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8、刘艳来信了

老海豹 收藏 3 1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潜水楼每天有大量的文件和邮件,大队通讯员骑单车送过来,由文书负责签收。红生将这些文件按密级登记造册,然后报送魏中队长办公室,剩下那些无关痛痒的公文处理,都搁在他这个新上任的文书肩膀上了。难怪魏中队长说,你把潜水楼的文书弄合格了,将来到了大队机关,弄个瞎参谋乱干事的干干,水平不成问题。

刘艳的来信夹杂在一大叠报纸中间,航空信封,四个角有一圈红蓝斜边相间,花花绿绿的十分耀眼。信封上的几行钢笔字却不敢恭维,虽然笔锋劲挺,龙飞凤舞,但张驰无度,拳打脚踢,要不是地址栏内写着:海南岛崖县002部队62分队刘艳,红生根本不敢相信,这是一封出自女兵的来信,到像个调皮捣蛋的男高中生写的。

信写得不长,只有一页拟稿纸。


林红生,你好!

收到你的信,我很吃惊,也很兴奋。因为离开新兵连以后,我想这辈子都不会有你的消息了。突然收到你的来信,我能不兴奋吗?

我分在连队长话班,负责接转基地的内线电话。前晚值大夜,我把你的来信带到机房,前前后后读了无数遍,乃至基地首长的电话都差点儿忘了接,还挨了分队长的批评。要是换成其它的小女兵,也许早就哭鼻子了。但我根本不会哭,你说我坚强吗?

这几张相片,是我从相册里精心挑选的,喜欢么?如果不满意,我重新上街照几张寄过来,一直到你满意为止。

听说,大海里有一种海石花,洁白、纯洁,像天上的白云一样美丽,因为生长在海底,只有潜水员才能采撷到。送一朵给我,好吗?盼望你的回信。


此致,军礼!


刘 燕

1979年10月13日


相片有四张,两张穿白军装,站在椰林深处,面对遥远的天空微笑,另外两张是舞台上的演出化妆照和一张幼儿园时期的照片。照片来自不同时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在温情地微笑,而且笑得甜甜蜜蜜,笑得喜气洋洋。那张孩童时的照片生动可爱,胖乎乎的,穿着小背心儿,嘴角悬挂着晶亮的口水,乐得开怀大笑。

红生把刘艳的照片,像扑克牌那样平铺在写字台上,然后任意地不同变换位置。照片上的女兵是美丽的,像春天盛开的花朵,新鲜无比地开放在眼前。她面孔圆圆的,鼻子和嘴唇的轮廓周正而纤秀,特别是那双眼睛,大得出奇,大得传神,仿佛在和你讲述一段情真意切的动人往事。红生脑海里竭力搜寻着记忆中女兵的影子——歪脖子手电筒微弱的原始光圈记录中,双乳山大操场上的刘艳隐隐约约,像笼罩在月色之中的一小片树叶,只有模糊不清的影子。也许,他们离得太远太远,遥远得让他无从记忆。

带着这样的漆黑和模糊,红生找到了胡鑫。

最近,胡鑫倒了霉。在第一次穿脚蹼,带面罩的轻潜水测试中,阿彪发现这小子根本不会游泳。潜水员不会游泳,就像猎人不认识野兽一样,也许是个大笑话。红生也觉得不可思议,喝如海河水长大的孩子,怎么会不懂游泳呢?事实上,胡鑫站在海边的样子,和当年的“响炮仗”站在河岸的样子如出一辙。当其它新兵顺风顺水地通过了万米游泳考核大关,而他老兄在海里的样子,像一条穷途末路掉到海里的狗,艰难地前后翻滚,身后跳动数米高的浪花,还游不到一百米。

中队决定,让胡鑫淘汰,工作问题也决定好了,把他分配到潜水作业艇上去当炊事兵。炊事兵的职责简明扼要,负责出海作业的潜水员一日三餐,让他们吃好喝好,每天的工作如此而已。

胡鑫不干了,找到魏中队长哭鼻子。他说,当初,我是冲着潜水员来当兵的,不是来部队做饭的。

魏中队长解释,炊事员也是革命工作,和潜水员一样光荣。

我没做过饭,在家都是我娘做饭。如果你们要招炊事兵,还不如把我娘招来算了,她比中队厨师炒的菜都要好吃。

魏中队长一听就乐了,觉得这个新兵说话挺风趣,说潜水员饮食要求比较高,你先到艇上去帮一段时间厨,有机会的话,将来安排你到湛江技校去培训,考个证什么的,你就能担任正式厨师了。

胡鑫认为,自己是一名具有远大理想的海军潜水员,炊事兵的平凡不能打动他。为了表达自己能够当好潜水员的坚强决心,他故伎重施,在一个月黑星稀的夜晚,咬破了中指,用鲜血写出洋洋万言的保证书。胡鑫在血书中宣称,他的身体素质具备了潜水员资格,参军体检时,已经得到了充分证明。至于他目前训练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个人认为,不是十分重要的。他请求中队首长给他三个月时间,他会倍加努力,刻苦训练。他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达到或许超过林红生等人的现有成绩,成为中队最优秀的潜水员。

和双乳山新兵连不同,这份饱蘸着胡鑫年轻的鲜血,凝成十五页人生壮丽的豪情诗篇,尽管错别字连篇,语句不尽通顺,但在中队首长的传阅中,却收到了惊人效果。魏中队长不仅原则同意让他继续参加潜水训练,还组成了一个由阿彪担任组长的帮教小组,专门针对胡鑫训练中存在的问题,开始了积极帮助。

遗憾的是,一个月过去了,胡鑫的游泳水平没有得到丝毫长进,还略有退步,由原先的一百二六米最高纪录,不可思议地退到了八十七米。今天上午,他着装轻潜水下潜,再次受挫,和他一道的其它三名新潜水员,顺利通过了二十米深度测试,他老兄只能下潜七点七米。阿彪不得不在他身上继续增加压铅块,试图通过负重,让这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尽可能更深地沉入海底。背负着比别人重一倍的压铅,胡鑫勉强下潜到十一米,然后像一只飘荡的汽球,半悬在海底不动了。阿彪恨铁不成钢,气得直咬牙,大骂,林红生和你同乡,训练那么出色,你怎么就他妈的像猪一样笨呢?!

刘艳的照片,扫清了胡鑫脸上的阴霾,他将照片紧紧贴在胸前,两眼放光地望着红生,一会儿泪流满面,一会儿又放声大笑。当时,他全身颤抖,还十分天真地问红生,我不是在做梦吧?

看着处于颠狂状态的胡鑫,红生内心充满了复杂,好像在做一件对不起别人,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尽管事出无奈,但结果是不道德的,甚至是卑鄙无耻的。就像把一件珍贵的精美瓷器,先置放在阳光下,然后用锤子狠命地砸碎。

红生警告他,这事到此为此,以后别逼我做这些龌龊的事情了。他把每一个字都说得很重,重到几乎是掷地有声。

胡鑫一脸的俘虏状,躬下腰,热烈地亲吻红生的手。裤档下面,又不听使唤地撑起来了,而且越撑越高。

像早餐时不小心吞了只苍蝇,红生恶心无比,一把推开胡鑫,头也不回地走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