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1999年12月入伍在成都军区特种部队服役,2002年3月在峨嵋山脚下举行全军教导队会议,我们部队抽调了大约两百人担任保卫工作. 有一天我们的执勤时间大约是下午18点左右在宾馆大门口.从老远我就看见一大帮人朝宾馆走来,其中一人还扛着个小旗,一看就知道是个旅游团.我很远就朝他们挥手示意让他们不要过来,可是他们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怎么的,还是走了过来.我大声喝道:站住!右手同时已经放到手枪套里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咱们中国的旅游团,所以就“老乡、老乡”对他们挺客气的.后来旅游团里有个带帽子的开始说话了,我一听,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呢仔细一听,原来是日本鬼子,再仔细一瞧,他娘的,戴的帽子上居然还有个太阳.我命令他们马上离开.带帽子那位小日本竟然给我来了句“八格亚鲁”,我可知道电影里小日本骂人的时候最爱说这句鸟话了.我大怒,冲上前,右手提着手枪,左手一把把它给拽了出来(俺可是1米8的身高,83公斤的体重,那小日本大约就1.7米左右.人也很消瘦,和日本那个前首相小犬纯一郎长得很像),将手枪顶在它脑门上,让他蹲下。 这时,有几个人日本人举起相机准备拍照,我的几个战友也挺机灵的,将枪指向那几个拿相机的,并打着不得照相的手势。那几个举相机的日本人也挺知趣的,乖乖的将相机收了起来.那导游可吓坏了,上来向我解释,还说我有损中国军人形象,我正在气头上,哪有闲心听他解释呀.我大骂他汉奸.导游赶紧跑到宾馆门口旁边的派出所里找来警察.那几个警察一听原由,就说:你们闯岗活该,再闯很可能就会被当场击毙.说完了就走了.等旅游团走后,连长立马将我带到一个小房间将我关了起来,让我深刻检查.那时我已经是一级士官了,部队的条令条例我也没少学,我早就知道我这种行为被部队领导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搞不好事情闹大了开除我军籍都有可能.2004年底我退伍时问连长为何当时对我那么轻的处罚.连长告诉我,他老家是山东的.爷爷小时候就差点被日本人打死.他也非常恨日本人.只是当时他是领导,要克制处自己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