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日本民主党败选的真正原因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298
导读: 乍看之下,这像是一个关于政治道德的经典故事:一位理想主义的新首相,在困难重重的参议院选举前,公开谈论提高消费税税率的必要性。不出所料,选民让他所属政党遭遇惨败。故事的寓意是:只有傻子才会认为“诚实”是最佳的选前税收政策。 以嘲讽的态度来解读日本民主党在上周末参议院选举中遭遇的挫折,似乎与英国最近发生的事件遥相呼应。英国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组成的新联合政府很快宣布将增值税税率提高至20%,尽管两党在竞选期间都否认有此类计划。 日本首相菅直人(Naoto Kan)非常清楚谈论消费税




乍看之下,这像是一个关于政治道德的经典故事:一位理想主义的新首相,在困难重重的参议院选举前,公开谈论提高消费税税率的必要性。不出所料,选民让他所属政党遭遇惨败。故事的寓意是:只有傻子才会认为“诚实”是最佳的选前税收政策。

以嘲讽的态度来解读日本民主党在上周末参议院选举中遭遇的挫折,似乎与英国最近发生的事件遥相呼应。英国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组成的新联合政府很快宣布将增值税税率提高至20%,尽管两党在竞选期间都否认有此类计划。

日本首相菅直人(Naoto Kan)非常清楚谈论消费税可能存在的危险。自上世纪70年代末日本首度讨论重新引入消费税以来,它便成为日本的政治毒药,且1993年以来至少有两位首相的下台与提高税率的尝试有关。有些人认为这次民主党败选可能会导致菅直人成为连续第五位任期不超过一年的日本首相。但税收问题并不是日本民主党落败的唯一原因。

这次失败还反映出,自去年民主党击垮长期执政的自民党上台以来,民众对其表现深感失望。该党曾在竞选宣传品中致歉,称筹款丑闻以及对美军基地迁址问题处置“失当”是对选民希冀的“背叛”。尽管我们没有必要去怀疑菅直人关切的真诚度——他担心若不能成功解决日本的财政困境,最终会发生希腊式的危机,但这位前社会活动家也知道,拿税收说事让民主党有机会转移选民的注意力,使他们不再盯住该党的失误。


不幸的是,选举结果似乎必然会进一步拖延财政举措。这事关重大。日本拥有经常账户盈余和巨额国内储蓄,这意味着近期爆发危机的风险不大,但就更长远而言,危险正蠢蠢欲动。日本政府债务总额接近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0%。本财年注定要成为连续第二个新增债务超过税收收入的年份。

随着人口老龄化,社会医保成本不断攀升,因此不论日本政府拿出何种对策,消费税可能都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该税种易于征收、难于规避、且效果均匀。目前日本消费税税率为5%,远远低于许多其它发达经济体的水平,但税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能产生2万亿日元(合226亿美元)的税收。

反对者指出,销售税属于递减税,穷人的负担最重,他们不得不将几乎所有收入消费掉。不过,由此造成的贫富不均是有办法限制的。

有些经济学家担心,提高消费税税率可能会损害已经死气沉沉的国内需求。上一次日本上调消费税率(1997年从3%上调至5%)之后,很快便迎来痛苦的经济衰退。然而支持者坚称,在那场衰退中,亚洲金融危机引发的出口萎缩是更重要的因素。如果在一个预先明确设定的期限内分阶段逐步上调税率,实际上有可能促进消费,因为这会鼓励消费者不要延后购买计划。

许多普通民众似乎信服这种说法——正是这一点让有关菅直人竞选挫折的简单解读难以成立。

这位首相煞费苦心地强调,日本目前最大的反对党自民党曾在竞选宣言中誓言将消费税率增加一倍——他在建议就该议题举行跨党派商谈时,曾将这个提议作为“重要参照”。

因此,上周日自民党的胜利并不代表民意拒绝改革。《读卖新闻》(Yomiuri)进行的投票站民调显示,61%的选民认为上调消费税税率是必要之举,只有23%持相反意见。提高税率的承诺能够赢得选票的国家不多,日本或许是其中之一。

菅直人的问题在于,他无法让选民相信,自己能够胜任统筹日本所需的各项税收、经济和货币政策的棘手工作。在低收入群体补贴的截止线问题上,他前后立场不一。最后他不得不承诺,在下次大选之前,选民不会多缴纳哪怕“一日元”的消费税,这让人们想起了民主党此前的摇摆不定。

到头来,这个故事对菅直人及其继任者的真正寓意或许应该是这样:讨论增税没问题。但你听上去必须像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译者/管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