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136)

唯一苦恼是:要不要通知蒋?

总统特使——柯里博士回国后,8月24日报告说:

“我们有着难得的机会,对中国乃至亚洲施加影响。充分地支持蒋介石,完全符合美国利益。”

为使蒋满意,柯里甚至提出:召回史迪威和高斯大使。

而对于最合适的驻华大使人选,他推荐了他自己。

某种意义上,罗斯福接受柯里的观点。

史蒋之间,确实存在因性格差异而孕育着的潜在冲突。这在平时,尚可容忍,但若导致战局危机,总统本人,而不是别人,就要受到“用人不当”的指责。

然而当总统授意柯里,去试探马歇尔和史汀生对于更换史迪威的态度时,却碰了一鼻子灰。

“你在中国呆了多久?”参谋长问话时,脸色阴沉。

“两次,共有5个星期呢。”柯里答。

“而史迪威是500个星期。”

此后马歇尔便一言不发。柯里悻悻而归。

是啊,100倍的差距……这一点谁比得了史迪威呢?

史汀生的态度, 更为直接:

——美国驻华最高代表,必须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领,而不是油嘴滑舌的外交官。“现在需要的是胡椒,而不是蜜糖”,他引用这句著名俚语。

就是说,陆军方面在蒋史之间的选择上,有明显倾向性。这使总统有所顾忌,他不可得罪陆军首脑。

……那么瞒过蒋,实施“后羿射日”,会使他产生多大程度的离心力呢?……可是反过来,如果知会了蒋,又究竟是建设性的,还是破坏性的呢?他直觉上感到是后者。

利弊难辨。终日掂量,反复权衡,殚精竭虑。

罗斯福想,生命,就在这种踌躇中流逝。

……

要不要通知蒋?他继续苦恼着。

白宫会议上,史汀生和马歇尔意见明确:重大作战行动,必须短期严格保密。

海军由于不参与,金也就没有态度。

沃森将军主张适当通报重庆,以免总统信誉受损。但阿诺德立刻举例证明:重庆国民政府封锁消息不严,混有奸细。其高层电报缺少加密措施,时常遭到敌方、甚至美方破译。这都会危害即将实施的作战,并增加无谓牺牲。

参联会主席莱希将军则说:成功了,再向蒋热烈祝捷也不迟,而且两全其美。

可是,如果失败呢?

冷场片刻。马歇尔缓缓道:那么,由他个人来承担全部责任。——理由是参谋长“背着总统,进行了一次不恰当的冒险”。他将为此引咎辞职。

当然没有人会批准。谁都知道马歇尔是无可替代的。难怪有人窃窃私语:总统离不开两样东西——轮椅和马歇尔。

既便如此,蒋大元帅会相信吗?

分析的结果是:信不信无所谓。战争的逻辑,使各方别无选择。这也算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了。

好啦,反对党不是一直攻击总统狡猾么?还举出确凿证据——例如罗斯福对财政部长摩根索的那句告诫:

“永远不要让你的左手知道你的右手在干些什么”……就是说,世界上从来没有让一切人都满意的决策。

霍普金斯建议总统:下个月共和党领袖威尔基访华,委托他,对蒋委员长做出当面解释。

那时正是中华民国31年庆典。届时美国将有隆重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