政权,俄国将追随协约国作战。但协约国并没有认真支持白卫军。



据白卫军首领弗兰格尔男爵回忆,法国曾向他提出条件,弗兰格尔必须同意未来推翻苏俄后以5倍价值偿还被苏俄没收的法国在俄财产,法国才肯援助军火,可直到内战结束,白卫军都在与法国就此问题讨价还价,法国在战争期间只援助过一条船,而且上面装的都是没用的东西。



虽然英国给自卫军提供了武器,但数量少得可怜。1919年底,当英军从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撤离时,他们运走了所有物资,连沙皇以前留下的军火也用船拉走,弄不走的都沉人大海。俄国北方白卫军首领米勒曾破口大骂英国人是“狗仔子的盟友”。协约国“盟军”还以“提供军火”为幌子,诓取了白卫军控制的大量黄金。为购买日本和美国的武器,西伯利亚白卫军司令高尔察克曾拿出150吨黄金,但黄金运走了,武器却没等来。等到高尔察克兵败后,法国将军扎南却把他交给布尔什维克



美国也成了苏俄的好朋友


美国人的举动最令人震惊。据高尔察克手下的将领哈罗夫证实,美国人当年封锁俄国远东港口和西伯利亚大铁路,目的是防止海外运来的军火流向白卫军,而这是美国总统威尔逊指派美国将军威廉·格雷夫斯督办的。思想左倾的格雷夫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布尔什维克的好感,他曾直截了当地对远东白卫军将领说:“我不理解,为什么俄国的知识分子要与布尔什维克这样一个先进的党战斗?”外贝加尔哥萨克白卫军首领谢苗诺夫也证实,格雷夫斯还时常向红军提供武器和情报。



美国人的举动令布尔什维克大为赞赏。在西伯利亚白卫军遭到惨败之后,1919年11月15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文章称:“今天,西伯利亚名城鄂木斯克从高尔察克手中获得解放,城里举行游行,人们脸上洋溢着对美国的亲热情绪。美国驻军总部大楼前的台阶上,革命领导人在发言中称美国人是真正的朋友。”



这种热烈的场面不仅发生在远东。美国历史学家安东尼·萨顿写道,美国当局把一个营的军事教官派往莫斯科,为年轻的红军搞培训。此外,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汤普森还踊跃捐款,把自己100万美元的积蓄捐给列宁的金库。另一位富翁希夫也不甘落后,向苏俄奉献3000万美元。



俄国内战结束后不久,武装干涉的组织者英国首相劳合·乔治说过:“我们并不打算推翻苏俄。我们尽力与苏俄保持友好关系。我们认识到,他们才是事实上的俄国政府。”美国总统威尔逊也表示:“未经苏维埃政府同意的任何干预,都将演变成沙皇复辟运动。我们丝毫也不想让俄国沙皇政权卷土重来。”实际上,外国发动武装干预的目的本来就不纯,他们出兵主要是为了攫取俄国资源,最典型的例子是日本借助从俄国掠夺的财富迅速崛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