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染的金达莱

血染的金达莱

王海

为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特撰写一组回忆文章,以此,告慰那些为世界和平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忠魂,以此,向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的我亲爱的战友,那些最可爱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礼!-----作者

一, 新年的枪声

黄草岭一战,是我军入朝后的第一仗,这一仗打得如何,对整个朝鲜战局都至关重要。

敌众我寡,力量对比十分悬殊,全体指战员心里明白,考验我军战斗力的时候到了。

上级命令我们牵制敌人,多拖一天,就为大部队多赢得一天的时间。我们深知,我军兵力少于敌人几倍甚至十几倍,要想完成任务,不能强打,不能死拚,更不能让敌人知道我们在人员上的弱势,我们只能发挥我军的优势和特长,靠着全体指战员的聪明和智慧,靠着当年在国内战争中积累的丰富经验,跟敌人玩“花活儿”, 拿出我们的巧招儿、绝招儿,死死咬住敌人。

我军只派出少于敌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兵力来对付他们这些美式装备的王牌军,这首先就是对他们的轻蔑,是对他们自信和尊严的一次毁灭性打击。同时,我们不仅打退了他们一个美军师、四个李承晚师的无数次进攻,用一场守备战,足足跟他们玩了十四天,而且,还穷追不舍,一直把他们逼进了世界闻名的三八线

三八线,号称天然屏障,老美的 ABC三道军事防线,在敌人的心中,固若金汤,是无人能攻的天堑。加上大雪封山,中国军队要想拿下这个堡垒,除非是神兵天降。

这一天是1950年12月31日,正逢阳历年关。雪越下越大,无数条灰白色的雪鞭,抽打着山谷和大地,抽打着这一场无情的战争,抽打着这正义和邪恶纠结在一起的混沌世界。

部队修整了一个白天,夜幕降临时,发起了全线出击。我们顶着风雪向山峰挺进,天和地囫囵一片,让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雪从没膝盖深到没过了大腿窝,部队前进十分艰难。说来真怪,战士们个个都好像有神助一般,乘着风,驾着雪,精神抖擞,目光炯炯,在密林中穿行的速度之快,连我们自己都感到神奇。往前看,前边的部队如一排排上了膛的子弹,射向山顶;往后望,后面的战友,黑云一般压上来,排山倒海。

敌人做梦也想不到,中国军队会在一夜之间神话般地突破了他们的三道防线,占领了整个山头阵地,打得他们溃不成军,那真是王八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死得死,亡的亡。还有口气儿的,爹呀妈呀地抱头逃窜,重炮和辎重车等尚好的武器都丢在了阵地上和大道边儿,我们急着追歼敌军,来不及收拾战场,就原地把它们都炸毁了,只带上部分机枪、冲锋枪等轻式武器和弹药。再留下小部分指战员看押集中在山沟里的俘虏,其余大部队继续前进。

敌军南逃向白宫告急,我军继续追击,追过汉城(今汉城),追过“天险”南汉江。敌方从西海岸以空投、海运双管齐下,迅即集结20万兵力,企图用上次击溃金日成部队的战术,再来个口袋战,把我志愿军消灭在他们的火力网内。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军首长多谋善断,用现有的兵力迅速布下一个主动性守备战阵地。敌军用坦克伴随步兵和飞机轰炸扫射,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代价沉重,却只前进了二十华里。

我们二营五连的全体指战员,打得十分英勇顽强,最后连炊事员、理发员和司号员这样手无兵器的人员,也都夺过敌人的武器,投入了战斗,一直打到只剩下几个人,也不离开阵地半步。寸土不让,视死如归,令敌人胆战心惊!

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炮声停了,枪声稀了,定睛一瞧,天亮了,雪也停了,1951年的第一缕朝霞升起在地平线上。我们这剩下的几个人,这才转回神儿来,欢呼,拥抱。在硝烟醺得乌七抹黑、挂着彩儿的脸上,被笑出来的眼泪冲出一条条白道儿,再经手那么一抹,嘿,就别提有多好看了。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这时,有个战士,高呼着胜利了,中国胜利了,跑到山顶上,听那口音是我们班的小李,可是这个浑身是血、声音嘶哑、猛虎恶狼一般的人,怎么能是那个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瘦瘦弱弱的川娃子?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要站在高处,向天空鸣枪,他是要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首战胜利,他是要用一个军人的方式来表达此时此刻喜悦而豪迈的心情,然而,当他举手鸣枪时,竟发现自己的手和枪都不见了,半截碎袖管,在风中哗啦啦山响。

