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年老军营

回忆当年老军营当年,这里是一处荒野地,坡上长有许多野生石榴,六七月间,野生石榴火红火红。

我们是一九七九年六月间,自卫战争结束后从崇左新和开进这里的。当时,新和已不适应战争的需要了,这里公路边的右边,山下有一个大山洞,为了战争长久的需要,我们进驻到了这里。我们进驻到这里后,公路的右边,是我们的工作地,左边,是我们的营地。我们白天在右边的山下打山洞,晚上在左边的这个山坡上宿营。

左边的这个宿营地,初,架设的全是帐篷。帐篷好架不好住,这里的天气高温高热,晚上我们经常长夜难眠。

后来,我们在这个山坡上架起了油毛毡房,一排排地。油毛毡房比帐篷好多了,晚上我们基本上能睡觉了。但是有一天,刮台风,天上下大雨,台风把我们的油毛毡房全吹垮了。我还好。我抱着毯子躲到了汽车里,我们的许多战士就惨了,他们很多人暴雨中淋了一个晚上。

那时候,我们住在这里很艰苦,白天钻山洞,打地洞,一风钻,一风钻地打,一天三班倒,一天下来,筋疲力尽。晚上天气热,睡不觉,数星星。

那时候这里还很危险,一到晚上,到处是枪声。不知是兄弟部队的枪走火,还是特工打黑枪,子弹经常时不时地从我们的头上“飕”的一声飞过。

这里,我们曾经有一位战友的爱人死在这里。

开战前,这位战友准备结婚。婚礼还没有开张,开战的命令就下来了。战争结束后,我们撤军到这里,我们那位战友的爱人说到这里来完婚。那天,我记得是9/10月间,天气还很热。那时候,老百姓正在放水灌田,南宁到崇左的公路上,有一处老乡的水沟开挖的很深。那天晚上,我们的那位司机车开的很快,过水沟时,刹车来不及了,车没有刹住,车门被颠开了,我们那位战友的爱人从车上颠了下来,当时,她说没有什么,回到部队,她喊肚子痛。送到崇左野战医院就死了。

很惨!

这件事情现在可能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我是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早上零点部队派车送我离开这里的。我离开这里后,到了南宁,然后坐火车离开了前线。

我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五日零点带一支车队到达崇左新和,前后算起,那次战争,我在前线呆了整整365天。

难忘!

去年,自卫战争30周年之际,我和我爱人自费到前线走了一趟。到柳州看望了我们的一些老战友,到靖西县烈士陵园看望了我们的烈士。到龙邦口岸看望了我们伟大祖国的国门,到大新看望了我们伟大祖国的界碑和我撤回祖国时的地方,也到这里,看望了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这里变了,变了,过去的军营,现在,公路的左边,变成了老百姓村庄,公路的右边,变成了崇左野生白头叶猴动物保护园。

沧海变桑田。

好!

好!!

好!!!

和平安定了,

这样就好!!!

在今年“八一”建军节之际,我衷心地祝福

祖国,

繁荣富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