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二卷 第一次晋辽大战 第十六章 戚城之战(5)

cqx7711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坚持更新,为喜欢本书的读者! 石重贵整个人伏在马身上,按照折从远的教导,不松不紧地勒着缰绳,双腿紧夹马肚,感受着灰马浑身肌肉有力地大幅游动,心跳如鼓,前方契丹人大营似乎有人觉得不对了,一串火把燃了起来,开始有零星的箭支飞来。 距离大约二百步,冲在最前方的折从远将拇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坚持更新,为喜欢本书的读者!


石重贵整个人伏在马身上,按照折从远的教导,不松不紧地勒着缰绳,双腿紧夹马肚,感受着灰马浑身肌肉有力地大幅游动,心跳如鼓,前方契丹人大营似乎有人觉得不对了,一串火把燃了起来,开始有零星的箭支飞来。


距离大约二百步,冲在最前方的折从远将拇食二指圈在口中,打了个尖厉的唿哨,五百名亲兵突然从马上挺起身来,摘下马槊,右手单持斜斜向下,槊柄紧紧夹在腋下,将左手上绕了几圈的缰绳完全放了开来,腿下加力,五百坐骑猛然加速,冲出大队,如同一座高速移动的大山,义无反顾地撞向契丹大营。


药元福和手下二百亲兵压在阵中,稳稳地控制第二梯队速度不变,与折从远的骑兵慢慢拉开距离至约五十步。


可能是由于骑兵太强大了,或者嫌栅栏等防御设施会减慢骑兵出击的速度,契丹人的大营边缘直接就是宿营帐篷,没有像汉族军队那样又挖沟又设鹿角,心中有数的折从远毫无顾忌地带领骑兵一头撞进了契丹大营中,十余顶帐篷被五百骑兵撞倒,踹翻,不及逃出帐幕的契丹兵爬不起身来,被两千只碗大的马蹄踩成了肉泥,数百名契丹骑兵赤着上身手执马刀冲出帐篷,迎面而来的是数百杆寒光闪闪的槊刃,他们刚刚发一声喊,还没举起马刀,便已被一槊穿心,骑兵马势极猛,数十杆马槊竟然在密密的人群中穿透了两三人,“喀嚓”之声不断,承力过大的槊杆折断了。


二百余名大汉悍不畏死地急奔向骑兵,火光之中,只见这些大汉秃顶结辫,肌肉虬结,手持一柄厚背环首大刀,前胸披了一件精光闪耀的甲衣,折从远瞳孔收缩,这是契丹重骑中的精锐---铁鹞军,乃是从普通骑兵中百里挑一的勇武强壮大汉,往日里作战人马皆披重甲,使重刀铁枪,结阵如墙推进,见人碾人,见马撞马,锐不可当,眼下措不及防,只披了一件胸甲便敢来阻挡敌军冲阵,定是为同伴争取披甲上马的时间,一旦铁鹞军集结成阵,折从远的轻甲骑兵是根本冲不动的。


折从远及亲兵如一柄尖锥深深地扎进契丹大营,四周全是涌涌人头和火把,根本没有回旋余地,停下就是死,只能一个劲地往前冲,锋利的马槊狠狠地捅上了铁鹞军的胸甲,火花四溅之中,没有透入,但巨大的冲势却将不少铁鹞军胸骨,肋骨撞断,口中鲜血狂喷,但蛮勇有力的铁鹞军不闪不避,左手一把抓住马槊长长的槊刃,将晋军骑兵从马上硬生生拖将下来,挣扎的晋兵被翻盏般的马蹄踩死,或被铁鹞军乱刀斩为肉泥,转眼间近百名骑兵便与同样数量的铁鹞军同归于尽,看着部下亲兵惨死,折从远看得心痛如绞,狂喝一声,将一名冲在马前的铁鹞军一刀断颈,血光迸现,一颗硕大人头飞上天空,无头的尸身却仍往前冲,直到被踏在马蹄之下。


步战的铁鹞军以巨大的代价为同伴赢得宝贵的时间,近百名铁鹞军人披胸甲,马披面甲和前甲,勉强装备起来,举起了象征契丹第一精锐的鹰旗,已出现在苦苦步战的同伴身后。铁鹞军精于马战,步战却是弱项,才被突袭的晋军打了个平手,若是人马都披重甲,晋军单兵根本无法抗衡,这近百名骑马的铁鹞军士结阵发挥的威力,可比二百步战军士大得多了,一个不小心,折从远就没法冲过去不说,还会被越来越多的乘马铁鹞军一步一步地逼出营去。