“俺来了---”只听一声大喊,一个鲤鱼打挺儿,立起一个不足一米高的人,那双大眼,充满了红色的蛛网,他想冲上山顶,可是,他“冲”了几次都扑倒在原地。山顶上的战友,愣在那一刻的惊愕与仇恨里,泪水刷地蒙住了双眼,他狠狠地甩头,刚甩出一潮又一潮泪汹涌而来,尽管如此,他还是看见了,那不远的山坡上,有两条血肉模糊的腿,那上面的军鞋,很新很新。

我的心突然被钢刀猛扎了几下,疼得浑身发抖:“小老蔫儿-----”我直扑过去,抱起地上那个只剩下上半截儿的身子,大呵一声,把他举起来,咆哮着冲上山顶,他拚尽最后的气力,双手举枪,朝着天空一阵狂射,山谷里久久地回响着他那快乐而清脆的枪声。

枪声震落了树上的雪,雪落在了地上,地上那一洼洼的热血,立刻就把雪化成了大朵大朵鲜艳的花,一片连着一片,开遍了山崖。

我军仅用一夜时间,拿下了世界闻名的三八线,攻破了美军的ABC三道防线,这在战史上尚属罕见。这次守备战,我们营打出了579.2鹰峰山英雄排的光荣称号,英雄排长孙永昌,名垂史册。这一仗,扩大了战果,使我军掌握了战斗主动权,由守备战一举转入进攻战。当这一胜利的喜讯传回祖国,向新年献礼,向亲人报捷的时候,我们已悄悄掩埋了战友,投入了新的战斗。

二、传达命令

我们一营完成了任务,奉命撤出战斗。刚走到山下公路上,团首长发现山上有枪声,举起望远镜一看,原来是我军的几位指战员,他们仍然坚守在阵地上英勇作战呢,他命令营长火速派人传达命令:立刻撤退!

营长把传达命令的任务交给了我。我立即整装待发。先瞄准上山的捷径,迅速爬上山峰。到了山顶见到了二营五连的一位排长和几位正由这位排长率领转移阵地准备继续战斗的勇士。我把团首长让他们撤出战斗,立即转移,追赶前方部队的命令传达后,只见那位恋战的已经负伤的英雄排长,坚定自若,他让战士们走在前,他紧随其后,下山追赶部队去了。

完成任务后,我一个人要想追上原部,谈何容易。我接受任务的时候,部队就已经在山下走在了公路上,我又是上山、又是下山,这一阵折腾的工夫,部队早走远了。

怎么办?我想了想,先爬上山峰,俯瞰部队撤走的方向,再选准最近的并可以开辟的下山之路。一切确定好后,把冲锋枪往怀里一揣,顺着立陡立崖的山腹,连出溜儿带滚翻儿,见树枝荡秋千,遇岩石当踏板,不管是蹿蹦跳跃,还是连滚带爬,总算是以最快的速度,落到了山根。衣服碎了,身上多处受伤,跑到小河沟里洗洗,那伤口就不流血慢慢风干了,再美美地喝上几口甜甜的泉水,头脑更加清醒了,这时,我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在国内战争中的一次经历---

不知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我想起来了这么一段经历---那是我们小分队去执行一项紧急的侦察任务,为了隐蔽,战友们头上都戴着树枝,快速穿行在小树林中。

这时,敌人的侦察机低空飞来,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和勇气,摘下头顶的树枝,甩掉上衣,光着膀子,几个大步就跑到了光秃秃的大道上,我大声地唱着歌,想把敌人的视线引到自己身上,好掩护小分队正常前进,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正午的太阳,晒得路面直烫脚,我不得不连蹦带跳,像个不懂事的傻小子。敌机俯冲下来,擦着我的头顶呼啸而过,巨大的气浪,把我揭出去老远,我倒在地上破口大骂。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敌机俯冲下来从我头顶掠过的那一刹那,一梭子子弹,横着扫进小树林,我整整一个班的战友啊,一个没剩,全都倒在了树林里。

狗日的!我一路不停地大骂,一边骂一边哭,经过敌人关卡的时候,嘴里也不停地骂着,如入无人之地。敌人也许从来没见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战士吧。最后,我一个人完成了任务,回来路过树林时,战友们的尸体都长了蛆,我把树枝和树叶盖在上面,穿上军装和鞋,返回部队。

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这段经历,看来老天告诉我还得用这一招。果然,部队人多目标大,敌机封锁了前进的道路,部队来不及隐蔽,造成不少伤亡,耽误了行程。我一个人目标小,敌机不易发现,走小道抄近道,结果我先于部队到达了目的地。

回来后,我一边帮炊事班的同志烧火做饭,一边等待大部队的归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