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不再沉默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21
导读: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民主党战略家詹姆斯•卡维利(James Carville)表示,下辈子他想投胎做美国债券市场(而不是教皇或篮球明星),因为债券市场“可以威吓所有人”。 然而,今天,这句话需要做一些细微的修正,至少在欧元区是如此。在欧洲准备公布银行压力测试结果之际,“威吓”各国政府的,不仅仅是债券市场的表现。引起恐慌的,也不仅仅是美国对冲基金的荒唐行径。 相反,引发异常幕后恐慌的,是那些来自亚洲的参与者。尽管中国等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SWF)普遍不喜欢暴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民主党战略家詹姆斯•卡维利(James Carville)表示,下辈子他想投胎做美国债券市场(而不是教皇或篮球明星),因为债券市场“可以威吓所有人”。

然而,今天,这句话需要做一些细微的修正,至少在欧元区是如此。在欧洲准备公布银行压力测试结果之际,“威吓”各国政府的,不仅仅是债券市场的表现。引起恐慌的,也不仅仅是美国对冲基金的荒唐行径。

相反,引发异常幕后恐慌的,是那些来自亚洲的参与者。尽管中国等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SWF)普遍不喜欢暴露在聚光灯下,但随着它们的金库膨胀,它们的潜在市场力量(或者说含蓄的威吓力)正稳步上升。这进而开始对欧元区的辩论产生了一些令人意外的影响。

下周压力测试结果公布背后的故事就是佐证。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中,尽管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到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国际机构与美国政府再三恳求,但德国、西班牙、法国等国政府一直拒不接受对其银行开展美国式压力测试的想法。

然而,在上月釜山的一个20国集团(G20)领导人会议之后,这些欧元区国家政府的态度出现了180度大转弯,终于点头同意公布银行压力测试结果。

一些观察员认为,欧洲央行(ECB)高层内部的游说,是这种态度转变的原因。其他人则认为是美国施压所致。尤其是,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釜山与几位欧元区财长进行了言辞激烈的讨论,他敦促(如果说还算不上“上课”的话)对方采纳这些测试。

不过,参加了釜山会议的欧洲人表示,促成此次转折的,其实是亚洲官员的言论。在此次G20会议的前后几天,欧元区官员会晤了强大的亚洲投资集团与政府官员,后者表达了对欧洲金融危机的担忧。尽管这些官员没有出售所持债券的计划,但他们明确表示,除非欧洲政府采取措施缓和市场对欧洲银行的担忧,否则他们在未来将减少、甚至暂停购买欧元区债券。

这使得德国与西班牙等国的官员突然改变了心意。毕竟,如一位欧洲官员所指出的,任何一个负债的欧洲政府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债券难以售出的局面。“是亚洲人改变了欧洲官员的态度,而不是盖特纳说的什么话,”一位欧元区官员表示。

这引发了一些关于债券市场对压力测试可能会如何反应的有趣的短期问题。在欧洲,人们无法及时、精确地追踪债券购买模式,因为这里没有集中化的合并数据来源。

不过,银行家表示,有迹象显示,亚洲投资者已经恢复购买欧元区债券。例如,本周,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竞购了10亿欧元的西班牙债券,从而帮助成就了一次非常成功的拍卖。

不过,这则故事也引发了一些重要的长期问题。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欧洲人一直假设美国是全球金融的关键力量源。然而,釜山插曲表明这种格局正如何转变,其影响又怎样超出欧元区。

BIS上周按照对国外主权债券投资者的依赖度,对西方国家进行了排名。希腊与意大利位居榜首。不过,紧随其后的就是美国。如今,美国近一半的债券都是卖给外国人,且其中许多都是亚洲人。

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这些投资者的言行产生了“威吓”效果。亚洲投资者(以及其他被欧元区危机吓到的投资者)近期在增加购买美国国债。但该模式或许不能永远持续。有朝一日,美国官员可能也会对付卡维利的格言——当然,是现代亚洲人当家作主的那个版本。

译者/何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