“药元福该动了罢?!”折从远脑子里闪电般掠过这个念头。


折家骑兵冲阵刚刚出现一点阻滞,行军副总管药元福就已察觉,他迅速打马至军阵左侧,喝令声中,部下亲兵不进反退,由轻到重勒住了马缰,将大队行进速度一再减慢,阵前减速乃是骑兵大忌,但药元福要看清楚形势,如果就此跟在没有达成深远突破的折从远身后进入,锐气十足的大队就会撞在自已人背后,不但锋锐尽失,还会把先锋折从远及亲兵冲得七零八落,硬生生全部挤垮,白白损失他那数百亲兵,毕竟,大队足足有三千人!


看清了折从远的苦战,和火光从正纵马而来的铁鹞军,药元福打个唿哨,三千人马此时离折从远不过三十步,齐齐弓搭箭,以最快的速度朝前方洒下一片箭雨,这么近的距离,绝对不会误伤折家军,也算本队的一点支援,距离二十步,三千马军齐齐扔掉手中长弓,反正人挤人的近距离格斗根本用不上,摘下马槊长刀,马群跟随药元福的头马偏转,从折从远军的左侧后呼啸冲入,由于大部分能赶到的契丹骑兵全被折从远吸引,大队毫不费力有踩扁了百余名普通契丹军士,掀翻了近百顶帐篷,深深地楔入契丹大营。


药元福看看冲进大营已有数百步,又向策马右偏转,冲塌了数十顶帐篷后,赫然就看到了正和折从远斗得火热的铁鹞军侧翼,短短时间,折从远面前就已聚集了三百余名乘马铁鹞军,虽然衣甲不整,但天生的马背民族一旦乘上了马,战力便陡增一倍不止,折从远的亲兵已经又损失了百人。


三千人的骑兵大队海啸一般撞上了铁鹞军侧翼,根本就没用兵刃挑刺,完全凭三千人的巨大势能,密集的骑兵如同一个高速滚动的大铁球,硬生生地将三百余名措不及防,呆若木鸡的铁鹞军压得粉碎,鹰旗被猛烈的罡风吹得飞了起来,然后跌落尘埃,被踏进血泥之中。


营外减速,放箭,变向冲击,顺时针右转冲击铁鹞军侧翼,五十多岁的骑兵老将药元福算计精准老到,对大队控制张驰有致,要不是还在战场上,石重贵真要不顾身份向这位长期被扔在边境浪费的人才致以最高的敬意。


折从远压力一轻,不过瞬间身前十余名铁鹞军残部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哈哈大笑,叫道:“药帅果然了然!”身后浑身浴血的三百余名亲兵也齐声欢呼。


凭借奔袭成功带来的高昂士气和强大能量,药元福带队冲向早就看好了的目标,高高飘扬着

狼头大纛的契丹王帐,对于无比骄傲的耶律德光来说,在这一点上,他根本不会,也不屑于造假设计,天神的骄子,契丹大汗,永远是唯一一个能拥有狼头大纛的人,其它人绝对不行,那怕是假的也不行。


折从远率军紧紧啜在大队后头,一来喘口气,二来看看形势,一旦有漏洞,这个党项羌就会像饿狼一样狠狠地扑上去-----在这一点上,他和契丹人毫无二致。


王帐之中,仆人急急走动,点燃了一支支粗如儿臂的牛油蜡烛,照得巨大的王帐一片亮堂,耶律德光匆匆起身,胡乱披了件皮袍,喝道:“怎么回事?!“


大将萧鲁入帐禀道:“启禀大汗,前营传来消息,晋军夜袭大营,铁鹞军都监耶律古正在召集人马御敌!”


耶律德光大怒道:“什么?!晋军袭营?拦子马倒底在做甚么?!”


萧鲁惶恐道:“今日拦子马回来了五拨,没有西边异动的消息!”


耶律德光冷笑道:“哼!要真是晋军骑兵全军出击,足足两万多人,咱们的拦子马再傻,蒙着眼睛碰也碰到了,这侥天之幸闯进来的,一定是小股骑兵,不要慌张!咱们可有三千人呢!”


正说着,马蹄得得,数百名衣甲散乱的铁鹞军骑兵潮水般涌了过来,将大帐团团围住,一名浑身是血,胸甲开裂的大将滚落马来,大叫道:“大汗,晋军来势凶猛,还请赶紧避一避!”


