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前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的学历“造假门”事件闹得纷纷扬扬,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一种观点认为英雄不问出处,唐骏的成功与文凭真假关系不大;另一种持相反观点认为事关诚信,必须一查到底,给公众一个交代。人们关注的焦点大都集中在唐骏是否造假的事实真相上,但是很多人都忽视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唐骏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有人拿唐骏开刀打假?此举的目的何在? 唐骏“学历门”被热炒的时间正是日前中国媒体被新一轮整肃的背景下发生的。相关部门7月13日下令在网上传播新闻禁令的媒体人将被追究,而各省宣传部门下发通知,不但重申不允许异地监督采访报导,连行之已久的与外地媒体交换稿件也被喊停。同时,微博客近一年来一直是众多大陆媒体人的集散地,有大批官方不准见报的新闻在这里被浓缩成小道消息公诸于众,也包括那些禁令。继中国部份门户网站受压暂停微博后,搜孤网站7月14日同时封锁近百个博客。

在这种肃杀的环境和气氛中,关于唐骏造假的新闻似乎一枝独秀,多个门户网站都开设了唐骏“学历门”专题,各种深入报导、评论一涌而上,信息流动异常通畅。试想,在中宣部对中国媒体的严控下,任何一个聚焦的比较大的新闻事件可以像唐骏“学历门”这样公开报导,很大可能是受到宣传部高层的默许首肯甚至怂恿,同时也一定有其利益的考量。

正如有人指出,文凭造假之风,是中国官府带头吹起的。近20年来,中国忽然“人才济济”,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硕士、博士授予国。其中很大部份是授予各级官员的。打开各级公权部门的网站,可以看到主要官员的简历,几乎人人都是硕士、博士。中国几乎所有大学,都为这些官员发放过文凭,授予过学位;包括最有名的清华、北大。同时充斥整个中国大陆的各级党校,就是自上而下的系统性“野鸡大学”。照这种情况,比唐骏更“假”的各级中G官员多了去了,为什么不去打而打唐骏?

下面再看看唐骏简历。唐骏在微软从一名技术员做起,花了10年时间,成为微软中国公司总裁。他虽然早在2004年就离开了微软,但他获得微软公司历史上唯一的终身荣誉总裁称号;他在2004年到2008年担任盛大网络公司总裁,让盛大从200名员工的企业,成长为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企业;2008年,唐骏出任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获得的“转会费”高达10亿。此前,唐骏在担任微软中国总裁的时候,年薪就超过1亿元;在担任盛大总裁的4年,收入超过了4亿,被称为中国IT界的“打工皇帝”、“中国身价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和那些官财双全的太Z党和有高官背景的成功商业人士相比,已经加入美国籍的唐骏可以说是无权无势的,是靠个人奋斗成功的典型。唐骏的无权无势,打其假后不会引起太大麻烦或许是唐骏被选中的原因之一。那么,唐骏到底得罪了谁?

首先,功成名就的唐骏比较“高调”,高调的讲述如何通过个人的努力奋斗、发挥聪明才智取得事业的成功,成功的结果全靠自己,没有充分体现出国家的培养、党的教育,也就是没有做到像体育总局的副局长于再清对冬奥冠军周洋说的:“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

再者,看一段唐骏跟奥运开幕式假唱女孩林妙可的对话可能对大家有所启发:在北京电视台的“名人堂”一档节目上,唐骏给林妙可颁奖。唐骏问林妙可:“你每天上课开心吗?”她说:“很开心。”唐骏问:“你得了这个奖,想说一点什么呢?”林妙可说:“我感谢祖国、感谢胡爷爷,感谢所有的一切。”唐骏问:“这是你说的,还是你妈说的?”林妙可说:“是我们老师教我的。”唐骏问:“你想对胡爷爷说一点什么呢?”她说:“老师没有教我。”

唐骏这样评价林妙可说:“你看她(林妙可)的那种笑,假笑,可怕啊!一个小孩都学会假笑。这是什么呢?我们的教育,真的是填鸭式的教育在里面,就是灌输人,你不会我教你,教到你会为止,没有自我了,现在的小孩根本就没有自我了。”

唐骏打假打到了当局忌讳莫深的奥运造假,戳到了当局的心病和伤口,唐骏怎能不“被打假?”

总结如下:一些靠所谓“打假”为生并换来名气和地位的“高级五毛”,他们迎合着当局宣传部门的旨意,或者在宣传部门的授意下,发起了对唐骏的学历打假,目的之一是配合当局营造媒体网络宽松自由的气氛和假相,同时把当JU厌烦的人搞臭。

所谓的唐骏“学历门”事件整个就是这样的一场闹剧,随着事态的发展,可能结果会出乎始作俑者所料,他们的丑态也将曝光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