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婚姻新时代。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32 219
导读: “男人三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中年死老婆。” N年前我在公交车上与一朋友通电话时刚说完这句话,前座的两位中年大姐几乎同时叫道:“这是什么话呀?”而后一起回头怒视我,我自知自己再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了句不该说的话,立刻转头看窗外,以免与两双愤怒的母狮眼对视,引来一场狗血淋头的修理。可能因为我不敢对视,按照城市森林法则,那两位及其硕壮的大姐没锤我一顿。 前日看北京台的相亲节目,一位来相亲的男士老婆死了两个月,为了正在高考的女儿不为他担心,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来参加这个节目,


“男人三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中年死老婆。”


N年前我在公交车上与一朋友通电话时刚说完这句话,前座的两位中年大姐几乎同时叫道:“这是什么话呀?”而后一起回头怒视我,我自知自己再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了句不该说的话,立刻转头看窗外,以免与两双愤怒的母狮眼对视,引来一场狗血淋头的修理。可能因为我不敢对视,按照城市森林法则,那两位及其硕壮的大姐没锤我一顿。


前日看北京台的相亲节目,一位来相亲的男士老婆死了两个月,为了正在高考的女儿不为他担心,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来参加这个节目,希望能找到一个与之相伴的新妻子。


其他几位参加节目的中年男士都对此不满:太急了点吧?


男士说:死了的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要活得更好,更加珍惜生命。

最后这位男士没得到来相亲的几位女士的认可。


大概是913事件后不久,一些老干部被解放了,其中有的人的妻子在前几年的批斗中因病或因不堪折磨去世了。这些老干部当时都是五十多岁,有的人开始找新妻子了,而且找的新妻都是比自己小十几或者二十几岁的。


我老爸的一个老上级就是这样,这位部长在妻子去世才第三个月时又结婚了,新妻是一位前东北某省话剧团的演员,结过一次婚,婚后没多久当导演的丈夫被打成右派,于是大难当头各自飞,由于嫁了部长,户口调进北京,生活立刻改善。


老爸战友的夫人们大多是49年以前的女兵,以前她们与部长的前妻关系都是老战友,一样的文化不高,皮肤纯正汉族。部长再婚,她们不得不跟着丈夫去祝贺,可是从心里瞧不起新妇。


当时的海军政委,外交部副部长也都娶了新妻,其公子都与小妈闹得很僵,为此周公,叶帅不得不出面调解。


很多老干部这样的新婚都引起了“革命群众”私下议论纷纷,老干部是革命婚姻的典范,怎么大难刚过就如此行事。群众们也就是私下议论一下,全然没人出头公开反对。却是这二年外交部副部长的妻子在媒体上大谈特谈她的第二春,声称是毛老人家支持她离了在嫁。赚足了名气和银子。


去年副部长的千金写了本书,揭露当年的真相,为这场公案添了不少素材。


几年前,诺贝尔奖得主回清华定居,并娶了位20多岁的硕士,此事被网民一番暴炒,有意思的是愤怒得罪凶的是89后们。于是想起了这样一段话:


“农民在乡里造反,搅动了绅士们的酣梦。乡里消息传到城里来,城里的绅士立刻大哗。我初到长沙时,会到各方面的人,听到许多的街谈巷议。从中层以上社会至国民党右派,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革命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议论的压迫,他闭眼一想乡村的情况,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很进步的人也只是说:“这是革命过程中应有的事,虽则是糟。”总而言之,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完全否认这“糟”字。”


刚才下楼去买早点,大院的操场上早锻炼的人们依然不少。有对夫妇迎面走来,先生身板笔直,红光满面,一头银发,看着像刚过花甲,妻子苗条,一脸春光,似乎与先生年龄相仿。先生刚刚绕着操场步行了几圈,活动开了筋骨,妻子买完了早点回来找到丈夫,一手拉着丈夫的手,一手提着早点,双双回家去准备享用早餐。


20多年前,北京第一个红娘节目:鹊桥会。第一对借此节目相亲成功男女,男士是刚过花甲的军级离休干部,女士是四十出头的大姑娘。就是现在每天早上挽着手晨练的这对夫妇。


我所住的这个大院号称全军最大的干休所,有两千多户人家,有很多家老夫人去世后老头再婚的,大部分新妻都比老头年青很多。几乎没听说有那对过得不愉快的,儿女也都善待老爹小妈。


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珍惜生命,珍惜好时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