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忽视的人肉市场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3 606


夏日炎炎,这是色情行业的旺季,大陆各地警方对娱乐场所的清扫工作常规性地遍地开花了。2010年7月新闻图片中黑压压的都是羞愧的头顶,性工作者和性消费者们都把头埋的低低的,生怕像陈冠希一样被媒体曝光。


性工作者在大陆大量存在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东莞更是被称为东方阿姆斯特丹。笔者在大学时代曾天真地认为,在中国城市,凡发廊、洗面店、按摩店在夜间有绯红色灯光者,必然是红灯区。后来发现这一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哪个城市没有红灯区倒是怪事。


大陆将近2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导致男女人数总量差距不知不觉拉大。假使按一夫一妻制度来,10年后我国将有2400万“男光棍” (据《当代中国社会结构》)。虽说可以灵活地实行跨代婚姻,利比多过剩仍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据说很多罪犯的原始动因就是性的压抑。


在《经济学和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断言:日常意义上的卖淫是劳动者一般出卖自己的特殊表达,恩格斯则认为:一夫一妻制和卖淫都是男性掌握着生产的各种方式这一生产力发展状态的产物。在男权社会,人们鄙视嫖客,同时更鄙视妓女,比起古希腊神庙的娼妓和嫖客来,他们没有丝毫的神圣感,一位28岁嫖客被警方抓住后肠子都悔青了,因为嫖资是用来娶媳妇的,他又是打自己耳光,又是发誓,被记者写到媒体上,止增笑耳。


我们当下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反对卖淫嫖娼,除去传播性疾病,色情行业实际上是为社会稳定做出了贡献的。政府打击色情行业的罚款收入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经济增长点。对有些地方的公务员来说,他们认为嫖娼是“工作的需要”,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坊间流传的一些荤段子,可以反映出色情行业解决了很多男女青年的就业问题,而且从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性犯罪。由此可推断,警方扫黄打非,或许只是季节性的猫鼠游戏,冬天打击网络色情力度大一点,夏天打击现实中的色情力度大一点。但是色情行业依然存在。


对于色情行业,政府不能一味地只是打击,媒体不能只是一味地曝光,阶段性的打击就像一阵治标不治本的风,曝光的意义仅限于满足受众的窥私欲,提高媒体的点击率。男女总数差距增大是中国的国情,大量的适婚贫困男青年在拜金主义盛行的中国大陆是很难找到配偶的,还有许多错过花期的剩男,难道他们应该都到寺庙里去修行吗?而那些没有专业技能、没有文化的女青年,她们除了当廉价劳动力外就是靠自己的原始资本生存了。这种供需关系是打压不了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历史来看,人类的性活动其实和经济制度有直接关系。政府的打击和调控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倡导文明的社会价值观。但是不要忽视了,色情行业不是空穴来风。鉴于传统东方国家的公序良俗,中国政府不可能在短期内让色情行业合法化。与其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出动警力严打,政府还不如比较务实地提供宽松的海外移民服务,让更多的年轻人有跨国婚姻的机会。打击色情行业不光是公安部的事,劳动与社会保障部也应该积极为城乡无业女青年提供职业培训与就业服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