耶律德光看了看铁鹞军骑兵,心中格登一跳,叫道:“耶律古,你们前营的一千铁鹞军就剩这么点了?!晋军到底有多少人?!”


耶律古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颤声道:“俺。。。。。俺不知道,他们。。。。。。半夜色里突然冲进大营,个个势如疯虎,悍不畏死,咱们铁鹞军拼死阻挡,不过一会子,就损折了一多半,黑夜里到处是喊杀声,俺估计。。。。。。至少得有万人吧!”


耶律德光目芒一闪,喝道:“胡说!上万人的大队,如何能瞒过咱们的拦子马?我不信!你不要慌报军情,扰乱军心!”


他极力压抑住内心一瞬间的慌张,不让部下觉察,包围戚城的契丹骑兵的的确确有六万,但那是在第一天的时候,从第二天开始,由于一路上的高强度作战,契丹骑兵自已的干粮早就啃光了,晋国的百姓经过水旱蝗灾连自已都人吃人了,当然没多少粮食让契丹人抢,元城,南乐,戚城方圆百里的粮食被吃了个精光,赵延寿在南乐城里急得满嘴冒泡,正在掘地三尺找粮食呢!当初南下,都想着打草谷补充军需的主意,谁承想晋国穷成这样!都是赵延寿那货给害的!


耶律德光不是神仙,没办法空手变出粮食来,第三天上,所有人的粮袋都快见底了,满打满算能再用两天,还没把高行周拿下,自已人就先饿死了,投降的博州刺史周儒倒是很给面子,留下大舅子在博州粮库里给契丹人留了一批粮食,说正在征用民夫给运到戚城来,大约十天后运到,耶律德光根本等不及了,忖度三天等不到晋军援军过来,看来景延广凡是不敢来救人了,本军粮食实在紧张,迫不得已,早上就派出二万轻骑赶紧奔赴博州,自已先吃饱了,马上给大军星夜驮了粮食回来救急----听说赵延寿的人也得到消息,也在路上了,人得派多点,万一粮食不够,赵延寿若肯乖乖相让,万事好说,否则就杀人抢粮!


剩下四万人,全是迭刺本部的精锐,为防戚城里头的高行周狗急跳墙,东门,北门,西门各有四千铁鹞军堵住城门,就凭高行周那些轻骑,就算全部出动,正面对撼,没两个时辰根本就无法突破契丹骑兵的铁甲军阵,一旦晋军轻骑被拖住,大队铁鹞军赶上来合围,他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由于晋军的软弱表现和铁鹞军的超强战力,高行周已经是煮熟的鸭子,耶律德光有些大意了,主力两万五千铁鹞军全部放在戚城南门,围城兼防备澶州支援,身边王帐附近就留了一千铁鹞军外加二千轻骑,加上四周方圆百里游荡的拦子马,怎么也能提前至少半天得知晋军大队的动向,自认这个时间调兵遣将是完全够用了,不料晋军好像料事如神,二万轻骑早上出发,半夜就来偷袭,而外围的拦子马就像死了一样,根本没发回一点消息!


帐内的牛油巨烛火焰跳动,忽明忽暗,晋军朝大帐这边冲过来了!


耶律古伏在耶律德光身前,叫道:“大汗可先撤王帐,俺带了儿郎们在这里拦截,誓死掩护大汗脱身!”


耶律德光冷冷一笑,他已经把整个态势想了一遍,心下大定,拦子马能有人回来,说明情报系统还没有失效,这股晋军虽然胆大包天,但能钻过拦子马的侦察,人数一定有限,最多也就是个三千人,怕个什么?!自已手下人全是脑袋一根筋的蠢蛋,根本就不会作冷静的分析!他狠狠地一脚将耶律古踢了个筋头,喝道:“来人!披甲!备马!“


两名亲兵麻利地为耶律德光披上铁甲,递过一根镔银狼牙棒,马夫又牵过一匹黑马----这是耶律灵骑回来的石重贵的坐骑,耶律德光讨要了过来,骑着那个忤逆孙子的坐骑,真是人生一大快事,是以他对这黑马异常喜爱,就充了日常坐骑。


耶律德光飞身上马,回头对耶律古和萧鲁喝道:“慌什么?!结阵随本汗御敌!本汗倒要看看,今晚来的晋军是不是都生了三头六臂,把你们吓成这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