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召开会议,一致通过了“P5(常任理事国)+2(韩国、日本)”此前达成的协议内容。安理会轮值主席在会议上发表了共11项的《主席声明》。

《主席声明》记述了韩国“天安舰”遭到攻击的事件,并谴责了该行为的肇事者。不过,安理会的声明并没有明确地指出该事件的肇事者究竟谁,由韩国等5国组成的军民联合调查团认定朝鲜为天安舰的肇事方的观点,安理会仅表示“尊重”和“深切的忧虑”,却没有确认。基本可以肯定,此轮较量的胜者为朝鲜和金正日,李明博则在国内外陷入说不过去和站不住脚的境地,其接下来的政治议程将变得更加艰难和复杂。

对于这个结局的另一方面,美国和韩国预定于6月在黄海举行的联合演习,在中国的强烈抗议下已经多次推迟,至今也没有举行。可以说,从天安舰事件以来,美国主导下针对朝鲜的“外交战”、“威慑战”都没有取得进展,朝鲜已经安然度过最危险的时刻。紧张了很长时间的半岛局势,也可以稍微放松一点点了。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在针对安理会声明发表评论时也略微表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心情。在回应了声明,表示朝鲜将重返六方会谈之后,他对天安号事件做了总结:“一个阴谋剧就使得朝鲜半岛局势转瞬间发展到如此地步,这无疑再次提醒我们现行停战体系的危险性和建立和平体系的紧迫性。”

毫无疑问,朝鲜半岛的停战体系确实相当不稳定。在朝鲜战争结束57年之后的今天,交战双方仍然没有签署和平协定,并且都保留了强大的武装力量,在三八线上相互对峙。既然是对峙就免不了发生冲突,特别是在不存在清晰分界线的海上边界,朝韩之间小型舰艇的相互射击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这次天安舰就是在距离朝鲜海岸非常近的白翎岛附近爆炸沉没的。韩方在事发后指责朝鲜是肇事方也是很自然的。只要朝韩双方还处于在“停火”而非“和平”阶段,就不会有制止此类突发事件扩大的有效沟通机制,很难避免悲剧的重演。


其实,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半岛和平协议并不是遥不可及。在李明博上台之前,韩国曾一度推行对朝鲜的“阳光政策”,金大中和卢武铉都曾经历史性的访问过平壤,与金正日联合发表《北南宣言》等充满和解精神的文件。可是这些努力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和解和持久的和平,朝鲜仍然于2006年“悍然”进行了核试验,使得半岛的和解进程倒退了几十年。李明博就任总统之后推行的强硬政策显然也是面对已经公然“拥核”之朝鲜的最现实的选择。毕竟,在风云起伏的朝鲜半岛,任何宣言和协议都只是一张纸而已,核武器则是真正的威胁。

核试验使朝鲜的军事力量大大提升,但在军事之外的领域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任何在2006年之后到过中朝边境的人都明白这一点。即使不考虑因为核试验而遭到的制裁和国际援助的终止,核计划本身也是一个“无底洞”,会吃掉无数的外汇、能源、人力,肯定已经对朝鲜脆弱的国民经济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在朝鲜的“先军政治”体系里,军事力量的提升却比外交、经济乃至于温饱更加重要。在吸取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教训后,金正日极其重视军队在国家内部的作用,现在朝鲜实际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就是国防委员会。

如果说已经连任了30年的劳动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会是金正日的左手的话,国防委员会就是更加有力的右手,这两只手牢牢地抓住朝鲜的最高权力。而且,在负责为金正日的统治提供合法性支持的68名中央委员中,军人有18名,即超过四分之一。